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身材健壯麵相老實的魏生津頓時難堪到面紅,面帶窘迫躲閃的眼神正好和趙純宇對視上,魏生津不是上門女婿但在所有人眼裡住在老宅的魏生津和上門女婿沒什麼區別,兩個人對視的時候有一種同是天涯淪落人,彼此惺惺惜惺惺的眼神互相點頭。

老夫人瞥了眼紀佳夢氣急敗壞的模樣,當初是紀佳夢自己非要和魏生津結婚如今又來指責怨恨自己老公性格懦弱,這種事情若是讓外人看見肯定淪為別人茶餘飯後的笑柄,老夫人語氣不悅,「自己選的老公,心裡沒點底?大庭廣眾之下和市井那些潑婦罵街有什麼區別!」

魏生津主動上前認錯,「媽,都是我不好,請你別生氣。」

駱知秋見狀摟住老夫人胳膊,「媽,你不是還要試禮服嗎?再不走一會就要遲到了。」

趙純宇上前兩步趁機表孝心,「奶奶,我送你們過去吧。」

老夫人帶著趙純宇和駱知秋離開后,一臉不痛快的紀佳夢瞪了眼魏生津,「沒用的東西!」罵完后抬步離去。

魏勝勉早就見慣不怪母親的強勢,也沒安慰魏生津,注意力全部都在趙純宇身上,舌尖舔著嘴角做出一抹陰險的笑容,「你逍遙不了多久。」,他已經準備好了一個精心布置的計劃讓趙純宇栽個大跟斗。

……

費亦行在病房裡巡查保護紀澌鈞,走到窗戶的時候習慣性留意窗外的動靜卻看到在樓下有一大一小的身影。

母子站在路邊,大的牽著小的,小的手裡還拎著一個保溫飯盒,看到這幅畫面費亦行莫名感到心酸。

姜軼洋帶著人進來,費亦行正好可以抽空出去。姜軼洋雙手插在褲兜,瞥了眼旁邊路過的費亦行,「去哪兒?」

「木小姐和寶少爺還在樓下,我接他們過來。」紀總昏迷后他要替紀總保護好木小姐母子不能讓她們受委屈。

「紀總還在昏迷中,禁止一切外人干擾。」姜軼洋向費亦行表明除了近身的人和醫生外禁止其他人接近紀澌鈞以防紀澌鈞真實身體情況外泄。

「木小姐和寶少爺不是外人,有她們母子在紀總會醒的更快。」說完后費亦行抬步離開房間。

姜軼洋望著費亦行離去的背影,旁邊跟進來的許衛問了句:「要不要攔住他?」

仔細一想,費亦行說的也沒錯,「不用。」現在最重要的是紀總儘快蘇醒以免紀家某些有心之人在背後利用紀總受傷大作文章。

很快費亦行就接木兮母子上來,進來后,木兮在床邊照顧紀澌鈞,給紀澌鈞擦手擦臉,木小寶背著手站在床尾看著姜軼洋和費亦行,「我家老紀怎麼會受傷了?」

「寶少爺這些事情恕我……」姜軼洋話沒說完就被木小寶硬冷的聲音打斷:「別跟我整這一套,我告訴你小羊羊,我是老紀唯一的兒子,在他受傷的時候我有義務知道這一切。」瞟了眼姜軼洋后眼神挪到旁邊的費亦行身上,「小狒狒你說。」

「回寶少爺話,紀總是在距離半山別墅三百米的道路發生車禍的。」

木小寶背手繞著姜軼洋和費亦行走了一圈,說話時聲音壓低,眼眸半眯盯著費亦行,「出車禍肢體沒大面積損傷就胳膊包紮紗布,你們當我是三歲小孩糊弄我?」老紀受傷他擔心又著急,結果得到的還不是準確的答案木小寶當場就生氣。

