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赤炎荒漠可以直接連接北域,不過卻需要繞很大一個彎子,林寒不願意將太多時間浪費在趕路上,因此在離開那片奇特的黑澤地后,便直接朝著西域邊緣的幾個小型帝國趕去。

臨走時,林寒特意回頭打量了這片讓劍狂都表現出了一些忌憚之心的土地一眼,搖了搖頭,並未發現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

「難道這老傢伙在我的意識里呆傻了嗎?剛才那麼大的戰鬥動靜,都沒出什麼意外,真是搞不懂!」

林寒騎上了雷紋豹,而小彩也在同一時間化作了一抹五彩流光,躥進了那顆被劍狂施加過咒印的妖丹內。

將妖丹放置進了空間戒,林寒拍了拍雷紋豹的頭顱,笑道,

「好了小雷,休息夠了,咱們可就要趕路了,前面還有兩三千里的路程,你可得在天黑前把我送到!」

吼!

一股極具凶煞意味的大吼聲自小雷口中傳來,它四蹄重重地蹬向了地面,隨即,彷彿化作了一道深黑色的雷光,幾個轉折間,便已直接出現在了那道連接天際的天平線之外。

雷紋豹在平地上奔掠的速度,並不亞於一些背生雙翅的飛行妖獸,全速奔跑起來的時候,表現出了閃電般的爆炸性速度,四蹄狠蹬地面,身形好似出鏜炮彈,林寒低俯在它的後背上,感覺兩邊的倒影如同流雲般朝著後面飛快倒退,這樣的速度,比起他全力施展御風訣也不遑多讓。

其實說到速度,戰鬥狀態下的林寒倒並不會遜色於小雷,只是後者奔掠,全憑的是身體力量,這對於肉身力量強悍無比的妖獸而言,並不會造成多大負擔。

而林寒如果想要達到這樣速度,則必須利用勁氣來維持,類似於這樣的趕路方式,只要是個有腦子的修行者,都不會選擇去嘗試。

幾千里的路程,對於此刻的林寒而言也算十分遙遠,他體內的勁氣根本就不足以支撐這樣的揮霍。

雷紋豹奔掠在廣闊無垠的荒漠之上,速度快得難以用肉眼捕捉,直到身體逐漸適應了這樣的狀態,這才微眯著雙眼將腦袋抬了起來,感受著自由廣闊的天際,自己呼嘯在自己耳邊的獵獵風嘶聲,心胸徒然變得無比的廣博。

「哈哈,這才是我最想要的世界!」

林寒吹著口哨,抬頭凝視著頭頂上的白雲與藍天,腦海中很快捕捉到了一些奇特的感應,手掌拍向雷紋豹的背脊,自己則猛地騰身而起,配合著身邊咆哮的狂風,身影化作一片流光閃電,速度在短時間內居然超過了雷紋豹,與之拉出了數十丈的距離。

吼!

身後響起了雷紋豹不甘示弱的咆哮聲,緊接著,一道雷芒破空的嗤嗤聲響由遠及近,沒過過久便超越了林寒,小雷四蹄奮揚,渾身流線型的肌肉線條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一躍而起,居然彈身射出二十幾丈遠。

「我草!」

瞧見小雷居然像飛一樣地貼地彈射了起來,林寒臉上立刻流露出了無可奈何的苦笑,豹子一類的妖獸似乎天生就對速度有著極強的掌控能力,和它們比拼速度,實在太過愚蠢了。

雷紋豹奔走乘風,林寒倒也不慢,一人一獸在廣闊的荒漠中互相追逃,直至日頭西斜,紅輪欲墜,眼前浮現出一座模糊的小鎮輪廓,少年這才止住了奔掠的趨勢,手指上光芒一閃,將撒歡的小雷給吸收了進去。

