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話問出後辰夜便神色黯然了下來如果成功了古帝殿中殿中定然有古帝留下來的辦法

看到了辰夜心中的所想玄帝笑道:“雖然我們沒有成功的法子可這些年來我成爲一道意識後倒是對邪心種的化解有了獨特的心得”

“前輩您快說”辰夜忙道

“看來紫萱姑娘在你心中很重要啊”玄帝戲謔的一笑

“她好我好她死我亡”

“辰夜”

玄帝不由看了幽兒一眼美眸之中掠過一絲黯然片刻後才道:“那看來爲了你能夠活着我就不得不盡全力了”

“邪心種是對魂魄的控制所以我的方法就是進入紫萱姑娘的意識空間直接在她魂魄中對邪心種的力量進行圍剿這或許可以幫到紫萱姑娘但如果想要完全驅除就算在我生前時候都做不到以我的估算可以延緩至少五年的時間”

辰夜眉心一緊道:“前輩這些日子以來我也曾試過進入紫萱的意識空間中可我辦不到邪心種的力量太強大了”

“你辦不到難道我也辦不到嗎”玄帝嫣然一笑

“那多謝前輩多謝”

若真如玄帝所說五年時間的延緩那已是非常的多了接下來後再進龍族化龍池這個時間必定會再次延長

這樣就給予了辰夜一些時間未來的事情都會有轉圜的餘地了

玄帝擺擺手道:“先不說這些繼續我們之前的話題辰夜你可知道當我們決意接受古帝的邀請對付邪帝的時候生了什麼情況嗎”

“當我們的心決定要爲這天地蒼生一戰時上蒼便降下天道之力被我們融合如此一來包括古帝在內我們纔有資格與邪帝一戰否則的話那一戰我們會敗得更加之快因爲邪帝的實力太強”

“爲什麼”辰夜不禁問道

紫萱和幽兒也是不懂天道之力難道是可以因爲天地蒼生而降臨的嗎如果是這世間中固然利益至上卻也不乏有人真的是胸懷天下的

玄帝沉聲道:“邪帝秉天地而生而天地有陰陽有正邪邪若太盛勢必危害世間乃至天地所以在這時若有人全心全意爲天下蒼生一戰便能得到天道之力”

玄帝再道:“古帝青帝白帝以及我當年都得到天道之力雖然各自都隕落但是天道之力卻依然被我們保留下來給予我們的傳承者正是這樣你們才能肩負使命”

“沒有天道之力的幫助縱然是達到了帝級高手仍然不可能是邪帝的對手”

“爲什麼”

辰夜不相信紫萱和幽兒也不相信

達到了帝級之列儘管時間尚短或許不能與邪帝相比但若是衆人都達到了這個級別邪帝焉能還是對手

玄帝笑着搖了搖頭道:“帝級境界不是那麼容易達到的縱然是我們四人當年的修爲都還不能算成是真正的帝級高手”

“什麼”

辰夜三réndà驚居然玄帝他們都還不是真正的帝級高手

“這個等你們到了天玄巔峯層次後自會明白的”玄帝凝聲道:“而天道之力不會無緣無故的降臨更加不可能隨意的降臨不會因爲你們的心意降臨”

“當世除卻那擁有先天無上劍體的小姑娘來日可以煉化一絲天道之力外其他人幾乎不可能得到除非我們所擁有的天道之力消失如此一來纔會有新的天道之力落下辰夜你可懂了我的意思”

辰夜如何的不懂

話中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即使未來葉爍他們都心懷天下蒼生願意爲蒼生一戰天道之力都不可能爲他們降臨

所以那所謂的使命就只能是辰夜瘋魔幽兒以及白帝傳人方是能夠承擔起來而且是必須的承擔

天道之力何其之珍又豈容浪費掉了

“這樣是不是我今生都無法擺脫這個使命了”辰夜苦笑了一聲

消滅邪帝殿他在所不辭然而揹負使命這好像是自己的一生都在他人掌控中似的極爲的不舒服

想起當時在古帝殿中突然的聯繫到重生之事那不舒服的感覺越的濃烈了起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辰夜,你無須抗拒的!”

明白辰夜心中所想,玄帝輕聲道:“生於世間,長於世間,我輩雖然自詡逆天而行,可是,又何曾真正的逆過?所謂命運,辰夜,你認爲,今生今世,以你所得,又能真正自己掌控?”

