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幾乎是每一次當中國出現災難的時候, 這些無神論的人都會跳出來指責一番的藉口, 如果真的有神, 又怎麼會讓他的子民受於水深火熱之中而視而不見?

可是這一次, 那些有信仰的人, 跳了出來, 指着那些無神論的人罵道;“ 叫叫叫, 就他媽的知道叫, 現在你自己看一下, 耶穌都他孃的出來了, 你還敢說什麼科學? 還敢說這世界上沒有神?”

耶穌的出場, 的確是給無神論的人一記異常響亮的悶耳光, 但是這些人也不是吃素的, 就改口道:“ 我們說的沒神, 不是說人家西方, 而是說的東方, 東方你懂嗎? 中國沒有神, 人家外國有, 不然你自己看, 爲啥耶穌都出來了, 你們敬的神像還不出來解救你們?”

此言一出, 得到了西方在中國的傳教士的強烈相應,:“ 我們早他孃的說了, 耶穌是這世界上唯一的真神, 你們不信, 現在總該相信了吧, 來,都向主懺悔,主會原諒你們的過錯的。”

一時間, 還真的有一大部分的人, 拋卻了佛道教, 轉投了基督教, 老百姓不管你那麼多, 誰讓人的神出來了, 我們的神沒有了呢?

而剩餘的大部分人, 則瘋了一樣的燒香拜神拜佛, 軍隊並不能給他們絕對的安全感, 可是神能, 以前就算了, 現在耶穌出來了, 說明這世界上還是有神的嘛, 他們不出來,只會說明我們不夠誠心。

老首長破四舊多少年, 一個耶穌的出場, 就打破了多久的成果? 連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認, 人類需要信仰,用信仰來解決未知的事物, 這可以說是心理安慰, 也可以說是宗教信仰賴以存在的根本, 他自嘲的對我道,自己那件事兒上, 沒有對錯之說, 只是自己有點不自量力。——牛頓二十歲之前就完成了他所有的科學研究, 但是他究極一生最後在精神分裂之後不得不虔心信奉基督, 因爲就算萬有引力這個科學, 他也無法找到這世界上的第一力到底是誰賦予的。

這些全都是耶穌風騷出場帶來的鏈鎖反應。

如果你認爲, 僅僅是這樣的話, 那隻能說你們低估了中國人的智慧和鑽營之心。

在這個中國人對自己信仰產生懷疑的時候, 在這個整個民族面臨的爲難的時候, 忽然涌現出來了無數的“小宗教”。 他們大肆的宣揚世界末日,魔界入侵之說。 他們鼓吹自己的神是無所不能的, 這其中有法輪大法, 有日月神教,有全能神。 他們非常的可笑簡單, 可是民衆在此時因爲信仰的動搖和對災難的恐懼, 他們還真的信了。

這個消息在李大祕告訴我們的時候, 我們哭笑不得, 這些小宗教有的是臺灣那邊的, 有的是國外敵對勢力的, 甚至還有單純的就是爲了斂財的。

“ 不管他們是因爲什麼目的出現並且存在的, 總之, 他們是不能再這個時候存在的。” 李大祕道。

“一羣烏合之衆, 派兵剿滅了, 非常時期就是要用非常手段對付這些非常賤之人。”北極狼最近被整的非常憔悴, 聽到這個消息不耐煩的道。

“這個已經再做了。 抓到這些人, 絕不姑息手軟。” 李大祕說完, 眼睛一直看着我, 似乎非常玩味。

“你去做了就行, 這麼看着我幹嘛?還嫌我在這邊不夠煩?” 我納悶兒道。

“ 你認爲這個時候, 對付這些鑽空子的人, 我們用暴力手段就可以了, 這隻能治標不能治本,他們的出現, 說的難聽了點, 是順應天時而生, 也有他們出現的理由, 你滅了一個全能神,會出來一個萬能神, 滅一個日月神教, 會出來一個太陽神教, 難道都滅了?所以, 我們現在必須找到一個穩妥的辦法。” 李大祕說着, 還是看着我。 看的我都他媽想吐血。

“ 你有什麼話就說, 別掖着藏着, 你看的我蛋疼。 再看, 哥們兒對你也不會有絲毫的興趣。”我扯着嗓子道。

“噗。” 秦培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也看着我笑, 我就道:“ 媳婦兒, 你猜出來了?”