三級巔峰層次的妖獸,對於普通人類而言,根本就是一尊混世的嗜血殺神,雖說小雷在自己的約束下並不會表現出任何攻擊性,卻很有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平息下胸腔中因為劇烈奔跑而跳得跟打鼓一樣的心臟,林寒徐徐吐出一口濁氣,緩步走進了眼前的小鎮。

這座小鎮的面積不大,裡面卻充滿了各色人等,大街上也顯得十分擁擠,居然並不比一些小型得城市冷清。

行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林寒很快找准了休息的地方,走進一家客棧,林寒叫了幾斤醬牛肉,以及十幾個大白的饅頭,外加幾樣開胃的小菜,擺滿了整整一桌,然而一個人狼吞虎咽,在周圍那些江湖遊客目瞪口呆的注視下,一個人肆意地大吃大喝了起來。

經歷一天時間的趕路,林寒的食量變得十分恐怖,哪怕一頭體型中等的妖獸,一頓飯也未必能夠吃得下這麼多。

將桌上的飯菜掃蕩一空,林寒心滿意足地摸了摸肚子,隨即讓店家給自己安排了一間上房,進去把門關好。

這次荒漠之行,林寒收穫良多,除了在融魂靈者的遺址中得到了一部人品靈訣,順便還斬殺了諸如羅青、王莽這些氣境強者,在擊敗對方之後,林寒也毫不猶豫地干起了沒本買賣,屍體全都交給大胃的小雷處理,而他們用來儲存東西的乾坤囊,除了羅青的沒有時間奪取之外,則全部都被林寒搜集到了手中。

三名氣境強者畢生的財富,足夠讓林寒這個從小窮到大的小子,震驚得連嘴都合不攏,在這些傢伙遺留下來的乾坤囊中,林寒發現了不下上千萬的金幣,再加上從羅列、徐峰還有赤木身上得來的金幣累積在一起,林寒此刻的身家已經超過了四千萬,都足夠讓他組建起一個二品的家族勢力了。

對於這些黃白之物,林寒並不顯得怎麼動心,真正讓他眉開眼笑起來的,還是他們手中的那些晶石。

實力到達了氣境層次,普通的修鍊方式,已經很難讓他們在短時間內完成突破,所以大多數的氣境強者,都會藉助晶石之內的能量來幫助自己修鍊。

不過類似於晶石這種有助於修行的東西,在夢天古域絕對算得上是稀缺貨色,中下品的晶石還好說,真正上品或者極品的晶石,很少會有人願意拿出來販賣。

這也是為什麼普普通通的一箱極品晶石,價值會被炒道幾百萬金幣之巨的一個原因。

當然,昂貴歸昂貴,對大多數的強者而言,只要是在價格不貴得十分離譜的情況下,還是願意花大價錢去購買的。

將所有的晶石集中起來,分類整合,林寒發現自己手頭已經掌握了三千多塊極品晶石,以及一萬多塊上品晶石,中品晶石的數量反倒少一些,主要集中在徐峰等人的手裡,共計五千多塊。

中級晶石只對氣境之下的人才有用,氣境以上的強者吸收則顯得收效甚微,誰也不願意騰出這麼多空間來放置沒用的晶石。

「呵呵,這麼多晶石,只怕都夠我突破到氣境了,算了,還是先撿一部分中級晶石來試試吧!」

手上捏著幾塊晶石,林寒的嘴角泛起了微笑。 兩女居然對白瑜那猥瑣的動作無動於衷,顯然,沒有少看別人做過這樣的動作,說不定實戰還不少。

所以對於羅將神水姬的勸說,白瑜直接無視。波多野結衣是賤人,羅將神水姬同樣好不了多少。這兩個人給他的老婆們提鞋都不配,也配自己去喜歡?他可不是那種外貌協會的人。

「好,既然大家達成一致了,我們說一說你現在的處境。」

波多野結衣抬手再次將尋寶獸收了起來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這次回到兩天一流劍派會代表宗門參加太乙天仙境的決賽。而且我們兩個也都有大比的任務在身,所以在宗門大比結束前,我們不好離開,也不能離開。」

