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像往漏斗裏面倒水,必須一直倒,漏斗裏面才能盛滿水。

否則,漏斗裏面的水絕對會漏完。

“這……這不太好吧?”馬嬌扭扭捏捏地說。

“那我們只能等死了!你是準備等死呢?還是準備……”馬澤洪後面的話沒有說下去,不過意思已經非常明白了。

不做死,做了還有一線生機。

“秦巖,那你……那你覺得如何?”

馬嬌低下頭看着秦巖,咬住嘴脣不好意思的說,她的臉像紅蘋果一樣,白裏透紅。

秦巖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地說:“既然關係到了咱們的身家性命,實在不行做吧!”

其實秦巖也想嘗一嘗在不同地點愛愛的味道。

聽到秦巖這樣說,馬嬌不但臉紅的像紅蘋果,連脖子和耳朵都火紅一片。

“嗯!你們把褂子脫了,在車間做個簾子,這樣我看不到了!”馬澤洪乾咳了一聲說。

馬嬌咬住了嘴脣,將外套脫下來粘在了車頂。

緊接着馬嬌又將秦巖的外套脫下來紮在了車頂。

這樣,車間被兩件衣服隔開了。

不過馬嬌覺得還是有些不合適,雖然擋住了馬澤洪的視線,但是一會兒他們愛愛的時候,馬澤洪還是能聽到自己的聲音。

在這時,馬澤洪非常貼心地念動咒語,設置了一個隔絕聲音的屏障,將秦巖和馬嬌罩住了。

這樣的話,無論秦巖和馬嬌怎麼嘶吼嚎叫,馬澤洪都不會聽到了。

“秦巖,咱們……咱們開始吧!”馬嬌不好意思地說,聲音壓得極低,同時開始脫衣服。

“嗯!”秦巖應了一聲,也開始慢慢地脫衣服。

當馬嬌脫的只剩下內衣和褲衩的時候,她突然停下了。

薛蟠之閒話紅樓 她還是過不了馬澤洪這一關,總覺得馬澤洪在前面能聽到他們的聲音,能看到他們的動作。

其實此刻他們和馬澤洪完全被隔絕在兩個不同的世界了。

看到馬嬌停下了,秦巖也停下了:“馬嬌,你不願意嗎?”

馬嬌搖了搖頭。

她不是不願意,而是很願意。

如果此刻他們兩個人待在一間房裏面,不用秦巖動手,她直接將秦巖撲倒了。

可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

“那趕快點吧!一旦咱們被追,可只能等死了!”

