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麼說來,兇手是新出智明父親的熟人?甚至說,就是剛剛在大廳裏那幾個人?”

“或許吧。”端木軒攤攤手,示意自己也不清楚。

“對了,軒,你之前聽到的可疑的聲音是什麼聲音?”柯南擡頭看着端木軒。

“恩,這個啊。我也不是很確定,好像是腳步聲還是其他的什麼聲音,聽的不太清楚,畢竟當時也蠻亂的,稍微有些吵。”

端木軒沒有對柯南直接明說自己聽到的是腳步聲,估計要是他告訴柯南是腳步聲了之後,柯南一下子就能推理出兇手是誰了,他可還不想這次事件這麼早的結束,新出智明父親可還沒死,新出陽子他還有用。

“那你是怎麼認爲它可疑的?而且還能猜到新出醫生的父親會出事?”柯南有些不解。不過沒有再懷疑端木軒是兇手了。

“感覺啊,當時聽到那種聲音,我的直覺就告訴我,他估計要出事了。”端木軒聳了聳肩。又把自己解釋不了的東西推到玄之又玄的感覺上去了。

“好吧!”柯南無奈的看了眼端木軒。

“恩,我們先去小蘭那裏看看新出醫生的父親醒了沒有,只要他醒了,兇手肯定一下就暴露了。”

“不,我要留在這裏保護現場,軒。你們去吧,順便叫叔叔報下警,兇手沒有殺死新出醫生的父親,肯定還會有所動作的。”柯南搖了搖頭說道。

“這樣啊,那我們先走了。”端木軒看柯南不打算離開,沒有再說什麼,柯南一直待在這裏對他更有利,他纔好“幫”新出智明父親一把。



“你還打算做些什麼嗎?”灰原哀一直在旁邊聽着,對於端木軒不告訴柯南真相的打算,心裏也猜到了一二。

“什麼做什麼啊,我可是個好人,壓根就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端木軒嘻嘻一笑,沒有告訴灰原哀自己的目的,雖然他不可能聽灰原哀的收手,但灰原哀既然不喜歡他做這種事情,他也就儘量避開灰原哀了。

聽着他的鬼話,灰原哀轉頭微微白了他一眼。

“新出醫生父親的情況怎麼樣的?”

端木軒帶着灰原哀在新出醫院找了半天,才找到新出醫院的病房,新出智明的父親帶着呼吸機,貼着心電圖的躺在病房的牀上,旁邊的架子上掛着一瓶點滴,毛利小五郎他們都圍在旁邊。

“新出醫生做了些簡單的處理,好像大概的脫離了危險,但還是要送往大醫院,已經叫了救護車了,但這附近沒有大醫院,加上外面的大雨,所以要到這裏來,估計最少要半個小時。” 大宋燕王 小蘭輕聲向端木軒解釋着。

送到大醫院?端木軒皺了皺眉頭,他可不想爲了新出智明父親這種小角色特意去醫院搞暗殺,但這半個小時之內,新出智明他們肯定會寸步不離的待在病房裏,估計很難找到機會。

算了,等下看看有沒有機會吧,沒有機會就晚上跑躺醫院吧,端木軒心裏暗暗想到,不管怎樣,新出智明父親今天是死定了,區別不過是早死和晚死罷了。

先把水攪渾再說!

“毛利叔叔,柯南剛剛叫我轉告你一個事。”他開口吸引了病房所有人的注意力。

“那個小鬼叫你轉告我一件事?他自己人在哪裏?”毛利小五郎微微一愣。

“他還待在浴室,說要保護現場,另外,他叫叔叔報警,叫目暮警官他們過來。

“保護現場?報警?爲什麼,這不是一起意外事故嗎?”毛利小五郎更疑惑了。

他一直都以爲這是一次意外事故來着,不止是他,就是新出智明他們,也只是簡單的以爲是新出智明父親不小心,在刮鬍子的時候把刮鬍刀掉進了水裏了,才造成這起意外事故。 ?

cpa300_4;“不,柯南說這是一起謀殺事件。”端木軒搖了搖頭。

“什麼!”衆人臉色都是一變,特別是新出陽子,本來就蒼白的臉頰已是一片鐵青。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詳細的說明一下情況。”毛利小五郎臉色有些凝重,雖然他名偵探的名頭都是靠着柯南的暗中幫助才得來的,但他在當私家偵探之前,可也是一名警察,正義感當然也是不缺的。

