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貪吃嗎?宋千月仔細想想,似乎確實有點!

「都怪你,都怪你!臭男人!」宋千月橫眼白了剛把飯送來的陳天,嬌哼道。

陳天無語的點了點頭,「嗯,都怪我。以前沒睡你的時候怪我,現在這模樣了還怪我?」

宋千月:「……」

暖暖的陽光透過窗子照射進來,投影在宋千月的臉上,滿滿的都是幸福。

陳天喂宋千月吃過飯後,陪著芸姐說了會兒話,然後就來到了隔壁。

隔壁院中,肥龍、白沐晨、包包等一群人都在。

「啪!」

陳天點了根煙,環顧四周,然後道:「我要一個方法,與羅斯柴爾德家族開戰!」

此話一出,周圍幾人均是對視了一眼,不過卻並未多說!

羅斯柴爾德家族對天龍集團做的,讓天龍集團賠錢也就算了,畢竟商業競爭,有贏就有輸。但千不該萬不該,他們讓寧小小與宋千月陷入了重重危險中,更是因此險些出車禍喪命!

是以,對於陳天對羅斯柴爾德家族開戰的決定,像肥龍、白沐晨等了解陳天的人來說,並不意外。

現在所缺的,是一個切實可行的方法!畢竟這一次的對手是羅斯柴爾德家族,不是一個任人揉捏的軟柿子,泥娃娃。

「方法總是會有的,重要的是方式。是用商界的手段?還是地下世界的手段?要我說,這次讓我們影龍堂出馬最合適。來無影,去無蹤。保證能黑的他們爽翻天,啊啊叫!」包包咧嘴說,滿眼都是興奮。

一想到能親自帶隊,黑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伺服器,那種成就感簡直比偷偷溜進M國五角大樓還要爽歪歪。

問題是,怎麼找到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伺服器,並且成功使其連上互聯網。

「你是爽了,那哥豈不是沒架打了?滾一邊去!」肥龍不滿的瞪了包包一眼,然後說:「要俺說,管他什麼方式方法,直接帶人平推過去,打到他們心服口服為止!」

陳天無語的白了這兩傢伙一眼,道:「你們一個比一個說的牛逼轟轟,請問你們知道羅斯柴爾德家族在哪嗎?」

登時,包包與肥龍無語了!

羅斯柴爾德家族,之所以能成為全球經濟中的帝王,之所以能屹立數百年而不倒。除了他們極具特色的商業管理,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他們夠低調,會隱藏!

直到今天,高科技如此發達,全球各行各業的信息越來越透明化,但對於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地址,依舊無人知道,一切就像是一個謎,沒有答案!

正如華夏三大家族的宋家、秦家、唐家等避世的原則一切,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總部也是不存在於世人眼中的。

所以,即便這些年羅斯柴爾德家族有不少敵人,甚至有不少強大的敵人,但最後卻無人能夠成功報復得了羅斯柴爾德家族。充其量也就是讓羅斯柴爾德家族損失些生意,財富!可是羅斯柴爾德家族最不缺少的,就是財富。

「如果能找到威廉羅斯柴爾德,事情或許會有一個突破口!」白沐晨一番思索后,開口道。

威廉·羅斯柴爾德,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第三順位繼承人。當初是他成全了陳天和宋家與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談判。因此他也撿回了一條命。

那時候陳天本來是打算不讓威廉·羅斯柴爾德逃出華夏的,但結果卻是出乎了他的意料。威廉·羅斯柴爾德竟然在他安排的人的監控下,消失了!

威廉羅斯柴爾德離奇消失后,當時正在計劃進攻西伯利亞訓練營的陳天,也沒有太過在意。現在看來,這是一次很大的失誤。

「羅斯柴爾德家族雖然神秘,但他們也並非毫無破綻。他們在外界,也一定有合作夥伴。雖然那些合作夥伴不一定知道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地址,但應該能扯出一兩個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人。」槍王想了想,道。

陳天點頭,這是一個還算比較可行的思路。如果只是找一些與羅斯柴爾德家族有合作的企業或人,難度應該會比直接找羅斯柴爾德家族小上很多。

「還有一點,從咱們已經接手的那些之前屬於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產業下手。就算他們做的再好,也一定會留下蛛絲馬跡的!」

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大家你一言他一句,集思廣益總會有好的辦法。

商量了兩個多小時,陳天離開了院子,前往「青訓營」的院落走去。

具體尋找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事情用不上他,如今的天龍集團各部門之間早已經成熟,即便沒有他的指揮,也能正常運轉!這才是一個集團該有的底蘊,也是一個集團的根本。

否則一旦陳天一日倒下,天龍集團也會隨之崩塌。這是陳天所不願看到的,是以對於天龍集團各部門的構建,也是他很早之前就開始做的。

青訓營的院落中,今天臧海並沒有上學。因為陳天很少回來,也很少指導他,今天是難得的機會,所以陳天乾脆讓他請了假。

院落中,臧海正在練一套陳天教給他的招式,一拳一腳打的虎虎生風,倒也有了幾分高手的模樣!

