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也是她一直選擇原諒凌楓的原因,她有這樣的經歷,所以她很清楚,有些道理是真的需要到了年齡有了經歷之後才能懂的。就算她現在一股腦兒的把她這幾年總結出來的這些經驗全部都告訴凌楓,凌楓也不可能全部都認同。所以有的時候她很抵觸和凌楓談論這些事情,尤其牽扯到三觀的時候,她都盡量不去和凌楓仔細爭辯,試圖讓他接受自己的這些思想。更重要的是,凌楓現在接觸的那些人,都是思想和他差不多的人,讓他現在就接受蘇慕的這些思想,或許會讓他變得不合群。

現在他和寢室的關係都處得挺好的,要是因為這點事情影響他們的關係,那可真是得不償失了。所以有的時候就算蘇慕覺得凌楓的思想有問題,她也沒有特意把這些想法都挑出來,和凌楓認真的討論過,只是單純的想著,也許以後他年紀再大一點兒,有經歷的時候,就自然而然會懂得這些道理里。

至於蘇慕現在能做的,就是旁敲側擊地給凌楓加深一些印象,讓他對蘇慕總結出來的這些有個大概的輪廓,這樣也算是一種引導了吧,或許在以後的時候,也能讓凌楓少走一些彎路。

如果能起到這樣的作用,那簡直是再好不過了。

不過對於蘇慕來說,她現在心裡想的最重要的事情,是要全李超留下來,還是直接和他說他不適合這份工作,讓他別在這份工作上耽誤時間。

按私心來說,她其實是想要李超留下的,這樣的話,她就可以保證自己能夠按時離崗,不會有其他的顧慮了。但是李超現在有了這樣的想法,就證明他其實還有更多適合他的選擇,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他真的沒有必要在這裡浪費時間。畢竟早晚都是要走的,現在走的話,可能還會有更多更好的選擇。

當然,是去是留都是李超自己的選擇,無論蘇慕心裡是怎麼想的,都不可能代替李超去做選擇。但儘管如此,還是慕就忍不住和李超說了說她自己的想法:

「雖然覺得作為店長和老員工不應該和你說這些話,但是我還是想和你說清楚。工作這種事情,真的不能太看重同事之間的關係。你出來工作是為了賺錢的,你在遇到合適的工作的時候,首先要想的不是能不能和同事合得來,而是你能不能勝任這份工作,你能從這份工作中得到的還有你為這份工作付出的比例,你是不是可以接受。如果這兩方面你都覺得可接受的話,並且覺得可行的話,那我覺得這份工作就是適合你的,至於同事關係,真的不用太多考慮。因為你到哪裡,都有可能遇見和你不和的同事,你總不能因為這些人,總是一遍一遍地跳槽吧?」

「嗯……這倒是真的……」

在蘇慕說話的時候,李超聽得十分認真。等到蘇慕把這些話說完的時候,他不自覺地跟著點了點頭。之後他沉默了半天,十分嚴肅地對蘇慕說道:

「你說的這些我會認真考慮的,如果可以的話,繼不繼續在這裡工作這件事,我明天會給你答覆。」

「你不用著急,在領導回來之前這段時間,都可以是你的考慮時間,等你考慮好了先告訴我,我看看要怎麼先和領導說。」

「那我先去完成今天的工作了,我怕一會兒老闆沒看到我的成果,老闆會說。」

蘇慕光顧著和李超說這個了,完全忘記了剛才領導發了信息給她,說要教李超在木頭上雕刻圖案,連圖都已經給她弄好了。直到李超提起這件事情,蘇慕才想起來,於是她立刻著急忙慌地套上圍裙,把工具準備好,好教李超這些東西。

她可實在是太了解她老闆的脾氣了,要是現在不做的話,沒準一會還要給她安排什麼事情呢,到時候這催一下那催一下,她一件事也別想做好。

果不其然,就在蘇慕把技巧都教給了李超之後,還不等休息上一會,老闆就又給她安排了其他的工作。於是蘇慕只得讓李超自己去適應,有事的時候再叫她。

這面把李超安排好之後,蘇慕就著手準備老闆讓她做的事情了,而好巧不巧地,就在這個時候凌楓突然給她發來了視頻電話,想要跟她聊天。

要是換走平常,蘇慕說接也就接了,但是現在有新人在,蘇慕不想給李超做一個錯誤的表率,所以她就掛斷了視頻,準備發條信息給凌楓解釋一下狀況。然而讓蘇慕沒有想到的是,她的這個動作竟然會引起凌楓那麼大的反應,他跟根本就沒有給蘇慕留下任何解釋的機會,直接就打電話過來,哪怕蘇慕都按了掛斷,他還是一直不停地打,打到最後蘇慕實在是煩得不行,她才把電話接起來。