不愧是紀總的兒子,小小年紀就如此聰明洞察力強,寶少爺是紀總的兒子,兒子想要知道老子身體狀況這很正常,費亦行沒有隱瞞如實彙報,「兩車相撞無人員身故,只有幾個手下和紀總受了槍傷。」

姜軼洋警告一句費亦行,「閉嘴!」

木小寶瞟了眼姜軼洋,「現在寶少爺我命令你出去查兇手。」老紀對他那麼好,現在老紀出事了,他得保護老紀。

「抱歉寶少爺,我只聽從紀總的命令。」姜軼洋說話的時候眼神掃過旁邊的費亦行,好像在諷刺旁邊的費亦行為了討好木小寶連規矩都忘了。

費亦行不但沒有因為姜軼洋的嘲諷而生氣反而還在替姜軼洋這硬漢忠心的模樣捏把汗,就是缺少寶少爺的管教。

木小寶遞了眼病床的方向,「是不是要我把老紀推起來,讓他看著你,你才肯出去找真兇?」

「……」站姿筆直的費亦行目光平視前方沒有說話。

木小寶上前一步,當著姜軼洋的面拉下褲子一邊,抬起手對準自己屁股用力一抽,拿出殺手鐧,他就不信馴服不了這隻小羊羊,「等老紀醒來,我就告訴老紀說你揍我屁股,還摸我媽咪的手。」

「寶少爺,我沒做過,這裡有監控。」姜軼洋軟硬不吃,木小寶的招數在他這裡沒用。

洋哥啊洋哥,有時候真相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只需要聽寶少爺的話去查案就對了。

遇到油鹽不進的姜軼洋木小寶受了大挫折,無奈看了眼費亦行,「小狒狒,既然這樣那就委屈你去查案,等老紀,也就是我爹地……」說到爹地的時候特意看著姜軼洋,「醒來了,我會告訴他現在發生的一切,讓他好好嘉獎你。」

小羊羊你等著,總有一天,寶少爺會把你征服,讓你變成聽話的小羊羊。

「是,寶少爺。」哎,洋哥啊洋哥你真是食古不化,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寶少爺,以後有你苦日子受了。

打從心底嫌棄鄙視費亦行一臉巴結討好木小寶沒有節操和下線的姜軼洋完全沒意識到,他得罪了紀總的寶貝兒子即將要迎來人生第一場表演秀,海草,海草,喜羊羊美羊羊我就是一隻羊。

……

被紀澌鈞親口拒絕後的梁淺坐在酒店包房的地上,地上是橫七豎八的酒瓶。

「我等待,有一個人長的像你……」手機來電鈴聲響起,梁淺伸手摸過手機,「喂?」

「啊淺,紀總出車禍人在醫院,這可是你展現溫柔的好機會。」電話那邊是聶曉雲略帶著急的語氣恨不得梁淺立刻飛過去。

「媽,我很忙不去。」說完后直接掛斷電話,對著充滿酒味的空氣說了句:「去熱臉貼人家冷屁股?」用手不停拍著胸口,「我梁淺沒那麼賤!」越說越委屈,梁淺抱住酒瓶給木兮打電話。

電話打通后,梁淺開始哭:「啊兮,嗚嗚嗚……」

「啊淺,你怎麼了?」

聽到木兮關心自己,裝不住委屈的梁淺哭的更傷心,「啊兮,你快來,我在凱斯酒店9820總統套房。」

電話里梁淺是哭著報房號木兮以為梁淺出事了立刻放下手上的杯子交待一句床邊的木小寶,「你照顧好老紀,梁淺啊姨出事了媽咪得過去找她。」

「媽咪,你去吧,我會照顧好老紀的。」

木兮離開后,病房只剩下木小寶和昏迷的紀澌鈞,木小寶蹬掉鞋子,掀開被子抱住紀澌鈞的腰身,緊緊摟著昏迷未醒的紀澌鈞,半張臉藏在被窩裡偷偷哭,「老紀你不可以出事,你答應要做我爹地的,如果你出事了我就沒有爹地了。」

