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試問誰家的兒子能夠這麼強悍勇猛?簡直堪比特種兵了!那些粉絲不被嚇暈也得躲在屏幕後面瑟瑟發抖吧?到時候君九什麼溫柔的形象大概都會被毀於一旦。

「大概……會激動地喊我家大大好帥,我家兒子太棒了吧?」柯宇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做出了回答,打破了江安的幻想,更甚至還狠狠補了一刀,「然後會覺得君九連打架都這麼厲害,更加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儘管江安很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但是他想了一下之後不得不承認,比起自己料想的結果,還是柯宇說的那種情況更有可能發生,於是他淚目了。

「柯宇,為什麼我感覺你說起這些話來這麼自然呢?就好想真的是君九的粉絲站在我面前一樣。」

柯宇有那麼一刻臉上閃過一抹心虛,就好像自己的秘密突然被發現,不過很快調整了自己的情緒道:「我也經常會刷v博,現在的粉絲不都是這樣嗎?難道安哥你的粉絲不是嗎?」

這句反問像是一把刀無形中又把江安的心扎了個鮮血淋漓,想到自己v博底下那些「江安哥演技真好」、「江影帝繼續努力」之類的評論,江安強顏歡笑,點頭敷衍道:「也有、也有。」

就在兩人竊竊私語的時候,老闆已經徹底失去了耐心,他當著君九的面打了一個電話,電話接通后一改在眾人面前不可一世的模樣,對著電話那邊點頭哈腰道:「小舅子,有件事要麻煩您……沒有沒有,我哪裡敢給您鬧事?好……謝謝小舅子,那就麻煩了,請您儘快派人來處理!」

掛斷電話后,怕是因為得到對方肯定的回答,老闆的腰板都直了幾分,目光兇狠的看著他們,「幾個藝人而已,還真把自己當回事兒了?等待會兒來人了有你們好受的!」

「我拭目以待。」

他這麼說君九心裡反而踏實了,他不怕對方來人,只怕對方不來。

只不過令人訝異的是,他的電話打完才五分鐘就有人敲響了玉石店的大門。

「開門,警察!」

一聽到這話老闆立即跑了過去,主動的幫忙打開了門。

「君九,我有種不好的預感,這次的事情真的鬧大了。」江安走到君九身邊,面上滿是擔憂。

「那又怎麼樣,這麼多雙眼睛盯著,他們還真的能把我們給抓走不成?」

君九說著同樣看向門口的方向,心底已經有了計較,為了應對等會兒可能出現的情況想了好幾種方法。

結果一分鐘過後,還是沒有人進入院子里,門口的喧鬧聲反而更大了。

「不然我先去看看。」有工作人員忍不住開口提議,才剛剛走出幾步,大門口就再度傳來了腳步聲,一隊穿著警服的警察走了進來,看到他們當先行了個軍禮。

「這是難道就是所謂的先禮後兵?」人群中有人驚奇出聲。

「君先生、江先生、柯先生,抱歉讓你們在錄製節目過程中遇到這些事情,不過你們放心,玉石店老闆涉嫌官商勾結洗錢等罪名已經被我們控制住了,現在門外聚集了許多你們的粉絲,出於安全考量,我們將護送你們從另一處側門離開。」

沒等大家多加猜疑,帶頭的警官主動解釋了自己前來的目的,令得眾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早心中嘲笑著那個老闆。

他們現在總算是相信他是有後台的了,只過這個後台可真夠義氣的,直接把他送到了警察手裡!

這樣的情況也是君九沒有預料到的,對此她的心中仍舊存疑,走在所有人的後面。

在即將離開的時候,君九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交給了警方。

「這裡面有剛剛我們對話的錄音,應該會對你們後期的調查提供很多幫助。」

「謝謝,我還正在想應該從哪裡著手,沒想到你就送上了線索。」

帶頭人看到手機眼前一亮,連聲道謝。

眼看著君九要離開,他想了想趁著沒有人注意的時候把她往旁邊拉了拉,壓低聲音道:「君先生,今天這裡發生的事情還請您保密。」

君九聽到這話臉色一變,神情防備的問道:「為什麼?」

一看到她這反應帶頭警察就知道她誤會了,連忙解釋道:「你別多想,是這樣的,這家店的東西包括老闆都可能涉及到一些政府內部的利益,就算是判決也將會在私下進行,降低上層人員更換對群眾的影響,請你理解。」

