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到最後,秦巖猛然提高了聲音,他的聲音就像炸雷一樣在大家的耳邊響起。

各個家主和掌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是沒有人站出來表態。

因爲大家都不想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就在這個最關鍵的時刻,其中一個道派的掌教站出來,他大聲的對秦巖說:“盟主,我們天穹派願意歸順你。”

看到有人願意歸順秦巖,其他道派和世家紛紛站出來表態,表示願意歸順秦巖。

不一會兒的功夫,各大道派和各大世家幾乎全都表態要歸順秦巖。

只有一個道派沒有歸順秦巖,這個道派就是六合殿。

秦巖沒有爲難六合殿,對六合殿的殿主說:“你們走吧,我是不會爲難你們的,但是我事先聲明,你們六合殿以後如果遇到困難,我是不會幫你們的。即便你們求我也沒有用。”

六合殿殿主什麼也沒有說,帶着他的屬下轉過身走了。

“各位,既然大家願意歸順我們掌教秦巖,那我們乾脆就借今天這個好日子爲我們掌教慶祝一番,你們覺得如何?”

天才萌寶:爸比,抽獎送 說罷,高長老舉起了雙手。

“好!”首先有人大聲表態。

緊接着,其他人也紛紛表態,大聲的喊好。

大家萬萬沒有想到,原本討伐秦巖的道法大會,現在居然轉瞬間變成了爲秦巖慶祝的盛會。

不得不說這個轉變太令人吃驚了。

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 幾個小時後,慶祝大會正式開始舉行。

秦巖坐在盟主的位置上,笑眯眯的問身邊的秦昌齡:“爺爺,我們把全真派打跑了,並且用全真派的地方爲我慶祝,這是不是有些太那個了?”

秦昌齡哈哈大笑起來:“成王敗寇而已,如果全真派他們成功了,他們說不定也會去我們秦家耀武揚威。”

秦巖點了點頭說:“不錯,這個世界上只能以成敗論英雄,成功了你就是英雄,失敗了你就是狗熊。”

大會中,各大道派和各大世家紛紛向秦巖表忠。

就在氣氛達到頂點的時候,大廳外突然闖進來一個弟子,他大聲的對秦巖說:“盟主,不好了!” “吵吵什麼呢?會不會說話?今天可是盟主大好的日子。”

高長老沒有想到這個弟子這麼不懂眼色,居然在這麼重要的場合說不好了,實在是太晦氣了。

秦巖擺了擺手,對高長老說:“不要罵他了,也許真的發生什麼事情了。”

緊接着秦巖向跪在大廳中的弟子望去:“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這個弟子點了點頭,大聲的對秦巖說;“盟主,不好了,剛剛全真派和六合殿的人在昌龍嶺下被殺掉了,而且對方似乎將我們整個昌龍嶺都圍住了。”

聽到這個弟子的話,整個大廳內一片譁然,人們紛紛議論起來:

“這是怎麼了?誰膽子這麼大,居然敢和我們整個道門作對?”

“是啊,他們的膽子真大啊,這不是找死嗎?”

一品女相 “我今天倒要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東西,居然敢來破壞我們的盛會。”

秦巖伸出手往下按了按,示意大家不要再說了。

原本人聲鼎沸的大廳在瞬間變得寂靜無聲,人們全都擡起頭向秦巖望去,希望聽到秦巖講話。

秦巖接着問這個弟子:“你是怎麼知道的?”

“盟主,對方將全真派和六合殿所有的人頭都扔到了我們昌龍嶺上,而且我看到昌龍嶺外黑雲漫天,似乎有人佈置了一個環形陣法,將我們圍住了。”

這個弟子心有餘悸的說。

秦巖霍然從椅子上站起來,眯起眼睛向大廳外望去,冷冷的自言自語起來:“居然敢在這個時候對我們下手,這絕對不是善茬。”

聽到秦巖這樣說,大家也都同意秦巖的說法。

因爲大家都知道一個道理,來者不善,善者不來。

“走,我們出去看看是誰膽子這麼大。”

不等別人說話,秦巖腳尖點地,整個人就像炮彈一樣彈射出去,眨眼間就消失在大廳中。

與此同時,高長老等人也紛紛腳尖點地,向議事大廳外彈射出去。

只見大廳中閃過一道道人影,人們紛紛跟着秦巖彈射出去。

不一會的功夫,大廳中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他們都懸浮到了半空中,站在秦巖身後,向昌龍嶺四周望去。

此刻的昌龍嶺,就像一個水井一樣被高高的黑雲圍在了中間,似乎與整個世界都被隔絕開了。

“掌教,這好像是鬼域的陰冥疊陣。”高長老對秦巖說。

“這可不是好像,這應該就是鬼域的陰冥疊陣。”緊接着秦昌齡也說出了自己的判斷。

秦巖擰起了眉頭,詫異的問:“奇怪,鬼域的鬼類怎麼會突然來這裏?”