「雖然你很讓人討厭,但我已經喜歡你了,我答應自己要你做我爹地了,你不可以毀約,你還沒陪我組建超人,你要是騙我,我就不理你了,嗚嗚嗚……」

小手捏著被單偷偷擦掉自己害怕紀澌鈞出事的眼淚。

……

木兮趕到酒店的時候,差點就報警了,還好看到梁淺沒事木兮才鬆了一口氣。

梁淺看到木兮緊張她,進門后拉著她全身上下打量,梁淺就笑了,笑得特別大聲:「啊兮,你以為我被人QB了是不是?」

「你怎麼喝了那麼多酒?」看起來還很傷心的樣子,難道今天的梁淺不是應該滿臉幸福拉著她的手說要和紀澌鈞結婚還邀請她做伴娘之類的話嗎?

「啊兮,我談了七八個男朋友,從來都是我甩別人,還沒有人敢甩我梁淺,可你知道嗎?」梁淺雙手搭在木兮肩膀上說話的時候噴到木兮滿臉酒味,「居然還有人敢甩我,在他眼裡,我就是一個自作多情的女人!」

木兮聽到這句話猜到的居然是紀澌鈞對梁淺說的,仔細一想沒可能,紀澌鈞是個顧大局辦事有分寸的人,怎麼會做這種破壞聯婚有損兩家利益的事情。

梁淺捕抓到木兮疑慮的表情立刻用手指著木兮的臉,「你……」

心虛的木兮被梁淺這麼一指心裡咯噔一響,笑容僵硬,「啊淺,你說什麼呢?」

「別裝了!」 梁淺特別肯定的三個字讓木兮很是自責,木兮想要和梁淺解釋,「啊淺你聽我說……」

梁淺伸手打斷木兮,「不用解釋,我知道你是為了讓我好受才安慰我,但是這都不能掩蓋真相,老娘就是被紀澌鈞甩了又怎麼樣!」

「你說的是這個?」木兮眼瞳微微睜大。

「還有比這個更糟糕的?」梁淺上半身倒向木兮,額頭抵在木兮肩膀上,「嗚嗚嗚,啊兮,紀澌鈞那混蛋居然當著我面直接拒絕我,他媽的,如果不是他長得帥還有錢,老娘會看上他?真他媽把自己當回事,我以為他風度翩翩,紳士浪漫,卻沒想到是個傲慢無禮,不懂溫柔的男人。」那日的紀澌鈞簡直就是顛覆了她的想象。

木兮摟住梁淺輕輕拍了拍梁淺的背,「啊淺,他怎麼會拒絕你,你們都要結婚了,不可能吧。」本以為聽到紀澌鈞親口否決婚事她會很開心,卻沒想到看見梁淺這麼難過痛苦她半分喜悅都沒有反而更自責。

「你也覺得不可能對吧,可他媽的紀澌鈞偏偏就是拒絕了我,還當著我的面說對我的關心是出於什麼紳士風度,與我梁家只是各取所需,還說他心有所屬不會娶我。」梁淺越說越氣憤抓住木兮胳膊不停搖晃,「啊兮,我妒忌啊,我妒忌他心有所屬,我梁淺那麼好哪裡比不過他心裡那個女人,他憑什麼就不喜歡我。」

「他真的這麼說?」紀澌鈞心有所屬?他有喜歡的人了?

「嗯嗯,他親口對我說的,說心有所屬,再騰不出半分位置容納其她女人,啊兮我是個女人,我還喜歡他,他怎麼能半分情面都不給我赤裸裸在打我的臉,這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無情的男人!」惱羞成怒的梁淺抄起手上的空酒瓶對準床邊不停敲打。

木兮抓住梁淺的胳膊,把酒瓶從梁淺手上取走,「啊淺你條件那好,一定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

「你說的沒錯,老娘我雖然不甘心但是不代表我賤,他都不喜歡我,我為什麼要在一棵樹上弔死,世界上男人千千萬萬不是只有他一個,有錢長得帥的多了去了。」梁淺拍著胸口一臉洒脫說完后又拿起酒繼續喝。

木兮勸不住梁淺只能任由她喝醉。

坐在地板上的木兮望著梁淺眼眸中的哀傷她的心也跟著惆悵悶疼起來。

紀澌鈞心有所屬了……

他的那個所屬是誰?