白瑜被羅將神水姬這麼一說,才想起上原優子跟他說過這一件事,皺了一下眉頭:「我沒有參加太乙天仙境初賽,根本就不會代表宗門進行比賽的。」

羅將神水姬主動說道:「任何宗門都有一個決賽替代名額,兩天一流劍派有兩個太乙天仙境修士闖入了太乙天仙境的決賽。這次波多野結衣猜的不錯,兩天一流劍派肯定會讓你替換另外一名太乙天仙境修士,代表宗門參加太乙天仙境的比賽。」

羅將神水姬說任何宗門都有一個決賽替代名額的時候,白瑜就知道這兩個女人說對了,看樣子他還真有可能代表宗門參加比賽。

「也可以,那就談一談這次大比之後,我們如何離開這裡。」白瑜明白這個道理后立即說道,代表宗門參加一個比賽,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羅將神水姬取出三枚符籙說道:「這是三枚七級標識遁符,激發后完全可以遁出大羅金仙境修士的神識範圍。我們三個人一人一枚,只要我們同時留下神識標記,在遁走後,會在同一塊地方出現。」

三人交代完畢后,白瑜孤身一人回到兩天一流劍派的駐地,還未進大門,就被上原優子給逮住,鼻子不停的在白瑜身上嗅了嗅,顯然是在檢查白瑜有沒有被兩個狐狸精給迷暈了頭。

「放心了,我有優子你,那些庸脂俗粉我怎麼會看上眼。」白瑜笑眯眯的說道,趁著周圍的人沒有注意,偷偷掐了上原優子的翹·臀一下。

上原優子嬌嗔一聲,瞪了白瑜一眼,頭也不回就轉身離開。

因為這個時候便宜師尊上杉謙信也過來了,一看白瑜趕來,臉上露出喜色說道。

「沒事吧!白瑜,宗主等你多時,快點過去吧!」

「弟子無事!」白瑜連忙行了一禮,同時將他的拜師禮準備好,送到上杉謙信面前。

「師尊,這是弟子一點小小禮物,不成敬意。」

上杉謙信頓時眼前一亮,他可是知道這個小徒弟可是有錢的珠,聽說土豪得很,可是用過仙道精髓洗手的人。

上杉謙信微微一笑,也沒有什麼不好意思,大刺刺收下。

「聽說了可是很富有,就連極品聖器都看不上眼,都為師也沒有什麼好東西可以送給你,這是為師整理的圓明流劍技的修鍊感悟和戰鬥經驗,希望你能早日繼承圓明流的衣缽。」

如果是別人的話,一定會大罵師尊摳門,拜入他門下,這些東西遲早會學到手,自然不在意了,可是白瑜不同,整個仙界已經沒有多少能夠讓他看上眼的東西了,能夠基本上都是傳說中的東西,就如同朱雀真火。

他前世不過是一名小小散仙,這一輩子能夠走到現在這個境界已經遠遠超出他的預料,而那些乾坤玉佩的神秘師尊雖然很牛皮,但是卻沒有留下什麼戰鬥仙法神通聖技之類,基本上只有功法。

白瑜現在最厲害的仙法神通就是他從破劍內領悟的兩式和他自創的戰劍拳,因為沒有新的劍技可供參考,所以在一時半分根本就想象不出來。

圓明流劍是兩天一流劍派兩大的聖技之一,另外一種是兩天一流劍。

圓明流劍的出現,剛好解決了白瑜劍技太過低級,威力不足的問題。

「謝謝師尊,你的禮物,弟子非常喜歡。」

上杉謙信微笑點點頭,偷偷看了一眼白瑜送出的拜師禮,當他看完后,臉色不爭氣發紅,並不是因為害羞,而是太過激動所造成。

上原優子看到上杉謙信如此激動,暗中瞪了白瑜一眼,意思非常清楚,就是等下也給她準備一份,不能厚此薄彼。

兩天一流劍派駐地大廳門口,不少跟隨參加大比的弟子,紛紛站在門外看著眼前的在雙陽廣場強勢擊殺新陰流劍派弟子的同門師兄弟。

「弟子白瑜見過宗主。」白瑜見禮之後,略微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面白無須的中年男子。同時心裡暗想,從修為上來看,兩天一流劍派的宗主宮本玄信比陰陽道的道主要弱了很多啊。