聽到這樣的解釋君九的臉色總算是有了好轉,但是有一件事情她還是不明白,便也趁著這個機會問出了口。

「我想知道,你們為什麼會這麼及時的趕來,是粉絲們舉報的嗎?」

帶頭警官搖了搖頭,隨後又覺得不對,還是說了出來,「嚴格說起來的話其實也算是您的粉絲。」

君九看著他的眼神更加疑惑了。

「我們之所以會趕到這邊,是市長直接下達的指令,但是據我們內部的小道消息,市長的女兒似乎就是君九先生您的粉絲,所以……」

很有可能對方也在看今天的直播,見到這個突髮狀況直接找了自家親爹來做主為民除害了。

得知這個真相君九也很意外,她沒有再耽誤對方辦事,道了聲謝就跟著大部隊一起離開了。

「警察都和你說了什麼?」她出去之後,江安立即走到了她的身邊,擔憂的詢問著她。

「沒什麼,就是叮囑我們以後遇到這些事小心一些。」

「是啊,你今天這些舉動實在是太冒險了!」

萬一有哪個環節出了岔子,後果都是不可預料的,還好最後的結果是好的。

「你們都沒事吧?沒事的話直播就繼續進行。」

幾人出來之後節目組備用的人員和器材也都到了,君九這邊的直播一耽擱已經過去了半個小時,網上被炒得沸沸揚揚,大多都在擔心他們一行人的安全,所以他們得儘快恢復直播才能安撫眾人。

「沒事,繼續直播吧。」

攝影師重新開啟直播后,君九把手上開出來的翡翠交給了工作人員。

「麻煩幫我找一家正規的玉石店把這塊翡翠變賣。」交代了之後,君九看向一臉焦慮的大爺安慰道:「大爺,先前你那塊翡翠賣了二十萬,您留個聯繫方式給工作人員,等他將翡翠變賣之後,會聯繫你把那二十萬還給你。」

「那不是你變賣翡翠的錢嗎?我不要,我只要找玉石店要回我的那一份。」老大爺清楚了她的意圖,很果斷的拒絕了。

「不會,現在警方已經介入調查,您的那份錢後面一定會還給您的,只不過肯定需要一段時間,就算您等得及,您的女兒也拖不起,我這隻能是墊付,等到屬於您的那份錢回來了,再直接打到我的賬戶上就好了。」

「這……」老大爺考慮了一會兒,為了自己的女兒還是答應了下來,「那就謝謝你了。」

一恢復直播網友們看到的就是這樣的畫面,一個個都振奮了精神。

「所以……君上這是秒入一千萬的節奏嗎?」 「我很想知道當王菀女神這一隊知道君上今天這邊的情況時會是個什麼表情?」

「哈哈哈哈,心疼王菀、麗娜女神,心疼灝城大大,更加心疼那個新人宋逸風,為了做神秘人的任務得到那一萬塊錢的基金,扛著十公斤的東西跑了半個帝都,他那身板我看著都心酸。」

網友們心疼歸心疼,可到底還是看熱鬧居多,都壞心眼的想要看到兩隊人馬匯合。

被這麼一耽擱,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鐘,君九從玉石店出來之後也沒有心思再去逛了,工作人員顯然也是被她鬧得這一出嚇怕了,見她往回走也都鬆了口氣。

「我的仙女們,如果你們正在看直播的話記得注意安全,現在我已經離開了古玩街,江安和柯宇還有其他的工作人員都很好,所以請你們放心,記得不要在古玩街呆太久,我會擔心。」

君九上車之後第一時間就對著鏡頭打了招呼,囑咐著粉絲們注意安全,因為就在他們被困在玉石店的時候,已經有成千上萬的粉絲蜂擁而至,將古玩街圍得水泄不通,造成了極大的安全隱患,這也是君九為什麼迅速離開的原因之一。

說完這些后,君九身子懶洋洋的往後一倒,「好累……」

網友、粉絲、工作人員:「……」你是認真的嗎?啊?!

