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回倒是病床上的顧南舒先開了口。

她的目光有些獃滯,沒什麼焦距,嗓音也是出奇地低啞:「麻煩謝秘書安排一下,去這個地址,幫我收拾一下行李。今晚,我要和……」

「阿琛」兩個字已經到了嘴邊,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然後接著說:「我要和陸總搬回蘇城一號。」

謝回驚了一下。

這是什麼情況?

居然要搬回蘇城一號了?

他進來之前,還以為這兩個人會山崩地裂、勢同水火呢!

顧南舒低垂了一下眼帘,隨後將手心裡一早就寫好的紙條遞了過去,又指了指床頭掛著的那件大衣:「鑰匙在大衣口袋裡。」

鑰匙……

謝回驚了一下。

他原本以為太太會讓她去顧家或者麗思卡爾頓取行李。可是顧家和麗思卡爾頓的地址,他都很清楚,壓根兒不用她寫下來。

難道說……太太還在別處租了房子?

所以這些天,她並沒有住在麗思卡爾頓?

靠窗坐著的男人,眉頭也在不經意間輕蹙了一下,但是很快又被什麼東西撫平了,平靜到不留痕迹。

她住在哪兒,有沒有跟傅盛元住在一起,關他什麼事呢?

她顧南舒要是真有臉懷著陸家的孩子爬到傅盛元的床上去,他也無話可說!

「總裁,這……」謝回不敢輕易做決定,拿了鑰匙,就走到陸景琛身邊,小心翼翼地試探。

陸景琛一抬手,就將那支剛剛吸了一半的煙擰滅在了骨瓷質地的煙灰缸里,隨後起身,冷冷丟下一句:「就按照她的吩咐辦。」

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像是猛然想起了什麼似的,栗色的瞳仁在顧南舒的肚子上停滯了一下,又回頭對謝回道:「另外,再給她請一個保姆做飯。她餓死了不要緊,我們陸家的孩子,哪怕是弱智,也不能當餓死鬼!」

謝回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

看吧!來了來了!滿滿的火藥味兒來了!

今兒個這一出,兩個主子怕是要鬧得不死不休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顧南舒,然後圓滑著回道:「總裁放心,我會請一個有經驗的保姆,保證把太太和孩子都養得白白胖胖。」

「保姆請住家的。」

陸景琛又冷冷瞥了顧南舒一眼,「反正蘇城一號大得很,我也不會在那裡過夜,夠她們兩個住了!」 第二天,喬綰綰是在瑞星醫院碰見謝回的。

她來醫院例行檢查,剛好在產科專家診室門口和謝回撞上。

「謝秘書這是……」

喬綰綰指了指頭頂的科室,看似不經意間開口。她這話自然是問著玩兒的,上回聽到醫院裡頭兩個小護士八卦,知道顧南舒懷孕,用腳趾頭想想也能猜到謝回跑產科大有可能是因為顧南舒。

謝回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謝秘書這是為了阿舒的事來的吧?」

喬綰綰探了探口風。

謝回一臉驚詫,忙壓低了聲音,蹙眉反問:「喬小姐也知道太太懷孕的事?」

喬綰綰點了點頭,卻也不直接表示自己是如何知道的。

謝回若有所思:「也對!喬小姐跟太太兩個人是關係要好的閨蜜,當初為了救太太……差點兒沒把自己的命給搭進去。太太跟您,自然是無話不說的。」

喬綰綰笑了笑:「謝秘書苦著張臉做什麼?是阿舒的身體出問題了嗎?還是孩子出問題了?」

「都不是。」謝回搖頭,「眼下。母子平安。只是我家總裁跟太太鬧了些矛盾,事情有些不大好解決。」

「怎麼個不好解決法?」

喬綰綰指了指身側的樓梯間,「謝秘書,能不能借一步說話?我畢竟是阿舒的好姐妹,很多話你們說了她不一定聽,但如果是我說的,她應該能聽進去幾分。」

謝回琢磨著她說得也對,於是沖著她點點頭,避開一眾路人的視線,跟著她去了樓梯間。

等到謝回把整件事前後講了個七七八八,喬綰綰心裡也越來越有底氣了。

「所以現在的問題是沒人照顧阿舒,對么?」喬綰綰反問。

天步九重 謝回笑說:「跟在總裁身邊這麼多年,陸家的那些個保姆哪個不是我找的,可她們都只會打掃衛生做做飯,誰會照顧孕婦啊!太太肚子里懷得是陸家的長孫,金貴著呢,總裁好不容易才從手術台上搶下來的,可不敢再有什麼差錯!」

