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許多基因大時代出現的珍貴藥劑,都需要相應的權限才能購買。

例如富豪們最喜歡的細胞週期逆轉藥劑,其實就是長壽藥劑的一種,最少需要D級權限才能購買。

當然,E級權限在達成一定特殊條件後,也能購買,畢竟是商業社會,只是花費的代價就很大了。

這是大的方面。

往小的方面說,直接能夠影響到許退的修煉開銷,這讓許退非常的感興趣。

由功勳點爲基數的個人權限系統,跟全國統一的學員品階劃分是一樣的。

依舊是由F級權限開始,依次是E級、D級、C級、B級、A級,其中F級以上,又劃分爲下級、中級、高級三個小類。

如E級下級權限,E級高級權限等。

對於大多數普通人而言,勤勤懇懇幾十年,就可以獲得一個榮譽E級下級權限。

許退父親許建國之前買到E級能量補充藥劑,也是有着E級權限,至於是哪一級的,許退就不清楚了。

高等級權限的好處,非常多。

但許退就記住了一點。

不同的權限,購買不同的限定權限類產品,享有不同程度的折扣。

比如E級權限,就可以購買許退現在修煉所需要的E級能量補充藥劑。

E級中級權限是原價,5000塊,E級高級權限,優惠百分之五,若是拿到D級下級權限,依舊以原價爲基礎優惠百分之五。

D級中級權限如此,D級上級權限也是如此。

一瓶E級能量補充藥劑,權限不同,最高可以優惠百分之二十五。

也就是說,若是獲得C級下級權限,那麼買一瓶E級能量補充藥劑的花費,就能從5000元暴減爲3750元。

1000多的優惠力度。

這一路修煉下來,能給許退省多少錢吶?

百萬開銷瞬間變成75萬。

節省25萬!

許退還想到了另一個可能。

若是拿到高級權限,就是倒賣點各種藥劑,也能發財吶。

“柴學長,這高等級權限好拿嗎?”許退問道。

剛剛下了自行車,臉不紅氣不喘的柴驍想了一下,“說好拿也好拿,也難也非常難道。”

“怎麼這麼說?”

“只要你有實力,敢去參戰拼命,拿個D級權限並不難。當然,權限拿到了,有沒有命享受就難說了。

若是像我這樣,苟一點,想拿個D級權限就非常難了。

拼死拼活積極完成各種任務,攢了兩年,才五點功勳。

大三時能不能攢出個E級下級權限,都還難說。”柴驍說道。

“就做學校任務和參戰這兩種途徑嗎?”許退問道。

“怎麼可能!”

“獲得功勳的途徑還是很多的,只不過其它途徑卻更難。”

“例如搞科研,有突破性的發明或者進展。又或者在某一個行業做出突出貢獻。

又或者是在某些重大事件中立功。

另外,我們學校的年度排名,按名次不同,也是有數量不同的功勳獎勵的。”柴驍說道。

許退眼睛一亮,“這個好,簡單。”

“簡單?”

柴驍嘆了口氣,“我告訴你,這是地獄級的。”

“地獄級?”

許退有些不解。

“哥哥我實力還厲害吧,一年就成爲了C級基因解放者,厲害吧……”

“你看看你門牙,你已經陣亡了!”

柴驍正要吹一通,許退的話,就讓他鬱悶的直欲吐血。

“不是,方纔是我大意了…….”

“你已經陣亡了!”

“不是,之前交手,你那是預設戰場,限定了我的發揮……”

“你已經陣亡了!”

柴驍:“…….”

…….

“哎,反正我這實力,也就剛剛吊榜尾,去年殺進了一年紀新生91名,獎勵功勳點1點,你自己想吧。”

被許退弄的有些鬱悶的柴驍無奈的搖了搖頭,“兄弟啊,你以後就知道了,走,先測試吧,神祕系人少,你們慧心繫人更少。”

“對了,基因統考測試的基因基點能力方向,還是很準的。你這幾天要是沒有其它什麼特殊的感覺或者發現,就過去直接登記或者補充測試就好。”柴驍說道。

想了想,許退搖了搖頭。

“對了,柴學長,你的新生入學品級是哪一級的?你現在享受的是哪一等級的待遇?”許退突地問道。

許退這一問,柴驍馬上就得意起來,終於有炫耀的機會和資本了。

怎麼說呢,在許退這個小老弟面前,他挺受打擊的。

主要是被懟的鬱悶!

