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實話,逍遙皓天今天可不想鬧出人命,但他也不好這個時候去阻止蘇光呀,來到這場子,只是想找個機會,把蘇光收為自己所用罷了,按照逍遙皓天這樣的想法,就算蘇光今天要把他們龍家給滅門了,逍遙皓天也定要出手相助的。

而就在蘇光剛衝到龍玲瓏身前,一隻手剛掐住龍玲瓏的脖子,這個龍玲瓏哪會是蘇光的對手,蘇光在頃刻之間,就可以取她性命。

唰……

一道黑光,突然從場子外射了進來。

「蘇光,你還不停手。」

一個粗獷的聲音從場子外傳來,隨即,只見五個年輕人,同一時間從外面飛進來,直接就朝擂台飛去。

蘇光感覺到五股強悍的氣勢直接壓向自己,無奈之下,他也只能先行鬆開龍玲瓏,向後退了幾步。

「表姐,你沒事。」

這五個人,身上都穿著同樣的服裝,認識這服裝的,自然知道,他們全部都是聯盟學院的人,而在他們是聯盟學院的精英學生。

不管是界神聯盟的四大學院,還是其他各城的學院,都只分為三個等級,一等級是新生,二等是優生三等級是精英。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第504章今天這事,鬧大了

當然,在每一個學院,既然有著特別的學生,那也有著特別的班級,每一個等級,都有著優等班,這優等班的學生是沒有任何特殊代號的,也可以說,他們每一個人的名字,就是優等班的代號,像龍九這等角色,就是聯盟學院三等級優等班的,也是一輩高手者而現在來的這五個人,也全部都是聯盟學院三等級優等班的學生,帶頭的,就是古家的子孫,名叫古樂天。

古樂天剛一到,就稱龍玲瓏為表姐,這一稱呼,足以說明古家跟龍家的關係,是表親難怪龍家能成為這無雙城裡最富有的一個家族,必定是藉助著古家在無雙城的勢力才發展起來的,這兩家可以說是古家有權,龍家有錢,聯盟學院,就是他們兩家開的一樣。

龍玲瓏摸著她的脖子,是連聲大喘氣,被蘇光這一掐,差點沒去了她半條命。

「表弟,你們來的正是時候給我把蘇光,還有那小子拿下,兩個混蛋居然敢跑來砸我場子。」

「放心,有我古樂天在,誰也別想欺負表姐。」

古樂天大手一揮,說道:「你們四個,保護我表姐,蘇光交給我了。」

「是,古少。」

古樂天上前幾步,指著蘇光怒道:「蘇光,你膽子是越來越肥了,連我們家的人你都敢動,你有幾條命?」

「哈哈……」

蘇光放聲大笑道:「古樂天,你算個什麼東西就你這德行,也敢跟老子叫勁怎麼,就來了你一個?你那大哥古梵谷,二哥古化騰,還有你那表哥龍九沒來嗎?」

「笑話,對付你這種小流氓,何須我古家三兄弟都來,別說我表哥龍九了,你還沒那資格。」

這還不等蘇光鄙視,擂台之下,逍遙皓天說道:「那如果你死了,不知道你們家那什麼哥什麼哥的,會不會趕過來?」

沒有華麗的上台,僅僅是步行上了擂台。

逍遙皓天的一句話,聽上去是如此的輕鬆,就如同一個玩笑般,但骨子裡,卻是極度的囂張,比起蘇光是加的跋扈,根本就沒將這個古樂天放在眼裡,話中的意思甚至是說,只要我一出手,爾等小角色只能是被秒殺的份。

「蘇光兄弟,你剛才也打累了,現在換我來陪他們玩玩。」

逍遙皓天沒有去看蘇光,但那等威嚴之語讓蘇光不由的心下一驚。

聽著逍遙皓天的話,根本就不像是朋友兄弟之間在謙讓什麼的,反像一位王者在下達命令,讓蘇光立刻向擂台外退去,也沒有說一句話。

古樂天他們幾個全部都看著上台來的逍遙皓天,沒任何一個人知道,這小子是打哪冒出來的。


按理來說,能跟蘇光混在一起的,蘇光還如此放心的下了擂台,那應該不是個無名之輩才是,但眼前這小子,卻是從來沒有見過的陌生人。

古樂天是那種名門之後,身為古家老三,他自然不屑跟那些無名小子動手,在他的眼裡,自己就是天,自己說的話,整個無雙城都要掂量一下分量,也極少有人敢跟自己做對一個蘇光,那是比較特別的存在,他的實力不得不說是有兩把刷子,加上他們蘇家還是為無雙城立下過汗馬功勞的,以前見面,能不動手盡量不動手,除非是蘇光找事,否則,這個蘇家的子孫是動不得的。

但今天,蘇光直接在龍家的場地里鬧事,還將這麼多人打傷了,甚至差點殺了龍玲瓏,他們古家跟龍家是表親,兩家的勢力加在一起絕對不在當年的蘇家之下,就算今天把蘇光給宰了,無雙城跟護衛隊方面也不會對自己古家跟龍家太放肆的連蘇光這等身份,今天古樂天都要讓他好看,就別說一個從未見過的小子了。

