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不定對方是一個花花公子,什麼單身,恐怕有一大堆的女朋友了吧。

他在心裏面誹謗那個男醫生的時候,他便過來,給他檢查身體了。

一進門,就遭到了左左的一記冷眼,長的,還算馬馬虎虎。

「有什麼需要我在一邊幫忙的嗎。」

馮諾一看到醫生過來,就趕緊放下自己手頭上面的工作,在一旁給他打下手。

「你去幹什麼,他是醫生,本事大著呢。」左左在一旁冷嘲熱諷,「繼續過來給我捏捏肩。」

這醫生正準備給他打針的時候,左左又在一旁作妖。

「我腿酸,給我捶捶腿。」

「我脖子不舒服……」

接下來,左左一直在病房裡面給馮諾找事情做,讓她的目光無法在那個男醫生的臉上逗留。

他這是為了她好,免得到時候被人騙了,還被人輸錢。

馮諾雖不知道他好端端的為什麼變成這樣,不過什麼話也沒說,任勞任怨的聽著他的吩咐。

醫生在一旁有些無奈,這樣的病人,他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過在考醫生執照的時候,就有人跟他說,這裡面的病人千奇百怪。

沒想到自己一來,就給撞上了。

他一邊想,一邊給左左做檢查,馮諾手腳利索,事情很快就幹完了。

「醫生,他怎麼樣,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這一幕,落在左左的眼中只覺得格外的難受。

緊接著,他又開始給馮諾吩咐事情做,不過這次,十分高傲的看著男醫生。

彷彿在哪裡說,看到了沒有,這是我的人,你休想打我的主意。

男醫生見此,心裏面有些迷茫,他好像是第一次見他,怎麼對自己這樣的態度。

而且,為什麼要用一種挑釁的眼神看著自己。

想到這裡,他的心裏面有些疑惑,注意力也有些不太集中。

「你幹什麼。」

「對不起,對不起。」

男醫生因為是剛來,打針有些生疏,又加上剛剛走神,不小心扎錯了地方。

他的道歉遭到了左左的一記白眼,肯定就是故意的。

醫生穩定好自己的情緒之後,連忙重新給他扎針。

只是心裏面的疑惑沒有解開,扎針的水準發揮有些失常。

一連扎了三次,才扎到血管裡面。

因為是新來,他害怕自己的第一個工作就這樣失去,所以在旁邊連忙給他道歉。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保證不會有下次。」

雖然不知道他們之間有什麼過節,可是這件事情確實是自己做錯了。

「我保證,下次不會有這樣的失誤。」

馮諾在一旁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左左這脾氣,恐怕也就自己能夠受得了他,其他人怎麼承受的住,

醫生能夠出現這種失誤,也不算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溪兒,你幹什麼!你現在身體很虛弱,需要休息!」

「我要出院!」

休息,怎麼休息!躺在這裡,想著那個總是一臉痴笑的看著自己,告訴自己不要怕,韓家可以給她有力的護盾的人,心裡總是放不下!

「先住一晚吧!要出院也是明天了!」

蕭閻雲有些無奈,自己勸不住她,而且這種時候也不好跟她對著來,可是剛才醫生也說了,她身體這兩年虧損得厲害,又懷孕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不能受刺激!

她現在想回去,無非就是韓風寧的後事!可是只要是辦這件事,就沒有不勞累操心的!

「我……」

「聽話!」蕭閻雲將夏熏溪給按回到床上,在旁邊靜靜的握著她的手,就這樣默默的看著她!

她的眉眼,她的一顰一笑!好像怎麼看都看不夠一樣!

「現在醫院也沒人給你辦出院手續!所以呀……聽話行嗎?」

「雲……我是不是給你添了很多的麻煩!」

就像是韓風寧一樣,自己明明也給他添了很多的麻煩,可是他為什麼就能夠毫無顧忌的做那些事情!

他難道就不後悔嗎!自己的平靜生活真的值得他用命來換嗎?只要他不去找慕容墨軒,她相信他不會瘋狂到追著他動手的!

