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許小蘭抿著嘴,秀拳緊握,凝望著法壇上的男子。

安林神色也是微微一愣,他雖然知道有不小的概率會被朱雀聖火拒絕,但是當這事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還是有著不少的詫異和遺憾。

季永方看到這一幕,先是一怔,隨後臉上浮現出喜色。

安林能拿到上品朱雀火羽又怎麼樣,無法得到聖火的認可,終究是廢物一件!

季永方回想起當初他對安林說過的話,心中一陣暢快,一種成功扳回一城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他忽然一臉哀傷嘆氣地開口道:「唉……安林師弟,你別在上面傻站著了,沒能得到朱雀聖火的認可,師兄也非常的傷心!但不屬於你的終究是得不到的,快下來吧!」

季永方的聲音很大,而且動用了元氣,讓在場的弟子都聽得到。

這話語讓眾人皆是一愣,這一番話季永方口中說出,本身雖然沒毛病,但是卻加深了安林的尷尬感。

莫海,魯嘉致,上官藝和陽遠豈會不知季永方的險惡用心,皆是冷冷地望向季永方,眼中的怒火幾欲噴薄而出。

「季師兄,下次煉火競技場,還請賜教了。」莫海沉著臉開口道。

「你已經觸碰到了我的底線。」陽遠同樣望著季永方。

「垃圾。」上官藝更加直接。

季永方一臉無辜道:「諸位說這些話是何意,我只是好心勸說安林師弟下來,他沒能得到朱雀聖火的認可,我也很傷心的啊!」

他的話傳遍整個廣場,引起了不少弟子的反感,但是卻難以當面去反擊。

安林同樣望著季永方,沒想到他竟然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確實將自己噁心到了。

季永方還欲繼續說話,忽然間他想到了年少時候父母分道揚鑣的事情,想到了他愛慕著許小蘭卻得不到一絲回應的悲傷,想到了安林和許小蘭在朱雀宗牽手而回的打擊,想到了秋葉落入大地的悲傷……

無盡的悲傷同時湧上心頭,季永方忽然「哇」地一聲大哭了起來。

季永方本來就引起了數萬名弟子的注意,這時大聲哭泣,眼淚嘩啦啦地流出來,讓眾弟子一臉驚愕地望著。

「媽媽啊……嗚嗚嗚……我好悲傷……嗚嗚嗚……」

廣場上安靜極了,每一個人都獃獃地望著季永方。

莫海,魯嘉致,陽遠和上官藝也有些迷茫了。

季永方哭得這麼厲害,這麼悲傷……

難不成安林沒能得到朱雀聖火的認可,季永方真的很傷心嗎?

他們誤會季永方了嗎……

就這樣,季永方在數萬人面前,哭得死去活來,完全不能自已。

「哈哈哈,季長老,你的兒子真有意思啊。」朱長老哈哈大笑道。

一旁鬢角有些發白的季長老,沉著臉,一言不發,這臉真是丟大了。

在數萬名弟子面前嚎啕大哭,這事其他弟子長老能笑一百年……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季永方會這樣,完全感應不到其他力量的干涉,難不成自己的兒子真的和安林感情這麼深?

安林負手在身後,開口感嘆道:「季師兄,其實你不必這麼傷心的,我都還沒哭呢,你哭個啥?」

他的這句話傳入每一個弟子的耳中,讓整個廣場憋著笑的弟子,再也忍不住,笑了出聲。上萬名弟子一起笑是什麼場景?那簡直驚天動地啊!

季永方聽到這震天的鬨笑聲,不禁悲從中來,自己的一世英名在這一刻可以說全毀了,不由得哭得更傷心了…… 季永方哭了好一會兒,才緩過氣來,淚眼朦朧地指著法壇上的安林怒吼道:「安林!絕對是你乾的,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夠了!」

