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些人都剛被妃魚以死相逼呢,早已被妃魚肉體迷惑的他們,此時只記得妃魚是要讓這個雌性死的,現在晉鈿一聲令下,頓時所有人都兇狠地向風玫撲去。

獸人世界所有人最為呵護雌性,雄性保護雌性近乎於一種天職。可是此刻,鐵豹部落一群雄性同時對一位雌性發出攻擊——這也是鐵豹部落臭名昭著的原因之一,他們眼中只有勝與敗,不講過程。

面對攻擊,風玫輕嗤一聲:「不長教訓。」

看來上次蛋蛋給他們的教訓還不夠。

手中掂著剛剛進來時撿的棍子,硬著重來的一群人,直接劈了過去……

上次教訓不夠,所以,這次風玫下手稍微重了一些,然後……看著一地的豹子,風玫瞥了瞥嘴,扔掉了手中的棍子。絕世唐門www.jueshitangmen.info

以為獸人破糙肉厚呢,沒想到卻也是如此的不經打。

當然,這些人只是被打回了獸形,還不至於丟命。

她踢了裝死的晉鈿一腳:「起來。」

已經化作黑色鐵豹的晉鈿一動不動。

風玫冷笑:「昏了?那就打醒吧。」

黑色鐵豹頓時一躍而起,恐懼地看著風玫:「你要幹什麼?」

「我問你,杳冥在何處?」

晉鈿神色一慌:「杳……杳冥不是蛇族首領嗎?自然是在蛇族。」

風玫眼一眯:「看來剛剛的教訓還不夠。」

「他死了!」晉鈿立即慫了,「但不關我們的事,他被扔到我們部落就死了。」

他此時也不清楚風玫找杳冥是何意,不知她是要救杳冥的還是杳冥的敵人,只想著無論如何,先要推掉自己的關係才要緊。

聽到晉鈿的話,風玫想到那日蛋蛋扔完人,回去似乎有說誰要尋死來著,不過她當時沒放在心上。

被拔了毒囊,又扔到鐵豹部落,杳冥會想要尋死倒也正常。

但是……她可記得,蛋蛋當時回去說它頗費一番周折才讓杳冥沒死成。因為她說過讓蛋蛋別把人玩死了……她自然是相信蛋蛋沒說謊,杳冥絕對不會如晉鈿所說的被扔到鐵豹部落就死了。

杳冥一死,倒是免了她許多麻煩。

好心情地勾起唇角,風玫看著晉鈿道:「他是我扔到你們部落的,那時他是死是活,我會不清楚?」 葉修有些無語地看著她,道:「湘怡,你是不是想玩死我啊。」

白湘怡沒好氣地撇嘴道:「我就是要讓你女朋友聽到,讓她吃醋,讓你們兩個關係破裂,哼哼。」

「次奧,這個女人也太狠了吧。」葉修心裡暗叫一聲,不過女朋友這三個字在他腦海中迴響的剎那間,他忽然想起一個女孩來,神情霎時間黯然,眼底隱隱閃過一抹傷痛,低下了頭,默然不語。

「喂,小流氓……」看著葉修這副樣子,白湘怡吃了一驚,道,「你怎麼啦?」

葉修靜靜搖了搖頭,沒有說話,抬眼看向窗外西斜的陽光,眼角微微閃光。

白湘怡一時間看得愣住了。

半晌,葉修輕嘆一聲站起來,看向白湘怡,淡淡道:「湘怡,我得回去了。」

眼見葉修的雙眼中霎時間消失了之前的光彩,白湘怡隱隱猜到了什麼,只覺得一陣心疼,顫聲道:「小流氓,你到底怎麼啦?」

葉修靜靜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走到旁邊,默然地穿上自己的衣服褲子。

白湘怡怔怔地看著他,忽覺心頭一酸,暗想:他本來就不是一般人,又這麼年輕,肯定有屬於自己的世界,自己對於他來說,不過是一個匆匆過客……

可是,她不甘心,她不想讓這一切就這樣結束了。

「湘怡,」葉修系好鞋帶站起身,勉強沖她擠出一抹微笑,道,「再見。」

說罷轉身向外走去。

白湘怡一臉愣怔地看著他。

葉修走出卧室,走下樓,走出別墅。這時候,白湘怡才像是忽然反應過來,猛然衝到窗邊,頭探出窗外,沖樓下的葉修大喊道:「小流氓……」

葉修聽到她聲音,停下腳步,但並沒有轉過身。

白湘怡心緒複雜,大聲問:「我們還能見面嗎?」

葉修轉過頭,沖她露出一抹微笑,淡淡點了點頭,隨後頭也不回地走出院子。

白湘怡站在窗前靜靜看了好一會兒,直到葉修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她才失了魂一樣迴轉身,到剛才葉修坐的那把椅子上坐下。

