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殭屍牙不知道有沒有用。”

唐傑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圓亦,此時他臉色青白一片,呼吸急促,唐傑拿出了殭屍牙道。

先前圓亦被那殭屍給咬傷,失血不少,此時都陷入了昏迷之中,不過情況還算穩定,應該是圓問、渡覺給他吃過什麼靈丹。

“太好了,以這殭屍牙研磨成粉,可解圓亦師弟的屍毒。”

圓問見狀喜道,連忙接過殭屍牙,將之研磨成粉,敷在圓亦脖頸處的傷口上。

做完這一切,圓問嘆息道:“那幾位師弟已經爲邪修所害,如今我們回去吧,將此事上稟。”

這一趟他們來的任務是探查那幾個失蹤的天龍寺弟子的下落,而如今這些弟子已經身亡,他們也沒有什麼辦法,只有將他們屍體帶回去了。

唐傑當即跟隨着圓問等人前往天龍寺。

而在唐傑一行人乘坐着法寶迅速遠離了黑風山脈之中的時候,在那地下宮殿之中卻出現了異狀。

地下宮殿之內,一隻全身籠罩在濃郁的瘴氣之中,看不清面目的人影呆呆的看着地下宮殿內一具具殭屍的屍體。

這人影急忙向着天屍殿內而去,當看到那具青銅棺材已經不翼而飛,人影一雙血紅的眸子閃爍着血光,口中發出沙啞的咆哮聲:“是……是誰幹的?”

“是……是誰!”

人影發出的咆哮聲穿透了數百米的地面,震盪的地面都在顫抖,充滿了恐怖的殺意,整座地下宮殿都要坍塌,他不過就是外出捕食而已,纔剛回來便眼見自己的家被偷了,連對他最爲重要的寶物都消失不見!

唐傑自然不知道這裏發生的事情,他乘坐着圓問的葫蘆,已經趕往了天龍寺。

天龍寺,坐落於一座靈氣充足的大山之上,此山猶如一座匍匐的神龍,鍾天地之靈秀。

作爲大夏皇朝內的佛門修行聖地,數不清的人想要拜入其中,但要拜入天龍寺,不但要擁有靈根,還需要有慧根,所以天龍寺的弟子算不上多,但幾乎都是精英!

“這裏就是天龍寺?”

從高空看下去,可以看到一座隱藏在雲霧中的寺廟,唐傑也有些驚歎。

“是圓問師兄他們。”

唐傑等人的到來,吸引了不少僧人的注意,但見到圓問,則沒有人上來阻攔。

“唐傑,我去找法業長老來,你先暫且等一下。”

來到天龍寺的一個大廳內,渡覺對唐傑道。

“好。”唐傑點點頭,那名爲法業之人便是接引渡覺加入天龍寺的高僧,他修行超過兩百年,或許知道怎麼讓入魔的人類恢復過來!

不久後,渡覺重新回來了,在他前面是一個枯瘦的白眉老僧,這白眉老僧相貌和藹,一雙眼睛卻顯得很明亮。

“法業大師。”

唐傑站起身來,頗爲恭敬的道,畢竟是他有求於人。

法業微微點頭,他上下打量着唐傑,眼底深處閃過一絲驚異:“怪哉……怪哉,貧僧竟然有些看不透你的宿命……這兩百年來,能不被貧僧看透的,除了比貧僧修爲高深的,便是那些個被宿命纏身,一生都難以安定的人了,在數十年前貧僧就遇到過一個,也不知道他如今怎麼樣了。”

這法業的第一句話就讓唐傑有些懵,他沒說話,並不知清楚法業說的什麼。

“法業長老……”渡覺咳嗽一聲,這法業哪裏都好,但因爲自身修煉的神通的原因,就是愛神神叨叨的。

法業回過神來,蒼老的面孔上流露出一絲微笑的看着唐傑:“唐施主,你來的目的貧僧已經清楚,但無需貧僧之助,你已經得到解決的方法了。”

“解決的方法,我已經得到了?”

唐傑一愣,他眉頭緊皺,這法業不像是信口開河的人。

回想起這一路上來到天龍寺發生的事情,得到的東西,唐傑心中一動:“難道是那面金色的令牌?”

唐傑之前從地宮中得到了一口青銅棺材,除此之外,就是那插在地宮之中的金色令牌了。

這令牌很奇特,難道它就能解決唐天豪化爲妖魔的關鍵?