如今的臧海雖然是小小年紀,卻已經快要突破到傳奇境界了,這樣的成就即便是曾經的陳天,也禁不住有些驚訝。

嫡女蓉歸 「師傅!」見到陳天進來,臧海收拳而立,喊道。

陳天點了點頭,「功夫又有些精進了?把你功夫從頭到尾的練一遍看看!」

臧海應了一聲,下一秒立刻行動起來。而陳天掏出手機剛要幫臧海錄下過程,這時他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號碼,陳天眉頭禁不住一挑!

眉頭一挑,陳天接通了電話!

電話是寧國棟打來的,這個時間不知道他又有什麼安排?

「你準備對羅斯柴爾德家族動手了?」電話那端,寧國棟突然問。

嗯?陳天禁不住一愣。他也是今天剛決定的這個計劃,寧國棟這麼快就知道了?

「你怎麼知道?」

「你別問我怎麼知道的。你是不是已經在想辦法調查他們了?」寧國棟沉聲問。

陳天如實回答,「是!」

寧國棟在那邊似乎嘆了一聲,道:「早知道你小子會這麼做。小小和宋家那丫頭遇到的情況我知道,這次上面也不反對你行動,不過上面有一個條件!」

一時,陳天心中恍然大悟!

寧國棟既然知道寧小小和宋千月遇到過危險,那麼以他對自己的了解,能猜出自己的計劃倒是不難。

「什麼條件?」陳天問。

「羅斯柴爾德家族不同於別人,他們畢竟存在了數百年,儘管不願意承認,但他們的確是全球經濟中的帝王。一旦他們狠下心報復,全球都會爆發一場恐怖的經濟危機!」寧國棟說。

「所以上面的人怕羅斯柴爾德家族為了報復天龍集團,從而對華夏的經濟造成影響?」

「不是擔心,是一定會!」寧國棟態度嚴肅道,「你不了解他們的經濟實力,所以就算是猜到了他們會報復,也可能不會有那麼嚴重。可是我必須得告訴你,他們比你想象的還要可怕。上一次雖然是官方出面擋住了他們對華夏經濟的影響,但是最後的結果卻不是華夏把他們打退了,而是他們自己主動撤退的。這麼說,你明白?」

陳天微微一沉!

上一次的金融阻擊戰,華夏官方竟未能贏得了羅斯柴爾德家族?

很顯然,如果能把羅斯柴爾德家族正面擊退,華夏官方一定會毫不猶豫的去執行。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羅斯柴爾德家族依舊抗住了華夏官方的攻擊,甚至能從容撤退!

這說明什麼?說明短時間內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爆發力,即便是華夏官方也只能與之持平,幾乎不可能戰勝。

是,華夏官方自然比羅斯柴爾德家族有錢。可是華夏官方要用錢的地方,也遠要比羅斯柴爾德家族多的多。

教育部成千上萬億,住建部成千上萬億……鐵道部,環保部,能源部,軍方部門……等等等等部門加起來,華夏官方被佔用的資金之多可想而知。

因此,一時間就算是華夏官方,能籌集到的流動資金也是極為有限的。而羅斯柴爾德家族呢,如果他們鐵了心的要報復,要發起進攻,一定會提前籌集資金,甚至將固定的財產兌現,種種手段之下,他們的資金流定然恐怖無比!

試想,一個有備而來,一個卻是資金有限,一旦兩者交鋒,起到的衝擊可想而知。哪怕最後就算是華夏官方暫時擋住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進攻,華夏經濟也必然會遭到距離的衝擊,甚至遭受重創!

這個問題看起來很簡單,但認真一想卻是危險重重!

因此,華夏官方不得不令寧國棟聯繫陳天,強烈而嚴肅的強調這一點。

你陳天可以去對付羅斯柴爾德家族,但萬一因此對華夏經濟造成了劇烈影響,誰來負責?

