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話從嘴裡說出來,他的聲音沙啞的像是被沙子磨礪了幾天似的。

「再等半個小時就過來了,你在這裡等一下。」慕洛琛道。

其實人是跟他一起來的,故意讓他們等半個鐘頭再來,不過是想多拖延一些時間,跟容子澈說一些話。

容子澈猶豫了下,站在了原地。

慕洛琛遲疑了幾秒,說:「子澈,如意已經掉下去三天了,她……」

「她還活著。」

容子澈提到『溫如意』,雙眸里燃了兩簇火,似是誰敢在他跟前,提一句——溫如意死了。

他就跟那個人拚命。

不管那個人是誰,包括慕洛琛,他也不會客氣。

慕洛琛頓了頓,說:「嗯,就當她還活著,可你再這樣下去,還沒找到如意,你自己身體就撐不住了。子澈,你不想如意為你擔心的話,就休息一下,我代替你去找她,怎麼樣?」

容子澈想也不想,搖了搖頭。

「我要親自找到她,她在等著我,就在這山谷的某一處。」

容子澈把話說完,低頭盯著地面。

慕洛琛見他這樣,眼眸漸漸的沉了下來。

葉簡汐聽到兩人的談話,忍不住走上前,說:「子澈,月兒也一起來了,她還小,又生著病,我怕她承受不住山裡的濕氣,讓她留在了山腳下,你……要不要去看看她?」

容子澈聞言,漆黑的眼眸里閃過一絲光亮。

但這抹光亮很快被黑墨吞噬。

「不了,有嫂子在,月兒不會有事。」

他連月兒都不肯見。

還有什麼辦法呢?

葉簡汐在心裡嘆了一聲氣,沒有再說話。

事實上,從得知如意沒了的消息,她的心情一直不好,安慰裴娜,安慰容子澈……她根本不想去做,因為她連自己都安慰不了,怎麼安慰別人? 第1059章消息&古怪

慕洛琛心知,不見到溫如意的屍骨,容子澈不會死心。

在原地休息了片刻,他把簡汐叫到了一邊,淡聲道:「簡汐,等下我跟著子澈進山谷搜索,你在這邊看著月兒和裴娜。」

葉簡汐臉上掛滿了擔憂。

現在山谷里並不安全,謝爾家是報了必死的心,埋足了炸藥,要炸毀整個山區。千餘山雖說在當時避開了爆炸,可也正是因為這樣,積壓在雪山上的那些雪,才成了最危險的因素。

誰也沒辦法保證,那雪上的雪什麼時候會在頃刻間滾到山谷里。

真到那個時候,在山谷里進行搜索的人,必死無疑。

她雖然心急卻找如意,但也不想因這個讓洛琛送了性命。

猶豫間,慕洛琛看出她的心思,雙手握住她的肩膀,俯身在她的唇瓣,輕輕的吻了下后,用臉頰輕輕的磨蹭她落在耳邊的髮絲,「我會平安回來,不用為我擔心。」

他的氣息吹動了她的髮絲,葉簡汐看著他墨黑的眸中倒影的自己的身影,莫名的安心了下來。

「嗯。」

微微的點了點頭,葉簡汐抬手,整理了下他的衣服。

慕洛琛依依不捨的放開他,朝著容子澈走了過去。

恰好他帶來的人,趕過來匯合。

一行人收拾了下行李,便朝著山谷行進。

葉簡汐看著慕洛琛的身影融在白茫茫的雪裡,斂了眼帘準備離開,卻冷不防打了個噴嚏。

慕洛琛留下來看著葉簡汐的慕十三,見狀,說:「少奶奶,山裡寒冷,你還是下山等著吧,這進山一趟,沒一天的功夫下不來。」

「十三,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想去山上,看看如意出事的地方。」

葉簡汐平靜的把話說出來,心裡卻沒辦法做到和臉上一樣平靜。事實上,到現在,她跟裴娜、容子澈一樣,不相信溫如意就這麼死了。

起初會相信,是因為唐家說,唐南適跟著如意一起掉下去了。

她覺得唐家不會拿唐南適的性命開玩笑。

但一路趕到阿格蘭山區,她越發懷疑這個事情。

是不是唐家在欺騙他們?

