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變成九個栩栩如生的雕像!

“放心吧,我不會殺你們的!”

拜月看着,被冰封的九人,都是怒氣衝衝的盯着自己,冷聲說道。“你們可是有大用,我到要看看,有你們在我手中,龍城是救還是不救!”

然後雙手虛託。星寒幾人化成的冰雕,受到牽引,飛落到月帆之上!

然後,便不理會幾人,來到無極冰雕之前,看着被冰封的無極,拜月冷笑連連!

“落到我的手中,有你好受的!”

說着,不再理會無極,向着旁邊的冷豔女子道:“使者大人,這個就是敗壞我拜月殿根基的同謀之一,此人疑是修羅殿餘孽,名爲無極!”

“無極?”

女子驚咦一聲,眼神好奇的看着無極所化的冰雕,沒有多看拜月一眼!

“難道是無極家的人?”

女子心中低語着,看着無極眼神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良久這個女子眼睛一亮,突然興致勃勃的盯着無極,道:“你好,我叫寒月,如果我記得沒有錯,幾年前,無極家發生暴亂,一個剛覺醒的天才弟子,離奇消失!”

無極被冰封着,雖然無法言語,但是卻可以看到外面的一切,聽的到聲音,只是隨着寒氣越發強烈,身體也就越發陰寒!

聽到寒月的話,無極心中頓時一驚,這個女子所說的很可能就是自己,無極家,應該就是無極一脈存活在蒼宇大陸的族人! “看來她說的應該是真的,而那個消失的天才弟子,應該就是我了?”

無極此刻無法言語,若是可以,他肯定會問個清楚!

不過結合自身的情況,無極還是相信了寒月的話。

就像當初的噬天蠱,就是爲了吞噬自己的潛能,對付自己的人應該就是爲了不讓自己成長起來!

可是,結果卻是無極尊幫助自己開啓了封帝碑,因此壓制噬天蠱,反將噬天蠱融入身體和戰神之中!

而自己之所以放逐罪域,應該就和寒月說的暴動有關!

“若是我猜的不錯,那次的暴動,應該就和那個消失的無極家天才有關,原本我以爲那個天才已經夭折,不過看到你,我想我以前的猜測都錯了,你就是那個消失的天才!”

寒月自顧自的說着,並沒有理會無極能不能開口,“自古有一山不容二虎的說法,更何況是兩個天才,所以出身決定了他們的結局!”

無極聽着她的話,心中越來越激動,從寒月的話中,他已經聽出了太多的問題:“若是她說的都是真的,那麼我就是那個犧牲品,無極家族,應該還有個天才的存在!

只是因爲我的出身,所以受到了迫害,只是如果是因爲出身卑微的話,應該不足以讓整個家族暴動!”

“這裏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管如何,既然是有人,有意害我,那麼只要我能活着離開罪域,早晚有一日要讓那些對付我的人付出代價!”

無極心中翻涌,腦袋裏有泛起了劇烈的疼痛,每次他回想以前的事情都會如此,那缺失的記憶,成了他永遠的痛。

而無極沒有發現,隨着他心中的激憤越來越濃烈,他體內的血液更是加速流轉起來,中丹田那星光閃閃下被血氣包裹的血蓮,更是極速旋轉起來!

隨着血蓮不斷的旋轉,無極星力噴薄而出,更快的被血蓮吸收,激盪的血液更是向着血蓮涌入!

血液的流失,終於讓無極發現了異常,這時候,無極只感覺身體一陣虛弱,趕緊運轉無極玄功,轉化更多的血液,來彌補消耗!

“看來戰神將要孕育出來了!”

面對着這個情況,無極不憂反喜,血液的消耗,這是戰神最後孕育階段,吸收本身鮮血凝練的過程!

一旦,這個過程結束,那麼就是戰神凝練出來的時候!

而且,被拜月月華冰封,更是激發了身體所有的潛力,如此一來,被凍結的血液更是分離然騷反抗,血蓮加速吸收血液,也讓那些就要凍結的血液緩解了危機!

若是沒有血蓮吸收血液,那月華的陰寒,最後凍結的恐怕不單單是肉體血液,還有生機!