“看來唐施主已經明白了。”

法業微微一笑的道。

“法業長老,我想離開一趟。”渡覺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但他覺得問題應該已經解決了一半了,於是對法業道。

唐天豪出了這種事情,渡覺想要去看看他。

法業搖搖頭:“最近金佛池開啓,貧僧幫你爭取到了一個名額,你要練成金剛不壞神通,就需要進入金佛池接受洗禮。”

這令渡覺有些失望,唐傑則也是道:“渡覺師伯,等你有時間再來無雙城吧。”

渡覺有重要的事情,似乎獲得了什麼大好的機會,隨時能去無雙城,也沒必要急於一時。

“好吧……”渡覺猶豫了一下,點點頭,他修煉的佛門神通需要那特定時間開啓的金佛池之助才能成。

“那晚輩就先告辭了。”從法業這裏得到了提醒,唐傑則也沒繼續留下去的打算,準備返回無雙城!

“嗯,去吧。”法業頷首。

渡覺則是一路送唐傑來到了天龍寺的山腳下。

看着唐傑離去的背影,法業眼中露出奇異的神色:“每過一段時間,總會出現一位蓋世奇才,或是體修,或是劍修,亦或是……武修。”

在任何行業,每隔一段時間都總有一位奇才誕生,比如商業上的奇才、政治上的奇才、修煉一道的奇才。

在修行界,丹修、劍修、體修等等,經常有類似的天之驕子誕生,他們受到眷顧,修煉之途一片平坦,甚至能將自身所屬的一脈都拔高一截!

武道同樣如此,比如之前誕生的張三丰、達摩等等,就是每隔一段時間纔會誕生一位的武道奇才,能名流千古,讓無數人側目!

“不過很奇怪,明明這個時代的那位武道奇才已經誕生多年了,這纔剛過百年時間,又誕生了第二位?文無第一,武無第二……真不知道最終的結果會如何。”

法業心中暗暗道。

就如達摩的時代,沒有第二個武者能與之相提並論!絕對沒有!

而這個時代的武道奇才,早在百年前就已經誕生了,按理說千年內不該出現第二人才對!

兩位千年難遇的武道奇才,必然會產生交集纔對!且這兩人的出身都有所不可分割的關聯!

“也正因爲如此,命運纔不可預測啊!”法業眼中滿是期待之色,很想看看最後的結果會如何。 「既然你叫我蕭凌哥哥了,那我就稱呼你南宮妹妹了。」

蕭凌摸了摸鼻子,笑嘻嘻說道:「這樣的話,我們也算是相互平衡。」

「你到是想的美。」

南宮萱白了一眼蕭凌,輕聲道:「倘若你能夠將霸天三式領悟出來,我就隨你稱呼南宮妹妹。」

作為天中域第一美人,屈尊叫一個來自小帝國的武修哥哥,這已經是天大的新聞了,若是讓這個消息傳到天中域的話,恐怕要無數個追求者要過來追殺蕭凌。

「好,那我就讓你心服口服。」蕭凌笑道。

看著蕭凌與南宮萱談的如此歡快,有種打情罵哨的感覺,方雷與羅鋒等人臉色難看到極點,羨慕嫉妒恨的目光盯著蕭凌。

能夠讓南宮萱稱呼為哥哥,這樣的人,在天中域還沒有出生呢。

然而,蕭凌卻做到了,得到了南宮萱認可,這如何不讓方雷等人羨慕嫉妒恨。

「霸天三式。」

蕭凌目光看向石柱上的第三道攻擊痕迹,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將手掌拍了上去。

嗡!

當手掌接觸到第三道攻擊痕迹后,一股比霸天二式還要恐怖霸氣呼嘯而出,順著手掌,席捲到蕭凌全身。

噼里啪啦。

炒豆子般的骨骼響徹聲響徹開來,蕭凌眉頭微微一皺,運轉肉身的力量抵抗著第三道攻擊的霸氣。

這種過程,顯然是極為痛苦的,只不過,蕭凌卻一聲不吭,咬牙堅持著。

「果然,這霸氣可以助我打開八門遁甲之休門!」蕭凌眼中有著精光掠過,喃喃自語道。

八門遁甲開門之後,便是休門。

打開休門的條件,其一是獲得一種強大的血脈,其二,就是要承受住莫大的氣息壓迫。

顯然,蒼天霸血是一種強大的血脈,而那霸氣,則符合氣息壓迫。

兩者皆具備,就可以打開八門遁甲之休門!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蕭凌嘴角笑意瀰漫,在外人眼中恐怖的霸氣,對他來說就是大補之物,可以激活八門遁甲之休門。

倘若八門遁甲之休門激活后,他的肉身會變得越加強悍,到時候,他都有自信憑著肉身的力量,抵擋住武宗強者的攻勢。

「就讓我瞧瞧,這霸天七式,能不能助我開啟休門!」

蕭凌低喝一聲,按照八門遁甲之休門的運行路線,將這些轟來的霸氣完全吸收,然後朝著肉身的休門路線瘋狂衝擊著。

轟!轟!轟!

