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就是菜鳥和大神的差距…… 顏漠不語……

小顏巴用電腦登上那個網址,思忖道:「界面確實有點宗教氣息,而且沉溺玩殺人遊戲而走火入魔的話,來現實社會中玩真的也說不定……」

雲堂皺起眉頭:「你們的這個叫劉道合的好朋友居然玩殺人遊戲……他會不會過於變態了?」

小顏巴在心裡默默記下劉道合這個名字,有時候需要好好查一查他。

不過話說,顏漠什麼時候認識這種傢伙的?

殺人遊戲很特別,也很重口,但他們對月亮很尊敬,因為月亮代表晚上,可能是因為他們吃飽了撐的,他們網站有幾句話放在很醒目的位置,那就是『渴望光明才是真的黑暗』、『月是黑暗中的光』等等諸如此類的。

……說實話,只是界面有點宗教氣息,遊戲界面的圖案也只是和祭台圖案相似而已,但是並不能確定。

劉道合說你們玩通關就知道了。

玩殺人遊戲通關,這好像很困難,顏漠覺得自己應該沒那麼變態吧……

人多力量大,於是五人便圍著一台電腦玩殺人遊戲。

第一關是玩家來到大陸,村子里有好幾戶人家(俗稱新手村),任務是殺掉村子里偷了玩家小狗的人。

玩家只有一條小狗(該小狗剛登陸遊戲就已經被偷走),只有殺了小偷才能進入下一關。

玩家隨著通關程度越來越高,會從普通弟子變為旗主、護法、法王、副教主、教主等等……

第一關新手村就很難過,小顏巴先上去試了試。

重生之翻身貧家女 他查看每個人物的介紹看了半天,選了一個最有可能是小偷的男子,但是結果卻是闖關失敗。

雲堂好奇的很,想起這幾宗案子,受害者全部是女性,便選了一個最有可能是小偷的女子,可結果還是闖關失敗。

妻逢對手,溫先生請賜教 林靜怡陷入沉思之後,自言自語:「不應該啊,我覺得最可能是小偷的就是那兩個……」

林晉楓皺眉道:「再想不出來,只能一個一個試了。」

顏漠內心OS:不用這麼麻煩,劉道合不是通關了么,可以請他告訴他們答案,但是林晉楓好像不太會同意……

「哪有那麼多時間?」雲堂稍微有點急了。

顏漠一直在旁邊看著,皺眉思索了一會兒,忽然想到什麼,於是她快速地打開那個界面。幾乎是毫不思考,她立刻宰了整個新手村的所有人(連遊戲里的小孩子也沒放過)……

眾人驚悚的看著她。

人宰光了,顏漠一邊宰村子里的狗一邊說:「這個網站可能是想選出殘暴毫無人性的殺人狂魔,所以剛登陸遊戲,不要猶豫,把殺戮當成樂趣,充滿激情的去砍殺遊戲里的所有人,看到村子就屠村,看到城市就屠城,看到國家就屠國。所以劉道合那傢伙通關了,這麼一想稍微有點可怕呢。」

眾人再次驚悚的看著她。

找到訣竅之後,顏漠經理勢如破竹,很快就通關了,顏漠也從普通弟子變成教主,系統立刻撒花,激動的說「您是有史以來最短時間內通關的天才!恭喜!」然後就是滿屏幕的撒花。

就是這天才二字讓顏漠稍微有點汗顏,這是殺人天才么……

系統接著彈出選擇框,「您是否願意成為神?」顏漠點了是。

點了是之後,跳進另一個界面,果然,這個界面充滿了邪教氣息,一輪血月高懸,一排骷髏鋪成的路,暗紅色鮮血點綴,非常陰森,走過這段路,系統要求留下手機號碼、身份證號碼、qq號碼等信息。