“那!那好吧!”馬嬌咬住嘴脣點了點頭。

秦巖睜大眼睛聚精會神地看着,眼精光閃爍。

自從和慕容雪菡享受過男女之樂後,秦巖像癮了似得,恨不能時時刻刻和女人待在牀,時時刻刻用自己的長處和她們連接在一起。

與此同時,馬澤洪正在專心致志地開車。

他一邊通過後視鏡觀察着後面的車,一邊在心祈禱着秦巖和馬嬌趕快完事。

如果不是怕打擾到秦巖和馬嬌辦事,馬澤洪真想轉過頭問一問他們什麼時候才能好了。

現在可不能做前奏了,應該直接扒幹猛幹,然後同時飛昇天。

各大家主沒有想到馬澤洪這麼頑固,居然準備和他們死磕。

“葛家主,你用車頂馬澤洪的車尾!爭取將他的車撞翻了!”狄家家主拿起對講機,對衝在最前面的葛家家主說。

“明白!”葛家家主點了點頭,將油門踩到底,瘋了一樣向前面衝去。

馬澤洪以爲葛家家主想從他身邊衝過去,立即調整方向盤,擋住了葛家家主的去路。

“砰”的一聲,葛家家主的車撞在了馬澤洪的車。

馬澤洪的車被撞的跳起來十幾釐米,然後向前快速衝去。

幸虧馬澤洪緊握方向盤,沒有讓輪胎轉向,否則他的車絕對會撞到路邊的綠化帶然後翻車。

車後座,因爲突然被撞了一下,馬嬌的手“嗖”的一聲滑進了秦巖的褲襠裏,並且緊緊地握住了不該握住的。

“啊!”馬嬌在心尖叫起來,她沒有想到事情會這麼突然。

婚意綿綿,男神太高冷 同時,馬嬌不敢置信地在心裏面說:怎麼這麼大,那我一會兒豈不是要被他……

想到後面,馬嬌不敢想下去了。

因爲那畫面太美,太讓人害羞了。

與此同時,秦巖也忍不住“啊”起來。

只不過秦巖的“啊”和馬嬌的“啊”不一樣。

秦巖“啊”是因爲太舒服了,像快要渴死的人喝到了甘美的泉水,像快要餓死的人吃到了美味的美食。

又是“砰”的一聲,車又被撞了一下。

馬嬌的頭不由自主地衝到了秦巖的肚子,那樣子像是要做羞羞的事情。

秦巖的肚子裏升起一股暖流,他忍不住抓住馬嬌的頭向下按去。

不一會兒,秦巖覺得渾身燥熱,全身發燙,他不知道是因爲車裏面的溫度升高而導致自己發熱,還是因爲自己的身子發燙將車裏面的溫度提高了。

總之,秦巖很熱。 咦!馬澤洪的車怎麼了?怎麼會顛簸成這樣?

葛家家主好地看着馬澤洪的奔馳車,心升起一連串遐想,卻沒有想到這是秦巖和馬嬌在創造人類。

其他家主也詫異無,不明白馬澤洪的車爲什麼突然下下震顫起來。

像馬澤洪的車開到了鄉間小路。

可是他們現在明明行駛在柏油路。

“葛家主,馬澤洪的車怎麼了?”狄家家主拿起對講機好地問。

“不知道啊!估計是被我的愛車**了,所以他的車才這麼顛簸!”葛家家主隨便找了一個理由,其實他也知道這不可能。

“嗯!你繼續撞他!爭取把他撞到路面外!”狄家家主大聲說。

“老狄啊!我的車不穩定了,如果再撞,我怕秦巖他們沒有翻車,我先翻車了!你還是趕快再找一個人吧!”

雖然各家家主現在結成了聯盟,但是每個人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盤。

葛家家主怕自己一不小心衝到路面外,到時候他肯定會受傷。

更何況他已經撞了秦巖他們好幾次了,也該輪到別人撞了,總是讓他一個人撞,他不願意給別人當馬前卒。

狄家家主沉默了片刻說:“好吧!我再找別人吧!”

看了一圈,狄家家主發現麻家家主開的是寶馬七系,當即拿起來對講機對麻家家主說:“老麻,老葛的車不行了,你來吧!”

麻家家主特別不願意,不過狄家家主這樣說了,他不好意思駁了狄家家主的面子。

“好吧!我試一試!”