如此,一來戰神凝練,無極的身體也漸漸恢復了溫度,新生的血液,在還沒有被寒氣侵蝕的時候,就融入了血蓮中!

如此一來,無極最需要擔心的問題就是腦海了,不過有神魂星的守護,月華的寒氣,還無法侵入靈魂中!

如此,一來無極稍微放鬆下來,現在他要做的 ,就是加快戰神凝練的過程!

外人並沒有發現無極身體的變化,因爲有月華的封鎖,無極身上的氣機完全被隔離。

寒月對無極好像很有興趣一般,饒是無極無法言語,依然沒有阻止她說話的興趣!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爲什麼這麼肯定你就是那個消失的天才?”

“我有幸見過,無極家的天才,他名爲無極天,從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無極家對他的期望。”

“而你和他,但是面貌,只有少許差異,若是不熟悉你二人的,說不定就會當成一個人!”

“而他現在的實力,據說已經達到了一個年輕一代無法企及的高度,更是被逆天教寄予極大的厚望。

對了,忘了告訴你了,無極家族是逆天教下的一個家族,也是最接近三大勢力的一個家族,至於爲什麼逆天教能夠容得下無極家族,不用我說你應該也明白!”

說到這裏,寒月頓了頓,看了眼無極,無極心中思緒翻涌,他那曾想過,無極家族會有這麼強大!

逆天教之所以容得下無極家族,就是因爲無極家族已經有了威脅到逆天教的存在!

若是動了無極家族,那麼逆天教本身必然會受到無比嚴重的創傷,如此一來,和天衍教,紫薇帝國三足鼎立的局面就會打破,天衍教和紫薇帝國絕對不會容下逆天教!

這一點無極從寒月的口氣中就能聽出來,若是逆天教和天衍教和睦的話,她就不會這麼反問無極了!

寒月看着冰晶下的無極,雖然無極表面被冰凍看不出什麼,但是她彷彿看到了無極心中所想,繼續道:“而你若是出現的話,不用我說,你也能明白你的下場了,當然這也是你能夠活下去纔會發生的事情!

不過,若是換成我,我寧願死在對手手中,也不願被自己人殺掉!”

“當然,你也不是沒有機會,我想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說罷,寒月收回放在無極身上的目光,看向天空道:“在龍城殿的人沒有到達之前,你還有考慮的機會。”

無極此刻心中卻是疑惑萬分,他不明白,寒月爲何會有這個決定!

“我的機會就是加入你們嗎?是要我加入你們對付無極一脈,還是無極家族有你們想要的東西,才培養我做你們的傀儡,來達到你們的目的呢?”

無極心中思緒,他可不會認爲寒月無緣無故的會拉攏自己,唯一的可能還是在與無極家族本身!

不過,寒月提供的信息,畢竟太少了,任他在聰明,也無法猜透,寒月的用心!

而拜月此刻臉色卻不好看,他自然也聽出了寒月對無極的拉攏之意,若是無極答應了,那麼他如何還能動無極!

到時候,無極不找他麻煩他就知足了!

於是,擠出一個諂媚的笑容,對寒月道:“使者大人,他不過是一個小人物,何必跟他這麼多廢話!”

“他若是小人物,你算什麼東西!”


寒月面色一寒,看都沒有看拜月一眼,冷聲說道!

拜月臉色一僵,暗生恨意,之前寒月的話,他也聽出了很多,無極的出身很不一般,這也是他不敢放過無極的原因!

之前的話就是想趕緊除掉無極,可是寒月的話,他又不敢暗自做主,所以想慫恿寒月殺了無極!

可是寒月的回答,卻是打消了他的念頭,更是讓他心生恨意!

一直以來,拜月統領拜月殿高高在上,就是兵道門的人,也沒有這麼對待他啊,而寒月竟然這麼不給他面子,當面打他的臉,他如何不憤怒呢!

可是他卻不敢表現出來,寒月可是天衍教的人,得罪了寒月,他的下場恐怕只會是生不如死!

於是,僵硬的笑道:“使者大人說的是,小人知錯了!”

隨後低頭立在一側,滿臉陰寒,身體有意無意的靠向無極,一隻腳正好頂在無極的腦袋上,看着無極眼神更是怨毒!