“嗯, 我估計你又得去出一次差。” 她笑道。

“對, 就是這樣, 你需要去一次江西, 再上一次龍虎山, 懇請他們出山, 這時候這些邪教之所以會真的出來, 是因爲他們動搖了自己的信仰, 現在要讓他們重新的堅信, 他們侍奉敬畏的神, 是不會拋棄他們的, 也只有這樣, 才能從根本上解決這樣的邪教危機。 而且,亂世中的人們, 也需要他們,小三兩, 你跟龍虎山的道士頗有淵源, 所以得麻煩您再去一趟。” 李大祕也不掖着藏着, 說道。

“我噗你一臉老血, 頗有淵源? 那他孃的都是孽緣! 龍虎山的人現在看到我都恨不得生吞活剝了, 上一次我過去, 攪得龍虎山天崩地裂水倒流的, 你還讓我去?” 我指着自己道, 我不懷疑, 我這次去,龍虎山會毫不留情的趕我下山, 畢竟上一次龍虎山已經傳話: 各不相欠。

“特殊時期, 有能力的人總要承受更重要的任務, 去吧小三兩, 我看好你。”李大祕說道。

“別! 別拍馬屁, 沒用, 你看好我, 哥們兒不看好我自己!” 我道。

“這是首長的意思, 他老人家不好意思跟您說, 三兩哥, 您看?” 李大祕道。

“。。。。。。” 這我真無話可說, 都他孃的拿聖旨出來壓我了, 我還能怎麼說?

就這樣, 在這個時候, 我必須不得不上一次龍虎山, 我不知道龍虎山上所謂的“張”家, 他們是否還有神仙存在, 可是這一次, 就算是製造神蹟, 也得造一個, 這麼嚴峻的形式, 需要用上一切可以用上的手段。

世界末日, 別說百姓怕, 士兵們能強到哪裏去?他們堅持着不倒下, 只是因爲他們是戰士, 他們有使命, 他們的肩膀上有國徽!

而我小三兩,受命於危難之際, 要爲天下人, 找一個神仙出來。 還能有這更艱鉅的任務?

那邊的人都走不開, 我也不忍心現在已經非常憔悴的秦培陪我東奔西跑,甚至要受龍虎山的白眼, 就自己帶着幾個戰士, 沒命的狂奔。

等到了江西, 在龍虎山山腳下, 開車的小戰士差點嚇尿了, 一個急剎車讓本來在後座睡覺的我摔的差點兒飛起來, 一下子磕的那叫一個七葷八素。

“哥們兒, 你玩我呢?” 我拍了一下小戰士的腦袋道。

“首長。。。。您。。。您看。。。鬼。。 棄婦有情天 鬼。。”小戰士哆嗦的指着前方道。

我是肯定不怕所謂的鬼神的, 現在的我早已經不是吳下阿蒙, 揉了揉眼睛, 往前一看, 在我們的車前, 站了一個渾身白衣,長髮飄飄的女人。 在車燈的照射下, 顯得是多麼的陰森可怖。

就算我不怕這玩意兒, 也被整的一個哆嗦, 抽出槍, 一腳踹開不知道啥時候壞掉的車門兒,出去對着那個人影罵道:“ 龍虎山仙家重地, 何方小鬼兒竟敢猖狂! 還不速速受死!”

白衣女鬼只是對我緩緩的轉過頭來, 攏了攏額前的頭髮, 我這纔看清楚, 這竟然是一個故人, 一個我認爲都應該死了的人。

朱秀華。

那個長相似仙女, 傾盡一生摯愛張起靈的女人。

我對這個女人其實還是有一定的敬畏在裏面的, 以前騙過她幾次說要幫人家找情郎, 結果事兒沒辦成不說, 人家還是一個神仙一樣的人物, 跟千手觀音都能過招。 我就是欺負人家單純, 生怕哪天這貨腦袋開竅了找我麻煩。

“哈嘍美女, 你好啊, 你怎麼會在這兒?”我打了個哈哈道。

“你好。” 她竟然對我笑了笑。

我捏了一下自己的臉, 確認自己不是在做夢。 媽的, 這娘們兒, 竟然學會笑了?不會是把我當成悶油瓶兒了吧?

“嗯, 那啥, 美女, 你大半夜的在深山下面, 不怕遇到壞人嘛? 哦不, 姑奶奶壞人應該自求多福不遇到您。 您老在這兒幹嘛?” 我都有點語無倫次了。

“我在等你, 一起上龍虎山。” 她說話, 都是笑着的。 這笑容看着吧, 挺真誠的, 朱秀華也絕對大美女一個。 可是爲什麼我看着這笑容, 這麼瘮得慌呢?

