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一次,古羲又在修煉,來這裏已經一個月來,古羲日子過的還算輕鬆,如果少了柳飄飄的調戲,還有刺殺的話,那就更好了。

這一個月來了三次刺殺,最危險的便是第二次,古羲差點被人打的本源潰散,好在這裏是柳飄飄的主場,才得以倖免,同時古羲更加努力的修煉起來,已經到了兩耳不聞窗外事的地步了,東部發生的一些事情都沒有去理會。

“疆主,你來……你來幹什麼……”

正在修煉的古羲感覺到有人來了,不用想也知道這人是誰,睜開眼睛就看到一雙勾人心魄的媚眼。

“不要叫我疆主,叫我姐姐。”

柳飄飄緩緩走到古羲身後,雙手環抱古羲頸脖,吐氣如蘭的對古羲耳邊輕輕說道。那與古羲脖子接觸的滑膩讓古羲心臟加速跳動。

“疆主,你先鬆開,我修煉呢。”

古羲廢了好大的勁纔將柳飄飄的手給掰開,立馬站了起來語氣恭敬的說道,以前或許還敢訓斥柳飄飄,現在得知身份身份了,那是打死也不敢了。

“我救了你的命,你就這麼對我。”

柳飄飄幽怨的看了一眼古羲,眼睛已經開始漫出水霧來了,那委屈的神色讓人巴不得摟入懷中安撫一番。

“疆主,你的救命之恩我不會忘記,不過疆主,我已經有了若水,所以……”

其實古羲也很納悶,這柳飄飄也不知道搭錯了哪根筋,竟然看上她了,一開始以爲是調戲,後來才知道不止是調戲那麼簡單。

“難道我真的這麼有魅力?”

古羲心中暗暗想到,帥氣有一點,不過不能當飯吃,帥在天衍大陸是吃不開的。說道修爲,也不高啊,元衍境三重天,在廣寒宮的弟子中,應該是一抓一大把的,真心想不出來柳飄飄這個真衍境的強者怎麼就看上他了!

“若水!若水!若水都已經走了,再說了,男人有三妻四妾有什麼關係,我都不在乎你在乎個屁啊!”

聽到秋若水,柳飄飄發飆了,星眸中霧水一收,叉着腰對古羲大聲吼道,將古羲逼的連連後退。

“別生氣,別生氣……”

古羲嘴角抽搐了一下啊,將柳飄飄給安撫了下來。

“你給我過來!”

柳飄飄伸手一抓,古羲毫無反抗之力的就被她給抓了過來,大眼一瞪古羲,問道:“我不漂亮嗎?我修爲比不上秋若水嗎?還是說,你真的以爲我是個天生浪蕩的人?”

“沒有,沒有,都很好,都很好。”古羲一聽,急忙擺手,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吻我!”柳飄飄突然說道。

“啊?”古羲愣了愣,看着柳飄飄那雙大眼睛,身體一轉就想跑。

“給我回來!”

柳飄飄嘿笑一聲,將古羲給抓了回來,衍力在手指涌動,將古羲的衣服給撕了個稀巴爛,同時惡狠狠說道:“今天老孃就把你給辦了!”

嘭的一聲,柳飄飄直接將古羲給丟在牀上。

“讓你給我躲!”

柳飄飄語氣依舊惡狠狠的,緩步向前,看着古羲肌肉線條勻稱的身體,柳飄飄臉色閃過一絲羞紅,不過轉眼間就被眼中的一抹堅定給取締了,伸手解開身上本來就穿的不多的衣服。

古羲雙目直盯盯的看着柳飄飄,口不能言,手不能動,急的滿頭大汗。


但看見柳飄飄一件件的將衣服脫掉,露出那白花花的身體的時候,下身還是起了反映。

來到牀上,柳飄飄將簾子拉上,臉色羞紅,閃過一絲害羞的神情,看到古羲那急的滿頭大漢的臉色,眼神的害羞又變成了挑釁。

靜靜的躺在古羲身邊,緩緩的磨砂着古羲的臉龐,柳飄飄語氣誘惑的說道:“都有反映了,還一副不情願的模樣,你們男人都沒有一個好東西。”

說完,手指輕輕下移,握住那一抹炙熱,筆直滾圓的雙腿放在古羲的身上緩緩的磨砂着。

氣氛越來越詭異,柳飄飄臉色潮紅,身體顫抖着趴在古羲的胸膛。

古羲臉上同樣熱血沸騰,身上都升騰出絲絲霧氣,在全力的解除壓制,雖然很舒服,但要是做了,秋若水知道了肯定會出大事的!

“我就這麼不值得你喜歡……”

看到古羲全力掙扎,柳飄飄停止誘惑的動作,緩緩擡頭看着古羲,語氣可憐兮兮,眼眶中水霧在打轉。

滴答!

溫熱的淚水掉在古羲的胸膛讓古羲身體一顫,掙扎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不想看到柳飄飄的委屈的神色,乾脆閉上了眼睛。

“你走吧。”

柳飄飄解開古羲的禁制,拉過被子蓋在自己的身上,躲在被窩裏低聲的嗚咽。

古羲身體一鬆,獲得自由,神色中出現了一絲掙扎,輕輕的將手放在被被子蓋住的嬌軀上面。

“飄飄……我……”古羲沒有說什麼,只是找來新的衣服穿上,準備離開。

“嗚嗚……”

柳飄飄哭的更大的聲音,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將頭緩緩的伸出被窩,精緻的臉上淚水朦朧,看見古羲要走,伸手拉住了古羲顫聲的說道:“古羲,能親我一下嗎?”

