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就泄露的不少了,連一兒一女和不孕不育都算出來了,楚河已經是打心眼裡信了七分,只是現在硬要逼著自己愛上張瑩和秦珊,這簡直是天方夜譚,根本無從下手,況且感情這種事怎麼可能是一說一做的事。

似乎是看出了楚河的心思,肥遺鳥噗通一聲又坐到了桌子上,斜著眼看著楚河道:

「別愁啦,這緣分是天定的,你丫想不辦都難,現在能解決一個是一個唄……」

楚河嘴角一陣抽搐,聽肥遺鳥說話,這感情之事聽起來都成了任務,任務獎勵就是這三女的潛力徹底被激發出來。

楚河一時間頭如斗大,甚至都不敢想,別說XX了,就是白桃看到自己親別人一口,當然上次張瑩臨死騙吻不算,那她心裡是什麼滋味,自己又能過得去良心嗎?

「先不說這個了,我問你,要是想把你師傅召喚出來,需要什麼條件?」

肥遺鳥見楚河問起師傅,一偏頭,不屑道:

「嘿,要想召喚他們那種級別的神獸,至少也要200變現點。」

「還好,不算很困難。」

「還得用息壤!」

「息壤??」

楚河一愣,看來二百變現點都不夠,這息壤又是什麼東西?

「對!息壤,這是一種和我們同一時期的神土,歷代鑄魂師所苦苦找尋的東西,息壤土可以自行生長,當年築壩之時用的就是息壤,洪水一漲,息壤便漲,唯有用這息壤泥土捏出的神像,才可招來我師父他們那個級別的神魂,你還以為拿尿泥也成呢!?」

楚河老臉一紅,敢情自己上輩子乾的事這肥遺鳥都知道,不過這也更加堅定了楚河要找到息壤,召喚白澤這種神獸的信念,若是有這種神獸坐鎮,大事可成。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休息吧。」

楚河緩緩閉上眼,將泥人張系統打開,把肥遺鳥收了進去,順便探查了一下虎子和猙的傷勢,虎子傷的最重,到現在還在療養,猙已經恢復的不錯了,現在沒有太多的變現點給虎子,楚河也不想讓虎子再冒險,現在急需召喚幾隻純斗系的神獸了。

靠在舒服的老闆椅上,楚河腦子有點亂,白桃張瑩和秦珊的身影不斷在眼前變換,一直以來自己都挂念妹妹,男女之事盡量不去想,也沒什麼心情,但是眼下,守夜人勢力萌芽,妹妹至少暫時是安全的,好像已經不能再拖了。

想讓三女跟自己完全一條心,恐怕這件事也要加快進度了,但是根本無從下手啊……

正在楚河心煩意亂無比頭大的時候,腳下的地板忽然微微顫動,頻率極高,樓下更是爆發出一陣歡呼吶喊。

這也是楚河偶爾允許的,首先山上的喪屍不知道身在何處,如果真出來了自己也好想應對之策,而高等級的喪屍絕不會貿然因為叫喊聲吸引就來攻打,可能會誤認為是計謀。

機器運轉了!

楚河暗贊宋涼果然是TM天才,當即沖向了樓下,此時就連秦珊二人都站在窗前,略有些激動的看著窗外的人群。

有了電,這個基地就有了肌肉,有了力量,這是關鍵中的關鍵。

樓下無數人正圍在一個粗加工車間,眾人一見楚河,所有人都將興奮之情壓了壓,停止吶喊,紛紛為楚河讓出一條路,他們自然知道這個宋涼就是楚河帶來的。

宋涼則是正在車間的一輛橋式起重機上,操縱著起重機將一個個被人們齊心合力廢了天大的勁才挪開的機械吊到空地上,一邊吊一邊興奮異常的衝車間門口的楚河喊道:

「哈哈哈哈哈,老哥,可以開干啦!!!」 電力恢復,對於整個基地來說是天大的喜訊,此時已經是下午了,如果沒有電力沒有燈光,人們只能早早休息,但是一旦有了燈,那麼天黑這段時間完全可以加班,而且有了機械的幫助,鐵器也可以製作了。

只不過,鋼鐵的原材料實在有限,只能做出像鬼箭一類的小物件,大的物件還是要靠機械來打磨木頭。

夜至。

晚飯時間為了慶祝電力恢復,和圍牆外第一批簡易防禦工事的完工,整個基地都是一片喜氣洋洋,楚河將食物分發提升了一倍,整個基地除了歡聲笑語,就是狼吞虎咽,他們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吃飽過了。

雖然外面那些防禦工事現在看上去還非常簡陋,但是在眾人眼裡,那些尖銳異常的鹿砦帶來的安全感是難以言明的,最起碼在楚河到來之前,連這些東西都沒有。

楚河找到章程,為秦珊的無線電室加派了三個女孩,由秦珊教授和帶領他們無線電的知識,五人全部居住在無線電室,不分晝夜,輪流監聽,楚河有預感,堡壘和邪教將很快有動作。


楚美玉已經將那些圖紙全部完成並且都復畫了幾份,經過一下午的觀察,白桃和張瑩各選出了二三十人,加起來近五十人,這些人都是幹活乾淨麻利,手巧心細之人,楚河將那些強弩拒馬槍之類的圖紙一一交到他們手上,明日開始製作。