一聲輕喝打斷了季永方的話語。

「又哭又叫,成何體統!」一個中年男子帶著些許怒意大聲道。

季永方獃獃地望著那個說話的男子,閉上了嘴巴,一行清淚流下,極為可憐:「爹,為什麼……」

季長老簡直不想看到季永方這副模樣,要不是還要接受聖火賜予力量,早就將這貨直接從廣場帶走。

「此事和安林沒有任何關係,或許……是你真的太悲傷了吧……」季長老無奈道。

季永方神色一怔,悲從中來,不禁又「嗚嗚嗚」地哭了起來。

季長老將目光瞥向天空,簡直沒臉看。

廣場上的眾弟子也笑累了,紛紛按摩著自己的臉和肚子。

莫海還在哈哈大笑,一臉敬佩地望著季永方:「季師兄,論哭,我只服你,可當宗門第一人!」

另外一個還在笑個不停的是嵐煙,她笑點本來就低,現在看到季永方哭得死去活來的樣子,笑得差點昏死過去。

一邊笑一邊大罵季永方涉嫌謀殺,謀圖要將她「笑死」。

許小蘭一臉無奈地幫著嵐煙通氣,免得嵐煙真的笑死。

「安林,你既然沒有得到聖火認可,就下來吧。」

就在場面慢慢平復的時候,朱長老柔聲開口,打圓場道。

安林點了點頭,正欲將朱雀火羽收起,天空上方的朱雀聖火忽然光芒大盛。

「轟隆!」

白色的聖火忽然爆開,隨後化作一頭白色的朱雀模樣,在星空之下雀躍盤旋。

朱雀宗的一眾長老見狀皆是神色一變,而眾弟子卻一臉懵逼地望著天空。

「聖火主動化形?這是為何?」大長老陳信然一臉震驚地說道。

安林站在法壇,還不待有任何的動作,氣海便猛烈翻湧起來,裡面的白色鳳凰一陣歡鳴,緊接著一股力量從它的身上流出,通過氣海傳到安林的眉心,然後衝出眉心,飛向那金色的朱雀火羽虛影。

金色的朱雀火羽虛影慢慢凝實,然後變成了白色的羽毛,飄蕩在虛空之中。

數萬名弟子一臉懵逼,包括安林也是一頭霧水。

「怎麼變白了,難道這羽毛脫色了?」

「我得到的是假羽毛,所以聖火不承認?」安林忽然開口道。

眾人聞言齊翻白眼。

好不容易緩過氣來的嵐煙聞言又觸發笑點,差點笑翻,艱難地撐著纖細的柳腰,不讓自己倒下去。

一些見多識廣的長老,卻是一臉驚駭地望著那根凝實白色羽毛。

「這是……這難道是朱雀真羽?」

「這股炎力波動不會錯,還有那化作實質的羽毛,真的是朱雀真羽!」

「怎麼會有朱雀真羽在這裡,安林之前明明放出來的是虛影啊!」

「有一股力量從他的體內釋放出來,這才讓上品朱雀火羽虛影變成了實體。」

「沒想到我等竟然在這裡見到了朱雀真羽,這下有意思了……」

……

長老們的談話沒有遮掩,因此大部分弟子對這奇怪的現象有了大概的了解。

朱雀真羽是什麼並不重要,總之很厲害就是了!

數萬名弟子再次將目光聚集在法壇上那個白衣翩翩的男子身上,眼神之中多了幾分崇敬和狂熱。

許小蘭笑意盈盈地望著那個萬眾矚目的男子,輕聲道:「我就知道,你來這裡怎麼會黯然退場,這不是你的風格。」

就在這時,天空上方的白色朱雀開始張開嘴巴,那白色的朱雀真羽開始朝天空飛去,飛向聖火朱雀,然後被它一口吞掉!

一聲極為暢快的清鳴聲從聖火朱雀的口中響起,緊接著它便再次化作了一團聖火。

一切又風平浪靜起來,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

安林望著聖火,弟子長老們也在望著聖火,似乎在期待著什麼。

兩分鐘過去了,啥事也沒有發生……

「丫的,吃霸王餐嗎?!」

安林再也忍不住了,開口對著聖火大罵道。

「噗嗤……」有不少弟子被安林那無厘頭的話語逗笑,心中升起了不少的好感。

嵐煙再次笑得花枝亂顫,直言安林太有趣了,要不是許小蘭已經捷足先登,她一定會去倒追。這話讓許小蘭狠狠地颳了嵐煙一眼,輕哼著不開口。

沒辦法啊,要是說她和安林沒關係,那這閨蜜就太危險了。但是要是去警告閨蜜,不就是變相承認了他們兩個的關係?

許小蘭俏臉憋得微紅,像迎著春風盛開的桃花,最後只能氣鼓鼓地撇嘴看向別處。

季永方總算不怎麼哭了,紅腫著眼睛朝安林走了兩步,看到安林依舊被朱雀聖火拒絕,心中微微有些舒坦,正欲說上幾句。

天空上方的聖火忽然降下一道白色的光柱,轟向安林!

