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趙倩被氣的全身發抖,怒瞪著趙軍。

「你現在給我滾……馬上!」

趙軍卻是一臉的掃興,坐回到老闆椅上,若無其事的看著趙倩。

「你讓我滾,你沒搞錯吧!老媽說了,你要是不聽話,她就收回這家公司送給我……」

「你不走是吧!」趙倩沒搭理趙軍的話,拿出手機說道,「我現在就報警!」

「你報警啊!」趙軍滿不在乎的說道,「我實話告訴你,我還真就不怕警察!」

此刻外間的辦公室里,傳來了一陣騷亂。

「彪哥!」

「彪哥!」

「彪哥您可來……趙總在裡面……」

隨著一聲聲的彪哥,桑彪帶著一群人出現了。

他毫不猶豫的走入趙倩的辦公室,看到昏迷在地上的秘書後,桑彪的臉色也陰沉下來。

「就是這小子,偷開五爺的車,把他給我帶走!」

隨著桑彪一揮手,幾名小弟直接沖了上去,在其他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把趙軍給控制了。

而後桑彪看向其他人,喊道,「剩下的,每人打斷一條胳膊一條腿,丟出去!」

一時間,辦公室里慘叫聲響成一片。

十幾分鐘后,桑彪的小弟們,拖著一個個被打斷了胳膊腿的傢伙離開了。

直到此刻趙倩才回過神兒來,而桑彪沒有走,非常恭敬的站在趙倩面前。

「趙總,事情已經解決了,接下來的事情,我會處理好的!」

重生之千金要復仇 趙倩聞言擔心趙軍,說道,「我弟弟呢?」

「您放心,他以後都別想踏入公司一步!」

說著桑彪不等趙倩再發問就離開了。

看到趙軍被帶走,趙倩這才回過神兒來。

而她看著公司辦公室里亂糟糟的樣子,幾乎要崩潰了。

她憤怒而無奈的,給柳君如打去了電話。

「你能不能不胡鬧了?」

「你就是這麼跟自己媽說話的嗎?趙倩,我是不是給你臉了,不就是讓你弟弟過去當個副總嗎!怎麼不願意啊!」

趙倩被氣的身子直晃悠,跌坐在老闆椅上。

「您這麼鬧有意思嗎?小軍他來我這裡能幹什麼?」

「你管他能幹什麼,我就是讓他過去當個副總,這件事情你必須答應!」

啪!

趙倩把手機摔到地上,面對這樣的母親,她無話可說。

明明都是自己的孩子,趙倩不明白,老媽為什麼這麼偏袒趙軍。 地下停車場里,葉偉站在車邊抽著煙,冷眼看著趙軍被拖了過來。

「過去!」

隨著桑彪的手下一聲暴呵,趙軍踉蹌著趴在了地上。

「麻批的!老子可是……」

啪!

不知道是誰,一巴掌抽在了趙軍臉上。

響亮的耳光聲回蕩在地下停車場中,趙軍捂著臉哀嚎著。

此刻一群人,把趙軍圍在中間,葉偉背對著他們。

桑彪恭敬的來到葉偉面前,「老大,事情已經按照你說的做了,這小子怎麼辦?」

葉偉頭也沒回的說道,「先打一頓再說!」

桑彪聞言一擺手,十幾個手下就開始往趙軍身上招呼。

這期間桑彪給了葉偉一個蝙蝠俠的面具戴上,他這才轉過身看向趙軍。

隨著葉偉一揮手,所有人都停下了動作。

趙軍蜷縮在地上全身瑟瑟發抖,像是一條快要凍僵的狗。

「你好啊!」葉偉說話前,在自己脖子上插了根銀針,這讓他的聲音變的嘶啞。

趙軍聽懂聲音,緩了過來,抬頭看著面前的這個帶著面具的傢伙。

「麻批的,你丫的誰啊!你知不知道我姐可是……」

啪!