就在這時,黑色的雲層中突然閃現出一張大臉,這張大臉不是別人,正是秦廣王。

秦廣王看到秦巖後,擡起臉哈哈狂笑起來:“秦巖,你一定沒有想到是我吧。”

秦巖的確沒有想到會是秦廣王。

在他眼中,秦廣王三魂失去一魂,根本不值得他出手了。

即便是高長老或者是秦昌齡,也能勝過秦廣王了。

秦巖想不明白秦廣王爲什麼會跑來送死。

“秦巖,我實話告訴你,全真派召開道法大會其實是我唆使的,我就是要讓你們道門之間產生內訌,然後我坐收漁利。與我猜想的一樣,你們道門果然混戰在了一起,這可是給了我們鬼域一個天大的機會。”

說罷,秦廣王得意的哈哈大笑起來,樣子張狂無比,似乎就像是秦巖已經被他攥在了手中似的。

秦巖擰起眉頭不屑一顧的說:

“秦廣王,你高興的也太早了吧,你雖然佈下了陰冥疊陣,但是你不要忘了,我這裏各個道派的掌教以及各個世家的家主都在,如果我們聯手,你們鬼域不出十大閻君根本就不是我們的對手。”

聽到秦巖的話,秦廣王再次哈哈大笑起來:“誰說只有我自己來了,你們看看他們是誰?”

秦廣王的聲音剛落,一張張大臉就出現在雲層中。

這些大臉居然都是鬼域的閻君。

看到這裏,無論是各大道派的掌教,還是各大世家的家主,都在心中打起了鼓,他們覺得今天極有可能是凶多吉少了。

鬼域的十大閻君在百年前也曾問世過,當年和以茅山派、龍虎山爲首的道門打的不可開交,雙方最後也只是打了個平手。

如今道門之中內鬥激烈,雖然衆閣派一飛沖天,但是前五大道派有四大道派都被秦巖滅了。

也就是說如今整個道門的實力損失巨大,極有可能不是十大閻君的對手。

“秦巖,而且還有一件事我沒有告訴你,齊璠鬼迷心竅居然接受了我的建議,在昌龍嶺上種下了十五根陰冥柱。這十五根陰冥柱足以將你們送去西天了。”

說罷,秦廣王再次得意的大笑起來。

聽到秦廣王的話,所有的人都臉色大變。

剛纔大家還抱着一絲希望,覺得在秦巖的帶領下他們也許有機會突出陰冥疊陣。

但是現在當大家得知鬼域居然在昌龍嶺種下了十五根陰冥柱後,他們覺得根本沒有希望和鬼域對抗了。

因爲這十五根陰冥柱可以形成七上八下十絕陣。

這個陣法一旦和陰冥疊陣相連,將形成一個更加巨大的陣法。

到了那時候,他們絕對擋不住鬼域瘋狂的進攻。

“你說種下就種下了?有本事讓我看看。”秦巖不相信齊璠會那麼蠢。

“好!你既然想看,那我就讓你看看。”秦廣王念動咒語對着昌龍嶺吹了一口氣。

昌龍嶺在剎那間開始地動山搖,給人的感覺就像地震了一樣。

緊接着,十五根陰冥柱從昌龍嶺中不同的地方慢慢飛出來,並且七上八下的懸浮在半空中。

看到這裏,秦巖的臉色在瞬間變得極爲難看。

他萬萬沒有想到齊璠這麼愚蠢,爲了對付自己居然和心懷叵測的秦廣王合作。

其他人也都心灰意冷,覺得今天恐怕要死在這裏了。

“大家不要氣餒,我有辦法。”秦巖故作鎮定的給大家打氣。

聽到秦巖這麼說,大家頓時爲之一振。

特別是秦家人和衆閣派的人,他們都知道秦巖不是一般人,所以特別相信秦巖的話。 “秦巖,你已經黔驢技窮了,你還能耍出什麼花樣?”秦廣王根本就不相信秦巖的話,當即念動咒語對着十五根陰冥柱吹去。