顏漠剛想輸入自己的,小顏巴立刻說:「不行,真實信息不能泄露。」

顏漠忙道:「可是他們估計會審核身份證號碼的真偽,如果是假的,可能就錯過一條線索了。」

小顏巴猶豫片刻,道:「用我的。」

顏漠剛想說不用,眼睛一瞄,就看到小顏巴已經輸入自己的手機號以及身份證號,顏漠還想掙扎一二,但小顏巴已經點了確定。

叮鈴一聲,小顏巴的手機收到網站的驗證碼,與此同時,屏幕也要求輸入驗證碼才能進入下一步,於是小顏巴就輸入驗證碼,點擊下一步。

系統又彈出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比如『你最恨誰』,『如果可以選擇你想活著嗎』,『誰最殘忍』等等莫名其妙的問題。

看的小顏巴、林晉楓等人皺著眉頭,思考半天也想不出來。

但是顏漠卻很容易給出答案,『恨所有人』,『不想活著』,『我最殘忍』等一系列極其不符合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且喪心病狂的回答……

於是乎,眾人看她的目光更加驚悚了……

之後便是更高級別的殺人遊戲。只要完成,玩家身份就可以從教主變成神。

只不過這最後一關稍微有點變態,有虐殺的內容,而且系統還會提示如何反偵察,如何殺噴血最少……

顏漠覺得這個網站背後的人,是個非常可怕的瘋子。

成為神之後,還有什麼官方QQ群,顏漠加不進去。

但是小顏巴一加就進去了。

顏漠頓時悟了,估計剛才輸入的是小顏巴的qq號碼。

在電腦上登錄聊天群之後,群里炸開鍋了,說什麼歡迎新人。

管理員還激動的說『一幕南洲』是有史以來最快通關的人。

頓時群里的人就激動了,紛紛說不可能,我們可是花了幾個月通關的。

也有人向『一幕南洲』取經,問她是否在現實生活中殺過人。

好多人都在群里聊自己的「殺人經歷」,紛紛追問顏漠有沒有殺過人。

顏漠對這群喪心病狂的人感到好奇,便問:「你們為什麼喜歡殺人?」

一個QQ號叫做清水彎彎的人說:「因為生活無聊。」

「怎麼無聊?」

清水彎彎說:「只是單純的活著,悲傷就會源源不斷的襲來,每天都在痛苦的笑著,太痛苦了,不如大家一起哭泣好了。」

「這倒也是。」顏漠留言道。

清水彎彎留言,「你和想象中的不一樣啊,能進入這個QQ群的應該不會像你這麼發問。」

顏漠一愣,糟了,有人懷疑了。 她忙道:「我只是想看看我殺人的理由和你們是不是一樣的。」

清水彎彎回復一個微笑,說:『我們都是被神遺忘的人。』

群里的人紛紛問顏漠,「@一幕南洲,你為什麼殺人?」

接著幾個人留言,說自己殺人的理由,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可能只是臆想的。

顏漠雖然沒殺過人,但是為了混入內部,還是編了一個凄美浪漫婉轉致郁的故事,她說她是個孤兒,親生父母不知道為什麼遺棄她,她寄居在養父母家,明明已經夠小心翼翼了,但養父母還是不喜歡她,還是喜歡她姐姐,她姐姐欺負她,大雪天把她趕走,又只能寄居在孤僻高傲的遠方叔叔家。

上了學之後,老師同學都不喜歡她,孤立她排斥她,說她性格怪,於是她就扭曲成大壞蛋,只有鮮血,只有看到人痛苦,她才會高興,然後她又仿照看過的偵探小說,瞎說幾起『殺人經歷』。

看的雲堂目瞪口呆,然後雲堂居然還真的問顏漠:「你,你說的是真是假啊?」

「假的,沒有一點是真的。」顏漠一邊在群里和人吹牛,一邊回答雲堂。

雲堂嘀咕道:「可是我覺得好真實……」

顏漠一愣,問:「你那是什麼眼神?」

雲堂收回自己那詭異的眼神,接著看聊天記錄。

清水彎彎似乎有一見如故,#終於找到同病相憐人的既視感#,激動的發了一個哭臉,說「我也是。原本我也是一個無憂無慮家境富貴的小王子,後來一場車禍父母去世了,我從此也沒了味覺,人生嘗到的卻只有苦澀。」

