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說白了這裡是『真武大帝』的地盤,人家的手下,再犯什麼事兒,也輪不到別人來教訓。

2018-7-14(未完待續) 蘊之渾身上下被閃電劈得沒有一塊不焦糊的地方,狼狽的樣子像一根可以移動的枯樹。還好這雷霆並沒有多大的威力,其作用更像是一種形式,而非要把誰劈得魂飛魄滅。

蘊之打出一道清塵訣,重新在儲物戒指中換了一套衣服。把龜仙『擎天』放到擺放菩薩雕像的供台上,拜了三拜,嘴裡還念念有詞:「真武大帝在上,本人馮膘先借用你門下龜仙『擎天』一用!」

擎天,從狼牙琥珀中探出了一個小腦袋,心想:這小傢伙,不是被雷劈傻了吧?他想要借我幹什麼呀?

蘊之不理會,自己從懷中伸手取出了一件四四方方的小鼎,這小鼎上有四靈圖案。分別是『真龍、火鳳,麒麟、玄武』。然後拿起了兒狼牙琥珀,打開了小鼎的蓋子,把龜仙擎天的容身狼牙放了進去。

蘊之說道:「此鼎為四靈鼎,雖然品階不高,但是妙就妙在能夠吸收四靈的靈氣,聚齊四靈后,開爐可煉四靈丹,有改善血脈的妙用。『擎天』前輩身負玄武血脈,又是真武大帝坐下愛將,在下也沒不能打不能罵,只好委曲你在這裡暫時先呆個幾十萬年,等我湊齊其他三靈,咱們再開爐煉丹。」

擎天沒有把這小鼎放在眼裡,一個合體期的小修士,能有什麼好東西。一聲冷笑,笑蘊之無知。

可是當擎天,靜靜的感受,卻發現,果然自己的一絲靈氣被這小鼎給吸了出去,如果不認真體會根本發現不了。如果真吸個十萬年,再少的吸力也架不住時間長呀?不把自己吸幹了呀!

蘊之在小鼎旁閉目養神,三個時辰后,小鼎傳出了龜仙擎天的聲音:「小子,你看看這是幹什麼呀?有什麼話好好說,都是哥們弟兄的。不就是被雷劈幾下嗎,用得著這麼記仇嗎?你說我這不就是在這佛牙塔里呆得久了,寂寞拿你找點樂子嗎?放哥哥出去,哥哥有好東西給你!」

蘊之也不答話,又過了三個時辰,龜仙擎天還在碎碎念,打感情牌。

不知不覺又過了三個時辰,龜仙擎天大喊道:」別太過分呀!怎麼說我也是真武大帝坐下仙將,你這麼吸我靈力,真武大帝知道了不會放過你的,你不知道,他那個人最護『犢子「,你別看他總是收拾我,給我關塔里,可是別人要是動我,他可是會發火的,後果很嚴重!」

蘊之還是不答話,就這樣又過了三個時辰,龜仙連說話的力氣都小了不少,可是還在說:「小兄弟,咱們講和好不好,都是苦命人,何必互相為難呢?你放我出去,我保證聽話,不再惹你了,好不好。另外,我再告訴你一些秘聞,你知道我這個人最是八卦,知道很多東西,對你這樣一個飛仙來到這裡的人,應該了解很多東西,才不會以身涉險,修仙一途,一步一個坎,一步走錯,就無法再進一步。好不容易修的有點成績了,因為一點點委曲,就錯失機會,讓自己隕落了,就不值當了,對不對!不能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你這小脾氣得改。這樣吧,我教你一套《龜息八法》,保證你遇到任何委曲,不順心的事,都能夠讓自己想得開,看得開,心情愉悅的接受著這世界給你帶來,你認為的不公平。然後重新振作,走向新生活。第一,氣沉丹田,心如止水…….」

蘊之,聽著龜仙擎天的《龜息八法》,不知不覺,心情非常的舒暢,好像閉上的心門,打開了一扇天窗,他微微張開了眼睛,仔細口味著龜仙說的話,自己把他扔進四靈鼎,本來也不是為了煉丹,就是想殺殺這小王八的銳氣,熟話說,「過猶不及」。不能太過份,況且這傢伙,活得非常久,一定是個萬事通,稍稍提點自己幾句,自己也好避免一些危險,少走些彎路。

修仙,修仙,還得找個地方,好好修鍊。否則大能們,打個噴嚏,自己這樣的小修士,都可能被殃及池魚。

2018-10-24(未完待續)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無廣告!