「傻瓜!你怎麼會是我的麻煩呢!反而我覺得這些年發生的事情不是麻煩,而是一種經歷,以前的幾十年的經歷都沒有現在豐富!我是應該感謝你的!」

夏熏溪有些無奈!說他不會說甜言蜜語吧,有些時候說的話總是讓自己無比的感動!可是有些時候說他嘴甜吧,這話聽著好像也有點隔應!

反正就看你怎麼理解了!

算了!他也就是這樣的人,你逼他也沒用!

第二天一大早,夏熏溪就在蕭閻雲的陪同下焦急的辦了出院手續!甚至都沒有詢問自己為何會暈倒,只是一心想要往家裡趕!

夏熏溪看著突然多出來的神案,看著上面的骨灰盒跟牌位,眼淚就止不住的往外面掉!

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一個人會無條件的對自己好了!也不會有人會時時刻刻擔心自己過得好不好而寢食難安了!

好不容易得來的情親,自己還沒有來得及享受,它就已經悄悄的離開了!許多時候自己就想要問,老天爺既然這麼快就要收回這份快樂,為什麼要讓他找到自己!

也許他從一開始都在尋找的話,指不定現在他還是那個神秘的韓氏掌權人!

那一句我韓家的人有什麼人是不能得到的,只要你想,就可以去追!

想到那個時候他霸氣的出現在自己跟蕭閻雲的面前,看他挑剔的目光看著蕭閻雲,竟然莫名的覺得心裡暖暖的!

這就是有爸爸疼愛的感覺吧!沒有母親來的那麼強烈,可是無形中卻又那樣的暖心!

「你幹什麼!」

蕭閻雲有些驚恐的看著夏熏溪手中的酒,忍不住一把搶了過來!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

「給我吧!我就是想要陪我爸喝一杯,相認這麼久了,我還沒陪他喝過酒呢!說起來,我這個做女兒的真是太不孝了,以前怎麼就沒有陪在他的身邊盡孝呢!」

蕭閻雲心裡有些難受,她現在也不過只是想要借酒消愁而已!如果是平時他也就同意了!可是現在……

蕭閻雲默默的拿過酒杯給自己滿上了一杯,對著韓風寧的牌位說到:「是我無能,讓你的女兒傷心了!但是請你放心!我以後一定不會再讓她傷心了!從現在開始,她的快樂比我的命還重要!」

「阿雲!」夏熏溪有些不贊同的按住了蕭閻雲的手,不管怎麼說,他都做到一個作為女婿該做的事情,自己怎麼能夠……

蕭閻雲輕輕的扳開夏熏溪的手,直接一飲而盡!

也不等夏熏溪反應,直接又是另外一杯滿上,對著牌位說到:「這第二杯,我請父親放心,你的仇我們會記著的,你擔心的事我也不會讓它發生的!我在這裡跟你保證!」

一杯下肚又是一杯!直到那滿滿的一瓶白酒見底的時候,蕭閻雲才醉醺醺的看著夏熏溪傻笑著說到:「我今天代替你陪父親不醉不歸!」

「阿雲!你喝太多了!我扶你進去休息!」

「不要!我不要休息!你這麼難受,我卻什麼都幫不了你!我心裡難受!難受!我這個男人到底有什麼用!」

「阿雲!你不要這樣!不是你的錯!不是你的錯!」

怎麼能看到他難受呢!他難受,自己的心裡就不是滋味!剛才還好好的呢,自己為什麼一定要去提什麼喝酒呢!現在好了吧……

「乖!聽話!先跟我去休息!」

「不要回去!我不要進去!」

蕭閻雲突然將夏熏溪給緊緊的抱在懷中滿是壓抑的哭訴到:「真的……有些時候看你那麼堅強,我真的很痛苦!好像我一點用也沒有!你知道我心中的那種無力感嗎?」

「我喜歡有能力的女人,才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能力駕馭!你說……我是不是很蠢!明明自己這麼沒用,反而要讓自己的老婆孩子相信自己!我父母……」

「阿雲!不要說了!不要再說了!」

蕭母跟你斷絕關係的時候,我心裡就已經很內疚了!你要是再這樣說下去,我以後還有什麼臉見你!

