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完之後,我狠狠一拍桌子,衝着圍在我身邊那些個人大喝一聲,“還不快滾蛋!”

這羣人明顯被我給鎮住了,紛紛看向雷神,雷神得嘴角抽了幾下,這才咬牙擺了擺手,那些人連忙又退了出去。

“這樣就對了嘛!”

我若無其事得端起酒杯,“既然是談判,就得好好坐下來說話,動刀動槍的,對誰也沒有好處,而且有些事情,我相信只要能誠心誠意得談,肯定是有退路得,雷哥,這杯我敬你。”

說這些話的時候,我表面上風輕雲淡,其實後背已經滲出了一層冷汗。

剛纔得兇險只有我自己知道,雷神是個什麼樣的人我也清楚,要不是我及時裝模作樣的連打帶削,說不定他真敢不計後果就地把我給滅了。

雷神一聽這事兒還有得談,連忙端起酒杯和我碰了一下,勉強擠出一絲笑容道,“哲寧老弟啊,不是老哥我不仗義,而是這次我們損失慘重,打下來得這些個地盤,都是兄弟們的鮮血換來的,你一句話就要讓我把這些地盤讓出去,那我怎麼對得起死去得弟兄啊!”

他把酒一飲而下,接着道,“要不這樣吧,這次打下來得地盤,我和你們天玄教對半分,你看怎麼樣?”

我也把酒仰頭幹下,看着雷神輕輕搖了搖頭。

雷神一下就不樂意了,“我說哲寧老弟,做人可要厚道啊,這已經是我底線了,如果你還不滿意,那老哥我爲了那些死去的弟兄,也只好豁出去了!”

我搖頭笑道,“雷兄誤會我意思了,我的意思是,我只要雲貴川三省,其餘的地方我不感興趣。”

雷神一下就蒙了,疑惑得看着我道,“那剛纔……”

我把酒杯放下,又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笑道,“我的意思是,把地盤分成三份,雲貴川爲一份,華東地區爲一份,剩下的爲一份,老哥你這次損失慘重,華東地區的玄術界理所當然由你來統領。”

“至於剩下得那部分,就分給那些個你口中的烏合之衆吧,畢竟他們也出了不少得力,這樣大家利益都能最大化,而且還能避免繼續殺伐征戰,你看我的這個提議如何?”

我做出這番分配,就是爲了一方面避免和雷雲派交戰,現在他們怕打仗,我們同樣也怕,所以就把最爲富饒油水最多得華東地區劃分給他們。

另一方面,我把大半地盤都分給那些個勢力,就是爲了和雷雲派起到一個均衡的作用,控制雷神不讓他坐大。

雷神歪着下巴沉思片刻後,咬牙道,“行,就這麼辦,這次你們天玄教一點地盤也不要,如果

我再提要求得話,說出去得毀了我們雷雲派得名聲,來,哲寧老弟,咱哥倆再幹一個!”

“等一等!”

我看着雷神笑道,“我還有個建議。”

雷神一聽,臉色又變了,“你說!”

我點點頭,“我們辛辛苦苦得剿滅神木會,爲的就是玄術界太平,現在神木會沒了,我想我們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各自爲政,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聯合起來,成立一個組織,推選出一名玄術盟主,訂立合約,監督各門派的活動,不知道雷兄是否有興趣?”

雷神聽完冷哼一聲,陰陽怪氣道,“大家聯合起來我沒意見,不過,這玄術盟主該由誰來當呢?聽哲寧老弟得話,似乎這玄術盟主之位,應該是由你們天玄教來坐吧!”

我搖頭笑道,“雷兄誤會了,我們天玄教成立沒幾年,論資格還遠遠排不上我們。”

雷神一聽,雙眼突然一亮,道,“哲寧老弟得意思是……”

我笑道,“很簡單,雷雲派有着上百年的傳承,根基厚重,且雷兄爲人正派,行事光明磊落,放眼整個玄術界,我認爲玄術盟主之位,由雷雲派來擔任再合適不過。”

雷神足足楞了好幾秒鐘,然後哈哈大笑道,“哲寧老弟心胸開闊,眼光長遠,實在是令人佩服,好,既然哲寧老弟這麼看得起我,那我們雷雲派就坐了這玄術盟主之位,將來必定讓玄術界發揚光大!”

