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種人蕭林風很欣賞。

蕭林風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明天下午我會離開,明天你們來我這吃飯,想吃多掃就吃多少,我請了。」蕭林風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甚海也笑了道:「那老闆你可不許反悔啊。」

「自然。」 很快,天色已經來到了傍晚。

這段時間裡,來了十幾個人,但最後買面的只有兩三個。

「這賣的是麵條?我看你買的是金子吧?」

蕭林風:……

「你搶劫的?這麼貴還來南部區賣?」

蕭林風:……

「亞希了雷!」(香港話)

蕭林風:???

看了看時間,差不多了,距離拍賣會開始就剩下兩個小時了。

甚海告訴了他拍賣會的位置,距離他這裡不遠,位置就在西部區中心。

這個城市以東南西北分成了四個區域,東部區是城主以及軍事力量的區域,西部區是商業交易以及娛樂區域,是富人和商人們經常光顧的地方,南部區是貧民區,城市裡的底層人民大部分都住在這裡辛勤勞作,希望有朝一日能拜託貧窮成為富人,但是對他們來說,這種機會渺小到幾乎沒有,但是他們卻依舊辛勤勞作著。

而北部區就是富人們居住的地方了,也是開羅城重要的資金流入區,每個地方都派有軍隊守著。

蕭林風走上樓打算叫醒熊君,是的,熊君還在睡,從昨晚一直睡到現在,中間醒都沒醒來過。

「熊君,起來,有活要幹了。」蕭林風推了推熊君的肩膀喊叫著,卻被熊君以呼嚕聲回答。

蕭林風又推了推,熊君伸出手推開了蕭林風,咕嚕聲中斷了幾秒又開始了。

蕭林風眉頭一挑,一股強大的龍威從他身上出現!但僅僅只是一瞬間就收了回去,這裡是開羅城,不能隨便搞事,萬一出了什麼茬子就不好辦事了。

床上,感覺到龍威的熊君渾身一哆嗦,全身汗毛豎起,睜開眼四肢慌忙的亂動,噔的一下摔倒在地上。

才發現是蕭林風,站起來開口道:「小子,你幹什麼!我正做美夢呢,剛抓到的珍寶雞就這麼沒了,你打算怎麼賠償我?」

蕭林風笑了。

低下頭對著熊君道:「看看現在幾點了,都tm下午五點了,你還有臉睡覺?」

「而且今天一整天你都沒來幫忙,所以今天晚上你就別吃飯了。」

「喂小子,你這可就不人道了!」

「我是人嗎?」

「……」

「你我都是魂獸嗎?」

「好像…….是的。」

「既然都不是人那你人道nm呢?」

沒有多說,將前兩天蕭林風沒收的包子全部拿了出來,蕭林風最近才發現,這空間戒指裡面似乎是真空的,連物品的溫度都能保存。

熊君一口一個快速吃完后,蕭林風鎖了門,帶著他走了出去。

獵戶出山 蕭林風來到西部區,這裡和南部區完全不一樣,也很熱鬧,到處都是高樓,燈火通明,街上的光彩很讓人著迷。

和南部區不一樣的是,這裡幾乎全都是娛樂設施,到處都是攤子,有各種各樣的小遊戲,還有各種各樣的小吃。

熊君一路上看的口水都流地上了,到處看,引起周圍的詫異,蕭林風想走快點,假裝不認識這個人。

很快,蕭林風根據甚海所說的,來到了拍賣行,這個拍賣行很大,大概有幾百平方米,不過沒想到的是,這個拍賣行居然還是個古風的。

整體用的紅衫木和黑色瓦礫。

走上前,門前是兩條龍形雕像,栩栩如生,威武莊嚴!

他們左右各一個,兩個龍頭在空中交錯一下並回頭組成一個拱形,龍頭中間還有一顆珠子,這不就是二龍戲珠嗎?