時間彷彿回到很久以前,清水彎彎那時還是個小男孩,曾經的他精緻的像是個小王子,可僅僅幾個月,他便是一個衣衫襤褸面黃肌瘦,掙扎著拿著破碎相框,對著相框里的全家福哭的小男孩。

調查到這裡,估計再留在這裡也沒什麼進展了,顏漠等人便先領著小顏巴回去了。

而小顏巴的QQ號也被警方徵用了。

走的時候,小顏巴要求顏漠搬回來,顏漠很奇怪。

小顏巴義正言辭的說:「網站手機號碼留的是我的,他們可能聯繫我。你要是想順著這個查下去的話,最好第一時間就能聯繫到我。」

「這……」顏漠有點猶豫,心中想了很多。

「如果是擔心勾魂香的話,那就不必了,它失效了。」小顏巴看著她,眼神複雜難辨。

顏漠扭扭捏捏,哆嗦著爪子,說:「可是我擔心我搬回去,你會報復我嗎……」畢竟我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打不過你……

而且她還做了不少壞事……難保這小顏巴為了泄恨把她大卸八塊剁成肉醬挫骨揚灰什麼的……

「不會。」他低低道,神色凝重起來,堅定的看著她,道:「我不會傷害你的。」

顏漠大吃一驚,道:「這你也能忍?」至始至終,都是她對不起他,而且根據他說,她好像差點逼得他發瘋啥的……

這真的能忍么?

顏漠覺得很懸,但是看小顏巴現在的樣子,好像也沒什麼陰謀詭計的樣子……

現在的小顏巴彷彿又恢復以前那種陽光少年的樣子,頗有一股乖巧可愛的感覺。

空間辣女太剽悍 他頓了頓,說:「其實,你根本沒有對不起我,如果你是因為使用勾魂香那件事對我有所愧疚的話,我想告訴你,當時我也不好,我太過分了,差點殺了你們,所以你才會用勾魂香的。不是你的錯。至始至終,你什麼都不欠我,反而是我欠你很多。是你給了我現在的生活,是你不顧一切的救了我。」

顏漠聽了,心裡一朵一朵小花燦爛的綻放,道:「你能這麼想就好了。」

小顏巴接著道:「你對我已經足夠好了,從來沒有人對我那麼好過。」

顏漠心中浮現六個點點點,您不是大王嗎?您以前到底過的是什麼水深火熱的生活啊?有那麼悲慘嗎?你說我對你足夠好了,你說說看,我對你怎麼好了?我自己也很想知道呢!

果然吻了小顏巴之後,勾魂香的魔力失效,小顏巴也變的非常理智,顏漠頓時覺得整個世界風輕輕,花香香,世界充滿了美好。

小顏巴揚起了嘴角,眼中又閃過了似曾相識的笑容,說:「那你搬回來吧。」

顏漠總感覺怪怪的,嘴角抽了抽,道:「可這多有不便,你見到我不覺得尷尬嗎?」

「我們是朋友,不會尷尬的。」

顏漠又一次心花怒放,最擔心的仇敵沒了,現在來了一位好朋友,真是生活太美好了……

第二天夜晚。

星子在漆黑的夜空中明明滅滅,夜風吹拂,海市高樓的萬家燈火,路上車水馬龍,繁華迷離。

小顏巴先回圖書館,而顏漠回去了。

當然,他在圖書館也沒真的看書,他在查顏漠。

顏漠什麼都不說,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去查。

比較可疑的就是收養顏漠的那位叔叔,他查了很多,都沒查到那位可疑叔叔的詳細資料,彷彿那位叔叔就是憑空出現的一般,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他的身份,他的工作……他好像沒有工作,但是出奇的多金,出手闊綽。

