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走上前,唐宋咧著嘴:「兩位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唐宋,也是新來的。那個,我是校醫,跟你們沒法比。」

國字臉的朱光明審視著唐宋,按捺不住好奇:「你一個校醫,來這裡做什麼?」

唐宋不好意思的撓頭:「我沒啥事,到處走走,順便看看老師們需不需要幫忙。你們不知道,我這個校醫是真沒什麼事,閑得慌。來來來,兩位喝茶。」

兩人半信半疑,不過這裡是對方的地盤,他們也不好多說什麼。

抿了一口茶,唐宋回頭看了一下房門口,賊兮兮的壓低聲音:「我說你們怎麼跑這麼來應聘啊?你們沒聽說嗎,這裡非常亂!」

一臉八卦的樣子,讓兩人更是驚愕。朱光明擠出笑容:「我倒是聽說了。聽說因為來了個牛人,好幾個老師被開除,就連副校長也不例外。我覺得是個機會,所以來試一試。」

旁邊略顯消瘦的盧志濤點頭附和:「是啊,我也是來碰碰運氣,正好在校門口遇到朱老師。不管怎樣,雲華高中的名氣總是大一些,機會也多一些。」

兩人一唱一和,只是唐宋總感覺太默契了一點。

「話是這麼說,不過……哎。」唐宋略顯苦澀的嘆息,聲音壓得更低,「有那人在,不好混。你們是不知道,現在雲華高中人心惶惶,好多老師都想走,又不敢說。哎,真是造孽,好好的學校,瞎折騰。」

見他一臉的埋怨,朱光明反倒笑起來:「唐校醫,你又不是老師,擔心這個幹嘛?再說了,我們來也是安安心心教書,沒什麼不好。」

「對對,我也是這麼想。」盧志濤總跟在後邊附和,「而且我覺得,有個人管管也好,免得有些人敗壞我們當老師的名聲。」

越說越讓唐宋覺得不對味,難道真是思想剛好湊一塊?

不動聲色,唐宋無力地聳肩:「隨你們咯,我也就是提醒你們,要不然……哎,這裡現在,非常不好混。」

朱光明眼珠子一轉,湊過去壓低了聲音:「唐校醫,能問一下,那個人是誰?我怎麼聽說,他不教書?」

「這……我不敢說。」唐宋尷尬搖頭,「反正,很厲害。」說得他自己都臉紅,自吹自擂真的好嗎?

朱光明並沒有死心,繼續問道:「我聽說,他跟校董認識?雲華高中,應該是方大集團的產業吧?那個人,該不會是集團親自派來的吧?」

「這我哪知道。」唐宋尤為尷尬,「我一個校醫,哪能接觸到那多。不過我聽他們說,好像是方家未來女婿。」

說話間,唐宋仔細注意兩人的臉色變化。果不其然,兩人均是雙眸閃過精光,甚至還非常默契的對望了一眼。

就這舉動,讓唐宋更是斷定,他倆有鬼!

只是,唐宋想不明白,他們似乎不認識自己,難道不是沖著自己而來?

沒等多想,唐宋又低聲道:「你們可別說是我說的,我聽校長說,要減工資!」

兩人並沒有太在意,朱光明還大義凜然的聳肩:「這倒不是大問題,錢乃身外之物,能維持生活就行。我們來,也就是沖著這裡有更多機會,能實現我們人生的偉大目標。」

「對對,我們是老師,在哪所學校工資都差不多。只不過,我們就是想著有個更安穩的環境,能更好的傳道受業。」盧志濤說得大義凜然,聽得唐宋差點沒吐血。

要臉不,這年頭跟他說錢沒關係?說得這麼正經,不覺得害臊?

意味深長的,唐宋嘆道:「兩位老師真是,高風亮節,小弟我佩服!」

朱光明似乎意識到有些露餡,掩飾的笑起來:「呵呵,也就是說說而已。唐校醫,你確定,你真沒事做?」

「有!」 萌寶速遞:總裁爹地快認領 唐宋肯定的點頭,表情忽然變得非常嚴肅,直勾勾的盯著兩人,「現在,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請兩位老師幫忙。這件事對學校來說非常重要,希望兩位能配合我。」

一本正經,說得相當深沉,讓兩人尤為驚愕。

「你說,正好我們現在也盡量放鬆,如果需要,我們儘力而為。」朱光明應道。

深吸了口氣,唐宋面色凝重的一個字一個字清楚說道:「我想打你們!」 他得意的嘿嘿笑了兩聲,起身道:“算你小子識相,可別忘了我倆的約定。”說罷洋洋得意和那兩些人吃喝去了。

我差點氣的大小便失禁,這孫子是給我力量,鼓勵我殺死他嗎?