「就這樣結束了嗎?」白湘怡怔怔坐著,心裡凄然地想著。不過並沒有想太久,她心裡忽然決絕地叫一聲:不!

「他已經是我的男人,我這一輩子纏定他了!」

半個小時后,葉修回到沈泰等人落腳的那棟高級公寓中。

剛一走進客廳,便聽郭人傑有些陰陽怪氣地叫起來道:「哎喲,這不是我們的葉大公子嗎?聽說葉大公子今天可是玩得很開心,現在怎麼捨得回來了?」

葉修輕輕嗤笑一聲,沒有理會他。

郭人傑氣得一窒,嘲諷地說道:「葉公子是到海州來度假了吧,真是讓我們這些只知道操心正事的俗人好生羨慕。」

「人傑,」何榮光面色微沉地低喝道,「少說兩句!」

郭人傑像怨婦一樣冷哼一聲,把頭扭到一邊,不屑再看葉修。

葉修只覺得好笑,搖搖頭,徑直走到沈雍旁邊坐下。

「二叔,沈叔叔呢?」葉修笑著隨口問道。

沈雍目光若有深意地盯著他,道:「小修,今天你去什麼地方玩了?」

月老在旁邊不無幸災樂禍地說道:「看著小子紅光滿臉,精氣旺盛,肯定是找妹子happy去了吧。」

葉修知道他們是因為聽到了白湘怡的聲音產生了懷疑,不由苦笑搖搖頭道:「二叔,月前輩,你們可能對我有所誤會了。」

「哦?」月老呵呵笑道,「怎麼說?」

葉修道:「今天我和龍公子出去,只是隨便在酒吧聊了一下,喝了喝酒。和他分開后,我原本是想回來的,不想在街頭上遇到兩個老同學,就和她們敘了敘舊,這才耽擱了這麼久。」

「小子,你遇到的是兩個女同學吧。」月老玩味地笑道。

葉修苦笑道:「月前輩,你問二叔吧。」

月老哈哈笑道:「還問他做什麼,剛才你同學那高分貝的聲音,我們都聽到了。」

葉修無語,攤了攤手。

沈雍看了他一會兒,臉上緩緩露出一抹笑,道:「大哥在書房,你去見他吧。」

聽他的話,似乎沈泰特別有吩咐,葉修心裡微微一沉,隨後起身向書房走去。

淡雅寧靜的書房中,夕陽光映照在窗邊一株盆栽青翠葉子上,熠熠閃爍。

沈泰正捧著一本線裝書看著,忽然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沈泰頭也沒抬,淡淡道:「進來。」

葉修推開門,走進書房,笑道:「沈叔叔。」

「小修,你回來了啊。」沈泰目光還停留在書上,隨意地說了一句。

葉修點了點頭,走到他對面的位置坐下,見沈泰還盯著書看,不由好奇道:「沈叔叔,你看得什麼書,那麼好看嗎?」目光下意識地看了一眼書皮,卻沒看到書名。

沈泰輕輕一笑道:「沒什麼,不過是隨便看看。」說話間,終於將書合上,抬頭看向葉修,道:「小修,聽說你今天也去書店了,怎麼,你也很喜歡看書嗎?」

書店的事,是葉修在電話中對沈雍胡扯的,並不符合他一貫的風格,而且那時候,白湘怡又吼了那麼一嗓子,讓事情變得更可疑。

此刻聽沈泰問起這事,目光顯得意味深長,葉修有些心虛,乾笑了笑道:「沈叔叔,你也知道,我平時並不是一個喜歡看書的人。今天其實是我遇到兩個老同學了,她們非要拉著我去逛書店。」

