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辦公室里,司厲霆正在給錦諾餵奶。

「小不點,你快點長大,長大了就可以保護媽咪了。」

錦諾彷彿聽懂了什麼似的,停了一瞬看向他。

「乖,喝吧,爹地不吵你。」

捏了捏寶寶的臉,司厲霆的手機響起。

那是他給顧錦設置的特別鈴聲,所以鈴聲一響他就接了。

「寶貝。」

「厲霆哥哥,帶孩子辛苦嗎?」顧錦含笑的聲音傳來。

司厲霆輕笑一聲,「自己的寶貝就不辛苦了,再說諾諾很乖,還真的沒有讓我費太多心力,抱歉昨晚有點過火了。」

「哼,你還知道你自己過火啊。」顧錦控訴道,以至於累得她今天連司厲霆什麼時候起來的都不知道。

「要怪就怪我家蘇蘇太好看了。」

「嘴甜,厲霆哥哥一會兒一起吃飯吧,就在你們公司附近的……」

顧錦話還沒有說完,司厲霆便聽到一道男人的咆哮聲傳來:「小心!」

轟隆隆,司厲霆聽到電話那邊傳來彷彿天崩地裂的聲音。

嘟嘟嘟嘟……電話變成了忙音狀態。

「蘇蘇,蘇蘇你怎麼樣了?」

電話斷了,但再也沒有人回答。

恐懼從司厲霆內心中蔓延開來,這種恐懼不亞於顧錦當初親眼看到他墜海。

最後那道聲音是唐茗的聲音,也就證明她們是在一起。

司厲霆拿起手機趕緊撥唐茗的電話,撥號的時候他雙手顫抖,分明只有簡單幾個按鍵而已,然而他的手顫抖得幾乎連電話都拿不住。

左手壓著右手,向來淡定冷靜的司厲霆從來沒有這麼惶恐過。

全身上下不可抑制的發抖,他拚命在心裡道:「不會有事的,蘇蘇你不會有事。」

不管他再怎麼安慰自己,然而內心之中的恐懼猶如魔鬼一般飛快蔓延開來。

電話那頭傳來的是忙音,快接電話,快接電話!

嘟嘟嘟……

司厲霆茫然的看著電話,他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便在這時錦諾不知道怎麼了,突然莫名其妙哭了起來。 顧苒焦急的等著,她心中也沒底,萬一對方不讓她進去該怎麼辦?

「小姐,你可以進去了,請問你的耳環是什麼樣子的,多些人找會更快吧。」

「不用麻煩,我自己去找就是。」顧苒藉機進了大門,「請問史密斯先生在家嗎?」

「少爺今天在家,小姐找少爺有事嗎?」

「既然來了,要是不拜訪一下有失禮貌。」

「少爺在花園賞花。」

顧苒得到了秘密情報,她心中很開心,趕緊朝著花園走去。

白天的花園很漂亮,微風習習,紫藤花在風中搖曳,腳下是大多的繡球花。

這裡美得就像是水粉畫中的場景,見一個男人在樹下賞花,她趕緊走了過去。

「史密斯先生。」

司厲霆緩緩轉身看向她,「顧苒小姐。」

對上他那雙黑瞳,分明是很普通的一張臉,不知道為什麼顧苒覺得他的眸子很深邃,猶如一口幽森的古井神秘。

「史密斯先生認識我?」顧苒有些激動道,那一天晚上她好不容易才擠到了他身邊,不過連一句話都沒有來得及說。

「你認識我,我認識你難道很奇怪?」司厲霆的口吻不冷不熱,偏偏這樣的他更引人注目。

顧苒覺得他身上有一股神奇的魔力,讓她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他。

「我只是覺得有些榮幸,史密斯先生,很抱歉我冒然來訪,那晚我的一隻耳環不小心丟失,我想要過來尋找。」

「沒關係,需要讓傭人幫你嗎?」

「不用了,我自己找找就是了,謝謝你史密斯先生。」

「不知道小姐丟失的是什麼樣的耳環?」

「是……是鑽石耳環。」顧苒隨便找了個借口。

司厲霆還想要說些什麼,他低頭看了看錶,「抱歉顧小姐,我還有個會,要是有任何需要你就吩咐傭人。」

「你去忙,不用管我的,我自己找找就是了。」顧苒裝作一副溫柔的樣子。

司厲霆離開花園,顧苒心情好極了,她本以為那個男人性格冷漠不好靠近,沒想到卻是這麼溫和紳士。

他居然記得自己,說不定自己已經給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雖然才說了幾句話,顧苒都要樂開花了。