最後,我把小戰士趕下了車, 由我來當司機。 拉着這個姑奶奶級別的人物, 等龍虎山, 不說別的, 她跟我在一起, 那也是滿滿的安全感。

“ 美女, 爲什麼我這次遇到你, 感覺你像是變了一個人?” 我開着車道。

“想知道嗎?” 她竟然用調皮的語氣跟我說話!!!

搞得我差點把車給開路溝裏滾下山去! 這人真他孃的是朱秀華, 你確定你是本人, 而不是猴子請來的逗比?

“當然想。”我說道。

“因爲我做好了他讓我去做的事兒。” 她道。

這個他, 用腳趾頭想, 就知道是悶油瓶兒。

“他讓你去做什麼?” 我問道。

“他讓我去殺了千手觀音, 還有那些最終沒有抵抗住魔界靈魂侵蝕的佛教大賢, 我全殺了。” 她說道。

這次我嚇尿了, 在海上的時候, 她可是 連一個千手觀音都打不過, 現在竟然去滅了人家一羣?

說:

回了河南, 兩點下的車, 三點到賓館趕出來這一章, 夠不夠勤奮?對, 穩步猛更開始! 準備迎接三兩的爆發吧。 “你是怎麼做到的?” 我問道。

“因爲他說我可以, 所以我做到了, 我不知道原因。”她笑着說道。

“。。。那也是她讓你在這裏等我上龍虎山的?” 我翻了個白眼兒道。

“不, 他讓我留下來幫你, 我一直都在你的身邊, 保護你的安全。”她看着我說道。

我又試一個急剎車, 叫道:“ 你的意思是, 你一直都隱藏在我的身邊?!”

她點了點頭。

“美女, 瓶子哥的意思是讓你幫我, 而不是保護我的安全, 開玩笑, 我的安全會有問題嗎?! 你需要幫我做事!” 我叫道, 媽的,早知道身邊有這麼強力的打手, 起碼西安的事兒就不用這麼狼狽。

“我知道了, 所以我這一次保護你上龍虎山。” 她道。

我頓時不知道說什麼了, 但是還是抑制不住我的開心, 這姑娘可是也是個超能力人士, 我還一直擔心千手觀音的勢力, 現在她可是給我帶來了個好消息。 更何況, 我們現在缺少的是什麼? 是神!這姑娘可以上天遁地, 完全可以讓她假裝嘛! 中國神話史上那麼多的女神仙, 九天玄女娘娘,女媧娘娘,西王母,嫦娥, 對, 就是嫦娥, 這姑娘的模樣兒身段絕對適合假扮嫦娥。

我甚至可以想象,嫦娥仙子去對人民說,上嘛英雄,守衛我們的家園, 那那些屌絲們還不被打了雞血一樣的不顧一切往前衝?

我被自己的設想搞得興奮異常,頓時感覺自己的身邊出現一個異能人士其他的所有的困難都將不算是問題。 等到了龍虎山正一觀之前,我們下了車,可是步行。 之前我會步行上山時因爲對龍虎山的敬畏,這個敬畏,畏字佔多數,而此時卻是七分尊敬三分羞愧。 我趙三兩上次上龍虎山,就讓這個似乎與世無爭的仙山蒙受了太多太多。

等們走到了正一觀道觀之前,我見到了那個小道士。 那個曾經以當代轉世神童迎接我的小道士, 時間才過一年,沒想到已經時過境遷。

我對小道士做了一個揖道:“ 參見當代掌門。”

對,這個小道士如同西藏達賴的那種傳承方式,竟然在小小年紀接任了天下道教魁首之一的龍虎山掌教之職。

我之前不信這種轉世的方式和說法,但是現在我寧願選擇相信。 或許,只有這樣的方式才能減輕我對龍虎山那三位宗師的愧疚。

想到神祕那就是連鎖反應, 我甚至想到了上次我上龍虎山, 我還什麼都不知道, 只是a得一個棋子, 那時候的我還在防備吳三省, 還在爲首長的續命而忙碌, 經歷了一場大夢春秋, 認識了那個被我給結束生命的懂事兒小孩兒。 當然, 還有我現在還貼身保存的一個錦囊。

“聽日生死存亡之時,打開這個錦囊,還有活路一條。” 我至今記得上一任掌教對我說的話。

這個小道士看起來年紀小, 可也有他的獨到之處,說話異常的老成, 對我還了一禮道;“ 昨天上任掌教真人張天師託夢於小道, 說今日有貴客迎門, 小道士便在這裏等了一天, 本來還以爲是因爲小道士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現在看到趙施主,方知那不是夢境。”