其實我並不是心胸開闊,提出這麼個想法,也只是爲了給雷神戴個緊箍咒,玄術盟主聽着好聽,其實屁作用沒有,就跟聯合國祕書長一樣得,徒有空名,只是個擺設而已。

雷神要是做了玄術盟主,定然會稍稍收斂一些,對於我定得那些規矩也就沒什麼爭議。

本來我是計劃和雷神談完就走得,可是雷神非得讓我留下來多玩兩天。

我琢磨着現在玄術界已經大致太平,回去也沒有什麼要緊的事,就給龍小蠻打了個電話之後,便欣然應允。

上海作爲世界第二大城市,其繁榮程度遠遠不是成都能夠比較的,只不過比起這種繁榮,我更喜歡成都那種悠閒得小資情調,不急不緩得過日子,上海的節奏太快,身處其中,讓人有種窒息的感覺,

雷神出於利益關係,自然不敢怠慢我,這幾天他親自作陪,去了東方明珠和上海迪士尼等有名的地方。

讓我有些吃驚的是,雷神表面上看起來粗魯不堪,其實有着一肚子得學問,隨便到一個景點,他都能介紹得頭頭是道,甚至在動物園裏看動物得時候,他都能把每一種動物說得絲毫不差,從什麼種類什麼科,再到如何分辨動物得公母等等。

這幾天的確玩得很開心,我已經很久沒那麼放鬆過了,只不過這幾天我總是有一種錯覺,老是覺得有人在背後盯着我,就連晚上睡覺得時候,我都會覺得房間裏有什麼東西。

按理說憑我現在的修爲,如果是鬼怪一類得玩意兒,我完全能夠感應得到,可是偏偏就沒那種感應。

(本章完) 這種奇怪的感應一直持續到我回成都,所以也就派出了在上海得時候雷神派人暗中盯着我的可能。

最令我匪夷所思的,是在回成都的飛機上,我總感覺飛機外邊有東西在盯着我看,可是無論如何也感應不到是什麼東西,鬼怪一類得東西不肯能飛那麼高,那麼又會是什麼東西呢?

回去以後,我沒把這事兒給龍小蠻她們說,怕惹得她們不必要得擔心,我身上只要有個啥事兒,她們就會如臨大敵,一驚一乍的,沒那個必要。

wωw ⊙тtκan ⊙C〇

就連我自己也認爲可能是這段時間神經繃太緊得緣故,也就沒怎麼放在心上,每天該吃吃該喝喝,倒也沒發生什麼離奇的事。

雷神做了玄術盟主以後,倒也挺講信用,沒有再對別的勢力做出動作,整個玄術界,經歷了幾年得殺伐和血流成河,再次回到了平靜。

一連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都在舒適當中度過,連續打了幾年仗,讓我對這種舒適感覺有點不大適應。

用侯小飛的話來說,這叫做犯賤,我笑了笑,的確如此,以前每天打打殺殺,不就是盼着這份安寧嗎?

玄術界安定以後,我們便把重心轉移到主流社會。

可是當我想爲公司貢獻一份力量的時候,竟然發現無從下手,有王凝這個商業天才坐鎮,公司上上下下被她打理得井井有條,根本就沒我插手得份。

日子一天天過去,那種總是被人暗中盯着得感覺一點點散去,更加證明當時是我自己多心,這不是好好得嗎?

某天我正閒的無聊,電話突然響起,顯示的是個外地號碼,我順手直接就掛掉,心想不是騙子就是推銷發票的。

我在大夏開黑店 別看我現在混得還算湊合,可是人際關係卻非常狹窄,除了天玄教的人,我在外邊幾乎就沒有幾個認識的,所以一般看見是陌生號碼,我都不會接。

可是這個電話似乎跟我較上勁兒了,不一會兒,又打了過來,我不耐煩的接通電話,直接道,“我沒錢讓你騙,發票我也不需要!”

電話那頭靜默了幾秒鐘,然後出現一個極其溫柔的女人聲音,“先生,請問您需要特殊服務嗎?”

我一愣,我靠,還碰上個拉皮條的。

正當我準備直接把電話掛掉,那邊又接着道,“張展寧張先生,請問您需要特殊服務嗎,我們這裏白的黃的甚至是黑的都有,您需要哪種?”

我一愣,然後猛得從沙發上坐起,沉聲道,“你是誰,怎麼會知道我名字的!”

對方突然在電話那頭咯咯笑了起來,“喲,連我的聲音都聽不出來了啊,真是貴人多忘事。”

我想了想,然後嘗試着問道,“你是關月?”

