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也是辰老爺子會把大華之主的位置願意交給辰元的原因!

“辰夜,果然是你回來了!”

老爺子派人急匆匆的讓他辰元回來,必定是有事情,而能夠讓老爺子如此匆匆興致勃勃的,辰元乃是精明之人,怎會猜想不到。

多年後的重逢,兄弟之間的確是陌生了許多,在辰夜面前,辰元還是下意識的顯示出他如今的身份與地位。

不過,辰元自己都能夠聽的出來,自己剛纔的聲音,雖未顫抖,可是,那股自然而然所出來的仰望與敬畏之意。

朝雲辭 辰元不可能忘記,他這個皇位是怎麼來的,辰家的這個天下,又是怎麼來的。

只是一瞬之後,辰元就馬上將他的身份與地位全然的收了起來,因爲他感應的到,自己是這大華皇朝的主子,然而,辰夜帶給他的感覺,卻是整個天地,都是以辰夜爲主。

一個是世俗中的王者,而另外一人,則是天地之主,倆者之間的差距,宛如雲泥之別,這種情形下,辰元怎敢繼續方纔的那種姿態。

“呵呵,三哥,這些年,辛苦你了。”

辰夜起身,笑着迎了上去,兄弟之間,沒有那麼多的彎彎饒饒,小的時候大家在一起,彼此間都是關愛着的。

辰元抱了抱辰夜,而後笑道:“怎會辛苦,這些,都是我非常願意的。”

辰夜隨即笑着點了點頭,大家都是長大了,也明白了親情的可貴,若在以往,這樣的實話,絕對不可能從辰元口中聽到。

“三叔!”

辰元旋即恭敬的喚了聲辰師後,目光飛快的自玄凌和長孫然二人身上掠過,然後說道:“辰夜,遵爺爺之命,帝都皇城中,還是有一些你的熟人”

熟人?辰夜微微一怔!

“進來吧!”

辰元揮了揮手,隨即,自那大門外,數道身影,拖着沉重的腳步走了進來。

放眼看去,辰夜臉色微微一沉,果然都是熟人!

“辰夜,爺爺的意思是,失敗對於他們來講,已是最大的懲罰,留他們的命,也好讓他們知道,到底,是哪裏做錯了。”

見辰夜面色的變化,辰元壓低了聲音,連忙說道。

辰夜點了點頭,不在有過多的表示,到了如今的實力,大華皇朝的這些人,實在也沒必要與他們去計較往日那些事。

見到這幾個人,玄凌與長孫然齊齊的從椅子上,幾乎是跳了起來。

他們不是別人,正是當年的大華皇帝慕燁,以及宰相長孫末,和長孫威長孫飛兄弟!

慕燁四人也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有朝一日,他們還能夠見到玄凌和長孫然!

“老王爺,謝謝!”

玄凌與長孫然神色萬分複雜,都是一家人,辰家彼此之間,儘管有過多的豪門爭鬥,卻也從來不曾以傷害對方而獲取龐大的資源乃至權勢,可自己二人的家?

但不管怎麼樣,這些人,都是她們的親人,最親之人,心中誠然有恨有怨,有極其的複雜,可是,當知道了他們的下場後,仍然是有些難受。

今天見到他們都還活着,不免,讓她們內心,多少是個安慰,畢竟,曾經的歲月中,有過那麼一段時間,親人們對自己,都有着足夠的關心,即使關心中夾雜着某些利益。

辰老爺子說道:“凌兒,長孫姑娘,你們好好的聊聊!”

慕燁與長孫末看了看辰老爺子,又是多看了辰夜幾眼,然後在玄凌和長孫然的陪伴下,無聲的走出了大廳。

“夜兒,老夫這樣做,你沒意見吧?”辰老爺子笑問。

辰夜忙道:“孫兒哪敢?就算您把大華皇朝還給他們,我心裏也不會多說什麼。”

“是啊,以你如今的地位,小小的大華皇朝,確實不放在你心上了。”

自辰夜從天一門直接離開後,逐漸的,有越來越多的高手,從外面世界來到大華皇朝,隨着時間推移,這些高手的實力,一波比一波強大。

初時現後,辰老爺子及辰家好一陣的緊張,因爲來的這些高手,隨便其中一人,都足以讓大華皇朝從此不在世間中存在,更別說,往後出現的那些個高手,單是氣息的散,都如蒼天壓下一般。

大華皇朝如日中天,自是令得周邊之地不太安穩,大商皇朝還好一些,畢竟曾被辰夜大鬧過一次,但其他地方正當大華皇朝面臨着強大挑戰時,這些來歷不明的高手紛紛現身,輕而易舉的,便讓大華皇朝,成爲這一片地域上,最爲強大的皇朝。

若非是辰老爺子及辰家衆人不想生靈塗炭,這片地域,除卻大華皇朝外,將不會有其他皇朝和勢力存在。

至此,辰家人才明白,這些人,都是奉了辰夜之命,或間接的來到大華皇朝,守護着這方天地!

