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這……

“好吧,隨她去了,反正早回去晚回去,也都差不多。”姜小白嘆了口氣,說。

和桃春風、燕黎兩人,吃好飯,隨後各自作別。

燕黎準備回青蠱門看看,畢竟她暑假還有近2個月的時間,說不定,能夠因此提升境界。

而青蠱門,本身就是燕影學習蠱術的地方,燕黎融合了燕影的記憶,相當於回家,對此,姜小白也沒什麼好擔心的。

託桃春風幫他向李楓問好後,姜小白聯繫到高佳蘭,去醫院,接到她的母親,當晚便離開這裏,乘坐飛機,前往首都。 高小蘭的母親,病情確實很嚴重。

和之前姜小白第一次見她的時候相比,她整個人,完全瘦了一圈,面目印堂之上,一股青黑之氣纏繞。

傷口在脖子,姜小白看過一下,發現那傷口並沒有化膿,但傷口周圍的肌膚,卻變得猶如木頭一般僵硬,硬邦邦的。

好在高明嵐當時咬她的時候,還沒有完全屍變成爲血屍,要不然,她也不可能支撐到現在。

坐上飛機,高小蘭安慰她:“媽,再過幾個小時,你的痛苦,就可以減輕了,你再忍忍。”

她母親只是點點頭,似乎並沒有覺得疼痛。

飛機正常起飛。

只不過,因爲是臨時購買、沒有提前訂機票,這趟飛機,並不是直飛首都,而是在中間,有個中轉。

所謂的中轉,就是在中間,還會去其他城市飛一趟,然後再去首都。

兩個小時後,抵達中轉城市。

飛機停了大概20分鐘,下了一批人,又上了一批人。

上來的那些人裏,有幾個,是黑紗蒙面,看起來,有點像是阿拉伯那邊的人。

對此,姜小白並沒有在意。

又過了兩個小時。

空姐開始提醒大家:“各位乘客,還有半個小時,我們就將在首都機場降落。請各位收起小餐桌,關閉電子設備,以免干擾飛機的正常降落。”

就在這個時候,後方,卻忽然傳來了一陣騷動聲。

過了一會兒,那聲音是愈來愈烈,緊跟着,還發生了爭吵聲。

然後,那騷動聲,忽然變成了一陣尖叫。

許多人紛紛站起來,看去。

便見到後方,之前那幾個類似阿拉伯打扮的外國人,他們的手裏,居然一人握着一根尖銳猶如鐵釺一般的鐵片,鐵片鋒銳至極,各自頂在了兩名空姐的脖子上!

劫……劫機?

姜小白聽說過山賊劫車的,海盜劫船的,這劫機的,還是第一次聽說。

主要是劫機難度太大,一般來說,就算劫下來,也不可能搶走財物,飛機落地的時候,必然會被“重兵包圍”,到時候,只能束手就擒。

所以歷史上,出現過幾次劫機事件,比如五角大樓等,那都是直接開着飛機,去選擇機毀人亡、同歸於盡的。

難道,眼前這幾個外國人,也是這樣打算的?

姜小白有些納悶:“飛機上,不是要安檢的麼,他們的武器,是怎麼拿進來的?”

“你看他們的眼鏡。”高佳蘭也見到了這一幕,提醒他:“他們眼鏡的腳。”

被高佳蘭這一提醒,姜小白這才發現,那幾個外國人的眼鏡,已經丟在一邊,沒了眼鏡腳。

顯然,這種特製的兵器,藏在眼鏡腳裏,混過了安檢。

而這種兵器看起來不過十釐米長,但開口鋒銳,切開一個人的咽喉,或者刺入血肉,還是輕而易舉的。

那幾個人,一人挾持着一個人質,飛機上的衆人,哪裏見過這種場面,都是嚇得瑟瑟發抖。

而這時候,前方的頭等艙裏,也有一個看起來斯斯文文、帶着眼鏡的男子,站了起來。

他取下眼鏡,微微一扭,就見到兩片刀刃也似的鐵片,從眼鏡腳上抽了出來。

然後,他直接走向駕駛艙。

不好,看樣子,這傢伙,是打算對駕駛員動手了。

駕駛艙雖然有鎖,在設定上堅不可摧,但這個男子,卻根本就沒有用暴力。

他手掌按到那駕駛艙的門上,便見到掌心處,微微泛起一道金光,緊跟着,那駕駛艙的門,便自然而然,打開了!