隨著蕭凌瘋狂的吸收,在他周身的空氣都是被霸氣壓迫的爆炸開來,發出連綿不絕的聲響,那氣勢相當的恐怖。

周圍的武修看到這一幕,紛紛後退,目光震驚的看著蕭凌。

「霸天三式,竟然不能將他轟退!」

「難道,蕭凌真的能夠領悟霸天三式?」

「他是人形暴龍嗎?這等恐怖的氣息,足夠將我等震成重傷,他竟然不受絲毫印象!」

無數道震驚,錯愕,陰沉的目光盯著蕭凌,蕭凌的表現,實在太過撼人心魄,使得諸多武修心裡極不平衡。

這種看著別人順利繼承傳承的滋味,相當的不好!

「不應該的,他不過一個來自小帝國的弱小武修,如何有這等能耐?」方雷臉色鐵青,心中的高傲被蕭凌粉碎。

「也許,他就是有緣者吧。」

羅鋒苦笑一聲,他明白以自己的實力,在這恐怖的氣息下,都難以承受,就算換做方雷,也難夠支撐很長時間。

然而,蕭凌不過區區四星武皇,卻能夠屹立不倒,這很讓人難以接受。

「看到了吧,這就是我們凌盟盟主的無上神姿。」龍碧君高聲說著,語氣滿是驕傲的神色。

一旁的君流也是開口,道:「凌盟盟主,必定能夠繼承霸天七式!」

對於龍碧君與君流的話,那些武修心中難免有些不服氣,他們可不想蕭凌順利繼承霸天七式。

「現在不過霸天三式而已,更恐怖的還在後面。」

有人忍不住說道:「蕭凌不過區區四星武皇,根本無法堅持到最後……」

此人話剛剛說完,在石柱那邊,蕭凌的氣息陡然節節攀升,直接突破到五星武皇,頓時間,身上有著五星武皇的氣息涌動出來。

「這……」

那武修臉色難看到極點,蕭凌竟然在領悟霸天七式的途中突破五星武皇,這是眾人始料未及的。

「就算五星武皇又如何?霸天七式每一式後面,霸氣越加恐怖!」

又有武修冷笑道:「依我看,蕭凌能夠撐過霸天三式,就是天大的幸運了。要想衝擊霸天七式,那就是天方夜譚!」

「你們看著吧。」

君流冷聲道:「凌盟盟主,豈是爾等能夠議論紛紛的!」

對於蕭凌,君流有著強烈的自信。

隨著君流話說完,蕭凌起手掌,對著一臉驚詫的南宮萱,笑道:「南宮妹妹,給哥哥鼓點勁,我一口氣將這霸天七式全部領悟徹底!將你娶回家。」

見蕭凌一臉雲淡風輕的模樣,南宮萱嬌軀微顫,她能夠看到蕭凌漆黑的眸子當中,有著絕世無雙的自信神色。

倘若蕭凌真的領悟霸天七式,那她是不是真的要遵守承諾?

想到這裡,南宮萱有些小女人一樣的驚慌失措。

不過,她可是天中域第一美人,見多識廣,很快就平復心中的興趣,嫣然道:「蕭凌哥哥,加油。」

聽著南宮萱這樣對待蕭凌,方雷等人心中忍不住哀嚎起來,他們心中的女神,小鳥依人聽著蕭凌的話,這對他們的自尊心是莫大的打擊,他們似乎能夠聽到心碎的聲音。

「哈哈,南宮妹妹,你就拭目以待吧!」

蕭凌自信一笑,朝著霸天四式摸去,這些霸氣他此刻根本不畏懼,因為霸氣就是他衝擊休門的能量。

嗡!嗡!嗡!

蕭凌瘋狂的吸收著霸氣,運轉這些霸氣衝擊著休門,這種方式他輕車熟路,只不過要承受莫大的痛苦,他卻依舊挺過來了。

要想變得強大起來,若是一點痛苦都承受不了,根本無法走的長遠。

在外人眼裡,他模樣雲淡風輕,其實他肉身每時每刻都在承受常人難以理解的痛苦。

片刻后,蕭凌吸收完畢霸天四式,沒有絲毫停頓,在眾人麻木的目光朝著霸天五式抹去,開始領取霸天五式。

這種過程很快,蕭凌直接拍到霸天六式上面,瘋狂的吸收著霸天六式!

吸收完霸天六式后,衝擊休門的已經到達了重要光頭,蕭凌目光看向霸天七式,他明白,只要將霸天七式的霸氣吸收完畢后,他就能夠開啟休門!

「休門,我來了。」

壓抑著心中的興奮,蕭凌手掌拍到了霸天七式上面。 啪!

在無數道震驚的目光注視下,蕭凌的手掌終於按在了霸天七式上面。

這一切都發展的太快了,眾人的心靈已經被蕭凌震驚的麻木。

霸宗的霸天七式,要繼承的難度大家都見識到了,諸位鳳毛麟角的天才都束手無策。

然而,蕭凌這個毫不起眼的少年,卻出乎意料的能夠承受霸天七式的霸氣。

「霸天七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