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許久,才輕聲道,「我先給聶主任打電話,商量一下。」

出了病房,到走廊里,她給聶奕打電話。

聶奕沉默,沒有出聲。

這樣的事,他見多了,已經習慣了。

宋伊一紅了眼睛,「要不先治治吧?住院費沒了,我想辦法,孩子要是好轉了,她爸爸媽媽或許改變主意了呢?」

聶奕,「嗯,先這樣吧。」

宋伊一鬆了一口氣,掛了電話,回病房和佳佳交代了一聲,又看了一眼孩子,回了辦公室。

進門,看到傅瑾,眼眶突然酸澀的厲害,眼淚就那麼不爭氣地掉下來了。

傅瑾睡鳳眸波動,「怎麼了?」

宋伊一沒有出聲,走過來,一頭扎進他懷裡,兩隻手習慣性地摟緊了他的腰。

傅瑾身體僵硬了幾分,垂眸看她,睡鳳眸起了巨瀾。

以前,她心情不好才會這樣。

想起來了什麼?存書吧

幾秒后,宋伊一也僵住了。

她在幹什麼?

一個人心情不好難受的時候,這麼需要溫暖嗎?

不得不承認,他的懷抱,似乎真的能安撫心底的傷痛一樣,竟然心裡好受了很多。

從他懷裡鑽出來,輕聲說了一句,「不好意思,我失態了。」

傅瑾盯著她。

宋伊一擦了擦眼淚,「下午接診了一個叫笑笑的小女孩,才五個月,確認腦癱,父母辦完住院手續就失聯了。」

「因為這個?」

他看著宋伊一,低聲問。

宋伊一點了點頭,聲音澀澀地問,「我是不是不太適合做醫生?」

傅瑾沒有出聲。

宋伊一自言自語地出聲,「我和聶師兄說了,等笑笑父母交的住院費用完了,後續的費用我想辦法的……」

其實,這樣的事很多,這一次,她幫忙了,下一次呢?

她幫的過來嗎?

抬頭看向傅瑾,輕聲問,「我是不是很傻?」

傅瑾走過來,揉了揉她的頭髮,「有點,不過挺可愛的。」

宋伊一又看了一眼傅瑾,想起她當初痛斥他是渣爹的時候,他說的那些話。

她真的不是一個好媽咪!

心裡對小九的愧疚,再一次洶湧了起來。

許久,兩隻眼睛紅的跟兔子一樣,看著傅瑾,想問小九的事,又沒敢問,到了嘴邊,換了一句話,「小睫毛精呢?」 傅瑾,「去衛生間了。」

話音剛落,傅小宋回來了。

看到媽咪紅著眼睛,似乎哭了,心口瞬間揪緊了,「媽咪,你怎麼了?」

偷偷地看了一眼爹地。

該不會是爹地欺負媽咪了吧?

宋伊一深吸了一口氣,「沒事,過來,讓媽咪抱抱。」

傅小宋「哦」了一聲,走了過來。

她抱起傅小宋,親了親他的臉頰,「回家了,不好意思,媽咪不好,讓你等這麼久。」

傅瑾在一邊看著,拿起手機,打開日曆,低頭掃了一眼,再過一周就是她的生日了。

熄了屏,他走過來,跟上了他們母子。

傅小宋雖然有點小重,她堅持,一路抱著,抱出了醫院,到了車旁。

傅瑾幫她開了車門。

宋伊一抱著傅小宋,坐到了後面。

傅瑾掃了一眼,沒有提醒傅小宋坐兒童座椅,俯身,拽了安全帶過來,幫他們扣上,去了駕駛位上。

坐好之後,給張阿姨打電話,「準備晚餐吧。」

張阿姨,「四爺,程家老太太還在墅園門口,沒有走。」

傅瑾低聲道,「嗯,沒事。」

如果這種爛招都有用,法官的家門口早就被人坐塌了。

掛了電話,在後視鏡里掃了一眼抱著傅小宋發獃的宋伊一,啟動了車子。

回到墅園,繞開了正門,從西門去了車庫。

傅小宋看向傅瑾,低聲念叨,「爹地,怎麼不走正門呀?不知道那個老太太還在不在,有沒有打算繼續碰瓷。」

傅瑾,「時間不早了,沒必要和無關緊要的人浪費時間。」

傅小宋點了點頭,「也是。」豆豆盒小說網

宋伊一聽著他們父子你一言我一句,輕聲問,「什麼老太太?」

傅小宋坐在她懷裡,扭頭看她,「媽咪,我也不知道,一個長得很醜臉上還塗了很多麵粉的老太太,大概是要碰瓷吧,居然在我家門口蹲守,爹地一個漂亮的漂移繞開了她,我看他她吃了一嘴尾氣,快要嚇死了。」

宋伊一,「……」

她看向駕駛位上的傅瑾。

不可能是單純的碰瓷吧?

傅瑾低聲道,「傅家大少奶奶的祖母。」

宋伊一瞬間明白過來。

小睫毛精報警了,傅家這邊沒有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所以程家老太太找到墅園來了?