司厲霆回到顧錦身邊,顧錦撥弄著錦諾,母子靜好的畫面讓司厲霆心中一暖。

「這麼快?」顧錦本來還以為某人要做戲做全呢。

「你以為和別人我有什麼話可說?」司厲霆湊到她的頸邊,「還是我的蘇蘇最好。」

「厲霆哥哥,你到處留情,這樣可不好。」

司厲霆輕笑一聲:「蘇蘇,我可從來沒有對她做過什麼許諾,不過是她自作多情而已。」

「給人希望,又親手粉碎掉,厲霆哥哥,有沒有人說你很殘忍?」

「蘇蘇,我在乎的人只有你。」

……

花園之中,顧苒還做著一個美夢,等史密斯回來她可以藉機和他搭訕。

等到夕陽西下,天都快要黑了,管家迎了上來。

「顧小姐,你的耳環還沒有找到嗎?」

「很抱歉打擾你們了,那隻耳環是我去世的親人留給我的,我不能弄丟的。」

「這麼晚了,顧小姐還是先用餐吧,這是少爺吩咐的。」

一聽少爺吩咐,顧苒眼中閃過激動的光,「那先生呢?」

「少爺晚上有約回來不了,小姐要是不嫌棄可以在這用餐。」

「怎麼會嫌棄,是我打擾了。」

「小姐請跟我來。」

顧苒想到那人在如此忙碌的時候還能想著自己,他肯定對自己有興趣。

管家將她請到了偏廳,顧苒還樂滋滋的一個人用餐。

殊不知另外一邊,司厲霆親昵的給顧錦夾了一堆菜。

「蘇蘇,這個對身體好多吃點,還有這個也不錯,吃了對奶水好。」

顧錦:「……」

嚶嚶嚶,她的霸道總裁三叔赫然變成一個月嫂。

司厲霆最近看了一堆產後護理的書籍,什麼好就要給顧錦弄來。

比爾看到司厲霆那樣子也有些無奈,「霆兒,小錦兒吃不完這麼多。」

「沒關係,吃多少算多少,來,我喂你。」

顧錦已經過了好幾天不動手吃飯的日子,司厲霆完全就將她也當成了寶寶。

很多女人在生產後丈夫只關心寶寶的情況,很容易忽略了母親。

在司厲霆這裡就完全不會出現這種情況,他不僅很開心的照顧錦諾,還連帶著顧錦一起照顧了。

「厲霆哥哥,她還沒走嗎?」顧錦都睡了午覺,吃了下午茶,還抱著寶貝去轉悠了一圈回來。

「剛剛管家請她去偏廳吃飯了,她根本就沒有走的意思。」

比爾無奈的搖搖頭,「現在的女孩臉皮都是這麼厚的么?」

顧錦臉上也有些沒有光,「叔叔,抱歉,給你們添麻煩了。」

「小錦兒,我都說了多少次要改口,我都從霆兒這裡聽說了,你那兩個表姐太可惡,是該好好罰罰。」

顧錦還是有些不好意思叫出口,司厲霆瞪了比爾一眼。

生活點點點 「爸,你就不要逼蘇蘇了,她臉皮薄,和那些臉厚如磚的女人不同,等她什麼時候適應了再改口。」

司厲霆絕對是無條件站在顧錦這邊的,比爾也不介意。

這樣的生活正是從前他夢寐以求的,沒想到他有生之年還可以有兒子,兒媳婦和孫子。

一家人其樂融融,沒有人理會顧苒。

當然顧苒自己一個人過得也挺好的,滿腦子都做著史密斯喜歡她的美夢。

她用了生平最慢的速度吃完,本來是想耗到史密斯回家。

一頓飯都吃完了,她也沒有理由再留下來。

「史密斯先生回來了嗎?」她不死心的問道。

「少爺今晚有事回來得很晚,小姐的耳環還是沒有找到嗎?」