是不是如意墜崖的地方,有其他的緩衝點?

那麼多的電視劇,新聞里都出現的奇迹,這些奇迹會不會發生在如意身上?

葉簡汐知道自己這些想法有多荒謬,唐家不至於拿三千多軍人的命來撒一個謊言。但如意作為她最親近的人,哪怕希望如同會彗星撞到地球的概率,她還是忍不住的這麼想。

慕十三聽到她想上山,起初有些遲疑。

因為慕洛琛吩咐了他,好好看著簡汐。

可葉簡汐執意要上山。

考慮到,現在千餘山上下都是軍人,不怕出什麼大亂子,慕十三最終還是應承了下來。

******

唐南澤剛把唐南楓勸走,把她安置到班戈鎮上,阿格蘭山區就傳來了消息。

說是半山腰有發現。

他沒敢休息,立刻往回趕。

走到山腳下的時候,剛好碰到了要上山的葉簡汐和慕十三。

家醜 唐南澤看了一眼葉簡汐,焦急的臉上染了幾分不悅。

沒跟她說話,就匆匆的掠過她往山上跑。

葉簡汐注意到唐南澤一行人的氣氛有些不對,拉住唐南澤隊伍中的最後一個人問:「請問山上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唐南澤看起來,那麼著急?」

被她抓住的軍人,對上葉簡汐清澈的眸子,紅著臉說:「對、對不起,我不知道,唐大尉什麼都沒說,我們只是跟著他走。」

葉簡汐有些失望,但還是放開了他。

軍人沒敢再耽擱,加快了步伐,跟上唐南澤行進的速度。

葉簡汐加快腳步,跟了他們一段路,但她平日里那麼少的運動,怎麼能比得上那些常年在軍隊里訓練有素的軍人?漸漸的還是被甩了下來。

眼看著他們的行蹤就要消失。

葉簡汐擦了下額頭上的薄汗,對慕十三說:「十三,你跟上他們,看看他們到底想幹什麼。」

「不行,少奶奶,我走了,就你一個人了。」

「這裡這麼多的軍人,哪裡算我一個人?你趕緊跟上去,要是跟丟了,我就告訴洛琛……你、你……你非禮我!」葉簡汐心裡著急,連威脅的話都說了出來。

「少奶奶……」

慕十三木著一張臉,露出為難的神情。

葉簡汐忽然向前邁了一大步,靠近他。

慕十三嚇了一跳,身形靈活的躲開。

葉簡汐餘光瞟了眼唐南澤離開的方向,沉聲威脅道:「他們可快消失了,十三,你別以為我在嚇唬你,我是跟你來真的!你再不跟過去,我就喊非禮了!」

葉簡汐話說完,等了兩秒,見慕十三不為所動,立刻張開嘴喊:「非——」

慕十三臉色變了幾變,無奈妥協:「少奶奶,你別喊了,我這就過去。」說完,拉過一名軍人,拜託他看著葉簡汐,這才匆匆的追上去。

等慕十三離開,葉簡汐跟那名軍人說了聲謝謝,就一個人繼續往山上爬。

她不相信唐家的人。

尤其是在唐南澤亮明態度后,更加不相信。

唐南澤剛才那樣的神情,分明發生了什麼事情。

她不能由著唐家,對他們隱瞞情況。

*****

另一頭。

唐南澤帶著手底下的人,火速趕到半山腰,找到其中的小分隊的隊長,問:「山上真的另有乾坤?」

「是,剛從懸崖山下來的人說,在距離山崖頂大概七十多米的地方,有一塊凸出來的巨頭,石頭上上掛了這個。」

小隊長說著,把一片衣服碎片,遞到了唐南澤跟前。

那是一塊染血的羊毛氈碎片,通常是藏區人民才會穿這種衣服。唐南澤知道,掉下去的三人里,唐南適和謝爾家都是穿的這種衣服。

但這片碎片是誰的,現在不能確定。

除把上面的血跡,拿去鑒定,才能檢測出,到底是誰的。

只是,這衣服是誰的都不重要。

因為唐南適是和謝爾家一起掉下去的,兩個人其中一個掉在了石頭上,那另外一個十有八九也在石頭上!

