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完,眼鏡女去了另外一邊,繼續看書。

李帥帥的臉色,慢慢的黑了下來。

他沒想到,會在度假村碰到自己的老鄉。

別人都說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可到了李帥帥的身上,怎麼會是這副樣子?

其實啊,這全賴李帥帥曾經談過一個女朋友,叫海燕。

他和海燕談了幾天,後來海燕嫌李帥帥太窮了,連個手機都送不起,便跟他分手了。

之後,海燕便跟了一個富家子弟。

而這群人,則是富家子弟的好朋友。

因為海燕的緣故,所以大家沒少欺負李帥帥。

「行了,別看了,真當這個世界上有外星人呢?幼稚不幼稚啊,快滾!」

說著,這男的將李帥帥手裡的書,給扔在了地上。

這個時候,李凡走了過來,剛好看到這一幕。

「帥帥,怎麼回事?」李凡來到李帥帥的跟前,問了一句。

「幺,你朋友啊?」

「李帥帥,沒想到啊,你竟然也能交到朋友。」

「喂,小子,我告訴你啊,李帥帥他是個小偷,經常偷東西,你可得小心點他。」

一個穿著黑色夾克的男子,對著李凡提醒道。

李帥帥抬起頭,趕忙對著李凡說道:「李凡,我不是小偷,你別信他們,他們是誣陷我呢。」

「你說你不是小偷,那你哪來的錢買度假村的門票啊?」

「你一個月的零花錢,頂多三百到五百,這才開學沒幾天,你家裡怎麼可能給你三千多塊錢?」

「難不成,你沒交學費,用來買度假村的門票了?」

那個夾克男一臉奸詐了笑了起來。

這個時候,李凡的臉色,逐漸的陰沉下來。

李凡皺起眉頭,看著夾克男:「你很有錢嗎?」

「一般般吧,起碼家裡,幾百萬還是有的。」

這夾克男穿著AJ的鞋子,上面是夾克,也是傑克瓊斯的。

李凡不屑的笑了笑:「現在家裡有個幾百萬,就敢出來笑話別人了嗎?」

「真是可笑。」

李凡掏出手機,給小張打了個電話。

「過來一下,度假村進來幾個窮鬼,給我趕出去。」李凡淡淡的說道。

「你誰啊?你剛剛給誰打的電話。」夾克男看著李凡,語氣冰冷。 「我是他的室友。」李凡淡淡的回道。

「室友?原來是住宿舍的啊?哈哈。」夾克男哈哈一笑,對著身後的小夥伴說道:「你們說,有錢人會住宿舍嗎?」

「不會,有錢人誰住宿舍啊。」

「你住宿舍嗎?」

「我不住。」

「我也不住。」

「只有窮鬼才住宿舍。」

夾克男跟自己的小夥伴們一唱一和,對著李凡和李帥帥一陣嘲諷。

李凡聽到這些,倒是覺得沒什麼。

畢竟像這樣的話,李凡聽得耳朵都生繭子了。

但李帥帥卻突然站起了身子,拉起李凡的胳膊說道:「李凡,我們走吧。」

「對,趕緊滾吧。」

「也不看看這裡是什麼地方,是你們該來的地方嗎?」

夾克男冷冷的笑道:「最好直接離開度假村,省的一會再見到,還噁心我。」

李凡對著李帥帥搖了搖頭:「我們不走。」

「該走的是他們。」

李凡拍了拍李帥帥的肩膀,說道:「你安心看你的書,其他的,交給我。」

說著,李凡彎下身子,將地上的未解之謎撿了起來,放到了李帥帥的跟前。

誰知道,夾克男瞬間就奪了過去,再次扔在了地上。

「撿什麼撿,你覺得他有資格在這裡看書嗎?」

「李帥帥根本沒錢買度假村的門票,他肯定是從後山爬上來的!」

夾克男一臉篤定的說道。

後山可是懸崖絕壁,除了專業的攀登者,借著專業的攀登工具,誰能爬上度假村?

李凡皺起了眉頭,看著夾克男:「我再撿起來一次,如果你再給我扔掉,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李凡說著,從地上再次撿起未解之謎。

而那個夾克男,也絲毫沒將李凡放在眼裡。

夾克男奪過未解之謎,用手撕成了碎片,然後拋在了空中。

「怎樣,不服氣?」

「你咬我啊!」

夾克男的身後,站了三個男的。

這三個男對著李凡攥起拳頭,拳頭裡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似乎是對李凡在進行恐嚇。

夾克男仗著人多,不屑的說道:「怎麼,想打架?來啊!」

「你動我一下試試。」

其實,李凡只要喊一聲,邵帥就會過來。

看了看時間,李凡有些急了。

小張這個傢伙,怎麼還沒來?