當晚我盤坐運氣,真元力在身體裏連續運轉盤旋,很快我便覺得氣透胸臆,真想大聲尖叫,直抒心意。

平息體內激烈的氣息,我開始考慮一個問題,明天一旦動手,我是不是真能狠下心殺死劉白雲?

我覺得我能。

但真的站在演武臺上,直面以對我是不是能有這樣的決心將他斃於掌下?

到目前爲止我不能確定,於是翻來覆去回想他對我的侮辱之言,那副令人厭煩的小人嘴臉,過了一會兒只覺得滿心怨氣,恨不能掐着他脖子,左右扇他的大耳刮。

估計是差不多了,而相見冷清言估計也不太可能,這件事沒辦完馬晶田不可能放了她。

所以無論如何我都得殺死劉白雲。

想到這兒我終於下了決心。

被打的一團糟的路青石終於又恢復原貌,我不在的兩天也不知道是誰在這上繼續戰鬥過了,能清楚的看到上面遍佈劃痕。

最終和他面對面站在一起時我就知道昨天晚上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爲當我看到他滿臉諂媚的對着駱天公施禮,接着趾高氣揚的走到我面前嘿嘿冷笑道:“承讓。”內心的殺機已經一竄丈許。

他當然不知道我今天來此地的目的,依舊是一副趾高氣揚的模樣,我衝他微微拱手算是應答。

隨後他擺了個起勢,我瞬間將體內元力提升到三重歸元境,隨即從腰裏抽出一柄小木刀。

全職醫聖 頓時譏笑聲四下傳來,劉白雲卻有些憤怒,他怒氣衝衝道:“怎麼,你這是在藉機嘲諷我?”

“沒有。”

“那你用這柄木刀是什麼意思?”

“我學會了一手必須用木頭才能釋放的刀法,你想不想試試?”

“噢,你是給我看看。”劉白雲此刻面色纔有些許好轉。

“你看吧。”我直接運起元祖魔刀,身周真元力頓時大作,手中木刀片微微一下,其下便是一股暗勁形成,嗤嗤勁氣響個不停。

劉白雲雖然元力修爲不高,但也是個識貨之人,微微點頭道:“這手功夫俊的很,你是在……”

不等他後面的話出口,我爆喝一聲“血濺浮生”。

唰唰兩聲輕響,一對十字形狀銀光閃閃的勁氣在刀鋒下形成,瞬間****而出,從劉白雲身體穿過。

他臉上兀自掛着的輕蔑笑意瞬間就凝固了,接着一股劇烈的鮮血從斷口處飈射而出,他上半身裂成四塊摔落在地。

下半身僵立片刻摔倒在地。

一招之內劈了劉白雲,整個演武場內平靜了大約有十幾秒鐘,猛然間發出一陣嘈雜的響動,駱天公一張老臉猶如豬肝,起身後拂袖而去。

我管你大爺的爽不爽,我爽就成了。

這場結束後我找到馬晶田,他點點頭道:“我發現你這人雖然看起來沒啥特別出衆的地方,可辦事情能力確實挺強,幾次事情我都覺得沒招,你楞給辦成了,屬於混不吝的福將。”

“謝謝領導誇獎,那麼您答應我的事情?”