「要是再有什麼差錯……」

謝回一頓,沖著喬綰綰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我這條老命估計也保不住了!」

「謝秘書真會開玩笑。」喬綰綰眯了眯眼,「您是陸總身邊的老人了,再怎麼樣,他也不會動您……」

「怎麼不會動我?!喬小姐,你是不知道我家總裁有多心疼這個孩子——」

謝回猛地壓低了聲音,「昨兒個在醫院,總裁恨不得弄死太太啊!好在孩子保住了!要不然……我看太太和總裁之間就徹底完了!不止他倆完了,顧家也完了!都完了!」

喬綰綰若有所思:「那這個保姆……還真得認真挑挑了。」

「可不是?」謝回聳了聳肩。

「要是可以,我倒是樂意去照顧阿舒。但我知道阿舒的性子,這種時候,越是親近的人越難以親近,她需要獨自一個人靜靜。請個陌生的阿姨照顧她,倒是挺合適的。」喬綰綰頓了頓,猛得想起了什麼似的,「謝秘書不如留給我一個聯繫方式吧,我突然想起我有個遠房親戚在錦城做家政,說不準可以介紹介紹。」

「好好好!喬小姐推薦的人,肯定不會有錯!」 謝回了卻一樁心頭大事,總算是鬆了口氣。

喬綰綰的嘴角微勾著,看向謝回的眼神不復先前那麼純粹了,「對了,謝秘書,這件事就不要同阿舒講了。阿舒這個人要面子,我怕她有心理負擔。將來要是知道人是我推薦過去的,保不準就捨不得使喚了,反而用得不順手。」

「對對對,喬小姐說得對,還是您想得周到。」謝回瞭然,「喬小姐放心,為了太太,我會守口如瓶的。」

「好,有消息了給你電話。」

喬綰綰沖著謝回搖了搖手機,隨後轉身離開。

……

蘇城一號。

顧南舒剛剛吃完早飯,陸景琛就開門進來了。

她怔了一下,薄唇動了動,最終還是沒開口說話。

「不是刻意來看你的。」

陸景琛率先開了口,從衣兜里摸出一個手機來,扔到餐桌上,對著顧南舒道,「你的手機落醫院了,被謝回帶去了我辦公室。也不知道是誰在打電話,吵了我一晚上,很煩。」

說這話的時候,他的眉頭微微蹙起,一臉地厭惡。

顧南舒忙接過手機,掃了一眼屏幕,隨後道:「對不起,是我媽。」

「前岳母啊……」陸景琛突然俯下身子,微微扯起嘴角,與顧南舒平視著,「昨晚你去瑞星醫院做人流,你跟岳母是怎麼說的?」

顧南舒噎了一下:「……」

陸景琛的眼神一下子就凌厲了起來,帶著寒意,一下子穿透了她的靈魂似的,冷沉著嗓音道:「你沒告訴她你懷孕的事,對不對?」

顧南舒深吸了一口氣,閉上眼睛:「沒有。」

「我猜也沒有。岳母那樣慈眉善目的女人,怎麼捨得不要自己的親外孫?」陸景琛一把就扼住了顧南舒的手腕,視線如蒼鷹一般,盯准了自己的獵物似的,「說說看,你怎麼跟她說的?你身上還有傷,大晚上的……她不可能允許你一個人外出!」

顧南舒垂下眼帘,聲音低啞:「我說我要去面試。」

「面試……呵……呵呵……」陸景琛輕笑了兩聲,半眯著眼眸,「哦,也對。你已經打算徹底離開我了,是該自力更生的。」

恰在此時,顧媽媽的電話又打了進來。

顧南舒想也沒想,抬手就要掛斷。

陸景琛眼疾手快,一把就奪過了手機,「別掛啊!面試面了一晚上都不回家,岳母大人會擔心的。跟她通個電話,報個平安,我怕她一直找不到你,會著急到去報警。阿舒,蘇城一號現在是我的私宅了,我不希望被警察找上門,懂?」

顧南舒並不想當著陸景琛的面接顧媽媽的電話,但他說的話倒也不假。

她失蹤一晚上了,如果繼續掛電話……只怕媽媽真的會急到去報警。

這要是報了警,懷孕的事恐怕就瞞不住了。

「好,我接。」

她點了點頭,陸景琛這才把手機推給了她。

「阿舒?怎麼現在才接電話?你現在在哪兒?不是說面試么?怎麼一晚上都沒回家?」顧媽媽語氣焦急,一口氣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要不要媽過去接你?」

