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下事情有些嚴重了,他可不能讓厲鬼傷了自己的契約者。

想到這裏,冷陌瞬間消失在了原地。

等冷陌再出現在那房子裏的時候,厲鬼已經擰斷了陰陽先生的頭顱,胖子的身體也被強行召喚魂魄,抓住了那女人的腳踝,那白癡女人嚇得尖叫,尖叫聲引來了女厲鬼,女厲鬼撲向了她。

在女厲鬼之前,冷陌將童瞳抓進懷裏,側身閃過了女厲鬼,順帶一腳踹飛了胖子。

“流氓鬼,是你!你可算做了件好事了。”小姑娘哭着說。

冷陌一陣咬牙,流氓鬼?!真想捏死她算了!

“少廢話,從窗戶出去,去王家大廈頂層,有個保險箱,裏面有個盒子,把拿盒子拿到頂樓樓頂,在那裏等我。”冷陌快速說道。

“冷陌,你要插手?”女厲鬼認出了冷陌的身份。

白癡女人還愣在原地,冷陌是真想弄死她,沒好脾氣在她腦袋敲了一下:“還不快去!”

女人這才跑了起來。

冷陌在心翻了個大白眼。

女厲鬼嘶吼一聲,朝着冷陌攻過來,冷陌冷哼,反手擋開厲鬼攻擊,迎了厲鬼。

一邊打一邊看到那女人笨拙的翻過窗戶,跑出去了,冷陌也放了些心下來。

這女厲鬼哪裏會是他的對手,只不過他是冥界人,冥界和鬼界的法律制度是相互分開的,他不能插手鬼界的事,他在接觸女厲鬼的同時知道女厲鬼是從哪裏跑出來的了,所以才讓那笨蛋女人去找盒子。

場面很失控,胖子的父母和那女人的父母都縮在牆角,女厲鬼還要跟自己糾纏,冷陌不耐煩了,用了冰,將女厲鬼狠狠呼到了牆,女厲鬼自知打不過他,轉身跑了。

冷陌冷哼一聲,而後轉向在場四個人,那四個人看到他,嚇得都說不出話來了,想到之前他們那麼對付他的契約者,冷陌火大,前去毫不留情的一人一腳,將他們全部踢暈,才拍拍手,離開了。 等冷陌去到王家大廈天台的時候,看到那蠢女人正在發呆,一看到她,他莫名來氣,態度一丁點都不好的把盒子從她手搶過去。

她呆呆看着自己:“你跟我想像的鬼長得不太一樣。”

“速度那麼慢,真是夠沒用的。”這女人和其他女人都一樣,只會以貌取取人,膚淺,他最煩的是這類女人。

“還不是因爲你!要不是你在我身留了個什麼破印記,我會莫名其妙撞亂七八糟的鬼嗎!”死女人還敢吼他!

這個世界,這女人絕對是吼自己次數最多的女人!

惡狠狠順着死女人的手指方向看去,在天台門邊有個穿着軍綠色大衣的黃牙老鬼。

冷陌驚訝起來,這老鬼不是……古五大帝王之一的炎帝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這炎帝是傳說的人物,不管怎樣也應該禮貌些。

冷陌正要打招呼,炎帝卻突然在他面前跪下:“大人饒命,大人放過我吧……”

什麼意思?炎帝演的又是哪出?

在蠢女人看不到的方向,炎帝偷偷朝冷陌使了個眼色,讓冷陌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總裁大人欺人太甚 冷陌搞不懂炎帝要做什麼,也不想搞懂,隨口回了句:“下次再處理你的事。”

“厲鬼呢?我父母呢?”蠢女人過來揪自己衣袖。

冷陌沒好氣的甩開她,看向天空,眼一眯:“來了。”

女厲鬼披頭散髮的朝着他們衝了過來。

小姑娘尖叫一聲,抱頭躲開。

特麼的,怎麼會有那麼慫的契約者!

冷陌一肚子火氣,自然也不會給厲鬼什麼好果子吃,迎着厲鬼便去。

“冷陌,讓開。”厲鬼在空叫:“我不想和冥界的人爲敵。”

“這麼說,你的目的是那女人了?”

厲鬼頓了一下,旋即才嚷:“我想做什麼你們冥界人也沒資格管!連鬼界的人都不管我,你插什麼手!”

如此看來,自己是猜對了,厲鬼的目的是下面那女人?

爲何這厲鬼要對付那女人?那女人看去也不像是殺人放火惹下鬼債的料子,連鬼界的人都不對付她……這麼說,有人在背後做手腳?

“冷陌我再問你一遍你到底讓不讓開!”厲鬼吼。

朕的皇后是男人 冷陌面色冰冷:“既然你要對付這女人,應該知道這女人是我的契約者,敢對我的契約者動手,你有多少條魂魄能讓我打散的?”