第一寵婚,蜜戀小甜妻 多年前辰夜已是如此的實力和勢力,到了今日,又該如何?

只是今日突然回來辰老爺子微微一嘆,而後笑道:“你們都回來了,雖然還算不得真正一家團圓,但想必不久之後就能一家團聚,這些日子,你們就在家,好好的休息一段時日吧!”

不愧是老爺子,短短時間中,就猜出了辰夜等人突然回來的原因,只是他應該想像不到,當那不久之後,辰夜他們所要面臨着的高手,會是何等的強大與恐怖!

雅緻的小院子,在鎮國王府的最深處,這裏宛如世外桃源一般,簡易的小草房,簡簡單單的院子,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的樸素。

這個院子,紫萱和零兒看起來並不覺得陌生,因爲在夜盟之中,有着與這一模一樣的小院子。

有所不同的是,在夜盟的那個院子中,始終是少了一份熟悉的氣息,而在這裏,此氣息在辰夜的感知中,分外的清晰。

現在的辰夜,依舊是如同兒時一般,只不過讓他躺着的那個人,由母親換成了紫萱。

三人都沒有說話,這種不同於往日任何時候的安靜,讓辰夜很是喜歡。

這些年來,尤其是當知道了母親的下落之後,固然這期間,邪帝殿並未對他辰夜本人有過太多次的出手,然而,邪帝殿卻依舊是如同巍峨的山脈,乃至像這蒼天一般,重重的壓在了他的肩膀上。

辰夜心中很明白,正是這樣的壓力,才讓得他有着足夠的毅力和決心,一次又一次的闖過那些刀山火海,甚至是令他一次又一次與死神擦肩而過。

因此辰夜清楚,如果他連這些都做不到,不但是他自己要死,他身邊的這些人,以及他在大華皇朝這個家中的所有親人,都會因爲他的失敗,而灰飛煙滅,從此不存於世間中。

十天時間會很快的過去,而正是明白,最終的大戰將要來臨,辰夜反而心中輕鬆了許多,這些年來,他拼命的xiūliàn,用盡一切方法的來提升着自己,終於,已經是讓自己達到了,在武道的路途上,彷彿再無前路的高度了。

這種程度,究竟能否讓自己心願達成,辰夜沒有足夠的把握,但他已經努力了,接下來,便是等待最後結果的到來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日升月落,時間緩緩的過去!

三道身影,悄悄的走進小院子,瞧見那彷彿是在熟睡中的辰夜,玄凌,長孫然以及幽兒,各自的美眸中,均是有過一絲憐惜之色快的掠過

辰夜的優秀,在中域大地任何一人的眼中,都已是被看的清清楚楚,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個人在曾經想過,竟然有朝一日,這麼年輕的一個人,居然做到了,無數人,終其一生都不曾做到過的事情。

這份震撼之中,自然也是包括了葉爍和鐵奕天等人然而,唯有這些親近之人才格外的清楚,壓力最大者,只有辰夜!

其他人,如果失敗了,那也僅僅是失敗了而已,還會有重新來過的機會,但辰夜不行,邪帝殿所有的目光都是在他身上,其他人可以退卻,即便邪帝殿君臨天下了,其他人不敵,大不了一走了之,天地何其廣闊,即使是邪帝殿,都不大可能觸及世間每一處角落。

可辰夜他別無選擇,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讓他走!