“都辦妥了,你放心吧,另外那個女孩我立馬讓羅慶送去你房間。”想了想又道:“我給你兩換個大點的屋子。”

我頓時滿臉通紅道:“這就……”

“別客氣了,這是給你的獎勵,根據我對形式的預測,後面的對手不會再有更強之人,最終你應該會與蕭克難打一場,但那只是榮譽之戰,對於你進孝龍尉不會有絲毫阻礙。”

“好,託你吉言。”

馬晶田真給我安排了一個大房間,大概四五十平方左右,屋子中央有一張大大的軟牀,上面鋪着潔白的牀墊,甚至還有空調和電視。

衛生間居然有一個大大的浴缸,這要是能和冷清言在一起泡個澡,其樂無窮啊。正想這事兒有人敲門。

我頓時渾身燥熱,終於能和她安安靜靜,心無旁騖的單獨相處了。

打開門果然是她,幾天沒見經過調理她神色好了許多,膚色也是白裏透紅,與衆不同,穿着一身合體的修身牛仔服,更襯得兩條腿又長又圓,看的我一陣春心大慰。

“幾天沒見到我想我沒有?”我沒皮沒臉湊上去道。

這次她沒有任何迎合的態度,徑直走道牀邊坐下,卻刻意背對着我,這讓我暗中嘀咕了一下。

轉念一想也正常,這些天沒見,姑娘必然有些生分,便再度湊上去道:“咋了,怪我離開你太久了,這不是去執行任務了,沒辦法啊,看在我給你療傷的份上,原諒我吧。”

她猛的一扭頭,長髮甩起輕柔掃過我的面頰,一股幽雅的香氣直接鑽入我的鼻孔,真他孃的好聞。我暗中道。

卻見她表情沒有絲毫笑意,無比嚴肅的望着我,一對水汪汪的杏核眼透露着些許憤怒。

“你、你這是咋了?在我身上發現女人頭髮了,還是脖子看見嘴巴印子了?”

“你別跟我嬉皮笑臉,我問你爲什麼要騙我?”她道。

“天地良心,我和你都沒說幾句話,騙你啥了?”

“難道非要我把話挑明你才肯承認?”

封先生,求婚成功了嗎? 她越說我心裏越糊塗道:“你挑明說我到底怎麼了?”

“給我治傷的藥你到底從哪來的?”說這話時她漂亮的大眼睛不由自主的眯了一下,憤怒之情一覽無餘。

我下意識問道:“你怎麼知道的?”

這句話等於承認了,她更加憤怒,氣的一張俏臉飛起幾抹紅霞道:“沒錯,我知道你很想幫助我,我也知道你爲我做了很多,可是無論如何你不應該欺騙我,萬樹靈根明明是蕭公子讓你拿給我的,這有什麼不能說的?”

聽她口口聲聲稱呼對方爲“蕭公子”我頓時妒火中燒,怒道:“沒錯,他是公子我是屌絲,他是帥哥,我是pig,所以他什麼都是對的,我什麼都是錯的。”

萌寶坑爹:首席,復婚無效 “你、你怎麼那麼不可理喻。”

“我本來就是個混蛋,我憑什麼要與你說道理。”

屌絲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看上眼的女人拿自己和高富帥作對比,因爲心裏很清楚,只要她比,我必敗無疑,如今這麼一件不露臉的事情被她知道了,不用說,我肯定直接pass。

“你……”她被我嗆的一噎。

平靜了一會兒,她放輕柔語氣道:“我知道你生氣了,可我絕對沒有拿你和別人作對比,我的命是你救回來的……我只是不希望你騙我。”

話說到這份上其實我也明白她的意思,可氣頂在頭上,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冷笑着反脣譏諷道:“你現在是無路可走,所以只能跟我這低三下四的,否則早和姓蕭的走了對嗎?” 最怕空氣忽然安靜,更怕有人忽然問候……

朱光明兩人一愣一愣的看著唐宋,完全的懵逼臉,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偏偏,唐宋一直都是認真臉,表情非常嚴肅。

足足有三秒,朱光明才反應過來,抽搐著嘴角尷尬道:「唐校醫,你真會開玩笑……」

「我是認真地。」唐宋深沉的搖頭,「我真想打你們,希望你們能配合。你們放心,這頓打不會白挨,對雲華高中的未來具有深遠的重大影響。雲華高中一定會牢記兩位的大恩大德,有必要的話一定會發感謝錦旗。」

說得相當嚴肅,著實讓兩人傻眼。這人什麼鬼情況,該不會是,神經病吧?