到了門口,門也用紅色杉木製成,上半部分還有著許許多多的方形小口子,門的前面有一處屋檐,上面用瓦礫蓋成人字型,還用兩根紅色柱子撐著,兩名穿著金絲紫色旗袍的侍女正站在門口,他們容貌較好,身材凹凸有致,臉上帶著職業的微笑,一種濃濃的古典的美透露出來。

蕭林風和熊君上前,她們微微鞠躬,各伸出一隻手朝向屋內。

「客人裡面請。」

蕭林風走了進去,隨後一名侍女走了到了跟前,帶著蕭林風走進了拍賣會所在的地方。

「等一下,蕭林風叫住了侍女。」

「請問有什麼事情嗎?」

「我有東西要拍賣。」

「好的,請跟我來,我帶您去鑒定價值。」侍女微微鞠躬,伸出手向著一個側間,隨後帶著蕭林風來到了鑒定室。

裡面有幾張椅子和一張桌子,一個老人正坐在椅子上,還帶著一副眼睛,看起來挺專業的,希望不是磚家。

「請出示您的物品。」

蕭林風沒有多說什麼,手中的空間戒指一閃,一碗蘭州拉麵抬在了手中,一股濃郁的味道傳出來,一時間,整個室內都瀰漫著噴香的香氣。

「這是?」

熊君在一旁死死盯著這碗面,如果蕭林風不在,這碗面怕是立馬就會被他吃掉吧。

這個鑒定師也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液,侍女低下頭看不出來。

「請問,這是?」鑒定師道。

「我要拍賣的是這碗面的製作秘方,您可以先嘗一下味道。」說著,蕭林風將面放在了桌子上。

鑒定師看著這碗面,緩緩伸出的手都帶有一絲顫抖。

「吸溜~」

「這!!!」他愣住了,許久沒有緩過神來,直到旁邊的侍女輕輕拍了他一下,他才緩過神來。

他看著這碗面,忍住吃的衝動,他說道:「先生,這碗面的秘方會得到拍賣,請您拿出至少十碗面來,這樣才能讓拍賣得到最大效果。」

熊君盯著這個老人,好像在說,怕不是你想要獨吞幾碗自己吃吧。

手中戒指一閃,十碗面出現在桌子上。

又說明了一下拍賣后的規矩,侍女帶著蕭林風來到了拍賣場所。

這裡是一個環形的地方,周圍都有階梯式的座位,靠西的地方伸延出來一條路,直達中間的,而中間有一個高台,是放置拍賣品的地方。

上面有五個高台,都有紅色的窗帘抵擋著,下面的人看不見上面的情況,而上面的人卻可以看見下面的一舉一動,看來那就是貴賓席了。

蕭林風也沒在意這些,他只求自己的東西能不能賣個好價錢。

沒過多久,拍賣會陸陸續續進來了許多人,周圍的位子一個接一個得佔滿,貴賓席的人也都來了。

周圍的聲音開始嘈雜起來,沒過多久,一生充滿威嚴的咳嗽聲傳來,整個拍賣會頓時安靜了下來。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中年男子站在了高台那裡,眼神凌厲,負背站立,看來他應該就是這家拍賣會的主人了。

只見他開口道:「歡迎各位來參加這次拍賣會,此次拍賣會會有各種稀奇珍貴的寶物,希望各位到時候能夠根據規則來進行爭取,絕對不許在此地動手!」

最後一聲帶有魂力,很清晰的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沉默許久。

「好,接下來拍賣會正式開始!」剛才我發錯了,我上架后,如果不手動切換,他自動發到vip章節來,而不是免費,我才發現的,而且vip章節還不能刪除!!!!!連名字都不能改!!!

我哭了!!!

真的很抱歉。 「此次拍賣會一共有十四件物品,分別會從低往高處拍賣。」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剛才,我們剛到了一件物品,根據評估後有資格參加這個拍賣,所以這次一共有十五件物品拍賣。」

「廢話不多話,此次拍賣由我擔任拍賣員,現在拍賣開始!」

說完,一名侍女從後面走了進來,手上端著一個木板,一個物品正被紅布裹著,沒人知道裡面是什麼。

將物品放在櫃檯上后,拍賣員輕輕地將紅布掀開,一個看起來像個小方塊的東西出現在眾人眼前,這個盒子也就一個巴掌那麼大。

「第一件物品是一個魂導器,名為五變盒,別看它小巧,但實際上卻包含了許多東西。」

「一共有五個功能,第一個功能,它能將魂獸的魂環儲存起來,最多可保存一年!」

「第二個功能,它可以當做儲物魂導器使用,裡面有十平方的空間!」

「第三個功能,他可以當做記錄魂導器使用,記錄畫面。」

「第四個功能,他可以射出一道麻痹光線,被射中的人將會動彈不得持***,但只限於魂王以下。」

開局簽到就是首富之子 「第五個功能,這也是這個盒子最特別的一個功能,它的使用方法是向四個面注入一絲魂力即可使用,四個面,每一面都代表一個功能,你注入了一絲魂力,它就會記住,一旦有不同的魂力注入,它就會自爆,產生的威力和五級定裝魂導炮一樣,在這種距離下,即使是魂聖,恐怕也會受傷吧,當然,使用者也可以自主啟動自爆,買了這一個魂導器就相當於買了五個魂導器!值得一買!」