更過分的是在君九嘆息了一句之後,江安也緊隨其後,晃了晃脖子道:「的確有點累。」

柯宇雖然沒有說話,卻是在一邊點了點頭,顯然很是贊同。

「等把楚然接上車之後我們就在車上休息一會兒。」君九說著,突然目光掃過車窗外的店面,立即出聲叫了停。

「司機,麻煩停一下車。」

「你不是已經累了嗎?又要做什麼?」江安實在是怕了她了,生怕她又要做什麼出格的事情。

「節目組給的四千塊錢現在應該還剩一千多吧?在誰那裡?」

「在我這。」

江安從口袋裡把錢拿了出來,下一刻就被君九奪了過去。

江安眼皮子一跳,再抬眼的時候君九已經開了車門下了車,只能看到她瀟洒離開的背影。

攝像師也不防君九會突然來這麼一出,反應過來后緊跟在她後面跑了出去,車上只留下了一臉茫然的江安和柯宇。

「這個君九,可真是一點也不讓人省心。」江安現在不僅覺得累,還頭疼。

在攝像師追趕君九的一路上,網友們紛紛猜測起了君九是要去幹什麼。

「用三百塊都能開出價值千萬的翡翠,難不成在這最後的時間裡,君九大大還想用這一千塊錢再去多賺點錢?」

「還剩下三個多小時了,一千塊錢能做什麼?難不成君上是看到了彩票店,去買刮刮樂去了?」

「憑著君上逆天的運氣,這一千塊錢說不定就能刮出個大獎,如果時間允許,我真想讓君上買一注彩票,我跟著他一起買,不貪心,中個五百萬什麼的就夠了!」

「+1。」

「+10086……」

在萬眾矚目中,君九總算是到達了最終目的地——一家奶茶店的門口。

「十杯特色奶茶謝謝。」

網友、攝像師:「……」白瞎了他們的期待!

君九身處的這條街正是美食一條街,街上的店鋪陳列著各種各樣雁湖市的小吃,君九成名的速度太快,在江淮市的時候完全沒有機會可以嘗試到這些美食,到了帝都後幾乎是馬不停蹄地在工作和學習中奔波,再加上她一路飛漲的人氣,早就不能讓她隨意在街上行走,故而今天借著做節目的機會,她就不客氣的把平時自己沒能做成的事情,利用這個節目一次性都做完。

接下來的時間裡,看著《天黑》的觀眾們覺得自己彷彿又來到了美食頻道,看著君九一家接一家店的買過去,一開始手上還能勉強拿得下東西,到得後面直接發動了跟拍的攝像師和工作人員幫她提著東西,自己一個人在前面買的不亦樂乎。

只不過即便店鋪里的食物再怎麼誘人,君九從頭到尾也沒有嘗上一口,而是一直沉浸在買買買的喜悅中,直到自己手上的一千多塊錢見了底,君九才頗為遺憾的收了手。

「剩下的下次有機會再來買。」

看到最後君九依依不捨的模樣,活像是個要糖要不到的小孩,令得攝影師都忍不住出聲安慰。

「好。」君九話雖這麼說,但是在離開的路上卻是一步三回頭。

「我彷彿從君九大大身上看到了我逛街買衣服時的身影。」

「是啊,我每次都是逛到錢包告急然後才會覺得自己可以走了,事實上還有好多好看的衣服等著我去寵幸。」

「兒子,你還想吃啥麻麻都給你買啊!你別露出這樣的表情,麻麻的心都要碎了!」

等到君九再次回到商務車裡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快一個小時,在這段時間裡直播的鏡頭再次轉換到王菀那邊一次,臨近結束,幾人為了多賺得一點錢愈發拚命起來。

王菀畫了一天的畫手甚至已經抬不起來卻還在堅持;宋麗娜在裁剪衣服的時候因為太著急把手劃了一道口子,簡單包紮后又繼續工作;灝城攤了一天的煎餅,衣服全都被汗水淋濕,手上的動作卻是越來越嫻熟;至於宋逸風,在成功的完成神秘人的任務為自己這隊掙得一萬塊之後,也用自己最初的那堆廢品換到了一部手機,價格轉換的話也值個兩三千,算是一個很不錯的成績了。

看著他們這樣努力的身影,觀眾突然有些於心不忍,如果他們知道有些人遊山玩水了一天還抱怨玩的太累,隨手買塊石頭就開出了價值千萬的翡翠,會不會被打擊得一蹶不振?

在君九去買小吃等待的時間裡,江安和柯宇就在車裡休息了一會兒,聽到動靜睜開眼睛,就看到君九和工作人員手上提著大包小包的上了車。

「你這是把整條街上都搬上了車啊,買這麼多你吃的完嗎?」

「吃不完不是還有你們嗎?」君九說著把手上的東西遞了過去,然後分給了每個人。

特種軍刀 當時她買東西的時候都是算好人數的,包括司機在內一共十個人,每樣小吃每人都一份。

江安他們也不客氣,伸手接過就打開外包裝吃了起來,工作人員沒想到君九還會幫他們買了一份,一個個受寵若驚,道了聲謝趁著直播畫面轉向另一邊的時候才抓緊時間吃了起來。

拍攝了一天,不管是工作人員還是藝人都消耗了不少的體力,雖然說君九他們看上去輕鬆,但是相比起來,王菀他們是累,但卻都是累在手工活,君九幾人一路舟車勞頓,又不消停的在雁湖市東逛逛西轉轉,消耗的體力並不比他們少。