“這個啊,我就不清楚了,柯南也沒有和我詳細的說明。”端木軒可懶的向毛利小五郎他們再科普一次,所以他直接把所有的事都推到了柯南身上。

“這樣的話,那我去柯南那裏看看吧。“毛利小五郎皺着眉頭想了想,開口說道,對於端木軒什麼都不清楚的話,他當然是不信的,一直以來,端木軒表現出的推理能力,可都要比柯南來的耀眼的多。

“毛利先生,不過是一個小孩子的話罷了,你也信?謀殺事件?怎麼可能,難道有人有本事在我們所有人都沒發現的時候偷偷的溜進我家,然後謀殺我丈夫?”

新出陽子有些忍不住了,她一臉不悅的看着毛利小五郎。

“是啊,毛利先生,柯南應該是搞錯了吧,我父親沒什麼仇人啊,誰會來謀殺他?”新出智明也有些懷疑,不過良好的修養讓他沒有表現的像新出陽子那麼明顯。

“這種事還是小心爲好,我先去聽聽柯南怎麼說的吧,其實對於這件事情,我心裏也有些疑惑。”毛利小五郎認真的說道。

“毛利先生也有些疑惑?”新出智明一下子就認真了起來,人的名樹的影,雖然稍微接觸了一下之後,他感覺毛利小五郎有些名不副實了,但還是不懷疑毛利小五郎也是有點料的。

“對,剛剛停電的事情有些詭異了。”

“停電的事情?不是因爲漏電觸發了漏電斷路器才造成停電的嗎?”

“不是漏電斷路器,還記得之前來電的時候上面的燈閃了兩下嗎?我問過小光小姐了。她開始是錯把漏電斷路器當成了總開關了,那下才是真正的觸發了漏電斷路器,也就是說,漏電斷路器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故意打下來了。”

毛利小五郎確實還是有點料的。這種簡單的推理,他還是做的到的。

“小光,是這樣嗎?”聽着毛利小五郎的推理,新出智明的臉色慢慢的變得難看了起來。

“是,是。我沒看清楚,所以弄錯開關了。”小光,也就是那個女傭,臉色有些驚慌,生怕自己受到責罰。

“那毛利先生,這又能代表什麼呢,說不定是短路之類的造成了停電啊,漏電斷路器應該也是之前誰不小心噴上去了呢。”

新出智明臉色很是難看,他雖然嘴上反駁着毛利小五郎,但估計他這話連自己都說服不了吧。他只是有些難以接受這次的事件是個謀殺事件罷了。

“希望像新出醫生說的那樣吧,我先去問問柯南,是不是有什麼發現。”毛利小五郎沉默的點點頭,沒有揭穿他。

“我也去看看,媽媽,父親就拜託你照顧了,要是有事情馬上叫我。”新出智明遲疑了一下,打算跟着毛利小五郎一起去,聽聽柯南到底是有什麼發現。

噫,竟然送羊入虎口?旁邊看着的端木軒感覺有些好笑。新出智明估計是壓根就沒有想過新出陽子就是兇手,竟然會把他爸交給新出陽子照顧,這不等於是間接送了他爸一程嘛!

他轉頭看向新出陽子,果然發現新出陽子也有些愣神。眼底深處隱藏着一抹狂喜。

“恩,交給我吧,其實那不過是個小孩子瞎說罷了,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是謀殺事件。”新出陽子壓抑着心中的狂喜,還故作淡定的發表着自己的意見。

