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處小區之中,全部都是別墅,而這處小區所在的位置也並不是南州的郊區,由此可見,在末世前能夠住在這處小區之中的人全都是非富即貴的。

此時,因爲是白天,小區中不斷有人走過。

拿着粗製兵器的巡邏隊不斷的在小區周圍巡邏着,一旦發現喪屍便一擁而上,不止是爲了保護小區中生活的人,也是爲了升級。

實力,終究是最重要的。

現在或許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那是因爲他們還沒有真正的擁有一顆末世中的強者之心。

一旦有人動了歪念頭,隨後,如同骨牌一般,牽一髮而動全身,整個羣體都會發生精氣神方面質的改變。

老者在小區中很明顯有着足夠的統治力,在他周圍的人也對他很尊敬,但是陳默卻也能從一些人的眼神中看出不一樣的情緒。

陳默相信,好玩的事情,很快就會發生。

而等到事情發生的時候,老者肯定會上門求救,到了那個時候,便是陳默施予恩情的時候。

昨夜太匆匆,陳默是順路走到了這裏,所謂的臨時居住一晚也沒有欺騙老者。

可今日,出門之後,一番廝殺,看着附近一些商場和街道略有些熟悉的模樣,陳默猛然想起了一個人。

劍道之神聞劍罡!

真正的戰鬥中,劍從來都不是強力的,自古以來劍之所以凌駕於諸多兵器之上,主要原因還是劍乃兵中之君。

君子愛劍,帝王愛劍,學者愛劍,所以劍便出名了起來。

在生死廝殺中,劍的威力其實是很小的。

畢竟,古人愛劍多是比較好攜帶而又美觀。

同等實力下,陳默手中的龍槍可以最大距離的攻擊到對方,而對方若是拿劍,如何對抗?

難道丟出來砸陳默不成?

當然,這已經是過去式,末世中,因爲氣海的存在,劍這種兵器再一次綻放出了威力。

一劍光寒十九洲,這絕不是開玩笑。

只要你氣海足夠大,真氣足夠磅礴,以氣御劍不過等閒,而若是神劍,一劍斬出,光華萬千,劍氣沖霄開山斷嶽也是正常。

聞劍罡便是前世末世中的劍道最強者。

他是省城聞家旁系,聞家在南州所在的這個省份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存在時間超過三百年,幾經戰亂,差點滅族,但是最終還是再一次崛起。

聞劍罡因爲是旁系,不在省城中生活,生於南州,是末世中南州的招牌人物之一,後在省城讀大學,末世爆發後便留在了省城。

在陳默的記憶中,聞劍罡在突破凡境滿級後便曾來過南州,爲了尋找他唯一的親人,也就是聞時終。

但是那時,聞時終早已死去,甚至殺死聞時終的人也都已經死在了邵家的手中,南州絕大部分區域已經被邵家佔領。

聞劍罡乘興而來敗興而歸,自那以後再也沒有回過南州,陳默也是因爲聞劍罡是南州人,所以纔對他多了一些關注。

聞劍罡打的省城無敵手,一把紅色神劍配合他機緣巧合得到的絕學,打的省城四大家族無一敢出聲。

更是在後來以旁系之身成爲聞家家主,帶領聞家拿下整個省城。

若非是後來幾次資料片導致聞家不斷衰落,南州所在省份的聖地也不會是繁星聖地,陳珂那女人,也不會成爲這個省份的主人。

陳默前世時曾經因爲身份原因和聞劍罡有過交流合作,那時候陳默代表了繁星聖地,而聞劍罡則代表了聞家。

說實話,在陳默看來,聞劍罡完全是被聞家給拖累了,若是沒有聞家,以聞劍罡的氣運和天賦,成爲一處聖地之主輕而易舉。

畢竟,無論怎麼說,他都是前世百強人物之一。

而如果陳默沒有記錯,聞劍罡的爺爺應該就是這個小基地的主人,也就是那個老者。

在回來的時候,陳默特意看了一眼小區的介紹,這處小區,便屬於聞家的產業之一。

陳默凝神看向不遠處的老者,老者正在和一羣年輕人說着些什麼。

“聞家雖然不值錢,但是聞劍罡這個人,不用專門培養,就是未來的左膀右臂啊!而聞劍罡在末世前期,唯一的遺憾便是他這個爺爺,若是我將這老爺子弄到我星空基地……!”

……..