寒月他不甘得罪,但是無極,他卻沒有太多的忌憚,寒月的話,更是加深了他對無極的怨恨!

當然明面上他不敢得罪寒月,但是對無極下點暗手,他還是沒有顧及的,而且,他的實力,暗中做點什麼,寒月也未必可以發覺!

所以,拜月心生殺機,準備先下手爲強,將無極暗中殺死!

“無極,只怪你命不好!”

拜月體內月華之力,暗中極速運動,被他壓制着,並沒有一點氣機流露。

月華寒氣更加陰寒,全部涌入靠在無極頭部的腳尖之上,想要一舉摧毀無極的神志!

無極在他腳尖頂上自己腦袋的時候,就知道不妙,‘這個老鬼要殺我!’

無極哪曾想拜月敢這麼大膽,寒月剛纔的話,明顯是說,在龍城殿的人,沒來之前自己就是安全的!

但是,拜月竟然要對自己下手!

“看來寒月的話,讓他感受到了危機,難怪他要冒險殺我,他也知道,我答應了寒月,那麼肯定會對付他!”

很快無極就想明白了原因,拜月敢這麼大膽,也是在賭!

若是自己活着肯定不會放過他,但是暗中殺了無極,寒月卻不一定會發現,就算髮現,寒月遷怒,他也未必會死,就算死也拉無極墊背,這也值了!

就在無極想明白這點,他就感覺到了,拜月腳尖無盡的寒氣涌入自己的腦袋,恐怖的陰寒氣息,頓時擊破了神魂收回,侵入了自己的腦海中!

陰寒之力,頓時讓無極腦海一陣疼痛,然後麻木僵硬的感覺,瀰漫神經!

而就在此刻,神魂星星光大作,封帝碑中,更是噴涌出一道光柱,連接在了神魂星上,將無極已經染上一層冰霜的靈魂給消除!

靈魂混沌一片,被冰霜染的晶瑩一片,無盡的神魂星力爆發,將其擊碎後,無極的腦袋又是一疼!

神魂星和寒氣的交鋒,直接影響着無極的靈魂啊!


而屬於拜月的月華寒氣並沒有就此停止,無盡的陰寒月華,好像無窮無盡一般,繼續涌入無極的腦海,欲將無極靈魂凍結,將無極擊殺! “想要我死嗎?”

感受着腦海中一波波寒氣越發的濃烈,無極心中沒有恐懼,只有對拜月濃郁的恨意!

“神魂星,別讓我失望啊!”

腦海中,神魂星受到封帝碑的加持,星芒大作,儼然變成一個太陽一般,星光如昔將無極的腦海照耀成一片星光的海洋!

那些月華寒氣如同一條銀河一般,在星光下煜煜生輝,不過有了封帝碑中神魂星的加持,那些月華寒氣被連接封帝碑和神魂星的光吸引,然後融入到神魂星,反而成了神魂星壯大的源泉!

拜月的月華之力非常精純,清冷的月華被神魂星吸收後,神魂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壯大,光澤越發耀眼!

見狀,無極不由送了口氣,可是就在此刻,神魂星突發變故,由於吸收寒氣太多的緣故,神魂星上散發着和無極親和的氣息,竟然向着陰寒轉化!

“難道是到了神魂星承受的極限了麼?”

無極心中驚疑,暗暗祈禱神魂星千萬不要掉鏈子啊!

拜月此刻心中更是震撼萬分,他這次對無極可是一點沒有留手,月華精芒不斷涌入無極的腦海,這不大會的功夫,已經消耗了他一層的月華之力!

這麼多的月華精華,竟然還沒有將無極凍死,這是他難以想象的,要知道,這麼強烈的寒氣,就是一般的戰神期修士,沒有抵抗之下也會被凍死啊!

更讓他震驚的是,那些攻擊無極的月華寒氣,好像是投入大海的石子,竟然沒有蕩起一點浪花。

這很不科學!

“對了,他的實力根本不能以常理推斷,我就不信,你沒有極限!”

想到無極的種種妖孽,拜月心中不甘,以無極以往表現來看,無極的實力根本和境界不相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