唐南澤想到這個,煩亂的心頓時生出一絲希望。

「那石頭上現在有人嗎?」

話問出,唐南澤自己察覺出來自己問的問題有多傻。

如果真的找到人,又何必在這裡說那麼多的廢話?

唐南澤忽然覺得自己痴心妄想。

兩人從懸崖上掉下去,或許被石頭擋住,緩衝了下,但後來又掉下去了吧……

唐南澤心情正是低落。

小隊長卻說,「石頭上沒有人,不過石頭上,還發現了刻出的字體,我推斷,應該有人落在了上面。現在人不見了,不一定是落到了山崖下面,可能是這座山另外有蹊蹺的地方。進一步的,還要繼續進行搜查。」

「那就趕緊搜查!」

唐南澤激動的大吼出聲。

「大尉,我要說的正是這件事。 重生末世原女主逆襲nbsp;nbsp; 山崖那邊,因為是斜降坡,加之常年積雪,很難進行搜索。這兩天,我們好不容易吊了繩索下去,可因為千餘山這兩三天,經常發生小規模的雪崩,吊好的繩索沒維持沒多久,就失去了作用。所以,我想再加派一些人手,把千餘山從上到下,全部搜索一遍。」

因為千餘山幾乎是垂直下降的懸崖,所以之前所有人都認為,唐南適三人從懸崖上掉下去,一定直接掉到了谷底。

所以根本沒人想到去搜索山崖。

搜索懸崖的人,也是唐南澤來之後,才安排的。

但唐南澤其實也沒怎麼放在心上,吩咐他們對懸崖搜索,不過是在心裡上安慰自己。

七日為限 因此,進行懸崖搜索的不過五、六十人。

這也是這項工作進行緩慢的原因之一。

現在發現了帶血的衣服碎片,他們立刻把唐南澤叫回來,準備加大人手,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唐南澤沒有任何猶豫,吩咐自己的助理,道:「去山下通知大本營,讓他們調過來二十支小分隊,支援這邊。」

「是。」

得了命令,助理準備傳達。

但就在他走時,唐南澤忽然把手裡的衣服碎片,放進了衣兜里,再度出聲道:「等一下!」

助理停下了腳步,看向唐南澤。

唐南澤神色冷靜的說,「告訴他們別驚動慕家和容家那邊的人,秘密的進行。」

話說著,他的目光一一的掃過在場的其他人:「你們也別把這個消息,告訴其他人,尤其是慕、容兩家的人。一有確切的消息,都秘密向我彙報。」

在場的人習慣的聽從他的命令,紛紛說了聲是。

唐南澤知道,這些人的嘴巴言,所以不擔心他們把話說出去。

他揮揮手,讓眾人散去。

待所有人離開,唐南澤手插到軍裝的口袋裡,準備拿出那片衣服再看時,抬眸卻看到了追趕過來的慕十三。

嘴角微微的向下沉。

不怪他瞞著慕、容兩家的人,實在是眼下的情況,擺明了是南適和謝爾家活著的可能性更大。

如果讓慕、容兩家的人知道,南適還活著,溫如意卻死了。

只怕這兩家不肯善罷甘休。

雖說在他心底里覺得慕、容兩家拿唐家無可奈何,但他總要顧及南楓。

南適如果活著,家裡的人不會全心全意的護著南楓。

所以……

在南適是死是活的消息沒有確定之前,他必須把消息瞞著,讓南楓度過眼下的危機。

唐南澤想到這,手下意識的輕輕的磨蹭了下,放著碎片的衣服口袋,而後自然的放開。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