“你總算聽出來了,我還以爲你把我們這些老同學給忘了呢。”

確定對方身份以後,我心裏邊頓時一陣欣喜,關月是我的高中同學,當初可是全校公認的校花。

只不過當時我和她關係並不好,高中三年讀下來和她說過得話不超過十句,那時候的她天天被一羣男生衆星捧月一樣供着。

當然,我這個小屌絲只能遠遠觀望,偶爾躲在被窩裏用五根手指頭YY得份,卻沒想到她會主動給我打電話。

我哈哈笑着問道,“哈哈,老同學,好久沒見了,都還好吧,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號碼的。”

“本小姐是誰啊,別說電話號碼了,只要我想查,你銀行卡密碼我都知道,對了跟你說正事兒。”

“說吧,啥事兒。”

“前一陣子我碰見王強了,這小子混得不錯,我和他組織了一個同學會,你要是有空的話,就儘量過來吧,畢竟是老同學,那麼多年沒見了,這次好好聚聚。”

“行,應該沒問題,時間,地點。”

“這週六中午十二點,成都凱悅酒樓,你現在在哪兒,如果遠的話,恐怕得提前買飛機票。”

我笑了笑,“放心吧,我一定準時出席。”

單身有愛 掛掉電話後,我樂得一蹦三尺高,並大聲在半空中吼了一聲“YEAH!”

關月是誰?那可是我青春期的女神啊!

而且現在回憶起來,在學校的那段日子雖然我總是被人看不起,但的確是最美好的一段時光,想到馬上就要和老同學們見面,而且其中還有我的關女神,我心裏邊就特別高興。

“什麼事兒那麼高興!”龍小蠻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我身後。

我上去就抱着她親了一口,道,“我以前不是給你說過,我以前在縣城裏念過幾年中學嗎?”

“嗯,怎麼了?”

“剛接到電話,這個週末要開同學會,而且地點就在成都,你說巧不巧啊,而且這次還有我以前給你提起過得那個關月,當時她可是我青春期的女神啊!”

對於龍小蠻,我沒什麼可隱瞞的。

“不許去!”

龍小蠻撅着嘴道,“萬一你對別人舊情復發了怎麼辦?”

我哈哈笑着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笑道,“放心吧,那些都是回憶了,只是想到闊別已久的老同學我就特別高興,到時候一定得好好和他們聊一聊以前發生得那些事。”

“瞧把你樂的!”

龍小蠻白了我一眼,道,“也行,這段時間看你在家也憋得慌,出去透透氣也好。”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參加啊,到時候他們看見我有那麼個漂亮媳婦兒,肯定特別有面子。”

“沒興趣,你閒我可不閒,還有一大堆事兒等着我去做呢,不和你說了,我忙去了。”

看着龍小蠻離去的背影,我感覺心裏邊暖洋洋的,也不知道我是幾輩子修來得福分,能夠娶到這麼一個媳婦兒,漂亮就不用說了,能甩關月幾條街,而且能力特別強,打仗的時候,她是天玄教主,運籌帷幄決勝千里之外。平時的時候,她又是做事幹淨利落得女總裁,和王凝一起,讓我們得公司跟上了火箭推動器一樣,以驚人得速度發展着。

因爲這次參加的是同學會,並非什麼正事場合,所以我特意挑選了一套普通得休閒裝。

我平日裏對穿衣打扮沒什麼講究,最煩的就是穿西裝打領帶,搞得跟個木頭人似得。

到了星期六,我便早早的一個人開着車出門,直奔凱悅酒店,到了約定的包廂時,一大羣老同學已經到了。

“哈哈,各位同學,好久不見!”

看着這一張張熟

悉得面孔,我有種說不出得親切。

可是一羣人看着我的眼光特別奇怪,半晌過後,關月才疑惑的問道,“請問你是……”

我微微楞了楞,這才恍然大悟,我現在得長相已經變了,就連忙解釋道,“我是張展寧啊!”

接着我又說了許多以前發生在學校裏得事,他們才相信的。

“我靠,還真是張二傻子啊,怎麼長相變得跟吳彥祖似得,去韓國整容了吧!”

王強西裝革履,頭上不知道抹了多少髮膠,梳着個油光可鑑得大奔頭,衝我哈哈笑道。

我有些尷尬得撓了撓頭,也不可能告訴他們我容貌是怎麼改變得,就隨口敷衍了幾句。

這次一共來了二十幾個老同學,而且看上去都像是混得很不錯得模樣,我這身打扮一下就顯得寒酸了。

“我說二傻子啊,現在在哪裏高就?看你這身打扮,應該混得不怎麼樣吧!”