「你怎麼不吃?」江安在東西吃了一半的時候才注意到君九始終沒開動,驚奇的問出聲。

「我等會兒再吃,你們先吃吧。」君九沒有多做解釋,江安他們也沒再追問,只是在這之後一直關注著她的動靜。

車子開了一會兒總算是到了楚然所在的琴房門口,只是比起之前他們離去時的蕭條,琴房門口現在聚集了許多人,密密麻麻的將楚然圍在中間,擠都擠不進去。

攝像師看到這情況出於職業習慣,立即把手上吃的東西給放下了,拿起攝像機就跳下了車,在附近找了個制高點,對準楚然的方向拍攝了起來。

「這什麼情況?未免也太誇張了!」

江安看著被眾人圍在中間的楚然驚愕出聲,現今他只能隱約聽到從人群中飄散出的屬於楚然的歌聲。

「看樣子楚然那裡也幫我們賺了不少錢。」

君九一看到這情況就笑了,果然是金子總會發光,網路上被包裝過度的歌手實在是太多了,像楚然這種真正有實力的,即便是走在街頭巷尾也依然會吸引無數人的駐足傾聽。

她只希望今天的事情能夠幫楚然找回一點自信,他和陸蔓之間要走的路還很長,她希望自己做的這些能夠給兩人之間的關係帶去些緩和,剩下的仍舊是他們兩個人之間的事情了。

好不容易等楚然唱完一整首歌,時間已經不早了,幾個工作人員合力殺出重圍將楚然帶離了現場,拉著他上了車。

楚然在被拉上車之後還有些沒回過神來,似乎依舊沉浸在剛才的場景中。

「楚然,不錯啊!」

江安看到被工作人員拎上來的吉他盒子,打開來一看最下面一層鋪滿了硬幣,更多的還是紙幣,裡面的紅色大鈔也不在少數。

聽到江安的話楚然總算是有了反應,與一開始的時候不一樣,他不再像最開始那般冷漠,眼睛里多了幾分光亮,令他整個人看上去都陽光了不少。

「這一份是留給你的,吃吧。」

君九適時地將小吃遞給了楚然,楚然看著手上這一大份東西,又看著望向自己的眾人,剛想要開口說不用了,君九就已經先一步將自己的那份吃的給拿了出來。

「要是天天都能過這樣的日子,那真是死而無憾。」

君九喝了一口奶茶,吃了一口特色涼皮后一本滿足的感慨出聲。

見此楚然將自己已經到嘴邊的話給咽了下去,也打開了自己的那一份東西吃了起來。

也是直到這時,江安才明白了君九之前為什麼一直沒吃的原因。

與他一同意會過來的還有觀看直播的眾多網友,因為已經是五點多鐘,好多上班族終於熬到了下班,紛紛拿出了手機迫不及待的看起了直播,在看到這一幕後屏幕再次被刷屏。

「天吶天吶!我要哭了,君上大大怎麼能夠這麼暖心?」

「作為一個路人,我想和君九說聲抱歉,我之前看他買那麼多東西都不吃,還想說那幹什麼做出一副看到什麼都想吃的樣子?拿我們觀眾當猴耍嗎?現在我算是知道原因了,對不起。」

邪魅修羅擒夢妃 「繼魂穿柯宇之後,我想要魂穿楚然,君九大大竟然為了讓他避免一個人吃的尷尬場面一直在等著他一起吃,羨慕嫉妒恨!」

楚然感受到了周圍投射過來的有些奇怪的視線,但是每當他抬頭看過去的時候,所有人都很正常,幾次下去他也就不多做探究了。

君九買的東西太多了,楚然吃了一半就沒有再吃下去,反觀君九卻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直到車子開了一半路下來,君九才勉強放下了手中的吃食。

柯宇立即遞了一張紙巾過去,君九接過來擦了擦嘴。

「吃飽了?」

作為一直在旁觀的江安,中途有一度看著君九吃東西的樣子還想和她再一起吃點,明明他之前已經吃得很飽了。

「半飽吧。」君九又拿了張紙巾擦了擦手,還不贊成的說教道:「大晚上的不能吃太多,對胃不好!」

江安:「……君九你不參加大胃王比賽真是可惜了。」

「做人得留有餘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