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個島只有一個碼頭,在沙灘的中部,這裡通常都有保鏢巡視,從這裡逃走的幾率為零。可是除了沙灘,其它地方都是峭壁,除非她敢玩命,否則逃走的希望也不大。

「少爺要出去了。」不知道什麼人喊了一句,肖瑤瑤看到碼頭上保鏢跑來跑去,很快的,端木玉也出來了。

他要出去幹什麼?

兩架直升飛機飛過來,在沙灘的平地上降落,一群保鏢簇擁著端木玉走過去,他上了飛機,回頭朝肖瑤瑤在的方向看一眼,不知道是什麼表情。

肖瑤瑤轉到岩石的另一側。

「少爺。」陸安陽說,「出發了嗎?」

「嗯。」端木玉帶上飛行眼鏡,「我今晚就回來,派人好好看著她。」

「是。」

直升機起飛,帶起一陣陣熱流和逆風,巨大的聲響漸漸遠去了,肖瑤瑤才從岩石後走出來。

「肖小姐。」陸安陽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走過來,西裝革履,帶著黑色墨鏡,一臉嚴肅,「您下一項工作是去菜地除草。」他變戲法一樣拿出一頂草帽,「如果您無法完成任務,那今晚您將沒有晚餐。」

肖瑤瑤怒氣沖沖瞪著他:「你們乾脆把囚犯餓死好了!」

「您必須履行勞動的義務,才能享受吃飯的權利。」陸安陽不慌不忙地說,黑色的墨鏡在陽光下有一圈炫目的光閃過。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這就是肖瑤瑤現在的想法,她現在淪為階下囚,沒有辦法只好認命了。

「我知道了。」她答應著。現在沒有辦法逃跑,只好再觀望情況了。她不指望自己能感化陸安陽這座冰山,也不打算依靠島上的任何一個人。沒人願意幫助她吧。

肖瑤瑤蹣跚地走去菜地,一干就是一整天,等到腰酸背痛站起來時,已經是傍晚了。

「好累……。」她現在又累又困又餓,恨不得找個地方癱倒下去,勞動人民的辛苦她終於體會到了。

「請進去用餐。」保鏢看見她的工作完成,便走過來說。肖瑤瑤跟著他進了廚房,她的晚餐是一塊白麵包,加上白開水。

其實很好了,雖然她以前不吃麵包,不過看樣子麵包開水應該比速食麵泡菜更有營養吧。比起以前的生活,她的生活真是改善了呢!

好啦好啦!樂觀些,肖瑤瑤!這叫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她一邊安慰自己,一邊坐下吃麵包,還笑著對那個保鏢說感謝,保鏢不知所措地躲到櫥櫃後面去了。

肖瑤瑤理著被汗水弄得濕濕黏黏的短髮,轉身問道:「請問……我可以洗澡嗎?」

「這要請示陸安陽,少爺不在,這裡只能他做主。」保鏢說,「請等一等。」然後他按下領口上的對講機按鈕,開始和陸安陽交流。

不會連洗澡都不允許吧?如果不允許,那我就去海里洗澡了哦……肖瑤瑤想了想,很快的,保鏢就說:「請您稍等。」

看來陸安陽是準備親自過來了。肖瑤瑤喝著水等著。

沒過多久,一個嚴肅的老人走進來,目光定在肖瑤瑤身上,帶著他那個年紀的蒼老聲音說:「你就是肖瑤瑤?」

肖瑤瑤確定了老人的確是在問自己之後,才說:「我不是!我是肖瑤瑤!」

什麼嘛?為什麼每個人都把她當成什麼肖瑤瑤呢?她跟這個人可是一點兒關係都沒有!

老人的目光將她快速掃視一遍,然後說:「帶走!」

兩個保鏢一起過來,一左一右架起她,往外走。

「喂!你們幹什麼?」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這個老頭子究竟是誰?

