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要歸結為秋昆講述得繪聲繪色,當然,這也是因為這段記憶給他留下的記憶太深刻了。

「以上,就是我和修哲小兄弟第一次見面的情景!」

秋昆長出了一口氣,然後對著大家拍了拍手,這才將大家從失神的狀態中喚回來。

就像是經過事先商量好一般,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那個還在只顧著吃的東方修哲身上。

誰也無法將面前這個少年,與秋昆描述的主人公聯繫在一起。

「秋老大,你說那時修哲小兄弟的實力就可以和你們幾個高手平起平坐,那麼修哲小兄弟現在的實力呢?」

一位員工有些好奇地問道。

雖然他看過東方修哲露了幾手,但還無法估算出這個少年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境界。

「這個就很難說了,畢竟有好幾年沒見了,不過我想,現在修哲小兄弟的實力,一定要比我強出數倍!」

秋昆在說這話的時候,面帶微笑地看向東方修哲。

「比秋老大還要強上數倍?」

好幾個人都瞪大了雙眼,甚至有幾個不相信,提出與東方修哲切磋的要求來。

不過東方修哲卻是沒有答應,一來他對於這種無聊的事不感興趣,二來他現在正忙著味品著佳肴。

大家的話題開始展開,漸漸的,竟然聊到了「學院爭霸賽」上。

「修哲小兄弟,你這次是不是代表『鐵秦帝國』出戰?」

秋昆有些好奇地問道。

雖然他是「非楚帝國」的子民,但卻是知道,以「非楚帝國」這幾年來的表現,很難在學院爭霸賽上有很大的作為。

既然知道可能會被早早淘汰掉,秋昆便想將關注的焦點轉移到東方修哲所代表的帝國上。

別人也許會懷疑這個少年的實力,但他秋昆不會,在經歷過一次出生入死之後,他便已經知曉,這個少年絕非池中之物,遲早會化龍傲游九天。

「我這一次只是觀眾!」

有些含糊的聲音從東方修哲那沾滿油膩的嘴中發出。

「只是觀眾,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沒有參賽資格!」

東方修哲將消滅乾淨的螃蟹腿扔到了桌子上,此時在他的身前,已經堆積了半米多高的螃蟹軀殼。

「沒有參賽資格,這怎麼可能?」

考登驚呼一聲,他雖然不知道這個少年到底利害到什麼程度,但卻是知道,如果以上一屆的比賽來看,這個少年的實力絕對可以排到二十名以內。


這樣的一個人,竟然沒有參賽資格,那麼什麼樣的人才能擁有?

「難道說『鐵秦帝國』那麼強悍?」

面對大家疑問的目光,東方修哲沒有再解釋,而大家也只能胡亂猜測原因。

這頓飯終於吃完了。

在秋昆的吩咐下,一個名叫「小七」的年輕人,帶著東方修哲幾人逛起了周邊的建築來。

小七為人機警、熱情,他是在這一片長大的,所以對這裡非常的熟悉。

在小七這個導遊的帶領下,幾人來到了一處招牌比較老的丹藥作坊。

「這裡的丹藥物美價廉,如果幾位有需要的話,倒是可以進去看看。」小七笑著介紹道。

但凡比賽的選手,都會為自己提前預備一些丹藥的,也正是因為知道這點,小七才帶幾人來到這裡。

諾娃似乎對這裡比較感興趣,她一馬當先地走了進去。

身後的幾人緊隨其後。

剛一進入,便聞到了一股混雜著各種藥味的味道,說不上難聞,但卻很刺鼻。

「這個地方比我想象得要大啊!」

東方修哲有些感慨地說道。

原本以為這裡只有一間是出售丹藥的,進來之後才發現,那只是一個前廳而已。

有一點比較奇怪的是,這裡的夥計都各自忙碌著,見到有客人光顧,也沒有表現出什麼熱情來。

「這是一家老字號丹藥作坊,大家如果有要買的丹藥,可以隨便問一個店員即可,這裡的店員是不會主動詢問的。」

小七笑著介紹道。

「這裡收丹藥或者藥水么?」

就在東方修哲打量這裡並且決定買一些特殊丹藥送給三姐時,諾娃的聲音卻是在一處櫃檯前飄了過來。

大家都好奇地看過去,心中甚至產生了一個疑問,難道說諾娃還是一個「煉藥師」不成?