「嗯,神識和仙元確實是強悍。」宮本玄信語氣溫和的說道,他看見白瑜的第一眼,就知道白瑜的神識極為強悍。

在一邊的災滕長老忽然笑著說道:「白瑜,宗主為人溫和,你放鬆一些。」

白瑜心裡好笑,從頭到尾他就沒緊張過,什麼叫放鬆一些?

宮本玄信呵呵一笑說道:「白瑜可沒有半分緊張,你之前和巫女宮的羅將神水姬,還有絕情道的波多野結衣談的如何?」

白瑜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說道:「我想一龍·雙鳳,可是她們兩個卻不大好相處,白費勁。」

「什麼,你想兩個都要?」災滕長老為人比較實誠,立即就有些驚訝的問道。

白瑜等的就是這句話,他嘿嘿一笑說道:「雖然沒有談判好,不過已經約定了等大比之後,大家一起相處著看看,然後四處走走。所以大比后,我可能要遲一點再回宗門。」

災滕長老和宮本俊浪面面相覷,這個白瑜也太強大了點吧?竟然還有這種本事?如果真的將這個兩個頂級宗門最優秀的弟子給娶過門,那他們兩天一流劍派就算不能成為十大宗門之一,在這件事上,也可以風頭蓋過另外十大宗門。

宮本玄信再次笑道:「白瑜,有些事情自己把握就好,不要吃虧就行。我今天將你叫到這裡來,還有一件事要問一下你。因為之前你一直在閉關,所以沒有參加宗門的大比報名。這次我兩天一流劍派成績很差,說不定比上次還要差很多。想讓你臨時代替千空雪代子。進入太乙天仙境弟子的決賽中。你的意思如何?」

白瑜早就猜到了會是這樣。他沒有半分勉強的說道:「宗主,各位長老,我一直是兩天一流劍派的弟子。為宗門出力,是理所當然,絕不會推辭。」

「好,白瑜我果然沒有看錯你。」災滕長老一拍手掌說道。

「不會只是出力的,這次宗門大比進入前百的都有無上榮譽。甚至還有豐厚的獎勵。」宗主宮本玄信微笑道。

白瑜還沒有想到這一點,現在宗主這麼說,他立即就想到了將位置讓給他的千空雪代子

,連忙說道,「宗主,這樣一來,咸師姐豈不是吃大虧了?」

「不會,宗門會補償她的。況且她的實力,也不能拿到多少分。」另外一名白瑜不認識的長老說道。

白瑜略一沉吟就說道,「要不這樣吧。 枇杷花開 我的獎勵就和千空雪代子師姐分好了,我一直在宗門小靈域修鍊。已經得到了宗門的許多好處,不能白白佔了師姐的便宜。」

宮本玄信點點頭,他覺得白瑜確實是不錯,至少不是那種貪婪無比的人。 林寒這次的收穫十分豐厚,如果直接將這些晶石煉化完,估計突破氣境,也並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上萬塊晶石的能量何等龐大,就算藉助著龍鱗內勁的幫助,林寒也絕對無法在短時期內將它們全部吸收,他這次出來,並不單單隻是為了找個沒人的地方,挖個洞修鍊,並沒有直接煉化掉所有晶石得想法。