「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電話一接通,凌楓就是一貫的指責的語氣。蘇慕真的最不喜歡他這樣和她說話,但是因為這是在店裡,不是在家,所以她也不太方便和凌楓為了這些事情爭吵,就只得小聲地凌楓解釋道:

「我這不是有事么,再說我掛斷電話就準備給你發信息解釋了啊,是你一直不停地在給我打,沒給我機會讓我給你發信息啊。」

「有什麼事情不能在電話里說?你要是一開始就接電話,我能一遍一遍打給你嗎?再說了,你現在能接電話了?那現在能接為什麼剛才不能接?還有,你幹啥呢不能接電話啊?有啥不方便?以前也沒見你少接電話啊,怎麼一到我打電話就不能接了是嗎?」

凌楓這一字一句聽在蘇慕耳朵里,幾乎就全都是指責,這讓她一瞬間心生起了許多的怨念,根本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就回復凌楓道:

「合著你打電話來就是沒事找事說我一頓嗎?我拜託你能不能分清楚場合,分清楚我們兩個人的社會地位?你在上學,有休息時間,休息的時候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但是我在工作,人家花錢是來請我工作的,不是來請我解決自己家的私人問題的。我手邊上沒有工作的時候我可以陪你聊天,但是我有工作的時候,在工作時間內,當然是工作重要,我要優先處理工作上的事情。你覺得現在適合去談論工作和你哪個重要嗎?我拜託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我是要掙錢養自己的,不掙錢我沒有飯吃啊!」

蘇慕這番話幾乎是兩個人認識以來,她對凌楓說的最嚴肅的話了。然而很明顯,在氣頭上的凌楓完全沒有認真聽蘇慕說的這番話,在他眼裡,無論蘇慕說什麼都是在狡辯,所以蘇慕說完之後,他想都沒想,就直接對蘇慕說道: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這裡狡辯的意義是什麼,你說這些話有用嗎?我之前是不是和你說了,我能養你,你自己不同意的,那你跟我說這些幹什麼?」

「我的天哪,你養我?你拿什麼養我?拿你爸媽的錢養我嗎?那叫你養我嗎?」

蘇慕簡直被凌楓的這番話氣到想笑,連聲音都忍不住提高了好多。但其實凌楓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有些後悔了,可是他一聽到蘇慕的態度,立刻就把後悔拋到了腦後,更加氣憤地對蘇慕吼道:

「你管是誰的錢,是我給你的不就行了嗎?我就想讓你承認個錯誤而已,你和我說這些幹什麼?本來就是你做的不對,讓你認錯怎麼了?」

「我哪錯了?為什麼每次都是要我認錯?你怎麼不說你在做事情之前從來沒考慮過我的處境、我的感受,這些也是錯呢?」

「我怎麼沒考慮你的處境了?」

「你考慮我的處境了就在我掛斷你電話之後就不停地給我打電話嗎?你考慮我的處境能不給我一個解釋的機會,打這麼多遍電話就是為了指責我嗎?你考慮我的處境就可以一直不停地讓我受委屈了嗎?」

「誰打電話是為了指責你的?我本來是有事和你說的好嗎?是你不接電話才耽誤了這麼長時間說別的事情。」

「然後呢?這說來說去還都是我的錯唄?我就應該不顧工作不顧影響,任何情況下都得以你為中心就對了是嗎?那我還工作什麼啊,辭職回家當你全職保姆去得了,那我天天都圍著你轉,這下你滿意了吧!」 蘇慕把這句話說完,她的眼淚就不爭氣地開始往下掉。