「哦,」沈泰淡淡地道,「是女同學吧。」

葉修苦笑著點了點頭。

沈泰將手頭的線裝書隨手放到茶几上,微微一笑,忽然問:「小修,你以前認識古武龍家的人嗎?」

葉修搖頭道:「沈叔叔,我也是上次在海洋之心認識龍詔雲前輩的,以前我和龍家人,並沒有什麼交集。」

「哦,是嗎。」 女尊之我可能是大佬 沈泰淡淡說了一句,隨後道,「小修,你知道今天上午古武龍家的人為什麼會來拜訪我們嗎?」

葉修想了想,笑道:「沈叔叔,我猜他們是想要商談和我們聯手,共同奪取魔方晶石。」

「算你說對一半。」沈泰淡笑。

「一半?」葉修愕然看著他。

沈泰輕嘆一聲道:「龍詔雲龍詔廷來此,的確是和我們沈家商談聯手的事。不過,他們之所以會想要和我們聯手,主要是因為一個人。」

「是誰?」葉修下意識地問。

沈泰意味深長地看著他,道:「那個人就是你。」

「我?」葉修吃了一驚,繼而苦笑。

沈泰道:「小修啊,看起來你比我們想象的更優秀,真的很討人喜歡啊。」

葉修一臉苦笑道:「沈叔叔,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沈泰搖搖頭,忽然忍不住笑罵一聲道:「他媽的那個龍詔雲好像真的看上你了,竟然跟我說,只要我答應把你讓給他們龍家,可以任由我提條件。」

葉修笑道:「沈叔叔,這麼好的報酬,你肯定答應了吧。」

「老子答應個屁!」沈泰沒好氣地罵一聲道,「小修,你覺得我好不容易得到一塊寶石,會拱手讓人嗎?怎麼可能?況且,你也不是寶石那麼簡單,以後你和阿雪成婚了,就是我的家人。我沈泰還不至於喪心病狂,為了利益,讓自己家人去為別的家族效力吧。」

聽著沈泰這句話,葉修頓時感到一陣壓力,暗想:要是沈叔叔知道我已經當上了龍家的客卿,不知會作何感想,會不會想殺了我?

一抹苦笑從葉修的嘴角露出。

「沈叔叔,」葉修說道,「你放心吧,我還欠著大小姐很多錢,恐怕一輩子也還不清,想走也走不了。」

「嗯?」沈泰微微訝然地看著他,問道,「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你怎麼欠阿雪那麼多錢了?」

葉修訕訕笑道:「是我不小心,被大小姐用智商給打敗了,欠了一大筆錢。」暗想,那時候自己居然會被沈清雪騙,恐怕還真是智商沒她高。

沈泰暗想應該是他們之間的玩笑,失笑搖搖頭,不再多問什麼。

「沈叔叔,」葉修收斂了臉上的笑,神色變得認真,問,「關於魔方晶石,有什麼最新消息嗎?」

沈泰輕嘆一聲,肅容道:「上午我從龍家方面得到的消息,據說此次龍影以及其領導的龍影閣突現海州,是專門為了對付黑屠集團的地獄殺手團。」

這一點,葉修當然知道。

沈泰接著說:「此次,龍影和黑屠集團的地獄殺手團,訂下了一個死亡之約。兩方人馬,會在兩天後會面,爭奪魔方晶石的歸屬。」

沈泰說的這些,和葉修猜想的差不多。

他想,如果只是單純對付黑屠集團的地獄殺手團,他倒是對兄弟們很有信心。不過,眼下的情況顯然不是這樣。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華夏的各方勢力暗中進入海州,分明也是沖魔方晶石而來。

一旦等到龍影閣和黑屠集團殺手團交戰後,這些龍蛇馬羊,肯定會伺機出手爭奪。

即便龍影閣眾人能夠擊殺黑屠集團的地獄殺手團,也會面臨來自華夏各方勢力的危機。

最後鹿死誰手,生死成敗,猶未可知。 「你們這些傢伙自作主張,是想讓老子虧欠你們幾輩子不成!」葉修心裡忍不住暗罵一聲,目光忽然間透出一抹凜冽,「既然我來了,你們想得美!」