“我還是親自去看看比較放心!”新出智明心裏滿是毛利小五郎剛剛說的話去了,哪裏能注意到新出陽子眼底的那抹狂喜啊。

“那去吧。”新出陽子現在巴不得新出智明立馬離開。她沒有再多說,而是接替過新出智明,坐在了新出智明父親身旁。



還真是個好機會啊,端木軒環視着病房裏,心裏有些感嘆,現在病房裏就六個人了,他和灰原哀,小蘭,那個女傭,新出陽子,還有躺在病牀上昏迷着的新出智明的父親。

本來新出智明的外婆也在的,不過新出智明的外婆好像是真的討厭新出智明父親,她看新出智明父親沒死之後,就立馬回房休息去了。

看來得給她創造點機會了,端木軒心裏暗暗想着,雖然新出陽子的掩飾做的不錯,但還是被他發現了,新出陽子也一直都在偷偷觀察着病房內,顯然是在尋找機會。

“小蘭,你能出來一下嗎?我有件事想跟你說。”端木軒想了想,直接衝着小蘭開口道。

“誒,軒有事和我說?”小蘭有些疑惑的指着自己。

“恩,我們出去說吧。”端木軒平靜的點了點頭,拉着灰原哀就想往外面走去。

但灰原哀卻是站在原地,面無表情的注視着他,掙脫了他的手。

“哀,怎麼了?”端木軒愣了愣神,有些不解,不過,他馬上就反應了過來灰原哀是在幹嘛了,灰原哀是猜到了他的目的,不想新出智明父親被殺掉,或者說,不想他爲了她,這樣間接的殺掉新出智明父親。

“哀,別鬧,動手的又不是我,我可什麼都沒幹。”他有些頭痛的湊到了灰原哀耳邊低聲說着。

“一定要這麼做嗎?”灰原哀沉默的看着端木軒。

“我不喜歡他。”端木軒毫不猶豫的就點了點頭。

看着他點頭,灰原哀又沉默了半響,然後才邁腿,往門外走去。

端木軒和灰原哀後面的話沒有刻意的壓低聲音,所以小蘭她們也都聽到了,她們心裏有些奇怪,不明白端木軒和灰原哀到底是在說什麼。

新出陽子是感覺最奇怪的,她心裏有種不對勁的感覺,不過看到端木軒帶着小蘭和灰原哀出去了,她還是不忍的感覺有些欣喜,這樣病房裏就剩下她和那個女傭了,她有什麼小動作也方便多了。 ?

cpa300_4;端木軒帶着小蘭走出病房後1並沒有停下,而是又走了一會兒,離病房有着不短的一段距離後,才停下了腳步。

“軒,你有什麼事要到這裏說?”小蘭疑惑的打量着周圍,這裏應該是新出智明家的倉庫之類的,明顯很少有人來的樣子。

“哦,這個啊,你站在這裏等一會兒就行了。”端木軒衝着她微微搖了搖頭,然後靠着牆壁,心裏計算着時間,閉目養神了起來。

一直沉默的跟着他身後的灰原哀也靠着牆壁,默默的盯着自己的腳下,沒有說話。

“誒?”小蘭有些愣神,她一頭的霧水,不明白端木軒到底想幹嘛,不過看着端木軒和灰原哀好像都在等待着什麼的樣子,她只好壓下了心中的疑惑,也跟着等待了起來。

應該已經差不多搞定了吧,等待了一會兒,端木軒心裏暗暗想道,看新出陽子剛剛的那個樣子,肯定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的,雖然房間裏還有那個叫小光的女傭在,但應該也不難找到機會。

“義輝!義輝!你怎麼了,義輝!智明,義輝出事了,快過來啊!”他心中的念頭剛落下,就聽見遠處病房的方向傳來一聲驚呼,新出陽子已經得手了。

“新出夫人的聲音,新出醫生的父親出什麼事情了?”小蘭愣了愣神,下意識的就往病房那裏跑去。

“好了,搞定了,我們也過去吧。”端木軒睜開了眼,嘴角噙着一聲冷笑,這下應該不會再“詐屍”了吧,再詐屍,他就得自己親手動手了。

他招呼了灰原哀一聲,然後邁步往病房走去,不過走了幾步,他發現灰原哀並沒有跟上來。他回過頭,發現灰原哀還站在原地,用冰藍色的大眼睛靜靜的注視着他。

“哀,怎麼了。還生氣啊。”端木軒無奈的搖了搖頭,趕忙跑到灰原哀身邊牽起了她冰涼的小手。

“你,會不會覺得我討厭?”灰原哀沉默了半響,突然遲疑着開口道。

“哈?”端木軒有些愣神,腦子裏一下子有些轉不過來了。他還以爲灰原哀還在爲他這種間接的殺人行爲而生氣呢,沒想到卻突然這麼說。

“哀,爲什麼這麼說?”他皺了皺眉頭,凝重的看着灰原哀。

“這不是第一次了吧,攪亂你的計劃,阻礙你的行動,任性,胡鬧,吃醋,你不覺的我煩嗎?”灰原哀轉過頭。眼神看向別處,俏臉上和平時一樣,沒有任何的表情,聲音也顯得很平靜,好似是在說別人的事情一般。