“我新生入校等階評測,最早是D級高等評價,一個月後,就因爲表現優異,力挫羣雄,開始享受C級下等待遇,直到現在。

我給你說,我們去年那一級新生中,到現在還能享受C級待遇的,不超過五十個。

我就是那五十分之一!”

“柴學長好厲害!”

許退應景兒的一句,總算滿足了柴驍的某種心理。

“兄弟你放心,我看過你資料了,14個基因基點的基礎,再加上我的指點和關係,保你一個D級下等待遇!”

獲得某種滿足的柴驍將胸脯拍的震天響!

“那就先謝謝柴學長了。”

“沒事,沒事,應該的。”

神祕學院慧心繫的接待老師是一個看上去三十多歲的中青年老師。

爲什麼說是中青年呢?

主要是因爲這老師看面相不老,但頭髮卻白了一半,還戴着一副厚厚的眼鏡。

“慧心繫的邊老師,據說很多年前也是很有名的天才。”柴驍嘟嚷了一句。

“邊老師你好。我是許退,報的是慧心繫,來測評新生等級。”對老師,許退還是很有禮貌的。

“嗯,許退,來自金城府是吧,我先查一查你的血樣檢測結果。”邊老師推了一下眼睛,打開了面前的辦公設備,看了一眼,嘴角就浮現了笑容。

“血樣檢測對比結果顯示,你一共開啓了二十個基因基點,按規則,可以定品爲C級下等。

但沒有明確的能力方向,就要降一小等,定爲D級高等。

不過,資料上備註了你有感應能力。

去那邊的具現感應系測試一下你的感應能力。

要是你的感應能力表現好一點,C級中等評價應該是有的。

就算感應能力一般,一個C級下等評價,是沒有任何問題的。”邊老師笑着說道。

“謝謝邊老師。”

一旁,柴驍有些發怔。

“一個C級下等評價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這句話,讓柴驍心頭酸酸的。 大門被撞了開來,然後有一個高大的人影出現在了眾人面前。

「什麼,什麼?是不是有人想要吃霸王餐了?該死,吃霸王餐,竟然吃到我們龍鳳客棧來了?是誰這麼不長眼不要命?」

隨著這個聲音的響起,一道強悍的氣息當即升騰了起來,空間當即因為這道氣息而緊繃了起來,就如同空間中的空氣都被抽走了一般,甚至乎是空間都扭曲了起來。

來人至少也是一名玄尊強者!

而這個人正是張強!

看到張強的一剎那,崇禮的眉頭不由微微皺了起來。他已經大概知道事情的真相了,這是一個黑店,這個突然出現的人和這個店裡面的人是一夥的。他們的目的只是敲詐!

「該死!你們竟然想要合夥來敲詐我們?別以為你們有一點修為就能夠無所顧忌了。今天大爺我,要不將你們的客棧給拆了,要不讓你們都躺在地上向我求饒,大爺我就將自己的名字倒過來寫!」

中年男人實在不能不憤怒啊,作為崇家的一名護衛,他的修為已經是玄尊境界,平常時候去到哪裡人家就是熱情招待都來不及,現在竟然被人裡應外合想要用氣勢來壓制住自己,他怎麼能夠不憤怒?

呼!

有風吹了起來,有劍氣開始縱橫。中年男子一劍向前,要將張強給殺了。

嘭!

突然一聲巨響響起。正在向前而去的中年男人直接就躺倒在了地上。而此時張強卻連一動也沒有動。當然張強的實力不可能強大到在瞬間當中就已經將對手解決,而且對手還是一名貨真價實的玄尊強者。

「我呸!你以為你又是什麼東西啊。大爺我和你好好說話你不聽?吃了大爺的酒就想要離開?真當大爺我好欺負?」

是的!剛剛是店小二突然出手,偷襲了中年男人,他拿著一根木棍,狠狠地敲在了中年男人的後背,將中年男人給敲倒在了地上。說著話,店小二又是一口口水吐在了中年男人身上。

躺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只覺得一種劇烈的疼痛從自己的後背傳了出來,讓自己整個人都像是要死掉了一般,他沒有想到,實在沒有想到剛剛那個被自己抽了一巴掌眼淚都流了出來的店小二竟然會這麼強大,揮出的一棍,竟然堪比玄尊強者的拚命一擊!