顧南舒搖了搖頭:「媽,我沒事的。」

「沒事?沒事是什麼事啊?!你這一晚上都幹什麼去了?你身上還有傷呢!」顧媽媽更急了,「別是碰到了騙子吧?你快回家吧!這工作咱們不要了!爸和媽能養得活你!」

「媽,我沒有被騙,你別著急……」

「你這孩子!怎麼能不急呢?!」顧南舒一句話還沒說完,顧媽媽就出聲將她打斷了,「快把地址發給我,我和你爸現在過去接你。」

「媽……」

顧南舒欲言又止。

「怎麼了?」顧媽媽覺察出語氣里的不尋常來,「阿舒,你跟媽媽說實話,你昨晚到底幹什麼去了?你現在到底在哪兒?!」

「我……」顧南舒的話堵住嗓子里,半天都擠不出來。

她本就不擅長撒謊,當著陸景琛的面,她更加覺得羞恥,腦子裡一片空白,嘴巴里一句假話都編不出來。

粗糲的大掌從她手中奪過了手機,轉頭就摁了免提。

陸景琛清了清嗓子,語氣一如既往地恭敬:「岳母大人,是我。阿舒在我這兒。」

「景……景琛?」手機那頭,顧媽媽顯然有些懵。

「嗯。」陸景琛淡淡瞥了顧南舒一眼,然後溫醇著嗓音開口,「阿舒她騙了你,她昨晚沒有面試……」

陸景琛的聲音一頓,顧南舒的心也跟著提到了嗓子眼,視線緊盯著他,眼神里的懇求再也不加掩飾。

「啊?沒有去面試?」顧媽媽更懵了,「那她昨晚……」

「阿舒一整晚都跟我呆在一起。」顧南舒的手指已經扯上了他的衣袖,陸景琛卻依舊面不改色地回答著顧媽媽的話。

「你們……」顧媽媽想說,你們不是離婚了嗎?

這邊,陸景琛飛快地答:「媽,我和阿舒之前只是有些誤會,現在誤會已經解釋清楚了,也沒必要一直僵著。更何況……」

他又頓了頓,一寸寸扯開顧南舒的手指,微勾著唇角道:「何況阿舒現在懷孕了,需要我的照顧。」

「懷孕?!」

顧媽媽猛然拔高了嗓音,震驚不已。

「阿舒還沒跟你說么?」陸景琛目光灼灼地盯著顧南舒,語氣中帶了幾分報復地快意,「也對,我們鬧彆扭,她肯定不好意思跟您說。昨天晚上,我陪阿舒產檢來著。」

「產檢?」

顧媽媽像是已經緩過了神似的,「那孩子……」

「孩子還小,一切指標也都正常。」

陸景琛徹底無視了顧南舒,將該說的不該說的,全都說給顧媽媽聽,「媽,要跟您打個招呼。我想接阿舒回蘇城一號住。」

「回蘇城一號住?可是你們……你們離婚了!」顧媽媽糾結了半天,想起「家暴」視頻裡頭的那些畫面,心裡頭總歸有些疙疙瘩瘩的,儘管……她確實喜歡景琛這個孩子,「再說,阿舒她……她下周就要……就要……」

顧媽媽憋了半天,下面的話,還是說不出口。

「媽是想說,她下周就要嫁給傅盛元了?」陸景琛的薄唇抿成一線,下顎繃緊,「媽難道想讓阿舒懷著我的孩子嫁給別的男人嗎?你們顧家一門書香,最看重的不是名聲么?怎麼……到了現在就不在乎顧家的名聲了?」 顧媽媽被堵得一句話都說不出。

「阿琛,別……別這樣……」顧南舒壓低了嗓音,語氣中帶著濃濃地懇求,「別這樣跟我媽媽說話,我求你。」

「求我。」陸景琛關掉了免提,挪開了手機,朝著顧南舒若有所思地點頭,「顧女士都求我了,我怎麼好不滿足你呢?」

話音剛落,他又切回電話,沖著手機那頭爽朗笑出聲來:「媽!我在跟你開玩笑呢,你別當真。要住在蘇城一號是阿舒的主意,想必下周的婚禮,她也已經另有安排,不信你自己問她。」

陸景琛深深看了顧南舒一眼,隨後又打開了免提。

顧南舒的手心裡早已布滿了細密的汗水,她清了清嗓子,然後小心翼翼地開口:「媽,阿琛說得沒錯,是我自己想留在蘇城一號的。」

「孩子,你心裡到底怎麼想的……」

手機那頭,顧媽媽已經亂了方寸。

「媽,我想我還是愛阿琛的,至少為了孩子……」顧南舒的聲音噎了一下,隨後繼續往下說,「我和他已經有了共通的骨血,我們之間的感情早就已經斬不斷了。媽,你別擔心我,等過兩天,我就和阿琛一起回去看你和爸。」

「好……好好。」

聽到顧南舒這樣說,顧媽媽一顆懸著的心,總算落地。

那段「家暴」視頻是可怕,但阿舒也說了,那是個誤會,景琛他不是故意的。再說,現在阿舒肚子里懷著景琛的骨肉,那孩子總不至於再對著阿舒亂來。

「你要自己照顧好自己,和景琛好好相處。」

「嗯。」

「有了孩子就把孩子生下來好好過,你爸那邊,我會想辦法去解釋。你不用擔心,讓景琛也不用擔心。」

「嗯,謝謝媽。」

顧媽媽又叮囑了好幾句,顧南舒都一一應下,她這才肯掛了電話。

偌大的蘇城一號,一瞬間,又變得靜謐而磨人。

陸景琛走過來,半眯著眼眸打量著眼前的女人,冷笑著反問:「我們已經有了共通的骨血?我們之間的感情早就已經斬不斷了?」

「顧女士明明那麼會說情話,怎麼以前都不肯說給我聽?」

「演起戲撒起謊來,倒是一點兒都不含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