陳天沉默了,足足一分鐘都沒有說話!

「這個問題你知道就行了,只要你方法得當也不用太過緊張。切記不動則已,一動就必須徹底滅了他,絕不能給他任何翻轉的機會!」寧國棟再次道。

很簡單的道理,畢竟只要陳天不把羅斯柴爾德家族逼上絕路,羅斯柴爾德家族也不會冒險衝擊華夏經濟,所以這種情況下,一定的小打小鬧還是可以的。

但是,一旦真正越過了那條線,達到了一定程度。陳天如果再想行動,就必須直接把羅斯柴爾德家族給拍死,只有這樣才能確保將損失降低到最小。

可是,羅斯柴爾德家族是那麼容易就被拍死的嗎? 這個問題不僅僅陳天心中沒底兒,就連寧國棟也知道其中難度。

接下來寧國棟又說了幾句后,結束了通話!陳天悶悶的看著手機,心中有種說不出的滋味。可是沒辦法,這就是現實,這就是生存。這裡不是虛幻的小說內,他也不是所向披靡的主角,一旦遇見敵人,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能一通踩爆。

他需要顧忌的有很多,同樣官方需要估計的更多!只要是人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永遠不可能真正的毫無顧忌,永遠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

就算當你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也只是相對自由而已。那種無形的規則,無時無刻的不存在著。除非有朝一日,你能徹底的掌控全局,不僅僅是一個城市,也不僅僅是一個空間,而是一片完整的天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那時你便不用再懼怕規則,因為你就是規則!

舉個簡單的例子而言:假如陳天能控制得了羅斯柴爾德家族臨死反撲的報復,對華夏造成的影響,那麼他還需要顧忌什麼呢?他大可以大搖大擺的走過去,一腳將羅斯柴爾德家族踩到爆。

可惜,假如永遠只是假如。

「師傅!」

很快,臧海打完了一套拳,陳天卻還在皺眉思索中,於是臧海忍不住喊了一聲。

「哦,再打一遍!」陳天搖了搖頭,收回思緒道。

臧海不懂陳天在想什麼,不過他也並未多問,他的心中只有一個信念,變得強大,強大到足以保護身邊的人,足以為他的老爸復仇。

於是,砰砰聲響中他又打了一遍。

這一次陳天沒有再走神,很認真的將他拳腳中的漏洞,瑕疵一一指了出來。

一個多小時后,陳天起身,「記住我剛才教你的,繼續練習吧!」

「好!」臧海鄭重的點頭,雙眼中有精芒閃爍。

陳天離開了「青訓營」,回到了美女公寓!

美女公寓,芸姐正在院子里收拾東西,看到陳天回來,微微笑道:「回來了。」

陳天身體微微一震,看著芸姐,看著她微微隆起的小腹,陡然心中的一股信念變得更加堅定!

為了她,為了她們!

隨著陳天的命令下達,全世界都幾乎瘋狂了起來!

首先是天龍集團的各個部門,開始全力調查有關羅斯柴爾德家族的一切。任何一點蛛絲馬跡都不放過!

其次是宋家,然後是蘇聯、島倭、M國、泰邦……等等只要有天龍集團勢力覆蓋的地方,對於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調查就在進行。

一場交鋒,無形中已經展開!

羅斯柴爾德家族的生意遍布全球各地,而如今的天龍集團,也早已經非同往昔,雖不說各個國家都有接觸,但最起碼一些世界排名考前的大國,都有被天龍集團覆蓋的地方。

因此,雖然羅斯柴爾的家族還沒找到,但是暗中的觸碰,早就已經開始了!

這些天,陳天就呆在美女公寓,並沒有再外出。經過他一番的思索和推敲后,他已經想出了一個能夠兵不血刃的對付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計劃。

這個計劃雖然並不能一舉滅了羅斯柴爾德家族,但最起碼也會讓羅斯柴爾德家族焦頭爛額!

一旦羅斯柴爾德家族失去了分寸,他們就會犯錯。犯了錯,陳天的計劃就會更多。

不過這個計劃雖好,但也需要做大量的準備!還好陳天最近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需要忙碌,他巴不得多留在蘇杭陪陪芸姐、小小等人,所以他有的是時間。

在又過去了一個星期後,凌雪與謝然回來了!她們兩丫頭據說是接受警方的特別培訓去了,至於培訓的什麼,她們不說,陳天也不好問出口!