他們把她帶進端木玉的房間,幾個女僕把她帶進浴室,。接下來是最不願意發生的事情。

女僕卻面不改色,一切準備妥當之後,剛才那個老人的聲音隔著一道屏風響起來:

「你無恥!放了我!端木玉是個混蛋!你他們比他更混蛋!」肖瑤瑤用力掙扎,大聲罵外面的老頭子!

她前世肯定是造孽太多,今生遇上煞星了!

「你不想吃藥什麼都記不清楚的話,最好閉嘴。」老頭子說,「少爺不喜歡有人罵他。後果會很嚴重。」

「你他媽的不得好死……。」她哭出來,卻不敢罵了,真的被餵了葯的話……她不敢想後果,在學校里,她聽過很多事情。

老頭子滿意地笑了笑:「少爺十分鐘之後就到達,好好迎接少爺吧。」

老頭子走出去,女僕也魚貫地出去了。

整間屋子只剩下肖瑤瑤一個人,室內有空調,可她還是覺得很冷,像冰天雪地一樣,十分鐘之後,那個男人就回來……雖然不敢想將會發生什麼事。

這樣的情景像什麼?待宰的羔羊?

她究竟做錯了什麼?她甚至不認識端木玉,至少他綁架她之前,她連這個名字都沒聽說過!

他那麼有錢,肯定是認錯人了!肖瑤瑤,肖瑤瑤!究竟誰是肖瑤瑤?

越想越害怕!短暫的十分鐘,卻在一眨眼就過去了,她盯著牆上的壁鍾,分針一點一點走過……

遲了四分二十秒。

腳步聲響起,門推開……彷彿是等待宿命的判決,那幾秒鐘,肖瑤瑤就像被凌遲了幾百次一樣。

端木玉走進來,疲憊地揉著太陽穴,他今天處理了很多事,一整天都在緊張的會議中,休息的時間都沒有。

可是他必須回來,因為肖瑤瑤在這裡。

壓抑著一踏上小島就見她的衝動,他決定今天不見她,等她受不了勞動的苦的時候,讓她自己主動來求他吧。

這樣,或許她會更加心甘情願一些。

可是他走進房間,卻看見最不可能看見的一幕。

他立刻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

金管家還是一樣的喜歡多管閑事。

「放手!」肖瑤瑤斷喝,羞恥地咬著嘴辰口,「端木玉!放手!放手!」

肖瑤瑤用力喘息,左手剛剛得到釋放,就一巴掌打上他的臉。

她只知道尊嚴被踐踏!只知道這個男人卑鄙無恥!

好想立刻遠離他,剛才的一切像噩夢一樣,他的觸摸,比被千萬支蟲子爬過身體還要噁心!

他沒想到,他放了她……因為不想讓她留下不好的陰影。他承認剛剛差一點兒就控制不住自己,可是理智焚燒殆盡的最後一刻,他還是讓自己清醒了。

肖瑤瑤在哭,他唯一害怕的武器——肖瑤瑤的眼淚。所以他無法做到傷害她……

可是,這個死丫頭!

「噁心嗎?」他蔑笑,「真的只是噁心?」

「你想幹什麼?」完全沒料到他會突然攻擊,她徹底懵了,「端木玉,你,你想幹什麼?」

「端木玉,你瘋了!」

「對不起……。」他高山流水著她臉上不斷落下的淚水,「下一次,不會了……。」

那一刻,他才明白古詩里說: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原來,遇上自己摯愛的人,真的只想永遠和她在一起,再也不要分開。

「肖瑤瑤?」發現懷中的人沒動靜,端木玉低下頭,忽然一笑,這個小傢伙,竟然睡著了。淚水掛在睫毛上,一閃一閃的,她的表情還帶著剛才痛苦的餘韻,眉頭緊皺。

他高山流水了高山流水那皺起的眉,想撫平:「瑤瑤……。」她漸漸睡熟,眉頭舒開。

這一夜很漫長,他身體里熱血難平,可是他不想讓她有太多痛苦的回憶。

還有很多很多日子,肖瑤瑤,你都只能是我的!