極品晶石的能量太過純粹,氣境以下的強者,根本沒有辦法將之完全吸收,以林寒此刻的境界,使用中級晶石來修鍊,是最合適的。

兩隻手掌各抓一塊中品晶石,林寒雙目微闔,龍鱗內勁緩緩運轉,生成一股吸扯之力,控制著竟是裡面的力量,使之運行在經脈之中,逐步朝著氣海中匯聚過去。

和先前使用過的能量魔晶不一樣,晶石中的能量十分精純,最合適普通人吸收,而前者中的能量雖然也十分巨大,不過到底和人類的勁氣有所排斥,難以被全部吸收。

而且,煉化能量使之轉化為勁氣的過程也十分麻煩,不如直接吸收晶石中的能量來得簡單。

一縷縷極為精純的勁氣自林寒的手掌中蔓延,順著手臂上的經脈遊走,很快便自動沉寂在了林寒的氣海之內,將之填充得越發充盈。

匯入的能量與氣海中的勁氣互相融化,壓縮成為一種全新的液態勁氣,顯得越發渾厚與凝練。

時間緩緩流逝,窗外的天光黑了又亮,有著足夠多的晶石來維持,林寒立刻陷入了瘋狂地修鍊之中,體內每一個細胞都像是饑渴了三天的餓漢,瘋狂而貪婪地吸取著晶石中的力量。

而伴隨著越來越多的能量被林寒煉化,少年已經能夠明顯感受得到,自己的勁氣修為在不知不覺間,正以一個十分可喜的速度,在往上攀升,這樣的速度,比其他自己煉化天地靈力來,要快上了十多倍!

「哈哈,難怪那麼多人都喜歡藉助晶石來修鍊,這些東西的確是難得的寶貝,依照我的估計,看起來想要突破到氣境,還用不光這麼多晶石。」

修鍊的第三天,林寒緩緩睜開了緊閉的雙眼,睥子中澄亮一片,渾身縈繞的勁氣波動也變得更加凝實了一些。

經過兩天時間的煉化,他也只不過消耗了上百塊中級晶石,然而所能取得的好處,卻比得上平時近一個多月的苦修,可以想象,這些晶石對於人類的幫助究竟有多大。

「這還只是利用中級晶石來修鍊的效果,如果藉助上品晶石來修鍊,或許我的速度還能再快一倍,至於極品晶石,現在還不到使用它的時候!「

林寒伸出一個長長的懶腰,盯著自己手中的空間戒看了又看,良久之後,微微搖了搖頭,壓抑下了想要直接煉化極品晶石的想法。

距離他突破力境,如今也才只過了兩個多月的時間而已,在這段時間內,藉助各種各樣的機遇,他已經將自己的實力連續拔高了六重,這種速度,已經足夠嚇死很大一批,呢里半輩子都只能停留在歷經層次的強者了。

不過,如此駭人的修鍊速度,同樣也是林寒的極限了,修鍊最忌諱好高騖遠,過多地依靠外界的力量,雖然能在短時間內將境界提升很高一截,卻同樣會留下很多隱患,導致在今後的修行道路上出現偏差。

對於這些從外界攝取來的力量,林寒時刻都保持著最大的謹慎態度,他的野心很大,為了長遠的利益,可不會為了這些蠅頭小利而迷失了自我的本心。

在林寒所處的這片天地內,力境這個層次,其實是最好提升的。

因為精境和元境都是築基境界,半點馬虎不得,也很少會有人採用愚蠢的辦法,去大幅度提升這兩個層次修為的人的境界。

林寒九歲就掌握到了氣感,排除掉中間耽誤的那兩年時間,也花了整整七年,才脫離了這兩個最墊底的層次。

而力境,則是成為一名強者的底線要求,行走在夢天古域的人,若是連力境都達不到,根本就不會有人正眼瞧你一眼,甚至連衣食住宿,也別期望人家會好好招待你。

這個世界,一切都靠實力來說話,太過弱小的人,連抱怨現實的資格都沒有。

緩步離開自己的房間,林寒來到了客棧的第一層,接連兩天不眠不休,就是神仙也有些扛不住,好在實力有所精進之後,林寒的精神反而要比來到這裡之前振奮得多,再次點了滿滿一桌子菜,一個人狼吞虎咽了起來。