心頭咯噔一下,盧志濤小心翼翼的低聲道:「唐校醫,你還不是有病……」

朱光明卻察覺到什麼,皺眉的豁然站起來,低沉道:「唐校醫,我並不喜歡這樣的玩笑。我們是來應聘老師,不是來跟你開玩笑。抱歉,我們要準備一下,等會還要面試。」

唐宋也跟著站起來,依舊是一本正經的樣子:「我真沒開玩笑,我是真要打你們……算了,打了就知道!」

話音未落,右手已經迅猛的甩過去。巴掌非常犀利,可朱光明卻兩眼瞬間迸發精光,身體本能往後傾斜躲避。

完美躲過攻擊!

唐宋沒有絲毫驚訝,反倒露出陰險的邪笑。有這本事,他就可以放心打一頓了……

嘭!

三人中間的桌子被踢飛起來,桌上的水杯在空中翻轉,熱騰騰的開水旋轉個不停。桌子也跟著翻轉,朝著兩人兇狠的飛過去。

朱光明兩人反應非常快,快速跳過沙發,隨後側身躲避,桌子正好從兩人中間飛過,嘭的砸在地上。

雙眸寒光閃爍,唐宋冷然一笑:「不錯啊,出乎我的預料!」

說話間,人已經迅猛的衝過去。這回可沒再留情了,飛腿直接橫掃而出。

朱光明駭然的抬起手擋在胸前,啪,兩個手臂像是被鐵棍抽了一頓,疼得他不停的往後,兩手疼得發麻。盧志濤則是趁機朝著唐宋踢過去,可是他的腳還沒踢到,唐宋已經縮回來,精準的踢在他的膝蓋上。

小腿瞬間發麻,盧志濤差點沒踉蹌摔倒,心底尤為駭然。這人速度也太快了,明明自己先出招,對方竟然還有時間翻轉回來……

呼!

完全不給多想的機會,唐宋的飛腿已經再次抽過來。這回盧志濤沒法躲避了,正好被踢中手臂,身體失去平衡的往地上倒下。

朱光明咬著牙,緊握雙拳繼續逼迫過去。只是剛起步他就後悔了,真應該逃!

太快了,根本沒來得及反應,唐宋的飛腿已經再次甩過來。而且即便看到,朱光明也沒來得及阻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抽……

嘭!

被抽中腦袋,朱光明噗的噴出鮮血,身體翻轉的倒下,耳朵嗡嗡作響,腦袋一陣眩暈。

唐宋沒有繼續攻擊,勾著嘴角俯視著兩人,雙眸寒光閃爍。有這樣的身手,來這裡應聘當老師,可信?

「你……你怎麼打人啊?」盧志濤滿面通紅,左手不停的顫抖,感覺骨頭都斷了。

唐宋歪著頭:「我剛才已經說了,我要打你們,你們也答應了啊。」

「你……」盧志濤竟然無言以對,他們什麼時候答應?

朱光明甩著腦袋爬起來,面色蒼白的抬頭死死凝視著唐宋:「這就是你們雲華高中的待客之道?我們只是想來應聘當老師……」

不等說完,唐宋撓了撓耳朵,嫌棄翻白眼:「扯皮真的有意思?如果你們想扯,我能讓你們懷疑人生。說吧,真正目的。」

「什麼真正目的……」

啪!

盧志濤的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唐宋已經健步衝過去,跟踢球似的狂暴抽過去。

呼呼……

盧志濤只覺得渾身爆發了一股洪荒之力,可是還沒等轉化到他自己使用,洪荒之力忽然就潰散,然後狂虐他自己的身體,劇烈地疼痛從每一寸細胞發出。胸口煩悶,鮮血不聽使喚的涌動出來。

朱光明心臟咯噔一下,面色更是難看。緊咬著牙警惕的往後退,看到唐宋滿是不屑的樣子,心底隱隱有些發毛。

「你……你就是唐宋吧?」

唐宋豎起中指:「情報太落後,而且腦子不好使。喊了大半天唐醫生,居然還問這種問題。」

得到答案,朱光明心頭更是發涼。眼珠子轉動,忽然從口袋掏出一個東西朝著唐宋扔過去,大聲喊著:「去死!」

叫喊中,朱光明豁然蹦起來,奮力的想要朝著門口衝去。

尷尬的是,唐宋並沒有躲避他扔過來的東西,而是抓住之後順手就甩過去……

噗!

是一隻鋼筆,不過沒蓋上蓋子,筆芯非常鋒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