一天一夜之間,整個守夜人基地幾乎都感受到了楚河龐大的能量,守夜人基地,活了。

整個加班過程持續到了深夜,廣場上白天堆放的木頭幾乎消耗一空,打造出來的鹿砦將守夜人基地整整圍了兩圈,一眼望去荊棘遍布,若是一般的小喪屍群襲來,恐怕根本不需要反擊就會被刺穿在這些尖木之上。

楚河回到辦公樓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左右了,其他人都已經先一步回來了。

這些房間的床和鋪都已經擺好,楚河要求的房間並不是那兩個較大的房間,而是邊緣的倒數第二個房間,大的房間睡不著,留給小羽秀兒了。

淡紅色的木門上已經掛好了一個小木牌,上面寫著指揮官,楚河啞然失笑,這要是有人偷襲進來,自己第一個被幹掉,向左右兩旁的房間看去。

左邊白桃,右邊張瑩。

這個楚美玉莫不是知道自己三人的關係,這樣安排就有意思了……

楚河甩了甩頭,推開房門,進到自己的房間,一切應用之物都已經安排好了,乾淨的床榻,放衣服的衣架……沒了。

楚河微微一笑,簡陋到極致的屋子裡,除了睡覺,什麼都幹不了,連一個桌子,一本書都沒有,楚河想起了常達父子的奢靡生活,在這末世之上,他們依然能生活的那麼奢靡,靠的是變相奴役著無數人類,而守夜人卻連以前末日的正常生活水平都達不到。

守夜人,這個名字註定不能只是一個名頭,只要我楚河在,守夜人必將名副其實,就算整個世界都陷入黑暗,守夜人也能守望黑夜,斬盡妖魔!


一念至此,楚河緩緩走到窗前,向無邊的黑夜中望去,夜晚的山林是寂靜的,山間異獸夜晚奇多,不過三級以上的異獸就不會傻到再來攻擊一座堡壘了,當所有的燈都熄滅之後,周圍也只剩下窸窸窣窣的穿草之聲。

楚河早就想通了,就算自己找到了妹妹,就算找到了父母,如果沒有一方勢力庇佑,也終究是流亡逃竄而已,指望救世軍?在多次接觸之後,楚河相信絕大多數都已經被末世嚇壞了,以至於忘記了人類的陰險和劣根性,救世軍就完全可靠了嗎?

與其找尋勢力庇佑自己,何不自成勢力庇佑他人,這守夜人空殼基地,就是楚河爭霸稱雄的起點!

重生軍婚:神醫嬌妻寵上癮 ,反身向門外走去,輕手輕腳的向白桃的房間走去……

楚河的確是想念白桃了,兩人的親昵關係自從張瑩加入之後,少了很多,楚河也不敢過於大膽,畢竟那樣很容易傷張瑩的心,雖然自己對張瑩還算不上愛,但並不代表對張瑩沒有憐惜。

「吱呀~~~」

白桃的門沒有鎖?

楚河只是輕輕一推,白桃的房門就已經打開,楚河此時最怕的就是張瑩突然出來撞見這一幕,閃身直接鑽進了屋。

夜晚五層以上不允許有燈光,這是楚河的規定,此時昏暗的房間中,白桃坐在床邊,輕咬著紅唇,睫毛微微顫動,眼神無比幽怨和妖嬈,胸口輕微起伏出賣了她的緊張,此時的她身穿一件酒紅色的睡袍,這還是她們翻遍女宿舍樓才找到的。

白桃手稱床邊站起身來,光著腳踩在木地板上,款動柳腰,輕抬玉足,走動間白皙的玉腿在酒紅色的浴袍下若隱若現,緩緩來到了楚河的身前,伸玉腕,纏虎腰。

「你知道我等了多久么?」

只是簡單的一句話,吐氣如蘭,讓楚河心中狂震,是啊,自末世以來能單獨相處的機會少之又少,僅有的幾次自己也完全沒有心情,這一天自己又何嘗不是等的太久了。

楚河伸手將白桃攬進懷中,聞著白桃的發香,輕聲呢喃道:

「我已經來了……」

白桃抬起頭,與楚河的鼻尖近在咫尺,四目相對,白桃的睫毛顫動的頻率之快,讓楚河能感受到她的一絲絲害怕,但白桃眼角不自覺流露出的妖媚之色,卻又讓人近乎昏厥。

「輕一點……第一次。」

白桃緊咬紅唇,聲音幾不可聞,俏臉上更是要滴出血來,那幽怨的眼神中,似乎帶著某種期待和邀請。

楚河心中暗叫受不了,誰不是第一次……

楚河猛地一掐白桃的柳腰,將她抱了起來,玉足纏腰,兩人向床邊走去。

…………

此處省略……大概七百字,一夜無話,次日天明……


這一夜只能說,一樣無法入睡的,還有隔著兩道牆的張瑩,整整一夜,張瑩受到的折磨無人能懂。

楚河在溫香軟玉中醒來,一番溫存耳語,楚河穿上了衣服,白桃則有些慘了,至少要休息一兩個小時,還要洗床單……

「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吧,我要先去找小羽和壽兒,看他們昨天有什麼收穫……」

楚河一邊穿好衣服,一邊向外走著,誰知還沒走到門口,身後的木床嘎吱吱吱吱一陣磨牙聲響,嘭的一聲癱倒在地,四條腿向著同一個方向傾倒,平拍到了地上。

床上的白桃手攥著被子,幾乎是瞬間,從脖頸開始紅到了頭髮根,趕忙一扯大被把自己蒙了起來。

楚河一縮脖子,心中暗道,這床的質量實在太差了…… 出門的一瞬間,楚河心臟一緊, 透視小醫生 ,雙目無神,氣色極差,彷彿沒看到楚河一樣,有些頹然的向樓下走去。

楚河暗嘆一口氣,第一次深切體會到感情的困擾,很多人往往只覺得桃花運似乎是走運,但沒有真正經歷過的人,是很難理解兩段甚至更多感情糾纏在一起的時候,那種幾方同時受到的心理折磨,堪稱酷刑。

心疼,不僅僅是心疼張瑩,楚河的心是真的有些疼如刀絞,那種愧疚感根本無法直視。

呼~~~

長舒一口悶氣,也只能先做些正事轉移一下注意力了。

上午九點左右,關小羽和壽兒都到了楚河的辦公室。

自從壽兒來到身邊,楚河還沒好好打量這小妮子,依然是那麼害羞,不愛說話,後背上看起來與常人無異,真不知道那一對巨大翅膀鑽出來會不會撕開骨肉的疼。

「昨天有什麼收穫嗎?」

「沒有。」

關小羽回答的乾脆,昨天也只找到了一處坍塌的小型超市,開挖起來動靜太大,而且明顯已經被人掃蕩過了。

「嗯,繼續注意一下吧,找到之後記好位置就可以了,我們起碼要把防禦工事完成才能出門尋找物資,你尤其注意一下水和鋼鐵,我們現在急缺這兩樣東西。」

「好!」

關小羽和壽兒聯袂而去,看著兩人形影不離的背影,楚河好生羨慕。

過不多時,章程也推門走了進來,身後帶著的分別是章程安排的幾個部門的負責人,楚河暗暗點頭,這些人看起來就非常沉穩,不論男女,都顯得精明強幹,起碼看起來就很利索。

章程一一為楚河介紹,一共有七人,分別是負責畜牧,種植,行政,裁剪,維修,運輸,後勤,一條龍,運營一個基地來說是足夠了。

「接下來就辛苦大家了,基地里的事情還要麻煩章大哥帶著大家好好乾了,有什麼問題直接找章大哥,章大哥你統計一下,回頭我會安排人或者親自去幫大家找資源。」

「指揮官,我覺得現在電力恢復了,可不可以讓宋主管幫我們焊接一些多層貨架,這樣可以節省空間,提高農作物的產量。」

「對,我們畜牧也有這個打算,要想豬不生病,衛生很重要,糞便和垃圾清運這一塊,能不能幫我們焊接一些小推車……」


「嗯嗯,雖然現在沒有原料,但是很多舊衣服是可以改的,不過我們現在連剪刀一類的東西都沒有,能不能也幫我們做一點……」

……

章程身後眾人問題一個接一個的冒出來,但是楚河卻感覺一陣欣慰,起碼這些人不是吃乾飯的,提出的問題也都是為了幾個生產部門著想,楚河微微點頭:

「全都同意,大家放心吧,我會跟宋涼說一下,暫時先撥出一部分鋼鐵,給大家做這些東西,不過可能暫時還做不到完全滿足,畢竟我們現在要以防禦為主,但是我會儘快想辦法,章哥,你找一下美玉姐,叫她幫你分擔一下,別累壞了身子,你要是垮了我可就折了手了。」

章程謝過楚河,帶人走了出去,楚河感覺自己的腦袋都快要炸了。

資源!資源!資源!

現在初一起步,問題就這麼多,像宋涼白桃關小羽刀四等人,基本上還都被統稱為主管,這還是人少,若是將來人多起來,誰管什麼就有點亂了,要撐起一個勢力果然不是那麼簡單的,沒有軍事素質的情況下,就很容易出現守夜人前指揮官那種問題。

章程剛剛出去不久,前後勤部壯漢中的四個被推選出的副隊長就到了。

光是看塊頭就能看出來,這四個傢伙,高人一頭乍人一背,各個都是硬漢里的硬漢,楚河往臉上看,幾人都沒有鼻青臉腫,顯然根本不用武力解決,這幾個是公認的實力最強者。

「劉川,魏軍,江城,曹雄,沒記錯吧哥幾個?」

楚河挑起嘴角,將他們的名字一一報了出來,這幾人明顯激動異常,咧開大嘴笑了起來,他們還都準備報報號呢,沒想到百十來人中,楚河竟然能知道他們四個的名字,這是莫大的鼓舞和榮耀。

「嘿嘿,老大記性千秋萬代。」

劉川豎了個大拇指。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