眼見葉修忽然間若有所思,神情變幻,眼中似乎顯露出沸騰的戰意,沈泰倒並不奇怪,微笑道:「小修,你是不是已經等不及要和龍影見面了。」

「是啊,」葉修雙眼光芒閃爍,看向沈泰道,「沈叔叔你何嘗不是?」

「不錯!」沈泰眼中爆出一抹狂熱的自信,渾身散發出一種彷彿山嶽般的強大氣場,擲地有聲道,「龍影乃是當今我們華夏最轟動的傳奇,我輩習武之人,誰不想有朝一日與之一戰,雖敗無憾。」

葉修輕吸一口氣,苦笑道:「沈叔叔,你說的很對,真的很期待能夠面對面見到龍影呢。」

「小修,」沈泰沉吟了片刻,神色鄭重地說,「明日正午,此次來海州的華夏各方勢力,將會有一個聚會,商討共同聯手事宜,我希望你能夠和我一起去參加。」

「共同聯手?」葉修聽得吃了一驚,道,「沈叔叔,你是說,華夏各方勢力,是要共同聯手對付龍影,爭奪魔方晶石嗎?」

沈泰鄭重地點點頭道:「不錯,這次聚會,乃是南圖的唐先生髮起的,來到海州的各方勢力,基本上都會參加。到時候去了,你就知道了。」

聽他說到唐先生,葉修腦海中霎時出現一個氣質硬朗如刀鋒、又陰沉如深淵的中年人形象。

那正是當今華夏國道上首屈一指的三大巨擘之一,南圖公司的最高主宰,唐鈺老爸——唐突。

那天唐突在海洋之心出場威震全場的情形,還歷歷在目,而且那時候,這個華夏道上首屈一指的大佬,可是當眾說過葉修是他的未來女婿。對這樣一個算是和自己「關係不淺」的大人物,葉修怎麼可能不記得。

想到唐突,葉修自然而然地也想到了他的女兒唐鈺,忽然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暗想:唐突乃是華夏道上的巨擘,他的女兒唐鈺,卻是光榮明亮的人民警察。父女倆站在完全相反的立場上,實在很有意思。

提到唐突,沈泰忽然想到一件事,沉吟一番后,看向葉修問:「小修,沈叔叔想問你一件事。」

葉修見他臉色鄭重,不由微微愕然道:「沈叔叔,是什麼?」

沈泰目光寧靜地看著他,道:「你覺得唐突的女兒,怎麼樣?」

「唐鈺?」葉修不知道他為何會問這個問題,吃驚之餘,卻是苦笑不已,道:「沈叔叔,你為什麼突然問起這個了。」

沈泰淡淡道:「我只是忽然想起那天唐突說的話,隨便問問。」

葉修心裡暗想:他說的,應該就是唐突當眾說自己是未來女婿的話了。

說來這件事,葉修還真沒當真,只是把它當成是唐突的一句玩笑話。他想,自己和唐鈺之間,才見過幾面,不過稍微發生了一些曖昧小摩擦,離成為唐家女婿還有十萬八千里呢。

苦笑了笑,葉修道:「沈叔叔,唐鈺是我們龍海市的人民警察,那自然是前途光明輝煌。不過我和她也只是很有限地接觸過幾面,根本連普通朋友都算不上,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評價她。」

葉修這番話,倒是說得語氣懇切,讓沈泰不得不信。

沈泰淡淡點頭,隨即又問:「小修,你覺得官與民之間的身份,該如何看待?」

葉修明白他的意思,傲然輕笑一聲道:「沈叔叔,說實話,在我眼中,根本沒有什麼官與民的區分,官與民的界限分明,不過是古華夏封建時代的產物。在我眼中,每個人沒有高低貴賤之分,無論能力如何,工作是什麼,都和身份無關。這個世界上,我只尊重善良的人。」

沈泰聽得一臉驚奇,頗有幾分刮目相看,不過緊接著,他卻又忍不住失笑搖了搖頭。

葉修的這些話,他覺得頗有見地,不過沒法完全認同。好在他已經從這些話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就不再多問什麼。

「小修,有空了,就多給阿雪打打電話,免得她們擔心。」沈泰最後這樣說了一句。

葉修點點頭,隨後離開了書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