只有不斷的變得強大,纔是辰夜生存的唯一道路。

因此,這麼多年來,他所吃的苦,遇見的危機,是其他人所不能夠相比的。

睡着了的辰夜,嘴角帶着絲絲的笑容,似乎正有一個美夢,唯有現在的他,才讓人看起來是那麼的平和,沒有半分冷厲與肅然。

這是一張很耐看的臉,看的他身邊的四位女子,均是情不自禁的沉浸到了他的世界當中。

然而,她們更加明白,一旦辰夜再度眼睛張開,所有的這些溫和,都將徹底的消散而去,換上來的,將會是她們不陌生的凜然與冷意。

多想時間走的慢一些啊,哪樣一來,辰夜就可以多如此安靜的睡一會兒,讓他在沉睡中,好好的美夢一次。

這樣的機會,恐怕,是辰夜自少年時代後,就一直所不曾擁有的。

熟睡中的他,是多麼的安靜,也讓人非常的高興,這樣的辰夜,纔是這四位國色天香的女子,所願意看見的,每每見到心上人,爲了那些所揹負着的壓力,付出常人所領略不到的心血,她們心中,就如刀絞一般的痛。

然而,在這一刻,她們又是多想時間快些過去,快點到達大戰之時。

只有大戰結束了,所有紛擾都沒有了,辰夜纔會一直有着,如現在沉睡這般的安靜,擁有着如小孩子一樣的笑容輕風吹來,寧靜而又柔和,所有的時間,彷彿都從現在開始被定格與凝固了,唯有四女的呼吸聲,伴隨着辰夜的呼吸聲一同出,用這樣的舉動,來避免打擾到辰夜的休息。

只是這幕安靜的一幕並未持續太久,某一刻時,辰夜那原本緊閉的雙眸,卻是突然睜開。

在那雙黑眸睜開的瞬間時,之前的一切安靜,都頓時散去,黑白分明的雙眸中,凌厲得令人靈魂都是有些顫抖的波動,再度涌現。

看到這瞬間就生的變化,紫萱的手,輕輕的撫摸過那張臉龐,輕柔的說道:“醒啦,爲什麼不多睡一會?”

“已經睡很久了,再這樣睡,只怕我會永遠不讓自己醒來的。”辰夜一笑,翻身坐起。

但這番話,卻是讓得在場的四女心中,忍不住有着一絲之痛涌遍了全身,普通人的睡覺,在辰夜這裏,竟然都是如此的珍貴“凌兒,長孫姑娘!”

辰夜稍稍一頓,而後說道:“這一生,認識你們,是我辰夜的福氣,我不知道說些什麼,才能表達出我內心中的感受,我只是想讓你們明白,世間的事,有太多的都可以放下,也有太多的可以忘掉,別讓自己活得太累了。”

玄凌與長孫然默然下去,她們自是聽明白了辰夜話中意思,事實上,她們也知道,終有一天,這番話,會從辰夜口中說出,可仍舊是這麼的難受。

“那我呢,你就不想對我說些什麼嗎?”幽兒沉聲問道。

辰夜站起身子,望着這個,從來都只有半邊臉龐示人的姑娘,他笑了笑後,道:“幽兒姑娘,在我要和你說一些話之前,你是不是該向我先說一番話呢?”

幽兒不由一楞,片刻之後,嘴角邊上,揚起一抹狡黠的弧度,似笑非笑的道:“有些話,的確是可以說給你聽,不過你能夠保證,在聽完之後,還能面不改色?”

“只要你說,我便會聽。”

辰夜淡淡的道,對於幽兒,衆人自不會有任何的懷疑,就憑玄帝傳承者這個身份,也讓大家都懷疑不起來。

只是,幽兒的來歷,未免隱藏的太深了一些。

“那好啊,到時候,希望你還能夠像今天這樣鎮定。”幽兒輕笑了聲,美眸之中,狡黠之意更濃。

“我等着!”

辰夜淡然一笑,那目光,突然間變得無比的森寒。

“他們來了!”

“十天時間,過得也太快了一些。”聞言,紫萱四女也是收斂了所有其他的情緒,四雙眼瞳深處,均是殺意在涌動着。

“夜兒!”

辰夜五人正準備趕去北望山時,辰老爺子在他父親和大伯二伯,以及衆位哥哥的陪伴下,大踏步的走了過來。

“夜兒,是不是時間到了?”

不待辰夜回答,辰老爺子再道:“帶老夫一起去!”

“爺爺?”

辰夜心頭微微一震,看來,父親和老爺子他們說了很多的事情,知道了也沒什麼,雖說即將的大戰,會在無盡的虛空深處進行,但也不可能瞞得過衆人。

但老爺子要跟着去?

辰老爺子揮了揮手,道:“老夫知道,老夫跟着去,會成爲你們的累贅,不過,老夫想親眼看一看,究竟是誰,令老夫老來之後,承受了如此之多,老夫更加想第一時間就見到夢兒,然後告訴她,老夫等着她回家,這麼多年來,一直都是!”