麻家家主雖然答應了,但是並不想拼命,只是準備意思一下。

“嗡”的一聲,寶馬車的發動機響起了一陣巨大的轟鳴聲。

寶馬車像火箭一樣竄出去,“砰”的一聲頂在馬澤洪的車尾。

與此同時,秦巖正好也在衝刺,在寶馬車的撞擊下,他直接頂在了最深處。

“啊!”馬嬌擰起了眉頭,手指深深地插進了椅背。

駕駛座,馬澤洪被頂的差點撞在方向盤。

好在馬澤洪的把控力非常強,雖然被撞的向前衝了十幾個釐米,但是依舊緊緊地握着方向盤,並且讓車衝出公路。

“怎麼搞的?怎麼還沒有完?這都十多分鐘了!”馬澤洪在心裏面又是埋怨又是嘆氣。

他覺得秦巖火氣太大了,居然這麼長時間還沒有發泄完。

他甚至擔心自己的女兒能不能扛得住秦巖的狂風暴雨,會不會被秦巖刺殺致昏,畢竟馬嬌還是第一次,根本沒有經歷過這些。

如果是個少婦不一樣了。

少婦經歷過太多的戰爭了,知道怎麼迎合,也知道怎麼吸納,更知道怎麼緩解壓力。

而且秦巖越是粗暴,越是狂亂,少婦們越是喜歡。

“要不要和他們說一下呢?”馬澤洪心裏面十分糾結。

在馬澤洪猶豫不決的時候,又是“砰”的一聲,他的車再次被追尾了。

“砰”的一聲,馬澤洪的胸口撞在了方向盤。

一股劇烈的疼痛沿着胸口向四周擴散開,馬澤洪的雙手差點放開了方向盤。

好在馬澤洪是一個忍耐力極強的人,他忍着劇痛握緊了方向盤,沒有讓車衝出馬路。

“不行了!再這樣讓撞下去!我絕對扛不住了!”馬澤洪覺得不能讓秦巖再這樣胡搞下去了,必須讓秦巖儘快噴出來。

否則的話,他們三個會一起“昇天”。

馬澤洪念動咒語,準備撤掉隔音罩。

在這時,一道“啊”聲居然刺破了隔音罩,從後座傳出來。

聽到這聲音,馬澤洪又驚又喜。

這是馬嬌發出的聲音,這說明馬嬌已經得到了昇華,否則馬嬌的聲音不可能刺破他設下的隔音罩。

與此同時,追在後面的各家家主也聽到了馬嬌的叫聲。

所有的人都一臉蒙圈,不知道馬嬌爲什麼會這樣尖叫。

這種尖叫聲他們也聽過,但是不像馬嬌這麼高亢,也不像馬嬌這麼深情。

而且他們覺得馬嬌不可能做那事,畢竟車裏面有馬澤洪。

“老麻,前面發生了什麼情況?”狄家家主好地問。

“我也不知……”麻家家主搖了搖頭說。

不過他只說出四個字,突然發現自己的雙手好像被人抓住了,然後有人抓着他的雙手急打方向盤。

“嗖”的一聲,狄家家主的寶馬車一個急轉彎從馬路衝出去,撞在了路邊的一顆樹。

車頭被撞的凹陷進入,方向盤壓斷麻家家主幾根胸骨,插入了他的胸腔。

麻家家主都沒有反應過來死掉了。

看到麻家家主突然撞死了,其他各家家主一臉懵圈。

他們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還以爲是麻家家主一時疏忽導致汽車駛離馬路。

這種情況雖然很少發生,但是畢竟有人出過事。

奔馳車內,馬澤洪激動無,他擡起頭向後視鏡望去:“秦巖,嬌嬌,你們的事辦完了?”

聽到馬澤洪的話,馬嬌羞的滿臉通紅,她咬住嘴脣沒好氣地說:“爸,你說什麼呢?”

馬嬌說話的時候顯得懶洋洋的,而且氣不足,無論是誰都能聽出來她剛纔運動過量。

聽到女兒這樣說,馬澤洪卻哈哈大笑起來:“秦巖,剛纔是你施法將麻家家主殺掉的吧?”

秦巖一邊穿衣服一邊說:“是的!這傢伙剛纔又要撞我們,我送他一個魂飛魄散!”

“你現在的實力恢復了多少?”

“恢復了九層吧!”

“太好了!我現在調轉車頭!”終於等到了翻盤的機會,馬澤洪此刻激動無,他準備將剛纔的憋屈全部發泄出來,他要將各家家主全部凌遲處死。

秦巖搖了搖頭:“師傅,稍安勿躁,我們繼續假裝向前逃命!這樣可以多殺他們幾個人。”

聽到秦巖的話,馬澤洪立即恍然大悟。

如果他們現在調轉車頭,各家家主肯定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到時候各家家主一窩蜂似得向四面八方逃走,他們是插翅膀也不可能追所有的人。

所以現在繼續假裝逃命,可以在不知不覺多殺幾個人。 各家家主還不知道秦巖已經恢復了實力。

狄家家主有些惋惜地看了一眼被撞死的麻家家主,拿起對講機又對魏家家主說:“老魏,你接着吧!”

魏家家主雖然不情願,但是也不願意駁狄家家主的面子。

他很不友好地應了一聲,猛踩油門向秦巖撞去。

眼看魏家家主的車要撞在秦巖他們的車,突然“砰”的一聲,魏家家主的車爆胎了。

魏家家主驚恐萬分,立即猛踩剎車。

“吱吱”的聲音立即響起,魏家家主的車立即衝出了馬路,撞在了一片樹林。

魏家家主的運氣馬家家主的運氣好。

他撞進去的樹林,是一片小樹林,小樹苗像稻草一樣,被魏家家主的車紛紛撞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