陽光透進窗戶的時候,肖瑤瑤被清洌的水聲叫醒了。

在經歷了昨夜之後,這難得的一刻。

「你……畜生!」肖瑤瑤咬碎銀牙,無奈自己在他懷裡連掙扎都不能。

端木玉的眸色一瞬間轉暗,暗綠色的火焰在裡面熊熊燃燒。

肖瑤瑤忽然想起昨天老頭子說過的話,身體一個寒噤。

「我,我……。」她語無倫次地說。

狂暴的大雨就要降臨,浴室里的電話忽然響起來。端木玉陰晴不定地看了一眼肖瑤瑤,才走出水池去接電話。

肖瑤瑤趁此機會,她要找到點兒什麼東西防身。身體很痛,昨晚被蹂躪的痛楚還清晰地存在著。

一瓶上等的紅酒放在水池邊的雕花架子上,肖瑤瑤一把抓過來,啪啦,砸開!

端木玉在打電話,聽到她的動靜轉身,臉色忽變。

「你做什麼?」他扔了電話,大步朝她走來。

「你別過來!」肖瑤瑤把尖利的玻璃抵在自己脖子上,「端木玉,你再靠近我我就死給你看!」

他站著不動生氣!他真的很生氣了!一輩子都沒這麼氣過,想把眼前那個該死的女人一把掐死了!

肖瑤瑤退出浴室,把浴室的門關起來,抓過一根緞帶綁在把手上,另一端綁在柜子的支腳上,然後開始翻箱倒櫃找衣服穿。

端木玉給她準備的衣服全都是裙子,上次那條七分的褲子也因為她想逃跑徹底消失了。

不管了,隨便什麼都好,只要能遮醜就行了!

就在她忙得不可開交的時候,卧室的門突然被推開,一個年輕女子的頭伸進來:「哥?哥你在嗎?」

端木雅雅知道哥哥睡覺的習慣,不喜歡有人進去打擾她,所以並不敢進來,只是站在門口。

肖瑤瑤被突如其來的聲音驚了一跳,慌忙又拿起玻璃,對著門口的女子說:「你是誰?」

端木雅雅穿一身合身的藍色洋裝,一頭秀髮被燙成大波浪,捲曲地垂在肩膀上,她像個洋娃娃一樣,大眼睛,瓜子臉,小嘴巴。

「你——」端木雅雅也嚇了一跳,哥哥的房間里怎麼會有一個女人!他從來不會帶女人回家的,這座小島是他十八歲的時候爸爸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他很喜歡,把這個地方當作他的私人王國,就連她這個疼愛的小妹得不到他的允許也不準進來。

兩個女孩對望著,彼此眼中都有深深的疑惑。

這時候,浴室的門被砸響,端木玉在裡面用一切可以搬起來的東西砸門,動靜就像地震一樣。

肖瑤瑤臉色一白,立刻拔腿就跑。

端木雅雅看看門上綁著的緞帶,再看看肖瑤瑤,忽然眼睛一亮,驚喜地說:「肖瑤瑤!是你!」

肖瑤瑤疑惑地看著她:「你……認識我?」

雅雅猛地撲上去,也不看肖瑤瑤拿在手裡的玻璃,幸好肖瑤瑤把手抬起來,要不然她肯定被『誤殺』了。

「肖瑤瑤!太好了!哥哥找到你了!」

肖瑤瑤一把推開她,莫名其妙的女人,說的什麼跟什麼?