那她又算什麼?

……

董雅寧收到消息說紀澌鈞出事了立刻給老夫人打電話,得到批准后董雅寧搭乘專機飛到景城去看紀澌鈞,因為董雅寧來的突然,把門口的費亦行嚇了一跳。

想起寶少爺還在病房裡費亦行為了提醒裡面的人提高打招呼的音量,「雅寧夫人好。」

病房裡的木小寶聽到有人來了趕緊爬下床,跑了兩步又掉頭回去把床頭櫃的保溫盒一塊拿走,門口有人木小寶只能在病房裡找地方躲。

門突然被推開,木小寶情急之下鑽進了電視櫃以最快的速度關上電視櫃的櫃門。

電視櫃的門剛掛上董雅寧就踏入房間,費亦行跟在董雅寧身後進到病房目光緊張留意四周尋找木小寶的身影。

「澌鈞……」董雅寧進來后看到兒子躺在床上臉色蒼白快步走到床邊,握住紀澌鈞的手輕喚紀澌鈞的名字。

「紀總怎麼會傷那麼嚴重?」董雅寧追問一聲身後的費亦行。

「車禍受了些輕傷,只需多加休息就會康復,雅寧夫人請放心。」對於紀總受傷的真正原因不能隨意透露就連雅寧夫人也得保密。

「你先下去吧。」

「是。」沒找到寶少爺的身影費亦行鬆了一口氣,他就知道寶少爺聰明肯定會聽到躲起來。

費亦行剛離開紀澌鈞就醒了。

紀澌鈞睜開眼看見坐在床邊的董雅寧,沙啞發乾的嗓子說話的時候還有幾分像火灼燒不舒服,「媽,你怎麼來了?」

「知秋給我打電話說你出事了,我就立刻請示老夫人過來看你,你不要說話,多多休息。」

「嗯。」紀澌鈞應了一聲后目光瀏覽四周,像是在尋找什麼。

「澌鈞,你在找什麼?」

平穩的語氣有幾分冷淡,「沒什麼。」

紀澌鈞眼眸望著天花板,出事後醒來第一件事紀澌鈞沒有急著叫費亦行進來追問真兇是否抓到,而是在看她們母子是否有來過,沒發現她們來過的蹤跡,心裡莫名落空不舒服。

「我剛剛進來看到梁家的人送了些禮品,東西都放在外面,我聽知秋說,今天上午梁家的人去了紀公館談婚期,定了周五訂婚。」董雅寧一臉心疼兒子,「澌鈞,委屈你了,不管怎麼樣,梁淺是個好姑娘如果你娶了她,那就好好對人家,能看到你成家立室媽真的很開心,媽身體也好多了,等你們生了孩子,照顧不過來媽替你們照顧。」

老紀不是說不會娶梁淺阿姨嗎?怎麼上午又去談婚事了?而且他馬上要有自己的寶寶了那就不會再要他這個別人生的寶寶了,那種即將被遺棄的恐慌不安感瞬間紅了木小寶的眼眶。

柜子外面傳來董雅寧的聲音:「媽給你倒水洗個蘋果。」董雅寧從床邊起身,沒在桌上看到有籃子就走到電視櫃下面找。

逐個柜子打開尋找籃子放水果。

木小寶聽到旁邊傳來櫃門挨個被拉開的聲音嚇得小身板不停捲縮進柜子里。

接到木兮電話熬了粥送過來的孫嬸跟著費亦行進病房,剛走進病房就看到有個婦人打開柜子在尋找東西,準備開口問她是誰就聽到旁邊幫她開門一塊進來的費亦行問了句:「雅寧夫人,你要找什麼?」

雅寧夫人?