法術!

沒錯,眼前的男子,使用的,正是法術!

那男子打開駕駛艙的門之後,正準備往裏面走去。

這個時候,姜小白知道,自己必須出手了。

如果任由他劫持了飛機駕駛員,那後果,只怕不堪設想!

身影一晃,姜小白已經躍起,撲到了那人的身後,探出手,向他抓去。

那傢伙也感應到姜小白的攻擊,迅速轉身,一刀向他刺來。

和姜玉在赤蠱門裏,學了十多天的武技,現在的姜小白,早就不是當初以硬碰硬的打法。

他手腕一翻,五指虛扣成爪,往前一探,就按到了那男子的手腕上。

這是武技中,最常用的擒拿之術。

“咔!”

一聲響,那男子的手腕處,骨骼,頓時被姜小白給捏碎——沒辦法,他的力氣,是常人的數倍,這一捏之下,那人如何能夠承受。

“啊!!!”

那男子發出痛苦的叫聲,另一隻手上,有金光凝集而成,向着姜小白拍來。

那金光中,蘊含着熾熱的氣息,還沒靠近,就有熱浪撲面而來。

姜小白手腕一翻,已經從身後,拔出了吹雪。

力量運起,千花斬施展開,就見到刀芒一閃,男子的一條胳膊,當即被他斬落。

這樣一來,這男子的兩條胳膊,一條被砍斷,一條被捏碎了腕骨,基本已經廢了。

解決這傢伙之後,姜小白這才轉身,看向身後的那羣外國人。

身影晃動,他猶如鬼魅一般,只見虛影連連閃開,眨眼間,那幾個劫持人質的外國人,便紛紛被斬斷手臂,一時間,慘叫聲連連。

千花斬,果然好用。

如果沒有學會千花斬之前,想要對付這幾個人,姜小白可能還要顧及他們傷及到人質之類的。

而千花斬來去如風,揮刀之間,這些人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便被拿下。

就在這時候,之前那個男子,忽然對着空中,大喊了一聲:“國師,我們的任務,失敗了!”

說完,一咬牙,臉色立即變得鐵青。

隨後,便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死了。

與此同時,那幾個外國人,也是忽然間,紛紛變得僵直,然後死去。

這……

直到這時候,那些人,才緩了過來。

然後,該尖叫的尖叫,該大哭的大哭,即便是幾個空姐,也不例外。

場面一片混亂。

姜小白並沒有理會他們,而是將吹雪歸還入鞘,準備坐回座位上。

但就在此時,遠處,又有人尖叫了起來。

便見到,那幾個本來已經死去的劫機匪徒,忽然之間,在地上,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

與此同時,他們齜牙咧嘴,嘴角間,在這短短的時間裏,居然長出了鋒銳的獠牙!

屍變! 國師?

屍變?