王爺病嬌且慫 小子,看樣子,你想當英雄,你是要做這個出頭鳥了。」

「我從不屑做什麼英雄,在我的心裡,英雄跟傻瓜,是沒有區別的只不過,既然我跟蘇光是朋友,那今天他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們一個古家,一個龍家,聯合起來欺負我朋友,那我自然不可能坐視不管了。」

瞧逍遙皓天這話說的,今天的事情,很多人都是看在眼裡的,到底誰欺負誰呀,誰又敢去欺負他蘇光呀,根本就是蘇光自己找事,在欺負別人,別人才會找人過來的。

「宰一個是宰,宰兩個也是宰小子,先報上名來,本公子手下,可從不殺無名之輩。」

逍遙皓天沒有半分的隱瞞,也不需要有所隱瞞,反正在這無雙城,在這界神聯盟,也沒人認識自己,自己現在也不是什麼有名氣之人,就如古樂天他們這些人眼裡一樣,只不過是個無名之輩罷了。

「逍遙皓天」

「逍遙皓天?從來沒聽過……等一下,聽說馬滕雲魔導師從洪荒山脈那邊帶回來了三個人,一個是東城的鄭平,一個是北城的叮噹,還有一個,是要加入我們無雙城的,那人,難得就是你?」

既然身為古家子孫, 無雙國仕 ,那對於這方面的消息,古家自然是第一個得到的。

「應該就是我了吧。」

「既然是馬滕雲魔導師請你來的,那今天這事,就給馬滕雲魔導師一個面子你叫我一聲大爺,我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你也可以滾蛋了。」

「你剛才說叫你什麼?」

「大爺,你聾子嗎。」

「哈哈,這孫子,真聽話。」

「你……」

古樂天頓時怒髮衝冠,逍遙皓天也太不是個東西了,居然敢占自己的便宜,看樣子,今天他是鐵了心要跟自己做對了。

「小子,我可警告你,你是馬滕雲魔導師要特邀進入我們聯盟學院的,而聯盟學院,可是我們古家開的,難道,你還想與我為敵不成?」


「這聯盟學院我是要進的,今天你們幾個,也定是要殺的,不為別的,就為蘇光兄弟跟你們有過節,所以這人,我今天是殺定了。」

逍遙皓天現在也不需要有任何的客氣,既然都已經這樣了,那就乾脆不事情搞大點。

「很好,那就先送你下地獄。」

古樂天單手一動,他哪會知道逍遙皓天的力量在一個怎麼樣的階段,只想一招之間,就將逍遙皓天給滅殺掉。

可誰知道,古樂天這剛一動手,不料,逍遙皓天的度快的驚人,眨眼之間,逍遙皓天已經出現在了古樂天的身後。

「古少,小心。」

突地,就連下了擂台的蘇光,都是大吃一驚,逍遙皓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了古樂天的身後,古樂天頓時間就感覺到一股鋪天蓋地的力量壓在了自己身上,這種力量也如同自己整個人突然間掉進了萬丈深淵般,人雖站在原地沒有動,可精神,卻已經奔潰到了邊緣,在古樂天的腦海中,彷彿出現了一副真正的地獄畫面,一尊巨大的惡魔不停的將自己的意識逐漸擊垮,自己身上每一條神經線,每一個細胞,都像在逐漸的被摧毀,頭髮,全部都豎了起來,背後一陣發麻,雙眼中充滿了血絲,眼耳口鼻中,慢慢的留出了鮮血。

啪……

隨著逍遙皓天一隻手搭在了古樂天的肩膀上,整個場子轟隆……一聲,微震頃刻,古樂天全身的骨頭髮出「喀拉」的響聲,一切,就如在夢境中發生似的,這是一場噩夢,一場永遠都無法蘇醒的噩夢,讓人在噩夢中痛苦的死去。

「啊……」

古樂天發出一聲慘叫,只有慘叫,很凄慘的慘叫。

「不好。」

龍玲瓏大驚,見到這場面,立刻喊道:「馬上救人。」

「古少。」

跟古樂天一同來的四個學生全部都嚇的臉色蒼白,他們想要上前救出古樂天,阻止逍遙皓天,可蘇光卻在這個時候沖了上來,強大的力量頓時間爆發出體,將那四個學生全部給震退。


「兄弟,你瘋了。」

蘇光一把抓住了逍遙皓天的手,沒錯,他蘇光是流氓,經常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殺人的事情也不是沒幹過,但也要看對方是什麼人,他蘇光又不是傻子,心裡很清楚,什麼人能動,什麼人只能動,不能殺,像古樂天這種人,最多就是海扁他一頓,讓他丟面子而已,真說到殺他,那蘇光還是不太敢的。