她承認,自己是個很容易受情緒影響而流眼淚的人,比如看書、看電視劇的時候,看到感人的或者悲傷的又或者是特別大團圓的場面,她都會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淚。不過她的累點很奇怪,比如當年《一條狗的使命》和《金剛狼3》同時上映的時候,她並沒有在看朋友們都認為特別感人的《一條狗的使命》的時候掉淚,反而是在看《金剛狼》的時候哭了將近半場。更誇張的是,樂多陪她看《復仇者聯盟三》首映的時候,幾乎就是看她去哭的。從洛基死的時候,蘇慕的眼淚幾乎都沒有停過,等到她倆從電影院里出來的時候,樂多一直後悔為什麼自己出門的時候為什麼不準備一大包紙巾,搞得她就差拿自己袖子給蘇慕擦眼淚、擤鼻子了。

不過雖然蘇慕這樣愛哭,但是她幾乎沒有因為自己的事情大庭廣眾的哭過。就算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她也都能忍著,一直忍到回家,哪怕父母問了也不會哭訴,只會自己一個人躲起來哭。她一直覺得自己的自控能力還是挺好的,可是自從她和凌楓在一起之後,她這種自控能力就好像消失不見了一樣。

她真的已經記不住這是第幾次字工作的時候因為凌楓的緣故哭了,這讓她不得不考慮起他們兩個人在一起的意義究竟是什麼。而且她現在也開始懷疑,自己堅持下去到底對不對。

對,沒錯,自己是說過想要給凌楓機會,等著他慢慢變好,但是按照現在事情發展的走向,凌楓不止沒有一點變好的跡象,甚至好像變得更加糟糕了。她真的搞不明白,為什麼凌楓最近打電話過來就是在不停地挑她的毛病,無論她做什麼,在他眼裡好像全都不對。

她也不是那拿得起放不下的人,如果凌楓覺得不愛她了,對她沒有感覺了,那她完全不介意和凌楓分手。畢竟她在開始之前就已經做好了和凌楓分手的打算,現在分手了也沒什麼。而且她早就和凌楓說過,如果有了其他喜歡的女孩子,千萬要告訴她,她能接受他的坦誠相告,但是絕對不能接受他背著她和別人相處。現在看來,能讓凌楓變成這樣的,除了這兩個原因真的不可能再有其他的了,那麼為什麼關係都已經變成這樣了,他卻還是不分手,要折磨他們兩個人呢?

難道是在等著她說分手嗎?

誰說分手有那麼大的區別嗎?

想到這裡的時候,蘇慕的眼淚就已經有了控制不住的趨勢。她一邊擦著眼淚一邊想掛掉電話,然而還不等她掛斷的時候,凌楓的聲音突然就從電話那邊響了起來。

「你又哭什麼啊,一天有什麼可哭的,煩不煩啊!」

凌楓說的這句話落在蘇慕耳朵里的時候,蘇慕驚得心跳都漏了一拍。她驚愕地瞪大了眼睛,完全不敢相信,這是凌楓會說出來的話。而除了震驚之外,她完全想不到其他的詞語來形容剩餘的她的心情。

她忽然有了一種天塌下來了的感覺,眼前幾乎是漆黑一片。

蘇慕沒再說一句話,而是以極快的速度掛斷了電話。而為了不讓凌楓再次打擾到她,在掛斷電話之後,她迅速改掉了所有軟體的密碼,防止凌楓再登錄他這些軟體,之後她就把手機靜了音,然後擦乾眼淚,告訴李超如果工作群里有什麼消息要記得告訴她一聲。

李超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在聽到兩個人爭吵的時候,他就老老實實地坐到了很遠的地方,一直到蘇慕和他說話之後,他才重新坐到操作台那裡,繼續開始剛才沒做完的工作。

而蘇慕從說完那句話開始,她就一直精神恍惚地不停在店裡來回的走動,眼睛空洞無神,彷彿失了魂一樣。

或許是因為覺得自己再也不能起到緩解心情的作用了,所以此時此刻,蘇慕的眼淚反而消失不見了。而哭不出來的蘇慕顯得更加得手足無措,她覺得全身都疼得不行,忍不住用力抱緊了自己,可是那種疼痛的感覺並沒有減輕一點。於是她開始緊緊地咬住下唇,一直到嘴唇被咬得泛白,她才好像找回了那麼一點自己的意識。

她下定了決心要分手。

一直以來,她想要堅持的原因,是她覺得凌楓還是喜歡她的。所以她才想要努力,想要陪著凌楓長大,陪著他一點一點變好。她明白每個人都要有一個成長的過程,她也願意給凌楓時間,她以為只要她有耐心可以去等,凌楓早晚會有一天能夠明白,她究竟為他付出過多少,又愛過他多少。可是這一切的努力和耐心,就在凌楓剛剛對著她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全部被摧毀了。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他們這對曾經被那麼多人認為是在談甜甜的戀愛的兩個人,竟然有一天會變成這樣。她以前還一直不相信,為什麼曾經相愛的人會變成對方眼裡最厭惡的人,可是剛剛,她好像一瞬間就體會到了那種感覺。