一天一夜再一次過去。

陳默照常上午出門獵殺精英怪升級,沒有經驗之後便回到小區中獨自修行。

聞時終老頭倒也真的將陳默放在了心中,吃的喝的都優先讓人給陳默送去,甚至在陳默有空的時候更是主動上門和陳默閒聊片刻。

兩人各有算計,倒也和諧。

陳默所在的別墅成爲了小基地的禁區,老頭子特意吩咐所有人不得打擾陳默。

雖然不少人不理解,但是也都選擇了聽從老頭子的安排。

如此,時間一天天過去。

陳默在小區中居住了接近一週的時間,隨着時間流逝,外界的喪屍越來越強了,那些巡邏的,負責戰鬥的人,也越來越強了。

小區幾乎是一天一個變化,人越來越多,人一多,便也亂了起來。

熙熙攘攘,鬧騰的人晚上都無法休息。

小基地一亂,一些衝突便爆發了起來,打架鬥毆,甚至殺人跑路。

老者這些天因爲這些事情忙碌的也沒時間找陳默閒聊下棋了,不過陳默也樂得逍遙自在。

他在等待,等待老者基地混亂的那一刻。

根據陳默局外人的眼光來看,這個時間,很近很近了。

強者保護弱者,強者殺怪升級,強者越來越強,弱者也越來越弱。

老者因爲忙碌基地的事情,根本沒時間升級,這些天過去了,老者的等級根本沒有變化,還是四級。

可那些負責戰鬥的人就不一樣了,他們每天參與戰鬥,不斷的獲取經驗升級,現在不少人已經超越了12級,抵達13級,甚至14級,其中最強的已經達到了15級。

在這種等級差距下,在這種實力差距下,人心在變! 深夜,距離陳默別墅不算遠的一棟別墅中,肅殺的氣氛瀰漫,每個人都沉默着。

“林峯,我自認沒有虧待你,你爲什麼要選擇背叛我?”

老者鬚髮皆白,此時暴怒起來,臉色都漲的通紅,他震驚而又難以置信,憤怒而又痛心疾首的看着站在前方的男人。

這個男人身穿戰鎧,腳踏皮靴,身後披着披風,手中拖着一柄灰色大劍,人長得一般,但臉上菱角分明,額頭更是剃成了板寸,精氣神十足而又陽剛威猛。

他站在老者身前不遠處,在他的周圍,十幾個同樣渾身煞氣的人將老者團團圍住。

那煞氣,如同從死人堆中走出,讓人望而生畏。

這是末世中,最先經歷戰鬥,並一直戰鬥後方能擁有的氣質。

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這些人,全都是在末世開啓後,一直不斷獲取經驗升級,戰鬥在第一線的猛人,這種人無論是前期中期還是後期,都是有的,也都是末世中人類最中堅的力量。

在老者身後則是站着幾個面露震驚和畏懼神色的人,當然,也有人露出了果然如此,或者鬆了口氣的神色。

明顯,這件事的發生,絕不是偶然的。

“聞老,末世都來了,哪裏還有什麼背叛不背叛,我擁有實力,我能守護住這個基地,所以,基地的當家人位置應該是我來坐纔對!”

被聞老頭稱之爲林峯的男人嗤笑一聲,隨後手中大劍噗嗤一聲插在了地上,眯着眼睛看着聞老頭。

聞老頭氣的渾身顫抖,指着林峯,抖着手說道:“你這個畜生!”

“是,我是畜生!”

林峯聞言冷笑,說道:“末世中,人還不如畜生,您老坐在基地中不出門,那可是見不到那些畜生都不如的人的,別說爭權奪利,殺人吃肉都很正常。”

說到這裏,林峯停頓片刻,隨後嘆了口氣,說道:“聞老,說實話,基地在你手中的發展我們都看在眼裏,但是時代不同了,您老總想着給那些廢物提供一個可以生存生活的地方,可是,這種地方不是末世該有的。”

“不錯,當初末世爆發時,是你聚集了我們這些人,合力對抗喪屍,並建立了我們這個小基地。”

“可,這不是我們想要的,男兒生於世,既然有了機會,那自然要搏出一個前程來,我們不想就這麼一天天浪費時間去保護那些廢物,一句話,將基地交給我,我不但不殺你,還好吃好喝的供着你,怎麼樣?”

“呵!”