看着她這副樣子,本來還有些凝重的端木軒卻是感覺有些好笑,他滿臉戲謔的盯着灰原哀的小臉。

“原來哀殿下也知道自己任性,胡鬧,是個醋罈子啊!”

說完這句,他伸手。捧住灰原哀的小臉,讓灰原哀的臉正對着自己,然後寵溺的注視她冰藍色的大眼睛,話鋒一轉道。

“不過相比於初次見面時。那個冷豔,高貴,聰明,冷靜的哀殿下,我卻發現自己更喜歡這個老是喜歡給我找麻煩的哀殿下,哪怕這個哀殿下經常攪亂我的計劃。阻礙我的行動,任性,胡鬧,吃醋,我卻比任何時候都要喜歡哀殿下,超過任何東西的喜歡!”

“爲什麼?”灰原哀臉上依然沒有任何的表情,好像端木軒說的不是她一般,但她的眼眸,卻是漸漸的蒙上了層水霧。

“不爲什麼啊,因爲在哀殿下擔心她會被我討厭的時候,我同樣在擔心自己是不是會被哀殿下討厭啊,擔心自己還沒有把自己所能夠給予的一切給哀殿下,擔心自己配不上哀殿下,哀殿下有一天會被人搶跑啊!”

端木軒輕輕的用額頭抵住灰原哀的額頭,臉上一副玩世不恭的樣子,也彷彿那說的不是自己,而是別人一樣。

他對灰原哀的感情,早就從最初,僅僅是對自己喜歡的動漫人物的喜愛,變成了任何事物都比不上的那種重視。

就像剛開始,灰原哀說不想待在這裏,他會爲了後面的劇情,而請求灰原哀留下來,但如果是現在,他可以二話不說的放下一切,直接帶着灰原哀離開。

“爲什麼!”灰原哀還是重着這句話,眼中的水霧更重了。

“因爲哀殿下迷住了我啊,那個明明黑衣組織出身,心底卻一直保持着一份善良的哀殿下,那個明明擔心的要死,臉上卻還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的哀殿下,那個明明就什麼都沒有做錯,卻擔心自己被討厭的哀殿下,已經深深的迷住了我!”

端木軒抱住灰原哀的頭,嘴巴貼在她的耳朵上,低聲輕語着。

隨着端木軒一句句的話,灰原哀眼中的霧氣漸漸的凝成了水珠,然後突破她的眼眶,順着她的臉頰緩緩的滑下,她也伸手,抱着了端木軒的後背。

……

等灰原哀的情緒平靜了下來,端木軒才帶着眼眶有些發紅的她回到了病房裏,病房裏站滿了人,這次事件的所有人都在。

感受到他和灰原哀進屋的動靜,所有人都把目光投了過來,發現是他們之後,又恢復了剛剛的樣子。

“軒,你們剛剛去哪了?我們還想去找你呢,誒,灰原怎麼了?被你弄哭了?”柯南開口問道。

端木軒沒有回答他,而是環視了一圈病房內,新出智明的父親照樣依然還是躺在病牀上,不過相比於之前,卻是徹底沒了呼吸,新出智明在像之前一樣,給他做着心臟復甦。

新出陽子低着頭的站在旁邊,面色隨着新出智明的動作而改變着,不知道的還要以爲她是在擔心新出智明父親呢,不過端木軒清楚,她絕對是在擔心新出智明父親會不會像之前那樣詐屍。

“哦,剛剛有點悶,出去轉了一會兒,哀是不小心沙子進了眼睛,對了,剛剛好像聽到這邊有什麼動靜,出什麼事情了嗎?”