“掌教真人言重了, 我哪裏算是貴客? 婚戰如荼:前妻別跑 這次上山, 還是要給龍虎山帶麻煩來, 羞愧的很呢。”我道。

“非也非也, 福禍相依,這就是龍虎山的命數, 只是上任掌教讓我問趙施主一句話,若舍一人可換天下太平, 你認爲是否可捨身取義?” 小道士看着我。

“然。” 我也裝逼文鄒鄒的回答道, 雖然我不懂他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可是我還是毫不猶豫的點頭, 因爲這就是我們打小接受的教育。

孔曰殺身成仁孟曰捨身取義,這可是正經的孔孟之道。

小道士點了點頭道:“ 幾日之前, 有一老人上龍虎山問小道。 他之後,天下之於誰? 小道答不上來。 昨日既然小道夢到了前輩真人,理當拿問題請教, 前輩真人告訴小道。 龍虎山做不得主,亦推演不得,小道不懂何故,問於前輩真人,他說小道不懂得可問三兩施主。 我倆既然相見,小道士也信一個緣字, 那就以此問題勞煩三兩施主解惑。”

“。。。。”我真他媽想給這個小道士回一串省略號,不知道你夢到的可是那一個慈祥的掌教? 這個問題, 問我?那個老人不用說, 肯定是首長無疑, 想到這裏, 我一下就站定了, 這些道士們,最擅長的就是打機鋒, 以前我爺爺在給我說那些民間算命的的時候就告訴我, 那些江湖騙子也就是擅長這個,他們會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讓你去猜, 你自己去猜的答案, 肯定就是你心裏所想所致。

所以說,與其是說別人給你算命, 不如說你自己在猜你自己的命運。 我當時就問他什麼事打機鋒, 我爺爺說就是似是而非的話, 又或者說話裏有話。

難道這個小道士忽然給我說這個問題, 他求我解惑是假, 而是在告訴我什麼東西? 我一想,他孃的,他說首長前幾天上龍虎山請教一個問題,他之後,天下之於誰?!

我瞬間就被震撼到了, 不是這個問題本身。

而是, 難道要在這個時候, 沒有時間了?

——可是眼前的情況情景都容不得我發呆, 首長之後天下之於誰,不是我能操心的事兒, 老人曾經跟我說過所謂的殺破狼命局,是龍虎山的饋贈。 可是現在小道士說夢中人告訴他:“ 龍虎山做不得主,亦推演不得。” 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龍虎山是推演不得, 還是做不得主?

小道士夢中人話的意思,就是在這一句之中, 可是,到底代表了什麼?

我一籌莫展, 看來小道士的夢中人肯定是高看我了,這麼深奧的問題拿來問我, 簡直就是雞同鴨講。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 我身邊的朱秀華忽然開口道:“ 有一個人曾經在之前託我給龍虎山張姓天師帶一句話, 此後天下再無天人。 不知道這句話, 是否能給道長解惑。”

小道士竟然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說了一個我剛纔說的字:“ 然。”

我想吐血三升,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什麼意思呢?!

“你等等小道士, 你然了,哥們兒現在不然了! 你給我說說, 這句從此天下再無天人,怎麼就解惑了?” 我說道。

“此爲女施主一語驚醒夢中人, 天下再無天人, 所謂天人,指仙人,如若爲此意,龍虎山此次當毫無保留救萬民與水火之中,一戰後,再無可通玄之人,就無法推演天下形式大局,就算有心也爲無力。”

“既然說天人,天人一說,何爲天人,殺破狼貪狼星坐命算不算天人之於凡塵, 前輩真人此語,告訴小道, 以後天下再無命中帝星之人,再無龍脈氣運早造就之人,此之爲天下大同。 小道已懂。”

他對我作揖道。

可是我能說, 我還是不懂麼?可是我來這裏的目的不是跟他講這個討論這個, 下面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我來做, 我就道:“ 小掌教真人, 咱先不說這個, 我這次來龍虎山。。。”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他擺手制止道:“ 三兩施主不必多說,龍虎山與武當山同爲道教魁首,其實天下道統歸一,若說真有什麼區別,也就所謂出世道法和入世道法之說。 龍虎山自謂出世,不問天下事, 卻根本無法獨善其身, 民間凡塵疾苦,龍虎山全部知曉,他日是小道錯了,想在亂世之中明哲保身,既然今日已悟透前輩真人的話語,龍虎山定當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轉告那日上山之人,龍虎山此次之舉,不爲與誰結善緣,既然此次之後天下再無天人,那麼此次龍虎山,不爲天子爲蒼生。”