不用說,姜小白已經想到了一個人。

莊妃。

也只有她,喜歡搞這些很復古的東西,之前在村子裏,還把幾個農夫,設置成什麼宰相、大將軍之流。

只是現在看來,這個國師,似乎更有水平,居然能夠策劃一場“劫機”,可比當初的什麼宰相,牛逼多了。

這幾個劫機的人,顯然早已準備,在任務失敗後下一步的行動。

如果任由這些屍變的殭屍橫行,估計等這架飛機降落後,這飛機裏面的所有活人,都會受到屍毒的感染。

到時候,這些屍毒,自然而然,也就能夠擴散出去。

雖然未必能夠讓首都受到影響,但起碼,能夠引起一定的慌亂。

姜小白想着,只好過去,掄開拳頭,對着那些殭屍,一頓亂揍。

殭屍想要完全打死,必須挖出他們的心臟才行,這種行爲,姜小白自然不能夠當着所有人的面做出來。

他掄起拳頭,只是將這些殭屍的膝蓋骨,盡數打碎。

殭屍雖然力大無比不知疼痛,但本質上,行動這些,還是靠着肌肉和骨骼的力量驅動,一旦骨骼碎裂,殭屍也和普通人一樣,失去行動能力。

好在這幾隻殭屍纔剛剛屍變,並不是很強,很快便被姜小白打倒在地。

而經過這幾番折騰後,飛機終於降落。

才一降落,整個飛機,便被特警包圍了起來。

然後,依次下飛機接受檢查。

凡是之前被殭屍抓到或者咬到的,全都暫時隔絕,其餘沒有受傷的,也都在覈實身份、並登記在冊,才能離開。

姜小白自然受到了“特殊”的照顧,暫時被那些特警看着,既不查他,也不抓他,就是不准他走。

對於姜小白來說,耽擱一會兒,倒是沒事。

但比較麻煩的是,高佳蘭的母親。

在經過幾只殭屍的屍變後,她體內的屍毒,似乎也因此受到了影響,讓她臉上的青氣,加重了幾分。

估計再耽擱一晚上,她母親,就會徹底屍變,失去神智,變成個只知道本能行事的殭屍了。

必須,讓她儘快前往冥寓才行!

這時候,白煙已經開車在機場外等候,隨時可以出發。

但比較麻煩的是,高佳蘭母親臉上的變化,已經引起了那些檢察人員的注意。

他們顯然以爲,她是被屍毒感染的,準備隔離她,根本就沒打算放她走。

姜小白有些急了。

如果再這樣耗下去,說不得,他只好,打翻幾個特警,強行帶着高佳蘭的母親離開。

好在這時候,負責接待他的人,終於來了。

迎接他的,是一個看起來氣宇軒昂的青年,個子很高,輪廓分明,穿着一身黑色西裝,整個人,卻透露着一股子“仙氣”。

年輕人應該是這羣特警的頭兒,他走過來,對姜小白拱了拱手,抱拳:“在下純陽道的博遠,不知閣下,如何稱呼?”

之前姜玉告訴過姜小白,這種手勢,是江湖規矩,所以姜小白也是連忙拱手回禮:“在下,姜小白。”

“姜小白?”博遠一聽,恍然大悟:“原來是閣下,久仰大名了。”

哦?

姜小白完全不明白,兩人素昧謀面,這久仰,從何說起?

當即問:“我們……認識?”

“不不不。”博遠笑着回答:“我和姜兄,是初次見面。但姜兄的大名,在我們之間,已經傳開。”

“你們……?”

“對,我們。”博遠點點頭:“姜兄可知,上官星辰?”

“是他!”

“沒錯。準確的說,我和上官星辰,隸屬同門。”博遠解釋。

姜小白有些不理解:“上官星辰,是相門弟子,而你,自稱純陽道,那應該是道門弟子。”

“不,不。姜兄,還請借一步說話。”

“好。”姜小白指了指高佳蘭和她母親:“這兩人,是我朋友,和我一起來的,並未受到殭屍攻擊,她們必須離開,去解除身上的毒素。”

博遠看了看高佳蘭母親臉上的青氣,又看了看姜小白,點點頭:“閣下是冥寓之主,這種屍毒,對我們來說,十分麻煩,但閣下,肯定是有辦法解決的。”

說着,他從兜裏,拿出一個小玉瓶,打開,取出一粒彈丸大小的丹藥,交給他:“此藥,乃是純陽道家法力煉成,可以暫時壓制屍毒。姜兄讓她們請便。”

“多謝了。”

將那粒丹藥,給高佳蘭母親服下後,她臉上的青氣,頓時消減不少,證明那藥的效果,確實不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