端木軒向柯南隨口扯了兩句,然後看着病牀上的新出智明的父親,明知故問着。 ?

cpa300_4;“我們也搞不清楚狀況,新出醫生的父親好像突然又沒了呼吸了。”

柯南臉色凝重的搖了搖頭,然後湊到端木軒耳邊,低聲說道,“軒,這肯定是那個兇手做的,他看新出醫生的父親沒死之後,又有了新的動作。”

“恩,或許吧,你們進來的時候是什麼情況?”端木軒平靜的點了點頭。

“我們進來的時候,就看見新出夫人和那個叫小光的女傭圍在病牀旁邊,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兇手應該就是他們兩個之間的一個。”

“這樣啊,那你能看出新出醫生的父親是怎麼死的嗎?”端木軒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眼神貌似不經意的略過了和新出智明父親帶着的那副呼吸機相連的氧氣罐。

剛剛離開之前,他就已經把房間裏所有的擺設都給記在心裏了,一進來,他就發現氧氣罐的閥門位置和之前有了變化了。

看來她是把氧氣罐給關掉了,不過她是怎麼讓那個女傭沒有任何察覺的?端木軒心裏暗暗想到,對於新出陽子關氧氣罐的動作,他一點都不覺的意外,不過對於新出陽子怎麼神不知鬼不覺的做到這點的,他有些好奇了。

開始關的時候肯定沒什麼問題,但是等新出智明父親有了窒息反應後,要關上就有點麻煩了,氧氣罐就放在病牀旁邊,如果她有什麼動作,注意力被吸引了過來的那個女傭不可能不會什麼發現都沒有。

“應該是窒息,他的嘴脣有點發紫。”窒息的反應很明顯,柯南當然不可能沒看到了。

“砰!”

端木軒在這裏和柯南低聲交談着,那邊的新出智明卻是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然後狠狠的揮手,一拳捶在牆壁上,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新出醫生!”那個女傭忙擔心的上前拉住新出智明。

“可惡!”被她拉住,新出智明卻還是狠狠的一甩手,又捶在了牆壁上,完全沒有了之前溫和的模樣。

哦~看來是沒救了嘛。我還以爲你還能命大的再挺過來呢,端木軒眼神淡漠的看着病牀上的新出智明父親,顯然,他是沒救了。

“智明!”新出陽子上前。抱住了新出智明,嗚嗚嗚的低聲抽泣了起來。

“新出醫生。”毛利小五郎臉色有些複雜的一嘆,然後走上前去拍了拍新出智明的肩膀,然後轉過身來,一臉認真的說道。“小蘭,你去報下警。”

“不!不要!”本來一臉低着頭的新出智明突然擡起頭,厲喝了一聲。

“新出醫生,到了現在,你應該能看出來了吧,這就是一起謀殺事故,兇手趁着你不在的空檔,偷偷的把你父親殺死了。”毛利小五郎皺着眉頭的看着新出智明,提到兇手的時候,眼神還貌似不經意的從新出陽子和那個叫小光的女傭身上掃過。

“不。這不過是一起意外事故罷了,我父親是不小心觸電的,之後也不過是病情反覆了罷了。”新出智明喘着粗氣的盯着毛利小五郎,滿頭的大汗,眼鏡的鏡片上還沾着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淚水的液體。

“唉。”看着他這個樣子,毛利小五郎有些嘆了口氣,然後輕輕的直視着新出智明,“抱歉,新出醫生,就像你說的。救人是醫生的使命一樣,作爲一名偵探,看到這種事情,我絕對不會放任不管的。”

“毛利先生。這不過是我們的家事罷了,不需要毛利先生的插手!我不希望我的家人在經歷了這種傷痛之後,再被人懷疑!”新出智明一臉的陰沉,已經完全沒有了之前儒雅的樣子。

“小蘭,去報警!”毛利小五郎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再理會新出智明。

聽着他的話。本來停下了腳步的小蘭再次邁腿往門外走去。

“誰敢!”新出智明臉色更加陰沉,喉嚨裏發出一聲厲喝!

誘僧 這下小蘭的踏在半空中的腿又僵住了,臉上滿是猶豫!

還真是固執啊,在旁邊看着的端木軒微微有些搖頭,新出智明顯然是已經猜到了兇手就在新出陽子和那個女傭之間了,不過好像他情願這個事情被定性爲意外事故,也不願意新出陽子或者那個女傭出什麼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