葉偉不等他說完,一巴掌抽在了趙軍的臉上。

「你姐是你姐,你是你!以後如果你在敢進趙倩的公司,我廢了你第三條腿!」

趙軍卻是不屑的笑了,「哈哈……你算個毛啊!你說不能去,我就不去了?那是我姐的公司,是我們趙家的……」

「她的錢都是我給的,你敢去我就收回那些錢!」

葉偉冷笑著說出實話,不過他改變了聲音,帶著面具他不怕趙軍能認出來。

畢竟地下停車場里也很黑,趙軍不可能認出他。

「我呸!」趙軍壓根就不信,啐了一口唾沫罵道,「有本事你打死我,你打不死我……你就……」

趙軍的話沒說完,葉偉把一根銀針刺入趙軍的肩頭。

而後就看到,趙軍的脖頸上,一根根青筋暴起,猶如小蛇一般。

趙軍發出非人的慘叫聲,響徹了整個地下停車場。

他在地上不斷的抽搐,全身的肌肉都因為痙攣蜷縮成了一團。

後悔 然而這種劇痛,卻讓趙軍越發的清醒,根本無法暈過去。

這一刻他想求饒,但是嗓子里卻只能發出「呵呵」的聲音。

足足的半個小時后,葉偉才拔下了銀針。

趙軍只感全身一松,抬頭看向葉偉,「你……你丫的是誰?老子不會放過你的……」

嘭的一聲!

葉偉一腳踹了過去,趙軍整個人貼著地面滑出去五六米,撞在一輛車的輪子上才停下。

「你可以繼續囂張,我也實話告訴你,如果你敢再打公司的主意,我就讓你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葉偉邊說邊向停車場的裡面走,桑彪等人圍著趙軍,直到葉偉離開他們才走。

桑彪他們走後,趙軍在地上躺了好長時間,才勉強的爬了起來。

正在此刻一輛紅色的保時捷卡宴,停在了趙軍面前。

坐在車裡的人卻是被劉萱從外灘莊園趕出去的那個女人,也就是閆斌同父異母的妹妹閆妍!