聞老忍不住笑了,他譏諷的看着林峯,冷笑道:“原來如此,老頭子我算好了一切,唯獨漏算了你們因爲實力增長而不斷蔓延膨脹的野心。”

“成就一番大業?說的好聽,你們有什麼?告訴我,你們有什麼?”

“星空基地第一個建立,如今發展了兩週時間,具體發展到什麼程度你我就算猜也能猜到。”

“除了星空基地,南州還有老牌家族邵家,邵家有着自己的保全公司,手底下精兵悍將極多,就算和星空基地比起來也不遑多讓!”

“如今,這兩大基地倖存者起碼都有十萬人以上,我們這個基地呢?區區三千多人,你告訴我,你想在這個基礎上怎麼成就你的大業?”

聞老可謂是氣急而笑。

所謂人老成精,他雖然思想很保守,但是思考的卻很細緻,將缺點優點全部一一說出,說的林峯一時間竟然無言以對。

“大哥,跟他廢話什麼?殺了這老貨!”有人忍不住慫恿。

“是啊大哥,如今我們要實力有實力,要勢力有勢力,就算比不上別人,自己逍遙快活也是好的,就算是星空基地和邵家也絕不敢輕易對我們動手!”

“大哥,別猶豫了!”

“大哥!”

周圍那些渾身煞氣的人都忍不住了。

說到底,林峯的背叛絕大部分還是因爲他們的慫恿。

當然,對於他們的做法,在陳默看來其實也是正常的,人有了實力就想的多了。

在末世中擁有實力,那就像是屌絲忽然暴富一樣,心中的優越感和膨脹的心早已讓他們看不清自己。

而現在又是末世,末世是沒有規則的,實力就是規則。

這種情況下會發生什麼?

什麼都會發生。

在末世中,如果想當一個合格的首領,那就得學會如何讓手底下的人發泄這種優越感,而不是堵住。

堵不如疏!

聞老頭對基地的管理放在和平時期沒有任何問題,但是放在現在就有些不合適了。

他禁止私鬥,禁止欺凌弱小,禁止基地中的那些戰士欺壓平民,搶掠女人。

這在和平時期,絕對是在正常不過的規定。

可這是末世。

人家強大起來了,你又各種約束,放誰誰舒服?

在星空基地中就沒有這些規矩,星空基地,禁止基地中私鬥是有的,但也有公平擂臺。

後面的更是全都沒有。

只是不斷的從另一方面宣揚戰鬥精神,宣揚變強之後的好處,宣揚別人超越自己會導致自己那些方面比不上別人。

如此,讓那些戰士將精力放在變強方面。

你追我趕,精力浪費完了,自然也就沒有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了。

“啪啪啪!”

狙擊兵王 鼓掌的聲音響起,讓房間內的人都忍不住一愣,隨後轉身看向門外。

門外,幾個本應該把守大門的人已經悄然的死去,陳默的身影越來越近,他一邊走着一邊輕輕的鼓着掌。

“本來只是在此居住修行一段時間,沒想到竟也能遇見這種熱鬧,聞老頭,看你請我吃了那麼多天飯的份上,需要我幫忙嗎?”

陳默笑吟吟的走近。

“小哥!”

聞老頭看到陳默的一瞬間,滿臉驚喜,甚至險些激動的越過林峯向陳默跑去。

而林峯那些人則不同了。

甚至包括聞老頭身後的那些人,全都齊齊皺起眉頭,不解的看向陳默,他們互相對視,紛紛搖頭。

這是誰?他來這裏幹什麼?

“他就是早些天借住在咱們基地的那個人,聞老頭整天好吃好喝供着他,聽說很神祕,目前爲止還摸不清底細。”有人低聲在林峯耳邊說道。

林峯臉色微變,隨後忍不住問道:“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啊?”

陳默看了一眼林峯,微微一笑,道:“我就是你們想超越的星空基地的主人,陳默啊!” “陳默?”

“星空基地的主人?”

“那個傳說中的陳默?”

……

一瞬間,別墅中衆人全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特別是老者,臉上直接露出了匪夷所思的表情。

他知道陳默應該很強,畢竟從陳默那一身裝備也能看出一些。

可他萬萬沒想到陳默竟然就是傳說中的那個人。

這怎麼可能?

老者心臟忍不住噗騰噗騰的跳了起來。

在老者的身後,那些追隨老者的人也是有些懵,畢竟東方世尊小區距離這裏特別遠,幾乎可以說是一個城東一個城西了。

在最遠的距離下,陳默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