掏出手機,李凡再次打了一個電話過去,催了一下。

「怎麼,喊人呢?以為只有你有人呢,我告訴你….」

夾克男話還沒有說完,小張便帶著兩名保安,走了進來。

「少…先生,你有何吩咐?」小張差點又將李凡稱呼為『少爺』,好在關鍵的時候改了口。

「把他們幾個趕出去。」李凡用下巴指了指夾克男等人,冷漠的說道。

「是,先生。」

小張點了下頭,立馬對著身後的安保人員說道:「把他們請出去。」

「卧槽,這什麼情況啊?」

「等等,你們憑啥趕我們出去,就算你們是度假村的人,也不能這樣啊,我們可是買票進來的。」

「要趕,也是趕他吧。」

夾克男指著李帥帥:「他肯定是從後山爬上來的。」

「從後山爬上來?小夥子,我說你腦子是不是傻啊,這後山都是懸崖,你爬一個我看看。」小張無語道。

「放心好了,票錢,我們退給你們的。」李凡淡淡的說道。

「帶他們幾個去辦理退票。」小張也跟著說道。

「憑什麼要我們退票?你們度假村,就這麼蠻橫不講理嗎?」夾克男一臉不服的說道。

小張笑了笑,說道:「你想知道為什麼,是嗎?」

「我是想知道為什麼?除非你給我一個合理的理由,否則的話,我不僅不會退票,反而還會投訴你!」夾克男說道。

「理由很簡單,因為他們是我們度假村的貴客。」

小張淡淡的說道:「而你們呢,則是普通的遊客,散客。」

「你們幾個,打擾到了我們度假村貴客看書,趕你們出去怎麼了?」小張不屑的說道。

「貴客?」

夾克男的臉,猛地抽了一下,他指著李帥帥,說道:「你說李帥帥是你們度假村的貴客?」

「開什麼玩笑呢?這傢伙就是一個窮逼而已,他算個幾把貴客啊!」夾克男呵呵冷笑了起來。

後面幾個人,也同樣不相信。

「李帥帥要算貴客,那我們是什麼?我們豈不是成了度假村的主人?」

「哈哈,真是笑死了,李帥帥他媽可是收破爛的,一個收破爛的孩子,竟然成了度假村的貴客?你們度假村弄錯了吧。」

「請你們最好閉嘴。」

小張的臉色,逐漸冷了下來:「李帥帥可是我們少爺的朋友。」

「少爺?」

「也就是我們度假村的主人。」小張跟著說道。

「李帥帥竟然是你們少爺的朋友?我的天吶,你們少爺是不是有病啊,竟然找這種人當朋友?」夾克男無語的笑道。

啪的一聲。

小張給安保人員使了使眼色,那安保人員,立馬在夾克男的臉上,狠狠抽了一巴掌。

「我們的少爺,豈是你能侮辱的?」

小張聲音冰冷,一雙電眼,冷冷的看著夾克男:「你最好立馬道歉。」

夾克男挨了一巴掌后,徹底的懵了。

「你….你們敢打我?我可是你們度假村的客人,我花了錢,你們不僅不給我做好服務,還敢打我?」

「好,你們給我等著,我一定會找律師起訴你們。」

夾克男緊緊咬著牙關,冷冷的說道:「你們等著吃官司吧!」

「再給他幾巴掌。」

李凡看著小張,淡淡的說道:「一巴掌太少了。」

小張對著安保人員使了使眼色,安保人員提身上前,啪啪啪,又在夾克男的臉上抽了幾巴掌。

「不要以為花了幾千塊錢,就把自己當成上帝了。」

「就你這張丑嘴,真想給你抽爛。」

「至於你想告度假村,隨便告就是了,度假村不缺那點賠償。」

李凡說道:「但卻不歡迎你這種滿嘴噴糞的人。」

「滾之前,將地上的書,給我一張一張的撿起來,然後拼湊好。」

李凡不屑的笑道:「這本未解之謎,可是典藏版。」

「是度假村獨家收藏的,價值連城….如果你拼湊不起來,就等著賠償吧。」李凡隨便扯了個蛋,說道。

夾克男看著李凡,臉色複雜:「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我和李帥帥一樣,是少爺的朋友。」李凡淡淡的說道。

接著,除了夾克男之外,剩下的幾個人,全都被安保人員趕出了度假村。

而夾克男,雖然不相信這本未解之謎是什麼典藏版,但在李凡和安保人員的威逼之下,卻一張一張的撿了起來。

撿起來后,他開始慢慢拼湊。

剛才他撕的太狠了,幾乎每一頁,都被他撕成了十幾份。

看著夾克男趴在地上,一點點檢書頁,李帥帥對著李凡感激的說道:「謝謝你,李凡。」

「謝謝你幫我出了一口惡氣。」李帥帥的臉上,很複雜。

有感動,有心酸。

從這一張臉上,李凡看到了自己當初的影子。

當初,自己剛剛接到父親電話,拿到一百萬的時候,不也是這副表情嗎?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

李凡呵呵一笑,摟著李帥帥的肩膀,說道:「從今往後,你就是我李凡的兄弟了,以後,我不許任何人欺負你,嘲笑你,如果有人欺負你了,嘲笑你了,你一定要跟我說,知道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