「我爸出事,我知道你比我更難受!我們一起度過好嗎?我想他一定不想看到我們傷心難過的!」

有些暈乎乎的蕭閻雲突然睜開一雙精明的眼睛,看著眼前的牌位,不由的有些尷尬!心中忍不住磨念到:「我不是有心要騙她的,只是她現在的身體真的不適合喝酒呀!老爸呀,你在下面看到,一定要保佑他們母女倆呀!」

「好了!阿雲!乖!先跟我進去休息一下!有什麼事以後再說好吧!」

夏熏溪忍不住回頭看了那牌位一眼,再多的苦痛也只能壓抑在心裡!

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孩子都需要自己的,怎麼能夠就這樣脆弱的倒下去呢!你要堅強! 左左看著馮諾一副努力憋笑的樣子,心情格外的鬱悶。

這個男醫生,根本就是公報私仇。

想到這裡,他惡狠狠的盯著對方,眼裡面滿是憤怒。

「對不起。」

對方認錯態度好,讓他一時間找不到什麼話說。

可是他從來都不是忍氣吞聲的人,而且家裡面的傭人,因為不小心做錯事,也不知道被他罵了多少次。

不過再怎麼樣,自己的身上都沒有受過傷。

這次住院,說到底也是他看不到馮諾,心裏面不舒服才導致的。

所以,看著自己微微發腫的手背,張口就要對他呵斥。

「你……」

男醫生的身子下意識往後退了一下,他知道,今天這頓罵是躲不過去了。

在病房外面偷偷看男醫生的護士,也是倒吸一口氣。

這麼好看的一個帥哥,可惜了!

「左左,蘋果我削好了,你要吃嗎。」

就在這個時候,馮諾開口打破了這樣的局面。

左左一點頭,馮諾連忙趁著這個機會示意醫生出去。

他要是再在這裡待下去的話,情況更加的麻煩了。

男醫生見此,頓時鬆了一口氣,對她投遞了一個感激的眼神便離開了。

不知道為什麼,左左覺得自己吃的這個蘋果,格外的甜。

馮諾開口道,「你先睡一會吧,等下打完點滴我去叫護士就可以了。」

因為葯裡面有鎮定的成分,所以沒過多久,左左就躺在床上睡著了。

而馮諾也能夠趁這個機會,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只是她不能休息太晚,怕自己睡過頭,來不及給他換藥。

於是,她便去醫院食堂裡面,打了一些飯菜吃。

這幾天她一直幫著辦理退學手續,一聽說左左住院就急急忙忙的跑過來,連口水都沒來的急喝。

就在這個時候,她的身邊突然響起一道聲音。

「跟他這樣的病人相處,應該特別的累吧。」

她抬起頭,發現是剛剛的男醫生,微微一笑,「這麼巧,你也來這裡吃飯。」

不過這個時候,也不是什麼吃飯的時間啊。

不過她又轉念一想,醫生整天都是特別的忙,能夠吃個飯就已經不錯了,那還有什麼規定的時間。

「嗯。」男醫生遞給他一瓶飲料,「剛剛謝謝你了。」

要不是她的話,自己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馮諾連忙擺擺手,「不用客氣,都是我應該做的。」

只是男醫生態度堅定,沒有辦法,她只好接了過去。

馮諾跟男醫生說了一會,無意間看到時間,頓時驚呼出聲,「糟了。」

她差點忘記,左左還在輸液的事情,也沒有跟男醫生告別,就連忙往回跑。

「站住。」

她剛出餐廳沒多久,就突然聽到一道尖銳的聲音。

她在這裡不認識什麼人,自然是沒有往自己的身上去想。

想要繼續往前走的時候,突然被一個護士給攔了下來。

「我剛剛看到,你跟那個醫生有說有笑的。」護士用一副看著情敵的眼神看著她,話裡面還滿是酸味。

這男醫生剛來沒兩天,怎麼能讓一個病人的看護給搶走了呢。

「我不明白你說的話是什麼意思。」馮諾淡淡一笑,她沒有時間跟她在這裡糾纏,眼下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左左還在病房裡面等著她呢!

「我有說讓你離開了嗎。」護士趾高氣昂的看著她,「我不管你對醫生有沒有那心思,但我勸你最好離他遠一點,別到時候你男朋友知道了,惹得大家都不高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