所以到了這個地步了,根本就沒有再繼續下去的意義了。

儘管蘇慕是這樣的想法,但是她並沒有立刻就打電話回去。她很清楚她自己接下來要做的這些事情,會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她還在工作,她不能因為這些事情影響到店裡的利益。

所以你看,人到了社會上的時候,有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可是這些道理,凌楓永遠不可能先她一步明白。一段戀情或許不會讓人明白她想要什麼,但是一定會讓她明白,她不想要什麼,而蘇慕現在非常清楚的是,她不再想要繼續這樣的感情了。不止是因為她陪他的過程讓她覺得很累,更是因為,她對他失望了。

人家都說女孩子失望都是一次一次積攢起來的,等到能說出口的時候,就再也不會抱有希望了。蘇慕知道自己還沒有到這個地步,但是像她這種,為了不被拋棄寧可主動拋棄別人的人,等不到她絕望的時候,她不想那種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之後一直到下班的時候,凌楓都沒有發過信息,或者打過電話。要是換成以前,如果凌楓沒有立刻打過來電話的話,蘇慕絕對不會等這麼久,估計沒一會兒自己哭夠了,就會主動給凌楓打過去,撒個嬌或者裝個委屈,讓他來哄自己。雖然有點違背自己的意願,但是一想到他這麼大的男孩子更需要自尊、需要有個台階下,所以她都盡量放低自己的身段,先主動示好,然後等凌楓脾氣也消了之後,她再去跟他講道理或者是怎樣。

但是這一次她並沒有這麼做,就像凌楓也堅持著沒有聯繫她一樣。

就這樣熬到了下班,蘇慕拖著疲憊的身子回了家。打開家門摸著黑進了自己的房間,然後確定了父母都睡著了之後,她才把自己收拾好,鑽進被窩,然後掏出了手機。

八點五十分的時候凌楓給她打過一個電話,那正好是她剛剛下班的時候,不過因為她手機靜了音,所以她並沒有聽見。她本來想直接就回撥過去的,但是一想到這個時候凌楓可能是在和室友玩遊戲,所以就打消了這些念頭,而是放下了手機,隨手抓起了一本書來看。

儘管此時她是完全沒有心思去看書的,但想要消磨時間總是要做些事情的。於是就這樣硬生生地熬過了兩個小時之後,蘇慕在十一點半的時候,準時給凌楓打了個電話。

電話響了很久之後才被凌楓接起來,而一接通,首先傳進蘇慕耳朵里的,就是打遊戲時不停按屏幕的聲音,以及凌楓室友說話的聲音。

那一個瞬間蘇慕覺得自己的心好像又涼了一點,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以盡量平穩的語氣對凌楓說道:

「打完給我回過來。」

十五分鐘之後,蘇慕的手機上終於有了凌楓的來電提示。她猶豫了一下,想想要怎麼開口,才把電話接起來。

「打電話啥事?」

凌楓語氣里明顯掩藏著一種歡愉,卻又強裝出一種十分嚴厲的語氣。蘇慕很清楚,那是他們在寢室打鬧或者遊戲贏了的時候他才會有的語氣,她突然覺得有那麼一點噁心,語氣也就不自覺地變得嚴肅起來。

「我們兩個人不合適,就這樣,分手吧。」

凌楓以為蘇慕是在用手段來吸引他的注意力,或者是像以前一樣,就是想要他哄她,所以他完全就沒有在意,只是很隨意地說了一句不可能。在此之前蘇慕想到過很多種凌楓的反應,卻獨獨沒有想過,他會有這樣的態度,這幾乎讓蘇慕剛剛建立好的那些強勢,再度瞬間崩塌。