「需要幫忙嗎?」閆妍放下車窗,看著血頭血臉的趙軍。

她是無意間看到,趙軍從趙倩的公司里被人拖出來的,而後她悄悄的跟到了地下車庫。

在這個過程中,通過那些人的隻言片語,閆妍得知了趙軍的身份。

趙軍打量著閆妍,邪邪的一笑,「需要!」

閆妍也是一笑,「上車!」

半個小時后,中海某處無人的江堤邊,紅色的卡宴停在那裡不斷搖晃著。

趙軍頭上纏著繃帶,表情猙獰的喊著,「干……干你……媽的,老子讓你們打我……干……」

良久后,趙軍坐在副駕駛上抽著煙,閆妍坐在駕駛位補妝。

「你說我姐從九福醫療拿到了二十億的藥品合同?」

閆妍面帶紅暈的笑著,說道,「我是聽九福醫療的劉德顯說的,要不是他不要我了,老娘也不會便宜你!」

趙軍聞言狠狠的在閆妍身上捏了一把,「你是老子見過的最聽話的女人,我決定了老子要和你結婚,只要你足夠聽話,你的仇老子替你報了!」

閆妍聞言卻是冷笑,「你?你家有錢嗎?」

「有錢嗎?哼!」趙軍不屑的笑著,說道,「我姐的公司,遲早是我的,你覺得呢!」

閆妍眼中閃過一抹亮光,「可以,但是我有個要求,半個月內咱們必須結婚。然後讓我去趙倩的公司擔任副總!」

她本想著通過面試進入趙倩的公司,從中在九福醫療的合同中動手腳,報復九福醫療。

現在她覺得只要嫁給趙軍,她就能快速的成為嘉慧醫藥的高層,這比她之前的方法簡單直接了很多。

「果然是我看中的女人,這主意不錯!」

趙軍邪邪的笑著,然而在他內心深處,之前所經歷的那種痛苦,卻讓他越發記恨趙倩了。

閆妍得意的笑著,紅色的卡宴緩緩的駛下江堤的時候,趙倩正在醫院裡的病房裡,安慰著自己的秘書。

「趙總我沒事兒,真的您放心吧!」

「這是我的錯,你好好在醫院裡修養!」

秘書紅著眼抹著淚說道,「趙總我覺得我還是辭職吧!發生這種事情,我也沒臉在公司待下去了!」

趙倩卻是有些不舍,「你是公司的元老,現在離開太不值了!再堅持一段時間,等咱們公司穩定下來,我會給你部分公司的股份!」

「不用了趙總,這不是錢的事情,對不起!我真的不想留下……對不起!」

「是我對不起你!」趙倩說著拉著秘書的手,非常的不舍。

而這時候趙倩接到了母親柳君如的電話,她起身離開病房接通了電話。

「晚上到家裡來,你弟弟帶著女朋友回來了。咱們商量一下他們結婚的事情!」

趙軍要結婚!

這個消息讓趙倩很意外,剛回國的趙軍哪兒來的女朋友?

但趙倩卻沒仔細問,「知道了!晚上我過去!」

掛斷電話趙倩回到病房裡,卻發現秘書已經悄悄的離開了醫院。

趙倩本想追出去,這時手機上來了一條微信,「趙總,我走了!不要來找我!」 趙倩頹然的坐在病床上,想著晚上的事情,給葉偉打去了電話。

「如果你不想去,可以不去的!」

葉偉很意外,上午剛教訓了趙軍,這傢伙下午就帶了個女朋友回家,說要結婚。

這讓他覺得情說不出的怪異,葉偉覺得有必要跟著過去一趟看看。

於是葉偉說道,「沒事兒的,對了,你的女秘書怎麼樣了……」

「走了!」趙倩有些失落的說道。

「你不要放在心上,人這輩子總會有人來了又走,放心她離開你的公司,或許會有更好的發展!」

通了這次電話后,葉偉跟多多玩了會兒,在下午五點的時候,開車到趙倩的公司接她。

水上嘉人別墅,趙倩和葉偉走入別墅后,就聽到柳君如暢快的笑聲。

一名打扮得體樣貌十分漂亮的美女,正跟柳君如和柳雅聊得熱鬧。

「我就說嗎?閆斌姓閆,你也姓閆,總覺的你們之間應該有點關係,原來你們是兄妹啊!」

閆妍微微有些黯然的說道,「可惜我是……唉……」

「有啥不好意思的,閆斌很早就說過了,他親媽走的早,他父親和你母親如果不是家族的阻攔,早就結婚了。」

柳雅這麼說著,拉著閆妍的手還要說,結果看到趙倩回來了,臉上不自覺的露出一抹冷笑。

「表姐,你可算來了,你說巧不巧,小軍的女朋友,居然是我家閆斌的妹妹!」

趙倩疑惑的看向趙軍,又看向閆妍,臉色很是難看。

而此刻柳雅卻是陰陽怪氣的再次說道,「這人啊!要有自知之明,我們今天是家宴,怎麼有個外人混進來啊!」

然而就在柳雅諷刺葉偉的時候,閆妍卻主動迎上了趙倩。

「這就是大姐吧!我是小軍的女朋友閆妍!」

伸手不打笑臉人,尤其還是一位很會說話的大美女。

趙倩微笑著,很快就與閆妍聊了起來。

葉偉隨意找了地方坐下,像是旁觀者一樣聽著四個女人聊天。

不過葉偉只是看了一眼閆妍就是一愣,但卻沒有表現出來只是微笑搖頭。

趙軍此刻從房間里出來,一眼看到葉偉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就消失了,不過很快他就譏笑起來。

「哎呦,姐你怎麼把這個狗東西帶來了,今天閆妍第一次來家裡,你就帶這麼個丟人現眼的玩意兒過來,丟不丟人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