重生之緣來如水 王強笑嘻嘻的看着我,我聽着這話覺得有些尷尬,也只好衝他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

王強當時是我們班上得一霸,他爹是個包工頭,他就仗着家裏有幾個錢平日裏在班上作威作福的,那個時候他可沒少欺負我,我這個張二傻子的綽號也是他給起的。

只不過已經過了那麼多年,這些事兒我早就不計較了。

關月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比起以前來,現在得她一身名牌,多了幾分成熟的韻味,渾身上下珠光寶氣的,衝我笑道,“你來晚了,可是要罰酒三杯得噢。”

“行,三杯就三杯!”

就在我準備倒酒的時候,王強突然笑道,“我覺得罰酒三杯,對張二傻子來說,不像是懲罰,倒有點像是獎勵。”

“這怎麼還成獎勵了?”坐在旁邊得李飛問了一句,李飛以前在學校裏就是跟着王強混的,是王強的頭號跟屁蟲,現在看來,他倆得關係還挺不錯。

王強歪着腦袋,道,“這酒好幾百塊一瓶呢,估計張二傻子也沒喝過那麼好的酒,不是獎勵是什麼啊!”

李飛也在旁邊幫腔道,“噢,是這樣啊,這麼看來,還真成獎勵了!”

聽着這二人一唱一和得譏諷我,我也沒怎麼往心裏去,這幾年經歷了那麼多生死一線的兇險,這些閒言碎語根本就不算什麼。

本來我今天是想好好和這些個老同學敘敘舊的,只不過剛坐了一會兒,我就發現味道有些不對。

對於以前那些有趣得事,他們基本不怎麼提,說得最多得就是現在在哪裏高就,每月收入多少等等。

討論着豪車、股市、房價,再到相互散發名片,好端端得一個同學會,直接搞成了攀比大會兼業務拓展大會。

王強繼承了他爹的衣鉢,現在也是個小包工頭了,還成立了一家不大不小得建築公司,所以就成了一桌人焦點人物,一個個都對他左一個馬屁右一個馬屁的拍。

而對於我和幾個打扮稍微寒酸點的人,則直接把我們當成了空氣,那幾人只坐了一小會兒,便紛紛起身告辭。

我一個人坐在旁邊不知道該說點兒什麼,正當我也準備告辭離開的時候,突然看見從樓上走下一個熟悉的身影。

新仙出爐 (本章完) 看見此人出現在成都,我有些驚訝得同時,也倍感親切。

正當我準備過去打個招呼的時候,王強同時也看見了那個人,連忙從椅子上竄起來,屁顛兒屁顛的和那人打着招呼。

那個人看樣子挺忙的,對王強也是敷衍了事,草草結果名片隨便往兜裏一塞便朝着衛生間得方向走去,王強一路護送着此人去衛生間,跟在人家屁股後頭眉開眼笑的,只是那人對一副對他愛搭不理的樣子。

好一陣子後,王強才樂呵呵的走了回來,李飛看見王強這個樣子,問道,“強哥,剛纔那人是誰啊,我看他一副愛搭不理的樣子,你幹嘛還往上湊啊,要不我去幫你收拾他一頓?”

李飛以前在學校的時候就是王強手下得頭號打手,平日裏好勇鬥狠,說得直白點兒就是王強的狗腿子,看來這麼多年過去,他得性格還是沒怎麼變,動不動就要打人。

“啥,你要收拾他?你知道他是誰不?”

王強掃了衆人一眼,挺起胸膛道,“程文遠你們知道吧,那可是全國地產界排名第三的大亨!”

衆人一聽程文遠這個名字,立即驚訝得合不攏嘴,李飛連忙問道,“難道……剛纔那個人就是大名鼎鼎得程文遠?”

“那可不是!”,王強一臉自豪。

這一下,一桌子人頓時炸開了鍋。

“強子,看不出來啊,你混得都能和程文遠搭上關係了。”

“是啊,他的名字我早就如雷貫耳,沒想到今天終於見到真人了,不行,待會兒我得去找他要個簽名。”

“得了吧,人家是地產大亨,那些個明星哪兒能和他相比,強哥,小弟最近也有意向朝這方面發展,如果方便得話,幫小弟引薦引薦?”

王強一臉嘚瑟道,“那可沒那麼容易,我和程哥交情也談不上多深,只是經常出去打打高爾夫球吃吃飯什麼的,程哥日理萬機,沒工夫搭理你們,如果是我找他肯定沒問題,我這點面子他還是要給的。”

“關月,你幹嘛呢,從進來到現在你就一直在玩兒手機,你剛纔聽見我們說話沒,強哥都能和程文遠搭上關係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