只見十五根陰冥柱散發出滔天的黑氣。

這些黑氣連在一起遮天蔽日,眨眼間將整個昌龍嶺籠罩在黑暗中。

秦巖大喝一聲,從身上拿出一疊符紙向半空中扔去。

這些符紙剛剛升入半空中,就“轟”的一聲爆裂開,幻化成一盞盞孔明燈。

孔明燈中綻放出道道精光,又將整個昌龍嶺照的一片通亮。

秦巖轉過身對高長老和秦浩明他們說:“趕快去開啓全真派的護法大陣。”

高長老他們不敢耽擱,點了點頭,“嗖嗖嗖”的消失在秦巖的面前,全部坐在了護法大陣的陣眼上。

緊接着,秦巖又對其他各大道派的人說:“你們馬上四人一組,或者是六人一組,組成一個小陣法,一會兒準備對抗鬼域的攻擊。”

各個掌教和各個家主不敢怠慢,紛紛尋找相熟的朋友組成了一個個陣法。

秦廣王看到秦巖他們準備抵抗,不屑一顧的說:“不知死活,你以爲你們的陣法能比得上我們的陰冥疊陣和七上八下十絕陣嗎?”

復仇女很癡情 陰冥疊陣並不單單只是一個陣法,而是由很多陣法組成,所以才叫疊陣。

這個疊陣的威力比全真派的護法大陣可要厲害多了。

所以秦廣王覺得秦巖必敗無疑。

在高長老等人的催動下,全真派的護法大陣立即啓動了。

大陣中升起了一片片霧靄,天空中飄過來一片片祥雲,居然和七上八下十絕陣重疊在一起。

當護法大陣最終形成後,七上八下十絕陣在此刻也形成了。

兩個陣法中同時閃過一道道霹靂,攻擊在對方的陣法中。

不過兩個陣法誰也奈何不了誰。

就在這時,秦廣王再次念動咒語開始施法。

昌龍嶺外的陰冥疊陣立即飛射出上百根黑色的魂鏈,這些魂鏈均勻的插入七上八下十絕陣中,並且纏在了十五根陰冥柱上。

剎那間,陰冥疊陣和七上八下十絕陣聯合在一起。

陰冥疊陣上的魂力開始源源不斷的通過一根根魂力傳送到七上八下十絕陣中。

七上八下十絕陣在瞬間魂力暴漲,劈出的黑色閃電比之前粗了一倍還多。

這些閃電轟擊在護法大陣上,護法大陣的外罩立即裂開了一道道裂縫。

高長老他們看到這裏開始拼命的催動魂力,修復外罩上的裂痕。

那些裂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融合在一起,不過他們剛剛融合,立即又被黑色閃電劈開。

看到這種情況,高長老他們焦急無比,再次拼命的開始催動魂力。

可是無論他們怎麼催動魂力都無法修復護法大陣。

而且護法大陣的外罩隨着黑色閃電的攻擊馬上就要撐不住了。

“秦巖,你看到了沒有?你們的人馬上就要撐不住了,我奉勸你還是趕快投降吧!哈哈哈!”秦廣王得意無比的哈哈大笑起來。

就在這時,陰冥疊陣外突然出現了騷動,並且傳來了一陣驚天動地的喊殺聲。

秦廣王愣住了,其他九大閻羅也愣住了。

他們的臉紛紛消失在黑色的雲層中。

緊接着,陣法外傳來了周小雨的聲音:“主人,你們一定要撐住,我們帶着陰兵陰將來救你們了。”

聽到周小雨的聲音後,秦巖非常高興。

與此同時,高長老他們也激動無比。

“小小女鬼,居然敢助紂爲虐,看我不收了你!”秦廣王憤怒的大吼起來。

他覺得周小雨破壞了他的好事。

周小雨沒有理會他,帶着數萬陰兵陰將繼續攻擊陰冥疊陣。

沒有了陰冥疊陣輸送魂力,七上八下十絕陣在剎那間又跌回了原來的狀態。

秦巖看到時機到來,立即對高長老他們說:“你們先給我頂住,我馬上把這些陰冥柱拔掉。”

說罷,秦巖飛身而起鑽進了七上八下十絕陣中。

他來到一根陰冥柱前,念動咒語向柱子指去,一根根魂鏈當即從半空中伸出,將陰冥柱緊緊的纏住。

隨着秦巖催動道法,一根根魂鏈開始向不同的方向拉扯,就像要將陰冥柱五馬分屍一樣。

陰冥柱隨着魂鏈的拉扯開始變形。

秦廣王他們似乎感覺到了陰冥柱的變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