這個店小二至少也是一名玄尊強者啊!這間客棧……這間客棧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為什麼會有兩名玄尊強者在啊!玄尊強者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值錢了?竟然來這裡開黑店?還有沒有天理?

「你們確定要收我的錢?」崇禮的眼睛里已經充滿了殺氣和憤怒,這段時間都沒有找到韓宇的煩躁,讓他的心情很不好,讓他有了一種要大開殺戒的衝動。

「吃飯給錢,天經地義!」店小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崇禮看著。這是一個難纏的對手啊,如果不注意可能自己就會死在他手上啊。

「很好,很好……」崇禮的嘴角勾出了一個殘忍的弧度。

「上!將這個鎮子上所有人的都殺掉!」崇禮大手一揮,人已經向前沖了起來。剩下的四名玄尊強者也向前掠了起來。

當即,強大的氣息便在客棧內升騰了起來,繼而衝破了客棧,將整個小鎮都籠罩在了其中。劍氣開始縱橫,客棧瞬間就變成了廢墟!

轟隆!

而也在這時,也在崇禮的劍幾乎都要刺中店小二的時候,空間突然扭曲了起來。崇禮的劍,也跟著扭曲了起來,崇禮的人也跟著扭曲了起來。崇禮眉頭微皺,連忙退後。

然後……然後空間終於恢復了平靜。然後……然後一行十幾人,一起出現在了崇禮等人的面前!

這十幾個人都是穿越空間而來,也就是說著十幾個人都是玄尊強者!而這十幾個人也正是昨天晚上韓宇在那間酒館看到的那些客人!

「張強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啊?怎麼大白天你們就開始宰人啊?都不能夠讓人家好好睡上一覺,你什麼居心啊!」十幾人當中的一個老頭子,很是不滿地將頭轉了回去,看向了張強,語氣里充滿了責備。

「陳老,實在不是我不想讓你們休息,而是這幾個客人太難纏了,他們以為自己有一點修為,就想要吃霸王餐。你看,我們的客棧都給他們拆了。如果不給他們一點顏色瞧瞧,他們不是要小看我們這個村子了?」

張強笑呵呵地對著這個陳姓老頭說道。

「得了吧,你這個傢伙如果不是你宰得人家太狠,人家會和你大動干戈?算了算了,我也不管這些事情了,叫他們趕快交錢,趕緊滾蛋!」老頭說著話,已經站在了一邊。

崇禮的眉頭死死地皺了起來,他想不到這樣的一個村子竟然有十多名玄尊強者,或許這個世界也不會有任何人想到這個村子裡面會有這麼多玄尊強者吧?

但這就是事實啊!

「看到了沒有,聽到了沒有!想要人多欺負我們人少?我呸!我們村子裡面的人一點都不少。現在我們就要人多欺負你們人少,交錢然後滾蛋,否則……嘿嘿……」

說著話,店小二狠狠一腳踩在了那個中年男人身上。

中年男人實在有點欲哭無淚的感覺了,剛剛他還想著自己這一方人多,而且實力強大,能夠隨便欺負他們。可是……可是現在人家的人才是多啊,人家的實力才算是強大啊!

「是的,你們確實是人多。但是如果我不給你們錢吶?如果我只想著離開這裡吶,你們能夠攔得住我們?」

崇禮也實在很少吃到這樣的虧,除了韓宇還真沒有人讓他吃過這樣的虧。他崇禮天生就是一個驕傲的人,他也有足夠的資本去驕傲,他怎麼會向著這些村民低頭啊?

打不過,我不會走啊!

「哈哈……這位客官真會說笑啊。你以為你真的能夠離開?」店小二皮笑肉不笑地盯著崇禮看著。

「不試試看,怎麼就知道我不能了?」崇禮的眼神里已經充滿了殺氣,他恨不得現在就將這裡的所有人殺死,但是理智又告訴他此時他還是離開為好。

「請!」店小二大大方方地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同時他的眼睛已經死死盯住了崇禮,他的身子已經微微彎曲了下去,他已經進入了戰鬥的狀態。

同一時間,店小二以及那十幾個突然出現的玄尊強者也做好了準備。

「走!」

崇禮一聲大喊,人已經向著天上掠了起來。

呼呼呼!

有狂風吹拂了起來,崇禮這一行五人開始向著天空而去,速度飛快,甚至乎都引起了颶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