「是的,花園太大了,一天也沒有辦法找完,請問我明天還可以來嗎?耳環真的對我來說很重要。」

管家微微一笑,「當然可以,不過我有樣東西是要給你的。」

「什麼東西?」

管家將手中的珠寶盒遞給了她,「這是少爺吩咐送給顧小姐的,你既然是在史密斯家丟的,少爺希望能夠拿這對彌補。」

顧苒看著那一對起碼三克拉以上的鑽石耳環,女人天生都喜歡寶石的,一想到是史密斯送給她的,她臉上一喜。

「我怎麼好意思收。」

「收下吧,這是少爺送給你的。」

「替我轉告一下史密斯先生謝謝。」顧苒欲拒還迎的收下了鑽石。

一個男人給女人送禮物代表什麼?要是之前她還懷疑史密斯喜歡她,那麼現在她就能夠肯定了。

管家送走了顧苒回到司厲霆身邊,「少爺,按照你的吩咐辦好了,不過你讓我送到鑽石不就是咱們吊燈上的普通水晶,要是被她發現了……」

「只要說是我送的,她不會懷疑。」司厲霆冷冷一笑,他是不缺錢,家裡首飾一堆,但就算是做戲他也不會給其她女人送珠寶。

至於顧苒激動不已,還以為是什麼大牌的獨特設計。

她喜氣洋洋的回家,「爸,媽,我回來了。」

「女兒,怎麼樣了?有希望嗎?」

「那當然,也不看看我是誰,史密斯很喜歡我,不僅留我吃飯,還給我送了一對鑽石耳環。」

「女兒,真有你的,你今晚怎麼不留在那邊過夜?要是有了實質關係,他想賴都賴不掉。」顧媽媽甚至還想要她在史密斯家過夜。

「媽,你著急什麼,才見面就過夜,人家還以為我是不正經的人。

況且他今天有事沒有回家,我都打聽好了,等明天有空我再過去。

看樣子他很喜歡我,不然也不會特地關照我了,我得要把握好這次的機會。」顧苒心中有了不少底氣,她相信自己肯定會拿下史密斯。 顧苒費盡心思,顧明珠何嘗不是如此,她沒顧苒這麼臉皮厚直接跑去了別人家裡。

顧明珠便想著在工作上能夠和司厲霆有什麼往來,自從被趕出顧家的公司之後,她入股到了朋友的公司合作。

顧錦懷著身孕也就睜一眼閉一眼放她一馬,現在發展的還算是不錯。

借著和史密斯合作的機會,她見到了司厲霆。

本來這件事根本就用不著見到司厲霆,她卻強行加戲非要和司厲霆見面。

司厲霆當然知道她的來意,讓人將她帶到了辦公室。

「顧小姐,聽說你要和我談合同修改的事情,這個合同我們兩邊的公司都已經達成了合作,不知道要修改什麼?」

豪門婚外運 「史密斯先生,我有一個想法不知道該不該講。」

「你說。」司厲霆看著電腦屏幕上顧錦放大的照片,一邊修圖一邊一本正經的談合同。

他現在多了一個愛好那就是攝影,他喜歡記錄顧錦和寶貝美好的一刻。

不僅拍攝好了照片,而且每一張照片他還要親自修。

第一次被莫森看到的時候提出:「少爺,拿給修圖師修就好了,你每天要處理這麼多合同還要修圖得多累?」

司厲霆冷臉反問:「我的老婆孩子為什麼要別人修?」

莫森:「……」

這位爺的寵妻程度是不是太深了一點?

重生之最強王爺 顧明珠見他認真的在電腦上操作,雖然這個那人長得一般,然而身上卻有一種特別的氣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