小顏巴盯著顏漠叔叔的照片,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那位神秘的叔叔有一股熟悉的感覺,好像,在哪裡見過一般……

不可能,不可能見過,從他兩年前重生開始,他記的清清楚楚,根本沒見過這個人。

可就是有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

顏漠叔叔客觀來說,長得極為俊美,年紀粗略一算,至少應該三十多,但看起來歲月卻在他臉上沒有留下任何痕迹,幾十年來,相貌還是依舊俊美。

顏漠叔叔唯一顯眼的就是他少一隻右眼,只能用繃帶纏住缺失眼睛的右眼眶。

小顏巴的直覺告訴他,這個叔叔有古怪,但從顏漠對這位叔叔的崇拜尊重程度來說,小顏巴覺得她死也不會與這位收養她的叔叔為敵,就像他死也不會與她為敵一樣……

至於劉道合,小顏巴也查了查,發現這傢伙還真不簡單,既是研究所教授,還是總裁,人品還不好,勾三搭四拈花惹草…… 小顏巴在心裡默默給劉道合打上一個『X』,看來以後要阻止顏漠和劉道合過多接觸。

回家的時候,他打開門,一瞬間就聞到了飯菜的香氣。

入目之處,滿屋明亮。

暖暖的燈光打在他臉上,他側著頭看向裡間,輪廓被燈光映的模糊且溫柔。

顏漠從廚房裡探頭出來,看到是他,她笑臉盈盈,很自然而然的說,「歡迎回來。」

小顏巴愣了一下,然後他的嘴角緩緩的牽起笑容。

現在的場景真的有點像是新婚小夫妻一起洗手作羹湯的場景,一剎那間,好像有什麼東西戳進小顏巴的心中,躲閃不及,正中紅心。

他一直渴望的就是這種普普通通的生活,有個人能說說話,有個人能選擇他。

但見到顏漠做的什麼東西時,小顏巴默默不語。

顏漠瞅了瞅自己那慘不忍睹的作品,又瞅了瞅默默不語的小顏巴,……好像自己被嫌棄了。

大概訂外賣才是最好的選擇……

小顏巴艱難的說:「我來吧。」

然後小顏巴在顏漠驚悚的目光下穿上hellowkitty的圍裙,熟練的拿出雞蛋打碎,專註的切菜,所有動作如行雲流水一般……

顏漠瞬間就驚悚的不能再驚悚了?

面前這位居家婦男是誰啊?

這麼賢惠的人妻畫風,一定不是我們殘暴的大王。

還有那hellowkitty的圍裙,一定是我的眼睛瞎了,看錯了!!

內心掙扎不已的顏漠,被小顏巴趕到客廳。

等晚飯端上來的時候,顏漠嘗了一口,感覺那飯菜幾乎好吃到飛起。

顏漠的內心像是美食番里的女配一樣盡心儘力的分析這是何等的人間美味……

顏漠用一種很匪夷所思的目光瞅著他,感嘆道:「沒想到我才搬出去一小段時間,你的廚藝居然變得那麼好。我虧大了,早知道就不搬出去了,這樣就能天天吃到你的飯了。」

他淡淡一笑,眨了眨眼睛,純粹的眼裡十分溫和,漫不經心道:「以後也可以呢。」

許是燈光太柔和了,顏漠覺得現在小顏巴的人妻畫風極其的不真實。

由於小顏巴給她的第一印象太差了,所以在她的固有思維中,小顏巴應該是無比殘暴的,冷血無情的,為毛會有這麼溫暖的人妻畫風?

抬頭看向逆著光的黑髮青年,他黝黑深邃的眼裡有幾分迷茫,但眼底深處卻緩緩的變得溫和。

「顏漠,我從來都沒有聽過你說你的叔叔呢。」小顏巴吃著菜,狀似漫不經心的看了一眼顏漠。

顏漠說:「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我叔叔高貴冷艷的很,看似如浴春風溫暖如春,實則淡漠疏離得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