可逍遙皓天卻不會在乎那麼多,你今天不是要砸了這場子嗎,不是要殺人嗎,那我一出手,就是人命。

「兄弟馬上停手。」

蘇光見自己的力量無法使逍遙皓天停止下來,便大急的輕喊道。

「怎麼,不殺?」

「殺了他,我們麻煩就大了。」

蘇光可還想在無雙城混下去,一但今天古樂天真的死了,那他也不用混了,古家跟龍家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須知,聯盟學院的院長,無雙城的城主,都是古家的人,還是當家做主的人物,他們一句話下來,恐怕連田思琪都保不住自己,就算不用死,也將被逐出無雙城,逐出界神聯盟。

「馬上走,今天這事,鬧大了。」

原來他蘇光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呀,他還是有所顧及的,顧及他日後的生活在無雙城,就算賭的身無分文,每個月無雙城也會發錢給他,畢竟他是無雙城的功臣之後,但離開了無雙城,離開了界神聯盟,他就什麼都不是了。

當逍遙皓天的手放開古樂天時,古樂天的身體,就像軟了一下,直接就倒在了地上,他還有一口氣在,但這口氣如果不馬上護住的話,很快就沒了。

看書罓小說首發本書 第505章廢了一個

龍玲瓏這下可真急了,她自然比蘇光這個惹事的要急上百倍,見古樂天被逍遙皓天傷成這樣,立即喊道:「馬上,馬上護住他的心脈,通知兩家之主,就說古樂天出事了。」

與古樂天一起來的四個學生現在哪還有心思去管逍遙皓天二人,立刻盤膝而坐,以自身的力量護住古樂天的心脈,他們甚至都不知道,逍遙皓天是怎麼辦到的,僅僅一隻手搭在古樂天的肩膀上,就將古樂天搞成了這樣,這是什麼手段?但這個時候,誰還管的了其他的,別說是將逍遙皓天二人給拿下來,古樂天都成這樣了,人家還沒真正出手,難道自己會是人家的對手嗎。

「兄弟,別愣著了,再不走,古家跟龍家的人馬就要來了。」

蘇光拉著逍遙皓天,現在是有多快閃多快,之後的事情,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逍遙皓天知道,今天不管是殺還是廢,自己跟古家,龍家,這無雙城的兩大家族,是結下了大大的梁子,古家跟龍家又是聯盟學院的大戶,而自己,卻還偏偏要進入聯盟學院,這下可好玩嘍。

離開了龍家的場子之後,逍遙皓天跟蘇光並沒有走太遠,而是在場子後面的一條街,吃起宵夜來了。

「兄弟,你可真夠帶種的,居然真敢對古樂天那混蛋下殺手呀。」

蘇光現在還不到那種對逍遙皓天五體投地的時候,畢竟逍遙皓天剛來到無雙城,對無雙城的勢力並不是很了解,最多也就知道幾大家族,幾大學院罷了所謂初生牛犢不怕虎,現在,就驗證在了逍遙皓天身上。

「不能殺嗎?」

逍遙皓天一句反問,剛才可是蘇光要殺人的,自己只不過是替了個手而已。

「殺當然能殺,不但能殺,像古家跟龍家那等,還非殺不可。」

蘇光頓了一下,喝了口酒,說道:「但不是現在。」

話落間,蘇光拿出一個傳信符,發出一個訊息,然後將符收起來,說道:「兄弟,這下我們兩個都有麻煩了今天的事情,古家跟龍家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你怕?」


「哈哈,我還不知道怕字怎麼寫對於古王兩家來說,我跟他們早就結下了梁子,而且還不少但像今天這樣的梁子,還真沒有過可以說,今天這件事,你所廢的不僅僅是一個古樂天,還直接在古家跟龍家的臉上抽了一個大大的耳光古家跟龍家都是要面子的,他們一方是無雙城裡勢力最大的,一方是財力這大的,這兩家結合起來,可以說整個無雙城就是他們兩家說了算。」

「哦如此龐大的勢力,那還真要掂量一下了只是不知道那龍家跟古家,在無雙城的勢力分佈如何?」


「可以說,無雙城所有的大生意,像剛才那種地方,都被龍家給壟斷了至於古家,古家的家主,就是無雙城的城主,第二位之人,也就是城主的兄弟,就是聯盟學院的院長。」

不需要多說什麼,單單是這無雙城的城主,還有聯盟學院的院長,就已經說明了古家在這無雙城的勢力之龐大,可以說是權傾界神聯盟。

「一個城主,一個聯盟學院的院長,也就是說,我們是必死無疑了?」

「那也不見的我剛才說過,古家跟龍家的人要殺,但卻不是這個時候。」

看蘇光的表情,對於古家跟龍家,他好像的積累了很大的仇恨,根本就不像那種平日里跟古王兩家的小輩打打鬧鬧的仇恨,應該是深仇大恨那種,但這些,逍遙皓天也不好多問,如果蘇光不想說的話,問了也等於白問。

「不過你放心,雖然我們今天直接抽了古王兩家的耳光,但我可以保證,古王兩家的大輩們,是不會輕舉妄動的。」

說罷,只見一輛飛行器從天而降,停在了逍遙皓天二人吃飯的地方。

「光哥,這麼晚找我過來有什麼事嗎?」

飛行器上走下來了一個少年,這少年看上去有點來頭,不說別的,單單是他那飛行器,就連蘇光都沒有,也買不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