傅小宋也皺了皺眉頭,思考,「原來是大嬸嬸的奶奶呀,大嬸嬸是不是整容了呀?」

傅瑾,「……」

宋伊一,「……」

小睫毛精的腦迴路好像也不是一般的清奇!

一定是隨了他爹地!

她桃花眸輕撩了一眼傅瑾。

傅瑾停好車,打開車門,來了後座的右手位。

宋伊一和傅小宋一已經下車了。

他俯身抱起傅小宋。

宋伊一看向她,「傅家大少奶奶的事怎麼處理了?」

傅瑾低聲矯正,「在她和大哥還沒有離婚之前,你應該叫大嫂。」

宋伊一,「哦,大嫂的事怎麼處理了。」

傅瑾很自然地握住了她的手,「大伯會處理,過段時間應該會有結果。」

宋伊一,「讓大伯處理,真的不怕有失公允嗎?怎麼說傅垣是大伯的親兒子,大嫂是他們的兒媳,還是為了傅家開枝散葉過的女人。」 外面不都說哪個女人懷上了傅家的孩子,立馬飛黃騰達,從此走上人生巔峰嗎?

聽說當年的程家只是城中村的拆遷戶,因為女兒懷上了傅家的孩子,生了傅琛,這一輩的第一個孩子,傅家大少爺,短短二十年,已經迅速崛起,赫然成了南港市的豪門望族。

當初鼎盛時期的秦家,都不能和程家相提並論。

在她和傅琛訂婚以後,秦夫人出席一個豪門酒會,還被程家老太太當面里凌辱了,嘲笑秦家的女兒配不上她的曾外孫傅琛,說秦家祖墳上冒青煙了。

秦夫人回來氣了很久,嘲笑程家老太太一副暴發戶嘴臉,上不了檯面。

傅瑾看向她,「傅家繼承人的身份,我不甚在意,早就想給他們了,大伯一直不肯要。」

宋伊一錯愕地看向他。

他是認真的嗎?

傅琛母子鬧騰了半天,不就是為了這個位子。

傅家垂眸看向傅小宋,「以後想當傅家的繼承人么?」

傅小宋認真地想了想,搖了搖頭,「我不要呢,賺錢養傅琛母子,我才不要呢。」

傅家看向宋伊一。

宋伊一沉默了。

雖然事實是這樣,但是哪個大家族不是這樣?

繼承者,自然要供養整個家族,包括一些就算是這樣,還是很多人對那個位置趨之若鶩。

權利,從來都是讓很多人著魔的東西,特別是男人,更痴迷這種東西。

她很意外地望向傅瑾。

傅瑾低聲道,「我沒打算培養傅小宋當繼承人。」

宋伊一「哦」了一聲,真的沒有想到。

傅瑾側眸看她,輕聲問,「如果我不是傅家的繼承人,只是傅瑾,和傅家沒有絲毫關係,你會和我離婚嗎?」

宋伊一怔了幾秒,看向他,「我們結婚的事,我本來一無所知,所以我並沒有圖謀什麼吧?」無限小說網

傅瑾眸色深了許多,「不好說,畢竟有前科。」

前科?

他是說她圖謀他的顏值?

她看著他,輕聲問,「沒有記錯的話,我是被婚的吧?四爺,沒有意外的話,那個人就是您。」

傅瑾眸色深稠了許多,看了好幾眼她,沒有再說什麼,走到了前面。

宋伊一頓時揚眉吐氣了不少,緊跟上了,想說四爺您不會是偷偷暗戀我吧,因為傅小宋在,不太得體,忍住了。

一進半島別居,已經做好晚餐的張阿姨迎了出來,「四爺,四少奶奶,小少爺,快洗洗手,準備用晚餐吧。」

傅瑾,「好。」

傅小宋,「張阿姨,你盯著點那個程家老太太,讓監控對的準點。」

宋伊一,「……」

小睫毛精又打算報警嗎?

她朝著張阿姨笑了笑,隨著他們父子一起進了衛生間。

傅瑾看向宋伊一,給她擠了一些洗手液在手心裡。

宋伊一,「謝謝。」

她帶著傅小宋一起洗手。

傅瑾站在一邊靜靜地看著。

當初,他是不是錯了?

不該放她走,應該將她留在身邊的!

宋伊一在鏡子里注意到他一直盯著她看,回頭看向傅瑾。

他一直盯著她看什麼?

她有那麼好看嗎? 傅瑾走過去,洗手。

宋伊一在旁邊看著。

他洗手的樣子,就像拍電影鏡頭裡的特寫一樣,舉手投足間,滿是禁慾迷人的氣質。

……

吃過晚飯,回到房間,沒有多久,傅小宋就睡著了,還有可愛的呼嚕聲。

宋伊一幫小睫毛精調整了睡姿,看了一眼時間,十點多了,他還在書房?

下床,穿了拖鞋,動作很輕地出門,走到書房門口,看到書房的門還亮著,輕輕地敲門。

傅瑾抬眸,「進來。」

宋伊一推開門,看向他,「時間不早了,明天早上還要一起去醫院,早點睡吧。」

傅瑾沒有出聲,睡鳳眸靜靜地看著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