“冥界人倘若私自打散屬於鬼界管理的魂魄,是犯了條例條規的,你想接受司法閣調查儘管來試試好了。”女厲鬼說着,再次衝向冷陌。

威脅他?呵。

不過可以借這個機會,試試他的契約者到底還有沒有救。

想到這裏,冷陌隨手將盒子扔到天台,對童瞳說:“用你胸的血滴進盒子裏,然後才能收了這女鬼。”

“啊?我?”蠢女人一下子耷拉了眉,慫的要命的樣子。

乾脆這樣捏死她算了。

正想着,出乎意料的,蠢女人竟然跑了起來,拿到了盒子。

雖然膽小的要死,但好在還有一股蠢勁,還可以留她觀察幾天。

黑道豪門:冷少,放過我 冷陌出神的空檔,厲鬼突然衝向了童瞳,冷陌暗道不好,追了去。

但是晚了,厲鬼附體進了童瞳身體。

冷陌一把捏住童瞳脖子。

“你真打算這樣殺了她?”女厲鬼笑:“她可是你命定的契約者,千年一遇,你算壽命夠長,再活一個千年,但你能確定還能出現契約者麼?”

“別以爲這樣我不會殺了你。”冷陌手漸漸用力,這個時候他其實還真不太想留這個女人的命,畢竟太弱,這契約者有了跟沒有沒什麼區別。

女厲鬼見冷陌手力道真的沒減,有些慌,這時候童瞳的本身意識也醒了,女厲鬼不想耽擱,指甲變長,插向冷陌。

厲鬼雖然是這個世界較厲害的鬼,但哪裏可能傷的到冷陌,冷陌躲開了她的攻擊,反手更用力的掐住童瞳脖子。

童瞳被憋的臉色通紅,咬着牙齒,突然大叫一聲:“啊!”

女厲鬼的靈魂狠狠晃動。

“哦?”這下有意思了,這女人身體竟然有意志力?

“我不想死!”小姑娘再次大叫。

“啊!”這次換女厲鬼尖叫,厲鬼也沒想到這區區人類的意志力竟然那麼強,生生把她逼了出去!

冷陌趁這個機會,把厲鬼徹底從童瞳身體扯了出來,手的力道也撤了回去,那女人昏迷倒地。

“說出你找這女人的目的,我可以放過你。”冷陌拎着厲鬼。

“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爲何還要告訴你?”女厲鬼笑。

冷陌微微蹙眉。

目的已經達到了?

附體?

附體進地女人的身體是這厲鬼的目的?

“這個世界的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終有一天,你也會失去最心愛女人的,冷陌!”厲鬼叫了聲,自動魂飛魄散了。

冷陌拍拍手。

呵,心愛的女人?真是可笑。

厲鬼解決了,冷陌看向門邊老鬼:“說吧炎帝大人,您爲何會出現在這裏?還跟着這女人?”

“純屬機緣巧合,純屬機緣巧合。” 軍寵 炎帝大人笑呵呵的過來:“我與這小姑娘挺有緣分的,她身也有我喜歡的特質, 我想跟在她身邊看看,反正我也沒什麼事情。”

炎帝竟然看這樣一個瘦不拉幾弱不禁風的女人?

不過有炎帝跟在她身邊也好。

冷陌點點頭:“您高興好。”

“不過還需要冷陌大人給我做個戲。”炎帝說。

“戲?什麼戲?”

“等這小姑娘醒過來了,你對她說,讓我跟在她身邊做她跟班可以了,否則我自己要求跟着她,她不會接納我的。”

真是麻煩,冷陌按按額頭:“知道了。”

剛好這個時候,地的女人醒了過來。

“我是誰?我在哪兒?我在做什麼?你們……啊!”羅裏八嗦了一通,這死女人用手指指他算了,竟然又吼他:“你到底是誰!你爲什麼要跟着我!”

在這死女人面前,自己的火氣真是分分鐘要飈出來了,還要忍着火,表面冷酷的說:“要不是因爲我,你不早被強姦了麼。” “你!”小姑娘臉色漲的通紅,怒指着冷陌。

冷陌特冷漠傲嬌的擰開頭,心有股暗爽的勁,似乎把眼前女人惹急眼了是種很有成感的事。

炎帝跪地說讓他放過自己,實際又偷偷朝自己使眼色,冷陌無語,只得配合着說:“從今往後你跟在這個女人身邊,以後她要有什麼三長兩短,你也得不到好處。”

“啊?”炎帝和小姑娘異口同聲嚷了起來。

冷陌哪裏是這種好脾氣好說話好態度的人啊,不想再和他們廢話了,折身走。

走出去兩步,又退回來。

炎帝現在是一縷鬼魂,有什麼本事能保護這死女人的?把她扔在這裏萬一又出點什麼事,他豈不是還要返回來救?