那位店員顯然對於諾娃的這個提問感到很意外,他愣了好一會兒,才說道:「那要看是什麼丹藥和藥水?」

「這是一種『體力恢復藥水』,我想問問你們這裡收不收?」

諾娃從納戒之中拿出了一個手指大小的瓷瓶,有些忐忑地問道。

那位店員小心地接過來,打量好一會兒之後,他說道:「請問這種藥水都有什麼功效?」

「它可以瞬間恢復消耗的體力。」


「只有這麼一個功效么?」

「是的,只有這麼一個功效, 總統蜜蜜寵:影后,狠不乖! ,我這裡還有很多?」

諾娃一臉認真地盯著面前這位店員。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請稍等一下!」

那店員說完,轉身走進了內廳之中,應該是請什麼負責人去了。

這個時候,東方修哲幾人都走了過來,看著諾娃手中拿著的小瓷瓶,大家都充滿了好奇。

「諾娃,你哪來的這些藥水,難道你還是一個『調劑師』?」

加利克一臉驚訝地問道,要知道和諾娃認識這麼久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藥水。

「精靈族特有配方!」

諾娃淡淡地說了這樣一句話。

其實,很早以前她就以出售這種藥水來賺取學費和生活費,只是加利克和考登兩人不知道而已。

「體力恢復藥水,是怎樣恢復體力的?」

東方修哲有些好奇地問道。

諾娃看了他一眼,沒有說話,對於面前這個少年,她保留著警惕心。

「你打算多少錢出售這種藥水?」東方修哲再次問道。

而就在這時,剛剛離去的那個店員,帶著一位五十多歲的老者走了過來。

「敢問是哪位要出售藥水?」

老者詢問道,並且用一雙銳利的眼神打量著面前幾位陌生人。

「是我想要出售藥水,不知你們這裡收不收?」

諾娃站了出來,並且將手中的這瓶藥水遞給了老者。

她並不是第一次出售這種藥水,所以規矩和程序還是很清楚的。

「恩,不錯,這確實是精靈族特有的『體力恢復藥水』。」

在經過一番鑒定之後,老者淡淡地開口道,然後又向諾娃多打量了幾眼。

「這種藥水確有神奇之處,我們可以收。」老者說著話峰一轉,「不過,它除了恢復體力之外,並無法恢復鬥氣和魔力,它的需求者很少,價錢方面可能不會很高!」

「我想知道是多少?」諾娃臉上沒有什麼變化。

「如果都是這種藥水的話,我們可以以一百金幣每瓶的價格收購!」老者深思了一下然後說道。

諾娃聽到這個價格,覺得還算合理,畢竟需要這種藥水的人,多是那種靠體力工作的人,一般的消費人群都是中低層。

從過去到現在, 甜寵而嬌 ,其餘的,都是在一百金幣以下每瓶成交的。

所以,對於老者報出的這個價格,諾娃是可以接受的!

就在諾娃準備點頭答應下來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且慢!」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下,東方修哲走了出來。


「精靈族製造的藥水,怎麼會這麼便宜,你們不會故意打壓價格吧?」

東方修哲已經走到了老者的近前,視線卻是停留在了老者手中的那瓶藥水上。

「這位小友說笑了,我們店可是老字號了,不說遠近聞名,也算是在這一帶小有名氣了,我們的價格都是很公道的。」老者很和氣地繼續解釋道,「『體力恢復藥水』不同於其他恢復藥水,對於一些斗師或者魔法師來說,它的作用有限,一般只有少數人群才會購買……」

「能讓我看看么?」

東方修哲不等對方把話說完,突然伸出手來。

諾娃皺著眉頭盯著東方修哲,她此時是真的不知道這個少年在打什麼主意,為了弄明白,她同意老者將藥水交給東方修哲。

此時的拿著這瓶藥水,裝出一副在鑒別的樣子,其實他是在暗自詢問神階鑒定師梅蘭朵關於這瓶藥水的功效和特點。

當梅蘭朵說完之後,東方修哲的眼睛越來越亮,他竟然撥出瓶塞,一揚脖,將這瓶「體力恢復藥水」給喝了。

這個舉動就是連諾娃都不禁驚愕地張大了嘴巴。

飲下藥水的東方修哲,明顯感覺出自己的體力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不僅如此,身體里的力量像是受到了某種滋養,竟然一下子增加了好多。

這種增加的力量,竟是比他吃一個星期的食物,還要明顯! 望著諾娃那吃驚得想要動武的眼神,東方修哲咂巴咂巴嘴,然後說道:「別激動,我會付錢的,只是想試試藥力而已!」

儘管他這樣說,但諾娃還是用一種想要吃人的眼神盯著他。

「這種藥水,」東方修哲晃了晃手中的空瓷瓶,「你應該還有很多吧?」

諾娃依舊不說話。

「這樣你看好不好,我來收購你的這種藥水,按照每瓶二百金幣的價格怎麼樣?」

東方修哲此話一出,讓好幾個人都吃了一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