古羲一頓,緩緩回頭看着柳飄飄傷心的模樣,最終點了點頭。

俯身,低頭,嘴脣觸碰到的那一絲柔軟讓古羲心臟加速跳動,一下忘記了就沉靜在那溫暖的世界中。


閉眼的柳飄飄緩緩的睜開眼睛,有着一抹笑意,白皙手臂樓主古羲的脖子,一點一點的將古羲給牽引進被窩,同時一點一點的將古羲穿好的衣服又給磨掉了。

直到柳飄飄將他的手牽引到高高的山峯,觸碰到那一抹溫暖的時候,古羲才豁然驚醒,臉色有些複雜的看着柳飄飄。

“我不指望你將來娶我,只是希望你記住我就可以了……”

柳飄飄加了一把火,讓古羲心中一顫,眼中閃過一絲堅定,旋即再次覆蓋上了柳飄飄的紅脣,一點點的撬開貝齒,觸碰到了那柔軟的小香舌。

纏綿,無盡的纏綿,直到古羲挺近溫暖的世界,纔開始征戰。


時間過的很慢,卻又很快,天空已經破曉。

“飄飄,不來了,不來了。”

古羲身子發顫,掙扎着爬出被窩,現在才體會到陸本善當初的那副心情。

“就一次。”

柳飄飄又一次將古羲給託進被窩,不一會兒,房中傳來一聲高亢,婉轉的聲音。

戰鬥結束。


“飄飄,真的不玩了,乖……我去修煉了。”

古羲吞了吞口水,顫抖着身體起身,修爲低扛不住,只能夠努力的修煉。

“嗯,去吧。”

柳飄飄臉上充滿了幸福之色,看見古羲起身的時候一個趔趄,噗哧的嬌笑一聲。

古羲搖頭苦笑,都說第一次女人會扛不住,現在竟然反過來了,都是修爲害人啊!

……

自從與柳飄飄合體後,古羲也沒有什麼放不下的了,至於秋若水,以後再說吧。

這一天同樣是夜晚,古羲同樣在修煉,柳飄飄連帶笑意的走了進來,還端着一碗蔘湯,她的臉色是越來越好了,古羲的臉色卻越來越差了,必須補一下。

“飄飄,今夜我修煉!”

一看柳飄飄進來了,古羲像是見到了瘟神一般,搖頭擺手。

“去死,你腦子想些什麼呢!”

柳飄飄嬌嗔一聲,把手中的蔘湯遞給古羲。

古羲一口喝掉,可憐巴巴的看着柳飄飄。

“安啦,安啦。”柳飄飄羞澀的看着一眼古羲,旋即正經的說道:“小男人,和你說正經事情呢。”

“你說。”

“你這一段時間雖然修煉的很努力,但是效果卻不大,肉體倒是很強悍了,所以你把這靈根給融合了,先把戰力提升。”

柳飄飄拿出三根靈根遞給古羲,都是萬年靈根。

“嗯。”古羲沉吟一下,接過靈根,繼續看着柳飄飄,防賊的眼神。

柳飄飄輕笑一聲,道:“我們廣寒宮有一座塔,白玄塔,裏面的時間流逝比外界要緩慢一些,所以我想讓你去裏面修煉一段時間。”

“哦?”古羲眼睛一亮,問道:“什麼要求?”

“首先是我廣寒宮的精英弟子才能夠進入裏面,其次要爲廣寒宮做出貢獻。第一點很好解決,我已經讓你成爲月夕域域主的候選人,屬於精英弟子了。”

柳飄飄笑着捏了捏古羲的臉龐,又親了親古羲。

“域主候選人?”

古羲有些吃驚,一個域掌管十五座城池,可是一方諸侯級別的人物了,修爲的層次都在靈衍境級四五重天的級別,而域主候選人無一不是元衍境六重天到靈衍境一到二重天的強者,怎麼也輪不到他啊!

旋即古羲就已經恍然,估計是柳飄飄以公謀私的結果。

“嗯,所以呢,你明天就去飛龍城接一個任務,然後完成,最後進入白玄踏修煉。”

柳飄飄伸手摟着古羲的脖子,近乎掛在古羲的身上了。

“嗯,我知道了,好了,我要修煉了,你先出去吧。”

“小男人,我可能很久都看不到你了,所以,今天你晚上就……”

還沒說完,柳飄飄就拖着古羲來到軟牀上面,旋即,一番大戰開始。 三天後!

飛龍城三個大字赫然印在一座高大的城牆上面,龍飛鳳舞,大氣磅礴。

“終於脫離苦海了!”

立身飛龍城腳下,古羲搖了搖頭,三天時間他將三根靈根全部融合了,戰力大增的同時,修爲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

但再強,也強不過柳飄飄,好在已經脫離柳飄飄的掌控了。


飛龍城依舊在紫薇疆中,是廣寒宮特赦的一座城池,裏面有各種各樣的廣寒宮任務可以接去,爲廣寒宮做出貢獻。

古羲進城,城內繁華,小販的叫賣聲音不絕於耳,很是熱鬧。

經過打聽,古羲來到了一座名爲‘任務閣’的閣樓上,這裏就是古羲的目的地了。

走進任務閣,裏面人數不多,個個氣息驚人,修爲最低的都在元衍境六重天。

能夠走進這裏的無一不是廣寒宮的精英子弟,還有不少人是域主候選人,更有可能還有域主。

“哎哎哎……那個誰,對,就你,站住,你哪位?沒看到門口的牌子上面寫了進入任務閣的門檻是元衍境六重天以及域主候選人嗎?”

在古羲進入不久,就有一個小廝打扮的人將古羲給叫住了,語氣雖不算惡劣,但也帶有一股輕視的味道在裏面。

這小廝的一嚷嚷,頓時就讓任務閣幾個正在選取任務的人回過頭來,看見古羲只有元衍境三重天的修爲,個個搖頭,不再理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