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樣的上官邪情,前途無窮,日後成為神帝,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若是她在修為大成之前破身,恐怕這一切都會成為泡影。

林笑不會為了一己私慾,而毀了上官邪情。

雖然林笑知道,上官邪情不會抵抗他,但是林笑卻做不出這樣的事情來。

林笑等人入住七品樓客棧的第一天,便有不少拜訪者絡繹不絕。

對此,林笑來者不拒。

無論是送禮的,還是拉關係的,林笑全部都笑臉相迎,一張嘴,便是一大堆的許諾,保證以及其他之類。

看的身邊的宋清元直皺眉頭。

「怎麼了?不高興了?」

送走了最後一個客人,林笑掃了一眼身邊的宋清元,扯著嘴說道。

上官邪情則是化身一個小財迷,一下子就撲進了那些禮物的海洋當中。

這些東西,每一件都比大夏國庫中的寶物貴重無數倍。

說句不客氣是話,若是沒有林笑從月神蠱界中帶回來的寶貝,放到大夏的國庫的話,就這一天當中,他們收到的禮物,就足以夠換取三個大夏的國庫了。

「這些東西我都要了!」

上官邪情坐在禮物堆里,十分霸氣的宣布了這些東西所有權。

「你喜歡,都拿去就是。」

林笑微微的一笑:「今天這些只是一點點而已,估計明天會更多。」 林笑說的沒錯。

第二天,送禮的人比第一天的人更多,禮物也更加的珍貴。

僅僅兩天不到的功夫,林笑便在這大永的都城盛京當中混的風生水起,結交不少大永的權貴。

當然,這些人也只敢與林笑泛泛之交,卻不敢與其深交,甚至連將他請回府邸的勇氣都沒有。

第一是怕不小心得罪了靈銅島的人。畢竟傳聞中,靈銅島的人乖張霸道,說翻臉就翻臉,沒有任何人情可言。

第二則是怕得罪了夏侯家族,更怕得罪了當今皇后。

能這樣來客棧送禮,和靈銅島套近乎,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

這一天,什麼也沒有發生。

夜幕很快降臨,明天便是年關。

這是九玄大陸,乃至大千世界最重要的節日。

上古聖皇一統大千,定曆法,分節氣,冊封眾神,將整個大千世界,諸天萬界的曆法,節氣都統一起來。

直到今日,在這凡界大千世界當中,依舊是統一的曆法和節氣。

「好大的夜明珠……這夜明珠……竟然是異種源雕琢成的!」

上官邪情看著眼前這枚夜明珠,眼中閃過一抹震驚。

異種源在九玄大陸上,依舊足夠珍貴了。

某些異種源的價值,甚至還在神源之上。

而異種源化身成為的夜明珠,就算是林笑也被驚艷到了。

林笑看著眼前,這個好似一根竹竿一般的中年男子,翹著二郎腿,說道:「你這顆夜明珠,怕是比之前他們送的所有禮物的總和還要珍貴。說吧,你有什麼事情。」

「這位……」

那竹竿一般的中年男子稍稍的遲疑了一下。

盛京中,許多人都知道來了一位靈銅島的公子,但是誰都不知道,這位公子的名諱。

「叫我邪公子便是。」

林笑微微的一笑。

上官邪情則是瞪了一眼林笑。

「邪公子……」

這竹竿一般的男子有些受寵若驚,恐怕他是第一個得到林笑名諱的人了。

「小人尚聯,見過邪公子。」

尚聯對林笑和上官邪情躬身行禮。

「不知道小人可否有幸,請邪公子到小人府上一敘?」

尚聯有些惶恐的說道。

「哦?你敢請我到你府上?」

林笑臉上流露出一抹戲謔的笑意,「你就不怕得罪了那位皇后與大永的大元帥?」

「這……」

尚聯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我……與夏侯家,有仇!」

「算你誠實。」

林笑點了點頭,挽起上官邪情的手臂:「走吧。」

尚聯受寵若驚,急忙在前面領路。

七品樓客棧的周圍,早已經布滿了盛京中各大勢力的探子。

就算是前來大永朝拜的一些其他地方的勢力,也都將這裡監控起來。

畢竟靈銅島的人不好相處,能遠遠的躲著,那麼就不能靠近。不過,靈銅島的人在這個時間來到大永,倒是讓許多人感到不安。

見到林笑一行人隨著尚聯離開七品樓客棧,不少探子立刻跟了上去,也有人離開,回稟背後的主人了。

……

大元帥府。

「你說,靈銅島來的那三個人,隨著尚聯離開了客棧?」

夏侯南看著眼前的探子,眉頭微皺。

「尚聯那個老東西,就知道他不會這樣善罷甘休。」

在夏侯南的對面,是一個傾城傾國的女子。

這個女子,乍一看上去,似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少婦,風情萬種,充滿了成熟的風韻。