「誒,你們聽說了沒有,據說王家這次不知道怎麼搞的,派出去的商隊在焰蟒森林裡都全軍覆滅了,二十多個力境強者,再加上一個領隊的氣境強者,居然沒有一個人生還。」

林寒拚命地往嘴巴里塞著東西,冷不防背後有人說話,這人嗓門極大,震得林寒差點被滿口的大白饅頭堵住了氣管。

「可不是嘛,哎,肖團長,看來這趟任務可不好接啊,咱們西域和北域的交界點,就是這片焰蟒森林,每年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強者死在裡面,這裡面的四級妖獸都快成堆了。」

「嗯,就是因為這樣,咱們韓正團長才會特意在這裡停留一天時間,想要拉攏一些順道的強者同行啊,嘿,也不知能不能找到幾個氣境強者。」

「媽的,要不是這次的任務收穫豐厚,誰會捨得把腦袋別再褲腰帶上去拚命啊!」

「快吃吧,吃完早點休息,明天一早就得趕路!」

最後一個人的聲音顯得極有威嚴,聽他這麼一講,所有人都不說話了。

林寒恰巧在這個時候吃完了飯菜,十分好奇地回身望了後面這一張桌子上的人一眼,發現五六個滿臉橫肉的大漢,正簇擁著一名體型削瘦,然而氣度卻顯得較為沉穩的中年人。

「這位小哥,你有什麼事嗎?」

察覺到林寒的目光,那中年男子立刻便將腦袋轉向了少年,沖他露出一個和善的笑意,開口問道。

「呃……你們在尋找人隨隊出行嗎?我的目標也是北域,不知是否能夠和你們同行?」

出門在外,林寒也沒有什麼好講究的,聽見對方的話,立刻抱拳正色道。

「你?哈哈,小夥子,我們這次是要去完成一個很危險的任務,你這細胳膊細腿的,也想跟我們一塊兒去?想要去北域,不如走赤炎荒漠那條路吧,那裡還算比較安全。」

中年人沒顧得上說話,反而是臨近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笑著替他回復了林寒,這人體型健碩,獨自坐在一根長凳上還顯得很窄,精赤著胳膊上堆積著飽滿的肌肉,如同要跳出來一般。

「呵呵,既然如此,我就不打攪了。」

林寒微笑著點了點頭,沖著對方拱了拱手,隨即直接走出了客棧,想到外面透透風。

瞧見他要走,中年男子的嘴唇好似動了動,卻並沒有說出什麼挽留的話來。

來到這鎮子兩天,林寒還從來沒有外出逛過,明天便打算要走,倒是可以借著這個機會,好好體驗一下其他帝國的風土人情。

或許是因為地勢特殊的緣故,這個小鎮上人來人往,過往的修行者比一些小城市還要多上一些,大街上隨處都能瞧見一些其實不俗的修行者,肩上扛著各種各樣的武器,穿行在人流如織的馬路上。

林寒隨意溜達了幾圈,轉過幾條小巷子,轉而來到了小鎮中心處的一片廣場上,瞧見廣場的中心部分擠滿了黑壓壓的人頭,從裡面隱隱傳來一些勁氣碰撞的聲音,不是還有人拍手叫好,爆發出一陣雷鳴般的喝彩聲。

「難道是有人在裡面戰鬥?」

林寒好奇地張望了一眼,可惜實現全被黑壓壓的人群所遮掩,也看不清楚裡面的詳細,只能憑著精神力感應,發現裡面的勁氣波動變得越來越激烈,彷彿是在有人拚鬥到了最關鍵的時刻。

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