“這”

“辰夜,我不想給予你壓力,可這些都是事實。邪帝之強大,即便我親自與之大戰過,至今無數年過去,都無法捉摸到,又何況是你們?”

玄帝嘆道:“你就算不爲天地蒼生,爲了你自己,爲了你的朋友和親人,那一戰,也在所難免!”

辰夜道:“我並不拒絕與邪帝來一次大戰,只是有些事情,我沒有想清楚,我的心,便始終無法安定下來。”

重生之事,一直以來是個謎,但現在,似乎已經撥開了迷霧將要見到青天!

被命運掌控,這是生靈一生出來就無法擺脫的,辰夜也從來不抗拒,因爲這是無可避免的,但是如此被什麼所擺佈,辰夜不願意。

玄帝再嘆一聲,道:“我現在也不逼你,只是我希望,當大戰來臨的時候,無論你心中是如何的不情願,請看在我們的份上,出手解救這天地蒼生吧!”

辰夜神情爲之一顫,古帝,青帝,玄帝,白帝,這四人,他們有着足夠的所作所爲讓天下人尊敬苦笑一聲後,辰夜道:“晚輩只能答應你,盡力而爲!”

“也罷!”

玄帝亦是極爲無奈,過了許久後,說道:“辰夜,你的性子,有時候也得改變一下,過剛易折啊!亭山谷的人,儘管讓人很不耐,可是,明知玄靈聖陣在前,無論如何,你都得先忍下去,爲大局着想。”

“某些人,已知不堪,已知不可能同心,那殺了便殺了,留着他們,還要防備着隨時可能的倒戈,太麻煩了。”

辰夜淡淡一笑,隨即問道:“前輩,既然幽兒姑娘已經成了您的傳人,您還要幹嗎開放這傳承之地,衆多資源的分散,還不如全數交給幽兒姑娘多好。”

“圍剿邪帝殿,乃天下人都應盡的責任,玄靈聖陣,可以當成是未來與邪帝殿大戰的一個考驗,除卻頂尖的高手與邪帝大戰外,其餘之人,所要面對的,也不會太少。”

玄帝聲音一冷,道:“我也想趁這個機會,誘使邪帝殿的高手過來,在我臨去之前,再殺一些人,可惜,他們沒有上當。”

辰夜此時眉心一緊,再問:“前輩,您反覆強調與邪帝一戰,我想知道,當年大戰後,邪帝去哪裏呢?未來一天,他還會再度出現嗎?”

聞言,玄帝沉默許久,然後說道:“說實話,那一戰後,我們只感應到邪帝失蹤了,至於是否死了,無法判斷,所以,也不知道他是否會再度出現,但有一點,是你們以後一定會遇見的。”

“以邪帝的強大,當年他縱然會隕落,但也一定留下了足夠大的傳承,讓他的後人,有朝一日,可以達到邪帝當年的地步,這樣說,你們或許不相信,但我們卻深信不疑。”

“唯有與邪帝交過手,方是明白,他究竟是何等的強大!”玄帝嘆了聲,說道。

聽到這裏,辰夜默然片刻後,道:“前輩,以你們當年的實力,與所獲天道之力灌體融合,如此之下,都還不是邪帝的對手,您認爲,現在的我們,能夠做到你們當年沒有做到的事情嗎?”

玄帝再度沉默了下去,良久之後,才說道:“面對邪帝殿之主,任何人,都不敢說有絕對的信心可以將之擊敗乃是擊殺,不過”

玄帝緊緊注視着辰夜,正容道:“我們對你,有着足夠的信心!”

“爲什麼?” 一念成癮:傅少的心尖寵妻 辰夜眉頭一皺。

玄帝的所謂我們,無疑是青帝,白帝和她自己!

“當年青帝傳承之中,我和白帝還有青帝都見過你,你應該還記得,青帝曾經道出過你的不可思議的來歷,還記得嗎?”

辰夜點點頭,道:“青帝前輩,是第一個看出我來歷之人!”

“辰夜,你究竟怎麼了?”

紫萱與幽兒不由驚震住了,辰夜有什麼來歷,不就是大華皇朝辰家少主嗎?

或許紫萱還不是很清楚,但幽兒對辰夜,十分的瞭解,十分的明白,可現在聽起來,似乎並不是這樣的。

沒有理會紫萱和幽兒,玄帝繼續說道:“正是由於你的來歷,所以我們纔對你有着絕對的信心,因爲這世間中,沒有人,會和你一樣,是這般的不同!”