紀總的母親雅寧夫人?

董雅寧打開柜子,看著費亦行面帶笑容,「不用了,我自己拿就……」手摸到一個冰涼的東西,董雅寧嚇到立刻收回手,「啊……」

紀澌鈞聽到董雅寧驚慌的尖叫聲問了句:「媽,怎麼了?」

費亦行趕緊上前去查看。

董雅寧俯身低頭望向柜子里,發現裡面捲縮著一個抱著保溫盒的小男孩,董雅寧看到這幅畫面嚇到捂嘴,「這裡面怎麼會有一個孩子?」

孩子?

完了!

費亦行快步繞過董雅寧就望見貓在柜子里的寶少爺,「雅寧夫人這是……」

在費亦行著急解釋的時候,撐起身的紀澌鈞正好和柜子里眼眶灌滿淚水可憐巴巴的木小寶對視上。

木小寶怎麼會在這裡?

正好孫嬸提著吃的進來,董雅寧看到孫嬸聯想到什麼問了句:「這是你的孫子?」

孫嬸不敢回答只能向費亦行求助。

費亦行高聲應了一句:「不是,是公司同事的兒子,她回公司拿文件,我暫時替她照顧兒子。」

董雅寧半蹲下,伸手進去攙扶木小寶出來,「小傢伙真可愛,怎麼跑到裡面來玩了?」

木小寶沒有讓董雅寧攙扶自己,而是自己從裡面爬出來,先身體爬出來,日後再伸手去拿保溫盒。

「我來幫你拿吧。」董雅寧伸出手去幫木小寶拿保溫盒。

「這是我的,不准你碰。」與其說他伸手搶回保溫盒倒不如說因為董雅寧說紀澌鈞生孩子得知自己要被人取代后想要搶回自己的爹地。

董雅寧被木小寶突然的大聲吼叫嚇到手抖,不小心碰撞到保溫盒,保溫盒倒下從柜子滾落到地上。

保溫盒掉在地上蓋子打開,裡面的水餃灑了一地,木小寶氣到雙手去推董雅寧,「你是壞人!」

一聲斥責響起在耳旁,「木小寶!」

木小寶被紀澌鈞的斥責嚇到渾身哆嗦,眼眶裡擠滿的淚汪汪淚珠,一哆嗦全部順著眼角滑落下來,撅起嘴氣恨瞪著紀澌鈞。

沒禮貌,犯錯還比誰都有理了,「什麼態度,道歉!」

「孩子還小,別嚇著他了。」董雅寧攙扶住木小寶的肩膀,看到木小寶的模樣像極了紀澌鈞小時候的模樣董雅寧笑著說道:「喲,費助理啊,你那同事的孩子和澌鈞小時候簡直就是一個模板刻出來,這臉長的可是一模一樣。」

「是啊,人人都說我同事和紀總長的……」費亦行救場的話還沒說完木小寶就一把推開董雅寧,沖著董雅寧歇斯底里大喊:「我爹地早就死了。」說完后拔腿就跑。

紀澌鈞聽到這句話氣到咬牙切齒喊了句:「木小寶!」

「不好意思雅寧夫人,這孩子脾氣就是這樣,我先去看看我同事回來沒有。」

「去吧。」董雅寧不失禮貌笑了笑,起身後接過孫嬸手裡的粥示意孫嬸把地板打掃乾淨。

孫嬸還是頭一回見到紀總這樣斥責寶少爺,心裡很替寶少爺難過,孫嬸低著頭趕緊把地打掃乾淨。

木小寶跑出醫院一群保鏢在後面追著木小寶。

在下樓梯的時候木小寶腳踩空從樓梯上滾下去。

「寶少爺,寶少爺……」費亦行加快腳步衝過去。

木小寶爬起身後,衝到公交車站牌,在公交車關門前一刻爬上車。

費亦行示意保鏢,「趕緊把人追回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