但仔細看去,卻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臉上還被一股稚嫩與青澀充斥著,小鳥依人,乖巧可人。

這兩種矛盾的氣質,在她的身上,卻是完美的結合到了一起。

這個女子,正是大永皇后,夏侯秀秀。

「不過父親,你就這樣確定,那三個人就是靈銅島來的人?」

夏侯秀秀兩條淡秀的眉毛輕輕的皺起。

「日月元神,日月道台不是假的。」

夏侯南嘆了一口氣。

「九玄世界何其浩瀚,什麼樣的功法沒有?有日月元神,日月道台的功法,多不勝數。」

夏侯秀秀沉吟道:「況且,靈銅島的弟子想要修鍊成日月,何其困難。近五百年來,也不過只有區區一掌之數,我倒是好奇,那個年輕人,到底是從哪裡跳出來的。」

「會不會是……大夏?」

驀地,夏侯南眉頭一皺,「我大永背後的南宮世家,剛剛派人去大夏誅殺那裡的人皇……最終失敗了。」

「不會。」

夏侯秀秀搖了搖頭:「大夏現在自身難保,哪裡有功夫管大永。明年開春,大草原上的大軍,就會南下,長驅直入進攻大夏,他們哪裡還有心思來這裡瞎逛。」

「更何況,大夏,他們有這樣的人嗎?」

錦繡田園:農門媳婦很囂張 夏侯秀秀歪了歪腦袋。

「不是大夏,但也和大夏脫不開關係。也許是林族……林族背景神秘莫測,比南宮世家只強不弱,但是林族超然物外,除了十幾年前和三大聖地有過衝突,沒有聽過和誰有仇,更不會在意一個區區大永……說他們為大夏出頭,那有些說不過去。」

夏侯秀秀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不過這一次,靈銅島的人是到了。到時候讓他們見見,就知道這幾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了。」

「靈銅島的人來了?」

夏侯南一呆。

「這一次的事情鬧的那麼大,不僅靈銅島的人到了。三大聖地,中央聖朝的人也來了。」

夏侯秀秀嘆了一口氣:「希望這一次,天佑大永。」

夏侯南也沉默。

「不過,無論如何,這三人敢殺我弟弟,我就要讓他們死無葬身之地!」

夏侯秀秀的眼中,閃過一抹森然的冷意。

……

尚聯的府上。

「呵,沒想到,你竟然還是位侯爺。」

林笑上上下下的打量著尚聯:「一個武宗,竟然也能封侯?」

尚聯的真實修為,僅僅是一個武宗。

武宗,在大夏都沒有封侯的資格,想要封侯,至少得是武君。

但是眼前這個尚聯,卻是名副其實的武宗。

以林笑的眼力,自然可以看得出,這個尚聯的修為僅僅如此,他的身體很正常,修為並沒有被誰廢掉。

「邪公子,請邪公子為小人做主!」

撲通!

下一刻,尚聯一下子跪倒在林笑的面前,哭喊道。

「起來說。」

林笑坐在旁邊的一張椅子上。 「說吧,究竟是怎麼回事?」

得道一顆異種源化作的夜明珠,林笑的心情極好。

這種東西,林笑用不著,但是上官邪情卻是大有用處。

有了這顆異種源化成的夜明珠,上官邪情的修為,將會達到一個匪夷所思的境界。

別人認不出這異種源是什麼異種源,但是林笑的見識,他又豈會認不出來。

這種源,名為紫心源,對於其他境界的武者而言,這只是一種罕見的異種源,價值連城。

但是對於紫府境的武者而言,卻是無價之寶。

而華為夜明珠的紫心源,更是寶中至寶。

哪怕是在神界,也足以讓神帝出手爭奪,為自己的後代謀取。

紫心源,也是所有源中,唯一可以融入紫府的源。

紫心源一旦融入紫府,便可以釋放出一種匪夷所思的力量,讓紫府發生蛻變,演化內天地。

沒錯,紫心源最大的作用,便是將紫府化作內天地。

內天地,就算是神帝,都可遇而不可求。但是紫府境的武者,卻有著機緣演化內天地。

林笑並不需要內天地。

他有輪迴之門,輪迴天盤在,內天地完全是不必要的。

但是對上官邪情而言,若是能夠煉成內天地,便能夠將終生願力,皇道法則儲存在內天地當中,將自身化作如九爪神龍一般的存在,代表天地帝王之道。

這樣的成就,就算是諸天神帝,在上官邪情的面前,都要低頭。

當然,具體的情況,還要看上官邪情自己如何選擇了。

尚聯不識貨,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他既然將這東西送給了林笑,求林笑幫忙,那麼林笑就不會拒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