“夜兒,你們放心,老夫只是過去看一看,說上幾句話,然後就走,想必,他們也不會在意老夫這等實力的老人。”辰老爺子沉聲說道,語氣不容置疑。

“好!”

沉思片刻,辰夜便也同意了,大戰固然危險,可若是連老爺子都守護不住,這些年的努力,那也就白費了。

辰夜更加相信,老爺子不是個不知輕重急緩之人。

“我們走!”

辰夜扶着老爺子,縱身一躍,瞬間時,雙雙消失不見,其後,紫萱四女,亦是如此這般的從院子中消失。

院子之中,辰順辰厲等辰家衆人,不覺重吁了口氣,辰夜等人的實力,已然是不在他們料想之中的無比強大,他們就明白,這多年來,辰夜達到這種高度,其中付出了多少的心血,遭遇到了多少的艱辛。

而即便是如此的強大了,面對這將要到來的敵人,依舊是這麼的謹慎“老三!”辰順兄弟苦笑不已,難怪這十天時間當中,他們從來沒有見到辰師有着輕鬆之感。

“沒事的,我相信夜兒他們,一定能夠戰勝回來!”

望着北望山所在處,辰師目光灼灼,他如今的實力,已是達到了聖玄之境,這等修爲,放在任何一處之地,都是當之無愧的王者。

可是在這場大戰中,他卻沒有資格參與其中,因爲這一場大戰,乃是天玄高手的戰場,而邪帝殿的強大,這些年來,辰師深有體會。

卻也正是這種體會中,辰師才更加的對辰夜等人有信心,因爲辰夜他們,創造了一個,這片天地中,從來沒有人創造出來的奇蹟。

那份奇蹟,至少前無古人!

辰師也相信,如此的奇蹟,辰夜等人一定可以繼續延續下去的。

“大哥,二哥,我也去北望山看看!”

“小心一些,一定要平安的帶着弟媳和夜兒他們歸來。”辰順辰厲正容說道。

辰師用力的點了點頭,腳步一動,破空而去。

多年不見妻子了,他怎不想第一時間就與妻子見面?

北望山峯之顛,敖天等人早已肅然站立着,等到辰夜他們到來後,衆人的目光,便是投向了遠處的天際之上。

那裏的天地,已經是有着一團邪雲涌現,然後邪雲以一種快若驚雷般的度,飛快的涌來,在那雲層中,滔天般的xiéè氣息,瀰漫天地。

這方天地,因此而以極致的度,其中所有生靈的氣息,都是萎靡了下去。

那股霸道,而又可怕的威勢,看得辰老爺子眼神頓時深深的凝住,直至此時,他方纔明白,辰夜他們所要面對的敵人,是何等的恐怖。

遙望邪雲暴射而來,辰夜冷然的聲音,也是如雷般的闖蕩出去。

“如今的天地,已不是你邪帝殿爲尊,在這裏,也還輪不到你們放肆撒野!”

話音之中,無形的波動,1ang一般的席捲而出,滾滾蕩蕩之中,無數可怕的xiéè氣息,便是被輕而易舉的撕裂,而後被震成了虛無消散於空間中。

與此同時,下方大地,那被xiéè氣息所侵染的生靈,也是在這瞬間中,快的恢復了曾經的勃勃生機。

大成境界的魂變,魂魄的力量,已然是有着奪天地造化之能!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邪雲籠罩天地,大成之境的魂變之力,儘管是讓得邪雲之中的邪氣無法侵略天地,卻是無法阻擋住邪雲飛快而來!

一道道恐怖的氣勢,從邪雲之中瀰漫而開,盪漾在這片天地中,令得大地,都是在細微的顫抖着

“果然是邪帝殿,我們如此的看高了他們,卻沒料到,依然還是出乎了我們的意料之外!”

辰夜劍眉一挑,問道:“你們覺得如何?”

問的是衆人,辰夜視線,更多的是在敖天和成自在二人身上。

如今的他們,敖天在巔峯之境,稍有領悟,便可一步越了巔峯,從此擁有全新的天地,或許不能開天闢地,卻也能夠獨成世界,惟我獨尊!

成自在更是跨越了巔峯,只需一步之遙,便是能夠與自己等人比肩,或稱帝,或爲尊!

二人均在最爲緊要的關頭上,論天道感悟,這些只能看個人機緣以及領悟力,他人很難幫的上忙,即使辰夜如今實力,也不可能助他們邁出那一步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