客串:【瓜哥】【孤酒灼心】【房欲】【言念君子】【溫其如玉】【三刀】/p

/p

「凌兄,今日你有沒有什麼好點子?」一名看似歲數不大的青年人咬了一口手中的黃瓜,看向旁邊身著白袍的年輕男子道。/p

/p

「嗯……讓我想想。」白袍人摩挲著下巴想了想。/p

/p

白袍人摟著青年人的臂膀道:「哎……不如咋們去城隍廟燒兩柱香?你看怎麼樣啊,小瓜。」/p

/p

小瓜翻了翻白眼,道:「凌兄,我說你能不能不要整天想著看女人?干點正經的好不?」/p

/p

凌姓男子道:「有道理。不如,泛舟湖上,聽一聽小曲兒,陶冶陶冶情操?」/p

/p

小瓜道:「甚好!」/p

/p

……/p

/p

江上一畫舫,隨風而動,兩名年輕男子站於畫舫圍欄之內,碧水清波,畫舫藍天倒映在湖泊中。/p

/p

究竟是天空倒映在了湖泊中,還是湖泊倒映在了天空之中?江風動,吹碎了湖泊中的倒影,隱隱約約,彷彿兩男子已乘風而去。/p

/p

黃瓜和凌姓男子各拿一個小盒子,裡面是花花綠綠的餌料,時不時撒下一些,便引得江中魚兒瘋搶,爭得頭破血流。/p

/p

凌姓男子笑道:「小瓜,你說這魚兒為何如此瘋搶這餌料?」/p

/p

小瓜道:「可能是好吃吧。」/p

/p

凌姓男子道:「如果不餓,怎的又會好吃?」/p

/p

小瓜道:「正是因為好吃,所以哪怕就算吃的再飽,也總會多吃一些的,你說呢?」/p

/p

凌姓男子笑了笑,道:「在理。」/p

/p

凌姓男子又道:「好吃歸好吃,可也用不著爭得頭破血流吧?」/p

/p

小瓜看向凌姓男子笑道:「或許也有可能是因為好看吧,如若不好看,又怎的會去爭?不爭?又怎會死?」/p

/p

小瓜又道:「又或許,是為了變得更強壯。」/p

/p

凌姓男子嗤笑道:「那豈非要被漁夫一網打盡?」/p

/p

小瓜道:「如若打不盡,它便是這湖泊中的主宰……」/p

/p

凌姓男子將整個餌料盒扔進湖泊,引得江面魚群泛濫成災,他眯著眼睛輕聲道:「美麗的,往往是致命的……」/p

/p

突聞古箏聲起,兩人相視一笑,若不是這古箏聲,怕是他們都要忘了請了位會彈琴的佳人。/p

/p

兩人進入船房中,席地而坐。/p

/p

正前是一席青色紗帳,紗帳后是一方案幾,案几上平擺一古箏,兩隻纖纖細手伸出粉紅色的袖子在古箏上來回撥弄,一聲未平,一聲又起,拿捏的恰到好處。/p

/p

案幾后美人輕紗掩面,但輕紗依舊掩蓋不住那傾城之資,一雙丹鳳眼靈動有神,眉毛狹長上挑,配上瘦削如白玉般的臉龐,更是驚為天人,玉環飛仙髮髻更是襯托的她如玉宮仙子。/p

/p

只不過這曲子聽起來是那般憂傷,如果是個普通人,怕是早已潸然淚下。/p

/p

「啪、啪、啪……」一曲終了,兩人不住鼓起掌來。/p

/p

凌姓男子道:「姑娘彈得一手好曲子,但依我看,姑娘這雙手握起劍來怕是也差不到哪裡去。」/p

/p

美人道:「公子慧眼如炬,小女子確實對舞劍略懂一二。」/p

/p

凌姓男子道:「姑娘可否為我們舞一段?一首普通的曲子,在姑娘手裡變成了天籟。不知一段舞劍在姑娘手裡是否能變成「劍歌」!」/p

/p

「錚!」小瓜手裡不知何時多了一柄劍,只見劍光閃了一下,小瓜便已到了美人身前。/p

/p

「嗡!」一聲琴鳴,小瓜的身形止在半空,劍尖離美人脖頸僅有三寸!/p

/p

小瓜強行扭轉身體,劍尖上挑,挑飛美人面上輕紗,留下一絲血痕。/p

/p

美人似是很憤怒,雙手連動,一道衝擊波自古箏傳出,將小瓜沖飛,小瓜帶著兩扇門板飛出船房,然後在船房外的欄杆上穩穩站下。/p

/p

劍身一抖,無數劍花浮光掠影,挾裹著駭人的劍氣,再次沖向美人。/p

/p

美人頭頂不知何時出現一柄飛劍,單手捏劍訣,指向小瓜,一道劍虹脫離飛劍,斬向小瓜。/p

/p

小瓜畢竟不是省油的燈,手中劍招一變,一劍直刺向劍虹。/p

/p

「咔!」劍虹被擊碎,小瓜被擊退三步。/p

/p

凌姓男子雙手罡風鼓動,兩腿成弓步,即將沖向美人。/p

/p

徒然強行扭轉身體,一把抓起小瓜衝出船外。/p

/p

「咻!」/p

/p

兩道劍光自房船天花板劃下,將凌姓男子剛才所站的位置划穿,幾近將畫舫切為兩半。/p

/p

畫舫外天空中,三名男子凌空而立,各站一個方位,其中兩人手握飛劍,另一人手掌握在腰間刀柄上。/p

/p

握劍兩人長的一模一樣,身份無需猜疑,除了那被稱為:一壺俠氣心中藏,天罡地煞行天道。孿生二俠,言念君、溫如玉以外還能有誰?/p

/p

而那名眼角有三道疤痕的帶刀男子,自是自創《三刀訣》的散修:三刀/p

/p

這時,那名美人也從船中出來,踏空而上,站在另一方,剛好將兩人圍住。/p

/p

那美人眼神不帶絲毫感情,看向凌姓男子道:「凌妖,將我百花宮秘籍拿出來。」/p

/p

言念君皺著眉頭,不善的看向凌妖道:「將我天罡宗和地煞宗,《三十六天罡劍法》《七十二地煞劍法》還回來!」/p

/p

凌妖笑了,道:「房欲姑娘跟人討債的樣子也是那般可愛的緊。」/p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頂點中文).,最快更新!無廣告!

客串:【阿良】【獨孤癮】/p

/p

正午時分/p

/p

一處山腳,如茵的綠草捧起野花,芳香瀰漫。/p

/p

一人蹲守在一個樹樁旁,不動絲毫,他已經蹲了近兩個時辰。/p

/p

樹樁下,一株雜草掩蓋著一個野兔洞穴,不多時野兔探頭探腦的鑽出來。/p

/p

剛出洞穴,守在一旁的那人餓虎撲食,將野兔壓在身下,隨即揪起野兔的耳朵,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p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