光想想心煩,冷陌折回去,一丁點都不溫柔的將地的女人夾在胳肢窩裏,不顧她的尖叫掙扎,飛身消失在了天台。

冷陌把童瞳帶回了她租的房子,將她扔電梯裏。

小姑娘揉着屁股罵他太粗暴,冷陌懶得搭理她,扔了句話給她:“你現在身有我的印記,遇到你的人會爆發黑暗面,你好自爲之。”

“你什麼意思!”童瞳怒了:“你把這印記給我取消了!”

又特麼吼他!這該死的女人簡直無法無天了!還想把他留在她身的印記消除是不是!

“不可能!”冷陌吼道。

“解開!我不想和你有任何關係!”童瞳也跟他賽吼。

不想和他有關係?!

這句話把冷陌莫名惹怒了,他更大聲的吼她:“說了不解是不解!你也休想和我脫離干係!”

吼完之後,冷陌消失了。

氣死他了,人生第一次被人嫌棄成這樣!他都還沒有嫌棄她,她竟然還說不想和他有任何關係!他才壓根不想和那見鬼的要死的女人有半毛錢關係好不好!不知好歹的女人!要不是因爲他,她還能生龍活虎活到現在嗎?!不知恩圖報算了,還不想和他有任何關係?不想和他有任何關係?!

冷陌被氣的七竅生煙,一路重回冥界直奔冥王主殿。

洛柔正在吃宵夜,夜冥也在。

冷陌也顧不得什麼禮貌了,衝進去問:“冥王大人,契約者可以更換嗎?”

“冷陌你回來了?”夜冥驚喜的站起來。

洛柔歪歪腦袋:“找到你的契約者了?怎麼看你臉色不是太好?出事了?”

“沒有。”沒有才怪!他現在一肚子的火無處發泄!“是想問問冥王大人,如果我的契約者死了怎麼辦?”

“唔。”洛柔摸了摸下巴:“按理說契約者死了是能換另外一個的,只是這時間問題不好說,有可能契約者剛死會出現另外一個,也有可能這契約者死了要再等千年萬年,甚至是一輩子都不會出現,都是有可能性的,沒人能夠百分之百的確認。”

一輩子不會出現……

他不能拿自己的前途來打賭。

“謝冥王大人,那我退下了。”冷陌低頭說道。

“等等,冷陌。”洛柔從後面叫住他:“你的契約者是什麼樣的?強嗎?最主要的是,是男是女?長相如何?”

“是個非常醜的醜八怪。”冷陌說了句後便不等洛柔再問,離開了王殿。

寒羽他們聽說冷陌回來了,都來找冷陌,結果在冥王城沒遇見冷陌,一詢問才知道冷陌跑雪山去了,寒羽他們趕到雪山的時候,剛好看到冷陌把一座尖尖的雪山愣是磨平了。

“冷老大……這是在發火?”楊殘月怕怕的說。

“我從沒見過冷老大發那麼大火氣,他一直不很冷靜的嗎?”葉寒說。

寒羽抱肩搖頭:“誰知道啊,看那火氣,我們還是別去當出氣筒了,過後再找他吧。”

衆人默默的退下了。

冷陌狠狠發泄了一通,坐到旁邊雪堆,人漸漸冷靜了下來。

他這是怎麼了?自從遇那個該死的女人之後,他的脾氣似乎不受控制了,他似乎變得不再那麼冷靜理智了,好像一切都被打破了一樣,在那女人面前,他變得越發容易暴躁,還容易……不得不承認,他生理還來了不少反應。

這種感覺,又舒服又難受,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難道這是洛柔說的男女之歡?

還是說……純粹是契約者之間的牽扯?

“冷陌!”遠遠的,夜冥過來了。

冷陌收起心神。

“冷陌,你見到你契約者了嗎?”夜冥近到跟前,問道。

“見到了。”這時的冷陌已經完全平靜了下來。

“怎麼樣?是不是和你一樣很獨特很厲害?”夜冥特激動的蹲冷陌跟前。

冷陌擺了個醜臉色給夜冥:“是個又矮又瘦膽子又小完全沒有半點能力的,女人。”

“女人?噗,哈哈哈!”一聽這,夜冥頓時笑開了:“你這榆木疙瘩,契約者竟然遇一個女人?哈哈哈!你拿的定一個女人嗎?”

想到那個愛嚷嚷,愛尖叫,愛指他,愛吼他的矮蠢女人,冷陌頭疼,按着額頭:“要換你,見到那女人,你也想殺了她,我從沒見過她那麼呱噪那麼煩的女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