「不可能是什麼意思?」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分手,我也不可能哄你。」

「我沒要你哄我,我只是想和你分手。」

「我說了不可能你聽不懂嗎?」

蘇慕的話越說越像是哭著說的,凌楓聽出來之後,原本玩遊戲時候有的那些好心情一下就全都消失不見了,直接就對著蘇慕吼了一句。當然,吼完之後他就有些後悔了,可是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他就是覺得,不吼上這麼一句,蘇慕是不會聽話的。這大約是以前每次吵架給他培養出來的習慣,因為以前每次吵架,只要他這麼吼上兩句,蘇慕就會立刻乖乖聽話,哪怕是她委屈得在哭,也會放棄她的強勢,把態度軟下來,像其他女孩子一樣求著他哄她。他是一直希望蘇慕是這個樣子的,他有的時候真的厭煩她明明犯了錯還非要把自己說的很委屈的樣子,不覺得自己有錯,還總是說是他年紀小。

難道年紀大了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么,再說了,他只要她聽話而已,這真的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啊,為什麼蘇慕就做不到呢?

他已經很努力的在向著蘇慕的要求努力了,為什麼蘇慕卻從來不肯因為他而做出任何改變呢?

就在凌楓的腦袋裡不停地想著這些的時候,蘇慕在那面已經停下了自己的眼淚。儘管此時此刻她覺得凌楓的這種做法實在是不可理喻,但是她並沒有想在這種問題上和他爭吵下去,於是就繼續自顧自地說道:

「我聽得懂,但是我希望能把這種不可能變成可能。」

「你他媽是不是有病啊,告訴你了不可能就是不可能。別跟我磨嘰這個,打電話還有沒有別的事了,沒有就趕緊睡覺。」

「你一向就喜歡逃避問題,你甚至都不想問,我為什麼想要和你分手。」

「我為什麼要問?你不就是在這作我,想要我哄你嗎?我說了,不可能,不可能分手,也不可能哄你。沒事趕緊睡覺,你不睡我還睡呢,明天我上課早起不知道嗎?」

「我說過了,我不需要你哄,我也沒有在作你,我只是覺得咱們兩個人真的不合適,所以我希望我們兩個人能和平分手。」

「你他媽就是個騙子,大騙子,是誰說的,只要我不放手就永遠不會離開我的,我不同意分手,那你憑什麼說分手?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分手?」

蘇慕說完這些話之後,凌楓整個人就像瘋了一樣,開始變得歇斯底里起來。蘇慕卻是完全無視他的語氣和態度,只是很冷靜地回答著凌楓的問題。

「我是對一個人說過,但那個人不是你,他不會讓我哭,更不會在我哭的時候還要強迫我去認錯,把所有的錯誤都推到我的身上。他會給我製造驚喜,他會讓我覺得他時刻都把我放在心上。可你不是他,你只會讓我不停的哭,只會指責我的不對,你連你愛我都很久沒有說過了,哪怕是每次吵架哄我的時候,你都沒說過一句你愛我。我不能委屈自己和一個不愛我的人在一起,可我也等不到那個人回來了。」 沒有一哭二鬧三上吊,蘇慕在說這些話的時候,平靜得就好像是在轉述她被安排的那些任務。而凌楓仍然不敢相信這樣和他說這些的人是蘇慕,他甚至都沒有足夠的理智去傾聽蘇慕說的這些東西,只是不停地吼著告訴蘇慕他不可能同意分手。

蘇慕覺得很累,現在這個時候,她完全不想聽到凌楓和他說這些東西,她甚至連想要聽凌楓哄她的想法都沒有。她只是想掛斷電話,然後從此之後就和凌楓劃清界限。

她不是不明白,吵架雖然能解決問題,也能導致新的問題。在有了之前那些不愉快的經歷之後,每次吵架她都怕自己和凌楓冷戰太久,會給別的女孩子機會。一開始她還沒有往這方面想,但是現在,她覺得,凌楓應該是真的有了其他的聊天對象了。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她是真的不理解,為什麼凌楓的態度會變成這樣,為什麼兩個人吵架的次數越來越多,為什麼凌楓對她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滿意,甚至於在挑剔她的時候近乎到了無理取鬧的地步。她發誓她真的從來就沒有做過任何在她看來有問題、或者是會影響到他們兩個人之間關係的事情,就算是三觀不合,多半也是她在理解凌楓,適應凌楓,所以除了她確定的這種可能,她實在是找不出來其他的原因了。

而非常不巧的是,這是她最不能接受的一點。她很早之前就已經和凌楓說過了,如果對其他女孩子動了感情,只要他說,她就一定會放手,絕對不會吵鬧,給他們兩個人添麻煩。而且看現在這種狀況,他也完全沒有半點捨不得她的意思,不然的話,怎麼可能總是這麼吵架?這倆人要是結婚生孩子了,或許再吵架也有其他不能分手的原因,可是現在他們兩個人之間什麼牽絆都沒有,相處的時間也沒有那麼長,為什麼不想分手?