“三兩施主, 貧道還有一言要轉告與你, 是貧道前世借我之口,他說: 叔叔, 我不怪你。”

他說完,雙手合十。 不再說話。

我低下頭,同樣還禮。

我不管這話是真是假,心中有一個結,就在此時,忽然打開。

“有情二位等龍虎山。”小道士做了一個歡迎的手勢。 請我們倆登山門。

當天晚上。龍虎山大集結。

正一觀一百零八位道長集合,鐘樓鼓樓齊鳴。

一百零八位,這在道教之中是一個極爲重要的數字,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同樣的轉世說在水滸傳中也相當的經典。

一百零八位道長繞觀前,排一八卦圖案。 那一個年紀輕輕的小掌教真人站於八卦中間,掐訣結印。

他手中持一銅劍。劍端指天,口中道:“ 龍虎山今日結一百零八週天水陸大蘸。願以龍虎山所餘千年氣運,爲保天下蒼生。”

“這玩意兒有用?” 作爲看客的我問朱秀華道。

“你自己看。” 她指了指遠方, 那個方向,正是驪山的方向。

在那裏,有一顆光芒如同彗星一樣刺眼的光團,極速射入地面。

上次續命之後,龍虎山氣運池中所剩蓮花,全部枯萎。

一百零八位道長,只剩二十人,與我倆一同下山。 我和朱秀華同時放慢了步子, 我感覺他們應該走在前面。

那二十幾條消瘦的背影, 他們不是神仙, 他們沒有吳三省宋知命的異能,可是我卻感覺,他們能抗起整個天地。

說:

晚上還有一章, 十一點之前。 下山之後我纔得到了小戰士的消息, 他們告訴我李大祕給我打過電話, 說了我不知道的外界的情況。

在我在龍虎山要下山的幾乎同時,十三棍僧出了登封少林,西藏密宗亦有喇叭開始前往西安。有伊斯蘭信徒,手古蘭經,趕往西安。

中國本土的,應該說是凡是在中國影響力巨大的宗教,終於開始抗起他們的責任,在這個二逼道士所謂的“末法時代”,這些宗教的人,這些百姓眼中的神祕人傳教者, 他們知道自己沒有異能, 沒有拯救萬民的能力, 論戰鬥力,他們甚至還不如那些士兵,可以說相去甚遠, 可是他們在此時,覺醒了。

他們能給百姓帶來的,不僅僅是戰鬥力,而是一種鼓舞,一種精神上的鼓舞, 在士兵們並不足以保護他們的安全的時候,他們的出現,告訴那些此時流離失所對死亡極其恐懼迷失了自我的人們,你們還有希望。

神並沒有拋棄你們!!

這種力量肯定會爲很多文人墨客不齒, 可是,這時候,不管是用什麼辦法, 都要凝結在一起,團結在一起。 只有這樣,纔可以讓人類,有足夠的力量對抗這種並不知名的魔的力量。

需要鼓舞的,何止是百姓?在第一線的士兵,他們同樣恐懼彷徨,只是每個人都認爲他們是堅強的,卻無意的忽略了他們也是人,也會恐懼死亡, 他們的使命,也讓他們不得不堅強。

得到了這個消息,我的心中很死鼓舞, 形式雖然在惡化,但是起碼,人民在慢慢的覺醒,就這,已經足夠了。

我跟着僅剩的道士們, 開始趕往西安,在路上, 忽然我再一次在一個招待所裏接到了李大祕的電話。——那時候雖然沒有手機, 可是不要忽略國家的力量, 他有無數個辦法可以隨時聯繫到我,所以不用懷疑,他爲什麼可以在隨便哪個時間哪個地點都能準確無誤的找到我。

“你現在需要去一趟北京, 有一個大人物, 在那裏,首長說,需要你去接待。” 李大祕道。

“什麼時候了, 還讓我去接人? 是誰,非得我來?” 我惱怒道, 沒有人能理解我現在想要回到西安的心情。

“耶穌, 他點名要見你。”李大祕緩緩的道。

“誰!!?耶穌我操?” 我道。

“對, 所以趕緊準備一下, 這時候需要他的力量。”他說完, 就掛斷了電話。

我辭別了道士們,要去北京,這一次不得不去,不管信仰如何,不管他是不是耶穌, 起碼這也是西方一個非常屌的神祗,人家要見我, 我能拒絕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