聽完拍賣員的介紹,周圍的聲音開始嘈雜起來,都在討論這個物品。

蕭林風也覺得這個魂導器有點用處,雖然對他來說用處不大,但算得上一件好的魂導器了。

「起拍價是五千金魂幣!起拍開始!」

「八千金魂幣!」拍賣員剛說完就有人報價了。

「一萬金魂幣!」

最終這個魂導器被上面五個貴賓席之一的人買去了。

又拍賣了幾件東西之後,輪到蕭林風的了,剛好是在第八件拍賣。

「這件物品是一個秘方。」說完,拍賣員拍了拍手,走進來了四名侍女,她們各端著一個木板,上面放著蘭州拉麵,卻分成了許多小碗的,一個木板上大概有十五小碗,每一碗裡面只有一根麵條和一口湯。

奇怪的是,過了這麼長時間,那蘭州拉麵居然還是熱氣騰騰的。

要知道蕭林風之所以能讓他保溫是因為空間戒指里是真空的,而儲物魂導器卻不能保溫,他們是怎麼做到過了那麼久還是熱的?

想了一會兒便沒有繼續想下去。

屋內漸漸被蘭州拉麵的香氣侵佔。

十碗面,看起來有一碗被這個拍賣員吃了,因為蕭林風看的見他眼中回味的神情,更何況他的眼睛還時不時瞟了一下正端著的蘭州拉麵。

還有五碗應該被送上了那五個貴賓席。

而眼前這四碗被分成了無數小碗就是給其他人品嘗的。

在場的人大概有一百號,大部分人都被分到了,而剩下的人沒分到,都在細細碎碎的抱怨。

「好了,相信大家都知道他的美味了,現在開始拍賣,起拍價五萬金魂幣!」

價格一出來,雖然在預料之內,但蕭林風還是有些微微吃驚,不過想了想也就釋然了,一家店火了起來,可以開無數個分店,每個店一天賣十碗,到最後可能一天賺的錢都不止一萬金魂幣!甚至可能還會超過!

「五萬五千金魂幣!」有人喊價了。

「七萬金魂幣!」

「八萬金魂幣!」

價格在蹭蹭往上漲,到了十二萬,聲音開始變少了。

雖然東西是好,但是一旦超出價值太多,要回本的話需要的時間可不少,更何況其中可能會發生一些其他的意外,到時候能不能回本還不知道呢。

「十二萬第一次,十二萬第二次!還有沒有人報價?十二萬第……」

就在這時,貴賓席中間的人報價了:「十五萬金魂幣!」

頓時,周圍嘈雜的聲音都消失了。

「少爺,您買這個東西幹什麼啊?老爺讓我們來參加這次拍賣會,是買對您修鍊有用的,而不是買這些的。」

貴賓席里,一把椅子上坐著一個看起來十六七歲的少年,他的旁邊站著一個老人,看起來是他的管家。

「我知道,劉伯,剛才您也吃過了,您覺得怎麼樣?」少年問到。

「非常美味。」

「那不就是了,如果我們把秘方弄到手,到時候開幾家店,錢還不是往懷裡滾嗎?等時間一長,說不定還能獲得遠超於我們現在的金幣,到時候父親也會誇獎我的。」

「可是少爺。」

「沒什麼好可是的,我決定了,我就要這麼做!」

「還有沒有更高的價格?十五萬第一次,這個美食剛才各位也吃過了,真的沒有更高價格了嗎?」

「十五萬第二次,十五萬第三….」

」到手了!「

就在最後一個字還沒念出來的時候,貴賓席最左邊的人喊價了。

「十八萬!」

首長小妻超V5 頓時間,全場寂靜,這已經超出其價值了吧。

「誰!誰跟我搶!」少年有點生氣,大聲喊道。

貴賓席最左邊的人將窗帘打開了,露出來的是一個面目和藹的老人,他笑了笑說道:「段家的少爺,給我一個面子,把這秘方讓給老朽吧。」

少爺的管家這時湊到他耳邊道:「少爺,這是西部區的郭老,整個南部區百分之九十的娛樂設施和美食產業都是他家的,咱們還是不要得罪比較好。」

「憑什麼不能得罪啊!我怕過誰!」

「少爺!」管家勸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