不過看謝然那丫頭高興的神色,倒是也能看出這一次的培訓對她們而言,不是件壞事。

「哼哼,回頭有你討好姐的時候!」警花妹子躺在床上,這樣對某貨道。

她剛剛經歷了某貨的一番衝擊,裸露在外的皮膚還泛著高chao后的紅潤,胸前的兩團挺拔愈發的豐滿,曼妙的弧線無時無刻都在散發著誘人的氣息。

「啪!」陳天揮手在警花妹子的翹臀上拍了一下,嘿嘿道:「你想讓我怎麼討好你啊?」

看著某貨的笑容,警花妹子沒來由的身體一軟,求饒道:「滾蛋,不來了!大白天被你拉到房裡折騰了這麼久,一會兒出去她們幾個肯定又該笑我了。你要是還不滿足,就去找凌雪那丫頭吧。她是練武的,身體素質比我好,而且很多我擺不出來的姿勢,她也能滿足你!嘻嘻!」

說到最後,警花妹子自己都忍不住臉紅了!

時間一天天的過,眨眼便是一個月過去了!

初秋已去,天氣漸涼,偶爾一股秋風吹過,泛黃的樹葉飄飄揚揚,灑落一地。

一年時間又過去了四分之三,芸姐的肚子也越來越鼓了,隱隱能夠感覺的到裡面的小傢伙已經不安分了起來,偶爾會踢蹬著小腳玩耍,似乎已經迫不及待的要出來與他的老爸一較高低了!

一個月,這是陳天最平靜的一段日子!一個月中,他先後乘坐天龍後去了島倭,與松島百惠子小聚了一段時間,然後又飛往了M國……

M國那邊,卡琪兒的肚子也已經如芸姐般隆起,她們兩個懷孕的時間差別不大,所以兩人的狀態此時倒也差不了多少。本來卡琪兒還想來華夏與芸姐見上一面的,不過考慮到她還要掌管洛克菲家族,對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調查,這個計劃也就被無限期的延後了!

是的,一個月過去了,對於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調查,還是沒有太大的進展。由此也可以看出,羅斯柴爾德家族自保的手段很是高明!在一群全球精英仔仔細細調查一個月的情況下,依然沒有露出絲毫馬腳!

恐怖的羅斯柴爾德家族,不過所幸雖然調查還沒有什麼具體結果,但陳天需要準備的東西也差不多快完成了。因此,再過一段時間,對於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計劃,就會展開!

事實上,計劃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開始了,只不過動作太小,太細微,很少有人能真正的注意到。

羅斯福島,一個並不存在於全球任何一張地圖上的島嶼。

島嶼四周,碧藍的海水環繞,遠遠望去與天連成一線。海面上偶爾飛過幾隻海鷗,在幾艘有著說笑聲的游輪上方,鳴叫而過!

一陣海風突然捲來,成片的海浪泛起,向前涌動最終爬上了海灘!

海灘上陽光照射,一條寬闊的馬路伸向遠方,直達島嶼深處。

道路兩旁,成片的建築群拔地而起,濃濃的歐派風格,一時間彷彿讓人踏入了一座古老的城堡,處處盡顯輝煌與滄桑。

島嶼中心,有一座並不算挺拔的小山。小山上樹木蔥鬱,環境優美。站在山巔上能夠一覽整座島嶼的風光。

那裡有一棟真正的古堡,古堡立在小山山頭,成為了整個島嶼的最高峰,猛一看去真的像極了電影中吸血鬼生存的地方,無形中給整座古堡披上了一層濃濃的玄幻色彩。

此時,古堡中,一個年紀七十多歲的老者,站在由山石開採出來的陽台上,俯身看著下方,看著屬於這裡的一切。

「天龍集團還沒有停止調查我們嗎?」老者突然問,像是在沖著虛空開口。

後方,一人上前躬身道:「是的,他們還沒有放棄。不過這一個月他們也並沒有查到什麼有用的線索。他們更不可能查到這裡來!」

老者略一停頓,又問:「威廉還在外面嗎?」

「是的,他說上次他令家族做出的損失,讓他無顏回來。他要替家族將那些財富,重新從宋家的手中拿過來。他說要計劃一舉奪了宋家!」

老者又是沉默了幾秒,還是在問:「華夏那邊有什麼消息?決定什麼時候發起總攻了嗎?」

「他們傳話過來,一切都在準備著。總攻很快就會開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