「轟隆!」

季永方本來就哭得有些虛弱,這個突然而至的恐怖衝擊,直接將他轟得滾落在地。

站在遠處的弟子也被衝擊到,幸好長老及時出手,這才沒有造成什麼傷害。

眾人一臉震驚地望著法壇中心的安林,說不出話來。

光柱中心的安林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那白色的光華如洪水猛獸般,源源不斷地湧進他的身體,化作最為精粹的炎能。

「那……那是聖火的力量賜予?」一個弟子揉了揉雙眼,訥訥開口道。

「應該是的,我在朱雀宗數百年,從未見過如此驚心動魄的力量賜予。這特么簡直不合理,妖孽看了沉默,天才看了流淚啊!」一個核心弟子驚嘆道。

「真是太嚇人了啊,安林撐得住嗎?」一些弟子則表示了擔心。

如果說中品朱雀火羽虛影獲得的力量賜予是沾一沾水,上品朱雀火羽虛影獲得的力量是濕身,這安林的力量賜予便是用水猛灌……

季永方懵逼了,喃喃自語:「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安林也懵逼了,望著朱雀聖火商量道:「拜託慢點,太快了我身體受不了啊。」

季永方聞言差點吐血,就連眾多宗門弟子也是胸口一悶。

朱雀宗的長老們也是翻了翻白眼,不過並沒有出手打斷此事。

安林能夠感受得到聖炎不斷湧入體內,四大神火和聖炎融合,變得更加的純粹凝實,隱隱在向某個更高的層級在發育。

同一時刻,有白色的聖炎出現在氣海之中。

氣海中的鳳凰歡鳴一聲,撲向那些聖炎。

安麒麟也是眼睛一亮,張開大嘴朝聖炎撲去。

兩者好不容易擁有了短暫的和平,現在變成競爭關係后,又開始打了起來。

轟轟轟……

氣海翻騰,白焰肆虐,雷光爆鳴。

安林:「……」 隨著聖炎源源不斷湧進氣海,安麒麟和白鳳凰終於停止了戰鬥。

他們似乎達成了一個共識,先將旁邊的聖炎吸收了再說!

白鳳凰肆意地吸著聖炎,身軀慢慢凝實,羽翼逐漸豐滿,浩蕩的聖威向四周擴散,衝撞著廣闊的氣海。

安麒麟則像喝牛奶那般,將懸浮在空中的白色聖炎慢慢吞進肚子里,時不時砸吧著小嘴,一臉的幸福和歡喜。

安林見狀終於是微微鬆了一口氣,抬頭望向天空上的朱雀聖火,希望它給力一點,不要那麼快停止力量賜予,至少讓安麒麟吃飽了再說。

事實好像也正如他所願,這次白色的光華降臨格外持久。

三分鐘過去了,還未出現任何的頹勢!

五分鐘過去了,光華依舊不停傾瀉……

安林有些無聊了,乾脆坐在法壇上打坐。

朱雀宗的長老們望著不斷如長河傾瀉而下的聖炎光華,嘴角微微抽搐,有種莫名的心疼。

數萬名宗門弟子更是一臉的羨慕嫉妒恨,望著那法壇中心的男子,恨不得取而代之。

莫海一臉羨慕地開口道:「中品朱雀火羽光華降臨的時間是一分鐘左右,上品朱雀火羽的時間是三分鐘,這次安林足足吸收了五分鐘還不見頹勢……唉……我都不知道該說啥了!」

「安林師弟是一個有福氣的人。」陽遠笑道。

「比我有福氣多了。」上官藝幽幽開口。

魯嘉致望了身旁的女子一眼,心道這不是廢話嗎?

季永方獃獃地望著安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安林一直分神注意著氣海的情況,擔心裏面的兩個貨又打起來。

安麒麟在不停進食的過程,身子已經慢慢有了變化,肚子鼓鼓的。

轟隆!

氣海一陣劇烈的震動。

緊接著,金光娃娃的額頭出現了一團綻放的白色火焰印記。同時在他的胸前忽然出現數字,數值從1.82忽然跳轉到2,還有三個太初文字浮現「炎已盈」。

安麒麟的肚子越來越鼓,最後轟然爆開,化作無數金光融入安林的經脈。

安林的身子忽然爆發出金芒,緊接著有金色的綢狀外衣披在身上,如身披聖袍。

他睜開了蘊含金色雷光的雙眼,萬雷之主的威勢轟然爆發,朝四周擴散,攝人心魄。

數萬名弟子只覺法壇中心的男子,忽然間變得偉岸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