我是萬古主宰 聽到這話,辰夜不禁苦笑一聲,道:“前輩,我怎麼聽着,我在這個世界上,之所以還活着,就是爲了,到最後與邪帝一戰呢?”

玄帝失笑着搖了搖頭,美眸中掠過一絲狡黠與古靈精怪之意:“辰夜啊,不管怎麼樣,這是你所不能拒絕得了,要知道,女子都是很小氣的,你今天,可拒絕我多次了,不想惹我生氣的話,什麼話該說,什麼話不該說,你心裏要清楚的。”

“呃?”

辰夜倒沒想到,堂堂玄帝陛下,竟也會有如此小女兒家的表現,不過旋即,他內心之中,便是有着一陣感傷。

在當年,以玄帝之力,何等的高高在上,卻爲了所謂的天地蒼生,落得個今日下場,今天相見後,就再不會有相見之時以往有古帝,玄帝,青帝和白帝,未來,還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有同樣的下場,而最接近的,便是自己,以及身邊的這些人。

看到了辰夜心中的想法,玄帝於是笑道:“爲了能夠讓你有足夠的心思,放在邪帝殿上,現在,我就先幫紫萱姑娘把邪心種給壓制下來。五年的時間,想必能夠讓紫萱在修爲上,有着極大的精進。”

“當達到聖玄境界後,紫萱就可以化空間之力爲天地之力,屆時,也是能夠慢慢壓制邪心種,若是在這個時間段中,辰夜你的魂變狀態,想來也是可以到達另外一個層次,如此一來,你也可以進入到紫萱的意識空間中,慢慢驅除邪心種力量。”

“多謝前輩!”辰夜和紫萱抱拳說道。

“今日一別,再無相見之日,我們,後會無期了!”玄帝笑笑,凝視着辰夜,片刻後,輕輕一嘆,其身影開始緩緩的消失,紫萱身影,亦是慢慢虛弱下來。

“前輩!”

辰夜猛然的跪倒在地:“我答應前輩,若有朝一日儘管我不會以天地蒼生爲念,但是,我也絕不會叫你失望的。”

“好,好!”

虛幻之中,玄帝美眸,似有晶瑩淚花浮現:“謝謝你了!你到現在,都還沒有xiūliàn過古帝的**與武技,趁現在是個安全地,好好的xiūliàn一番吧,雖然你已經有了你的道路,可他的傳承,不能埋沒了。”

“還有一事,你千萬要答應我,若然你有了足夠的能力,別忘記了,幫我找到他”

聲音飄遠,玄帝與紫萱雙雙的消失不見!

“前輩,走好!”

辰夜重重磕頭,當世,他不跪天,不跪地,只跪親人長輩,但玄帝,值得他這樣這樣做。

心懷天下,絕不是一句口號!

“辰夜,起來吧!”

幽兒輕輕的扶起辰夜,神色亦是黯然着。

“幽兒姑娘,你去忙你的吧,我就在這裏xiūliàn一番,幫我帶句話出去,告訴龐宗,等我出來,還有龍皇前輩,也請他等我一下,有重要的事情相談。”

辰夜立即盤腿坐下,馬上進入到了xiūliàn當中。

進入古帝殿,辰夜直接去了中殿,那裏是古帝生前所藏之地,裏面有着後者畢生的心血。

當真正進入到古帝所藏之地,辰夜還是被震驚到了,強大的各種**與武技,簡直應有盡有,叫人有種挑花眼的感覺。

所幸現在的辰夜,也是見過世面之人,**不去理會,武技的挑選,倒也沒有讓他有太多的左右不捨。

一天時間,在不知不覺中便是過去!

所有在玄氣湖泊中xiūliàn的人,突然的感覺到,那些磅礴精純的玄氣,在一瞬間中消失的無影無蹤,當衆人張開眼睛後,赫然現,竟已在了失落平原之外。

“龐宗公子!”

正當衆人還有些意猶未盡時,幽兒聲音,自那平原深處傳出。

“不知姑娘有何吩咐?”