因為愛她嗎?那可真的好像一個天大的笑話了。蘇慕可不想成為這種笑話的主人公,實在是太丟臉了,她可不是那種覺得丟臉無所謂的人。

然而儘管蘇慕心裡有無數的不情願,她卻依然沒有掛斷電話,因為她很清楚,如果現在掛斷電話的話,後果一定會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嚴重,她可不想自己的正常生活被打擾,於是只得把手機扔在了一邊,任由凌楓在電話那面歇斯底里地喊著她的名字,完全沒有回應半個字。

不過到底是蘇慕忽視了凌楓的招數,見蘇慕沒有回應之後,他直接掛斷了電話,然後又重新打了過來。

因為被凌楓說過很多次的緣故,蘇慕的手機已經很少靜音了,所以凌楓第一個電話打過來的時候,毫無預兆地下了蘇慕一跳。蘇慕拿過手機一看是凌楓打的,下意識就按了掛斷,等到她反應過來自己不應該這麼做的時候,凌楓第二個電話就有打了過來。

蘇慕深吸了一口氣,心裡不停地盤算著接起來電話之後要準備一份什麼樣的說辭。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自己現在接起來電話的話,好像氣勢一下就會減弱不少,於是她狠狠心,又掛斷了電話。

在打電話這方面,凌楓好像有著無限的動力,見蘇慕在此掛斷之後,他開始像之前一樣,不停地打電話過來。以往每次出現這種狀況之後,蘇慕在接起電話把事情和凌楓說明白之後,都會想一個問題,那就是凌楓能夠堅持給她打多少個電話,於是這次她就把電話靜了音,就那麼默默地看著電話被撥過來,然後又被凌楓主動掛斷。

在這期間蘇慕一直在想,凌楓有時候的堅持真的讓人很難理解,而且她也真的很不明白,為什麼凌楓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堅持說不分手。她真的想不出來什麼理由能讓凌楓堅持下去,像他們兩個這樣,說不了兩句話就要吵架,根本沒有辦法正常溝通,完全就享受不到談戀愛的樂趣。談戀愛不是都希望在對方的陪伴之下每天都開開心心的生活的嗎?這種完全和最初意願相反的生活,哪裡有什麼堅持下去的意義?再說了,要是像網上段子里說的那樣,是因為和下家還沒有確定關係之類的話,那也不應該對她這個樣子啊,畢竟兩個人還沒有確定分手呢不是嗎?如果下家沒有可能了的話,那她這個上家多少還有點用處呢,也不能說是一文不值吧?

蘇慕想著想著,也不知道怎麼就想到了這個方面。而一想到這裡,她不免就開始變得暴躁起來,腦子裡不知道為什麼又突然回想起了當初劈腿的那個人,半夜哭著給他打電話說想她,在和那個女人分手之後,給她送禮物,又想要和她和好時的場景。她突然覺得很噁心,又覺得這事情實在是太有代入感,她甚至開始幻想起了凌楓後悔的樣子。

可是自己有什麼能夠讓他後悔的呢?

蘇慕實在是想不通。

想著想著,蘇慕就捧著手機一頭栽倒在了床上,然後蹭回了被窩。這個時候她的氣已經消減下去了不少了,甚至有那麼一點好像是要認命的感覺。最後她嘆了口氣,終於接起了凌楓的電話。

「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凌楓的語氣完全沒有一點改變,還是氣極了的樣子。蘇慕早就已經預料到了會這樣,她突然覺得有一陣厭惡,連半個字都不想和凌楓多說。

「不想接當然就不接。」

「你不想乾的事多了,憑什麼不接我電話?」

「你到底有完沒完啊?我都已經說了分手了,你還想要幹嗎?」

原本已經做好心理準備的蘇慕,在和凌楓說了這麼兩句話之後,所有的準備工作就全數崩盤了。她也忍不住開始和凌楓嗆聲,就好像她也是個十八歲的孩子一樣。

「我說了不分手,你聽不懂話嗎?」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不分手?」

「這有什麼好說的,我就是不分手,你能不能別和我磨嘰了。」

凌楓把這句話說完,把蘇慕氣得都差點沒忍住笑出來。她冷哼了一聲,然後對凌楓說道:

「你別忘了,這電話可是你打的。」

「那又怎麼樣?那不也是你沒掛電話?再說了,都已經和你說過一遍的事了,總問什麼啊?你是聽不懂我說話還是怎樣?」

「行,你要是這麼說,那咱們以後就在也不用打電話了。」

說罷,蘇慕就準備掛斷電話,凌楓也終於有些急了,直接就威脅蘇慕道:

「你敢掛你試試!」

這句話蘇慕已經聽過很多遍了,她甚至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如果她掛斷之後凌楓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但是她不得不承認的是,凌楓這個辦法確實有效,因為他抓住了她最大的弱點——心軟。她可以不接他的電話,也可以把他所有的聯繫方式拉黑,但他總是有辦法讓蘇慕妥協,一次又一次地妥協。

有的時候蘇慕覺得凌楓的思想很偏激,她一直都以為,在這種環境下,如果換成另外一個同樣說著愛蘇慕的男人,那麼他一定會克制住自己,不再去做蘇慕不喜歡或者不希望他再做的事情。而且蘇慕的要求向來都不高,很多其實都是兩個人談戀愛的時候男方自己就應該主動做到的,只不過是因為凌楓沒有做,沒有這個意識,所以蘇慕才要求了而已。蘇慕一向覺得自己對凌楓已經夠放縱的了,可是她這樣做卻並沒有換回來一個好的結果,反而讓兩個人的關係變得越來越糟糕。更重要的是,凌楓明明知道她最不喜歡現在這種相處方式,可他卻並沒有任何改變,就算是有,也就是吵架之後那麼一會兒,他可能會稍微改變一下,態度變好一些,但這是時效過去之後,他馬上就會變成原來的樣子。

要是一次兩次也就算了,對於凌楓來說,這根本就是每次都會發生的事情,所以蘇慕才會覺得凌楓的思想簡直就是不可理喻,她真的很不理解,凌楓所說的愛她,究竟表現在了哪裡。就算蘇慕清楚,兩個人可能因為年齡和經歷自建的差距,會對「愛」這件事產生不一樣的理解,但無論怎麼樣,難道愛一個人不就是想為對方付出一切的嗎?在這種最基本的認知上,他們還會存在什麼偏差不成?

要說蘇慕為什麼會堅定想要離開凌楓,或許和這一點也多少有些關聯,而追其根本,其實還是和年紀有關。以前蘇慕還總是說,這種外在條件根本不可能影響兩個人,但現在蘇慕才發現,「門當戶對」這種話,真的不是封建社會流傳下來的完全沒有存在意義的舊思想。兩個人想要幸福的在一起,三觀和見識真的需要差不多才行,而三觀和見識的形成都是以家庭為基礎的,所以說,「門當戶對」真的是幸福婚姻的一種很重要的保障。這世上沒有那麼多灰姑娘和王子的童話故事,而且灰姑娘也不真的是個僕人的孩子,從小就是僕人,所以想要打破常規去尋求一種不一樣的感情,真的是種小概率的事件。以前蘇慕覺得自己肯定是把上半輩子積攢的所有運氣都用來遇見凌楓,還有和他的這場愛情了,可是後來蘇慕漸漸覺得,和凌楓在一起,是她做的最錯誤的決定。

因為她沒有那個實力去展開一場不能被大眾認可的愛情。

為了不給自己找更多的麻煩,蘇慕並沒有掛斷電話。凌楓覺得蘇慕選擇了妥協,那就是自己在這場爭論當中又取得了優勢,於是又開始讓蘇慕道歉哄他:

「不掛是吧,那你就快點道歉。」

「我道什麼歉?」

「不接我電話,跟我說分手。」

「那怎麼,我說了對不起就能分手了?」

「你是聽不懂我說話嗎?我操,你能不能別跟我磨嘰這些事了。」

「所以你都不明白我為什麼要分手、只是覺得我在無理取鬧是嗎?我也是覺得挺可笑的,我無理取鬧能換來什麼?」

總裁,隱婚選我我超甜 「就是想讓我哄你唄,我跟你說了,那也不可能,今天是你說要分手的,我不可能哄你。」

「我當然知道,這種事情已經重複過很多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