「我不認識你!」她往外走,不想繼續耽擱,否則端木玉出來之後她就有苦頭吃了。

「肖瑤瑤!」雅雅可憐兮兮地跟上來,「你怎麼不認識呢?」

浴室的門重重響了一下,這一次,端木玉的暴怒聲從裡面傳來:「肖瑤瑤!我抓住你之後絕對不會放過你!」

因為那個柜子是嵌在牆壁里的,所以他在裡面根本無可奈何。

只是這句話讓肖瑤瑤吃了一驚,為了保險,她忽然把雅雅抓在手裡,挾持著她出去:「對不起了,我從這裡出去之後立刻放了你!」

雅雅哪裡想到肖瑤瑤會這樣,她什麼都不知道,只是聽說哥哥找到了肖瑤瑤,所以從英國匆匆趕回來,甚至沒來得及問一問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肖瑤瑤……。」她委屈極了,肖瑤瑤以前也有對她很暴力,但是……她感覺有什麼不對!

果然,保鏢看見她挾持著端木雅雅,都不敢動一下,眼睜睜看著她從別墅里出去,來到被海風吹得零亂的沙灘上。

「讓我上飛機,我需要一個駕駛員!」肖瑤瑤挾持著端木雅雅,指了指停在沙灘上,剛剛是端木雅雅乘坐來小島的直升飛機。

保鏢們猶豫了一陣,誰也不敢行動。

「你們想讓她死嗎?!」肖瑤瑤用玻璃頂了一下雅雅的脖子,雅雅疼得叫了一聲,脖子上被劃了一條小小的傷口。

肖瑤瑤不想傷害她的,可是在那個時候,她看見了從別墅里衝出來的端木玉,嚇了一跳,所以手也不自覺地顫抖起來。

「我要上飛機!你們聽到了沒有!」肖瑤瑤大喊,拉著雅雅步步後退。

端木玉怒聲道:「肖瑤瑤!你敢胡來我就殺了你!」

「我才不怕你殺我!你乾脆殺了我好了!」肖瑤瑤說著眼淚掉下來,「我只要走!你讓我走我就不傷害她!」

「哥,哥!」雅雅大聲喊著,「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我又想起了端木瑾,想起他無數次冒著風雨等我,想起他給我捧來一大束馨香的櫻花草,想起他溫柔叫我名字的神態,想起他閃著星辰般光芒地微笑說:我們要一輩子……

想起他跌倒在操場邊的雨水地里,想起他流淚抓著我的手,想起他辰口色蒼白地躺在病床上,想起他抓著一手碎裂的玻璃:我還是逃走吧……逃到看不見你的地方,逃離這個怪圈……

旋轉的腳步亂了,腳踝「咯咯」響著,我已經聽不到音樂和喧囂的人聲。在舞台上,我旋轉著凌亂的舞步,沒有樂章,看見站在人群之中的端木玉,一直用那種淡然冷漠的眼神看著我。

腳踝終於承受不住,我狠狠地摔倒在舞台上。

舞台下「轟」地一聲拋高了聲調,我聽不到他們的聲音,只看到無數雙嘴,拚命一張一合地朝我說著什麼。

我要站起來跳舞啊……

我擦擦模糊的雙眼。

第五季雙手抱胸站在端木玉身邊,看看我,低聲說了句什麼,嘴角含著冷艷的笑。

下一秒,她飛速脫下身上的外套拋了出去,在群眾的尖叫聲中幾個躍步跳上舞台。就在我身邊,她踩著音樂的旋律跳了起來。

舞台下,嘴巴張開的弧形像個鴨蛋!

她才是舞蹈的王者,音樂的最高統治,身體每一處肌肉都彷彿是為了藝術而擴開。

我茫然地看著第五季,看著她極有渲染力的舞步。不知道從哪裡湧起一股力氣,我又從舞台上站了起來。耳邊仍然聽不見聲音,只有「轟隆隆」潮水般的回憶……

「你根本不屬於這裡。如果你選擇留下,請做好受傷的準備。」

我在跳。

「我想讓你明白一點,不是誰都願意做冤大頭。那麼,從這裡到學院里的一段路程里,就辛苦你的兩條腿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