衆人心中都是知道,這位在他們眼中的陌生女子,其實就是這方傳承之地的主人,對於她,在場中的,即便是尊玄高手,都不敢對幽兒有任何的不敬。

“他叫你在這裏等他,什麼事情,你心裏應該清楚的。”

話音傳出,龐宗心中喜意浮現,他身邊的那位胡姓老者,卻是老眉緊緊皺了起來,龐宗的意思,後者心中很清楚。

“多謝姑娘相告,請告知辰兄弟,我在這裏等着,讓他別急。”片刻後,龐宗應道。

“他自是很着急的。”

平原深處,幽兒淡淡一笑,道:“那你便在這裏等着吧,放心,在這裏,你會有足夠的安全,沒有人可以傷害到你。”

那胡姓老者臉色再度一變,心中的那唯一想法,也是被馬上的驅逐了出去,再度看向龐宗時,那眼神,已是變得恭敬了一倆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幽兒,你和辰夜,很早就認識了?”

彷彿在無盡虛空中,周身日月星辰齊齊懸浮,光芒倒映正中心,玄帝淡淡問道,聲音中,有着那樣的憐惜

“是啊,在他很小的時候,我就認識他了。您知道的,我是個孤兒,所以孤苦無依四處流1ang,便在大華皇朝見到了他,也在不久後遇見了小師妹和第一位師傅”

說到這裏,幽兒聲音略略一顫:“那時的他,還太小,都還沒有形成記憶,所以,他不記得我了。”

“不過師傅您別擔心我,我不苦的,也不會覺得苦,沒有辰家,沒有辰叔叔,我早就死了,我的心,只有感恩!”幽兒旋即說道,不想讓玄帝擔心着。

聞言,玄帝卻是輕輕的一嘆:“你是我的徒兒,陪我這裏多年,我怎不知曉你的心思?蒼天真的弄人,爲師一生,時至今日,都在牽掛着他,也是因爲他,纔會最終選擇與邪帝一戰,可是他的心中,從來就沒有過我,世情輪迴,想不到,你會繼續延續着爲師的道路,幽兒”

“師傅,我真沒事的,我已經學會了放下,只要他過的好好的,我就會很開心了。”

話音落下,幽兒腦海中,情不自禁的浮現出一幅畫面,那是多年前的寒冬臘月,天飄着大雪,自己捲縮在小廟中。

原以爲要凍死了,卻在雪地中,走近一大一小倆道身影,他們見了,馬上將自己帶回了他們的家,像是對待親人一樣的對待着自己。

如果如果不是後來遇見了小師妹和師傅,自己應該就會和另外一個小丫頭一樣,會一直住在辰家,陪伴着他們!

當初的選擇,自己並沒有後悔,因爲,自己也知道了辰家的困境,只要能夠xiūliàn踏入武道,便是可以幫助辰家了。

後來的一切一切,卻都不在掌控中,所幸,小師妹的心中是有辰夜的,雖然上蒼不公,蒼天無情,可總歸,是給自己等人留下了一條生路,使得自己所想要關心的人,不會針鋒相對!

“放下?是啊,應該要放下了。”玄帝微微輕笑!

時間徐徐流逝,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當辰夜從古帝殿中走出來的時候,現,自己已經不在草房中,而那草房,柵欄,甚至是那座庭院,都已經不見了。

固然還在傳承之地中,可是辰夜感覺的到,往日的熟悉之感,早就沒有了。

“玄帝前輩!”

辰夜心中一顫,不由雙膝跪倒在地。

爲天下蒼生一戰,四位大帝,古帝徹底消散不見,玄帝三人,苦留一份意念,爲的是無數年後,能有人繼承他們的衣鉢,從而,繼續他們未完的大業,或者說,使命!

這是無數人的期待,至少,在天閒他們心中,這是強烈的期待,然而,他們的期待,卻是玄帝等三位大帝將不存於天地間的時刻。

“玄帝陛下,已經去了。”

前方光芒閃爍,龍皇敖虛踏步而出。

“去了?呵呵,他們這般爲天地蒼生,可這天地蒼生,又爲他們做過什麼?不值,所以玄帝前輩,我纔不願意接受您所謂的使命,您懂嗎?”

寵你上癮:軍爺的神祕嬌妻 龍皇敖虛眼瞳不由爲之一緊,別人或許不清楚,他焉能不懂辰夜這話。

“前輩,一路走好,希望有來生,您可以好好活着,只爲自己活着!”

辰夜再度一拜,隨即霍然起身,這些是幾位大帝畢生心願,辰夜儘管不認同,卻同樣尊敬,人去之後,他不敢多加置喙。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