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遠遠的,那男人正被軍部的人帶走。

男人似乎察覺到宋唯晴的目光,遽然抬眸,與她對視,驀然嘴角彎彎,露出個得逞的笑意。

宋唯晴柳眉蹙起,眼底滿滿的怒氣。

到底是誰,給她設下這樣的陷阱。

咔嚓,咔嚓。

宋唯晴被送上軍部大車,記者們不停地在拍攝。

期間,有幾個記者收到信息,連忙對身邊的人說,「DD那邊的新聞發布會已經開始了,好像也在交代四年前的事呢,看來這次,真的是天大的新聞。」

「對,還有那個法醫的死亡證明好像也跟恐怖襲擊有關,哎,被人這樣陷害,真是可憐。」

「人差點死了,還要承擔那樣的罵名,女人啊,真的太可怕了。」

「對啊,幸好她沒再當軍人,她哪裡配的上軍人的名銜。」

「咦?沒當軍人?為什麼啊?」

記者們的話,四周的人群也聽得清清楚楚。

現在,大家都開始懷疑,宋唯晴退出軍部的原因。

咯噔,響亮的腳步聲傳來。

「原因很簡單,因為她沒有資格。」

「一個私自利用軍部儀器來謀害別人的人,根本不配當軍人。」

一道挺拔的身影逆著陽光,俊朗的五官耀眼奪目,最震懾人的是那一身浩然正氣。

鐵錚錚的軍人硬骨。

「嘖,老楊啊,你們學院是垃圾回收站么,這麼的人都收?」

霍錚嘴裡丟著根棒棒糖,十分欠揍地譏諷道。

走在他身旁的楊陽眼角抽了抽,「我讓你們過來,可不是挖苦我的。」

「我們學院,更不可能讓這樣的人入職。」

楊陽是軍政學院的執行董事長,他的話,十分有分量。

宋唯晴不可能入職軍政學院了。

從今天開始,怕是任何跟軍政警有關的,她都不能涉及。

因為新聞的直播,現在整個容城的人都在盯著她了。

「先帶回去吧,我要去我家二嬸的新聞發布會,我家二嬸清清白白的,不像某些人,太臟拉。」

霍錚的話,使宋唯晴生氣,可更讓宋唯晴憤怒的是,她發現,霍錚在提及慕初笛清白的時候,那自認是恐怖分子的男人,眼神坦然,嘴角還掛著心安的笑容,好像他已經完成任務一般。 難道是,慕初笛?

怎麼可能,那個女人不可能有這個能耐。

宋唯晴怎麼都不肯承認,她會輸給慕初笛那個賤女人。

霍錚懶得理會宋唯晴,他咬了咬棒棒糖,給他家二叔發了通彙報的微信。

「楊哥。」

霍錚倏然一本正經地拍了拍楊陽的肩膀,這聲楊哥,可把楊陽聽得毛骨悚然。

霍錚這小子,向來沒大沒小,一直跟著霍驍叫他老楊的。

這聲楊哥,他怎麼覺得是在挖坑呢。

楊陽警惕地向後退幾步,「你想幹嘛?」

「幹嘛這幅表情,你又不是美女,我能對你幹嘛,我只是給你一個好好表現的機會,讓大家都知道,宮哥不在,你還是棒棒的。」

楊陽跟宮銘從小到大都在一起,楊陽懶,很多複雜需要動腦子的事情他都不愛做,全都推給宮銘,漸漸的,所有人都開始以為他離不開宮銘。

甚至,還把他們拉CP。

楊陽的內心是抗拒的。

所以,霍錚這話簡直就是戳中他的死穴。

「行了吧,要我幹什麼?」

這算是答應了。

「宋唯晴的事情就交給你啦,一直跟著哦,後續的一切都要跟我家二叔彙報。」

「我呢,要去幫我家二嬸拉,她肯定很需要我的。」

霍錚滿臉興奮,恨不得馬上飛奔到慕初笛身邊。

他真沒想到,他家二嬸竟然那麼棒。

原本霍驍讓他到這個宴會蹲點做事的時候,他是不樂意的。

可當現場那寬大的視頻播放宋唯晴與對方的金錢交易,還親口承認自己的罪行時,霍錚興奮得心臟都狂跳。

這也太他媽的好玩啦。

多刺激啊。

霍錚知道,這次基本都是他家二嬸出的手,所以,他很期待慕初笛那邊的新聞發布會。

他家二嬸還有什麼大戲要上演。

楊陽還沒來得及回話,霍錚人已經跳上軍部大車裡。

留給楊陽的,只有那揚長的尾氣。

格里酒店大廳

新聞發布會的主台。

「四年前,我沒有跟恐怖分子合作,更沒有丟下顧曼寧不管。」

「我是受害者,誰也沒資格對我指指點點。」

慕初笛的澄清,帶著几絲霸氣。

如繁星般璀璨的眸子,直對底下尖銳的記者。

沒有一點一滴的膽怯和退步!

「那為什麼當年你要離開呢?四年前為什麼不出面澄清呢?」

記者們的問題也非常犀利。

「DD的確是受害者,四年前,她是被謀害的。」

娜姐把剛剛看完消息的手機放入口袋,快步走上主台。

她貼在慕初笛耳畔說道,「宋唯晴已經承認四年前是她謀害你的,現在被拘捕到軍事議庭。」

剛才,娜姐收到記者朋友發過來的消息,她也上網看了視頻,確認無誤。

「這下簡直就是逆襲了。」

娜姐眉眼彎彎,心裡的巨石終於放下。

上帝果然是長眼睛的,好人就應該有好報。

慕初笛噙笑地嗯了一聲,情緒沒有多大的波動,似乎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之中。

底下的記者炸開了,由於軍政學院的歡迎會和慕初笛的新聞發布會撞期,他們都是看在娜姐的份上才過來的,所以並不知道宋唯晴那邊的情況。 現在聽娜姐這麼一說,敏感的他們馬上聞到新聞的味道。

「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有證據?」

「四年前的事情,有人證物證嗎?」

娜姐女王氣場全開,站直身子,雙手撐在桌面上,清脆篤定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在室內傳開。

「證據就在你們的手機。」

「我們的……手機?」

他們的手機怎麼可能有四年前的證據?

記者們還想說些什麼,遽然手機便響了起來,是公司的前輩。

他們馬上接過電話。

「還在慕初笛的新聞發布會?」

「嗯,是的。」

「宋唯晴承認四年前跟恐怖襲擊合作謀害慕初笛的事情,我這裡有幾個問題,你先問著,我現在在趕過來的路上。抓進機會,別讓其他報社給搶了先機。」

前輩還跟他交代了幾件事,之後就掛掉電話。

這逆襲,還真夠厲害的。

在場的記者基本都接到同行或者前輩的電話,所以,緊接而來便是又一輪的問題。

可這些問題,對慕初笛沒有太大的尖銳,他們針對的,現在變成宋唯晴。

「我為什麼會有法醫開的假證明?為什麼不肯承認自己?這個問題,有人可以很好地回答。」

慕初笛精緻的臉上泛著淡淡的笑容,如沐春風。

她的話音一落下,身後的屏幕便亮了起來。

裡面浮現出一個與容城完全不同的警廳。

先進的儀器設備,來往忙碌的人群。

很快,屏幕就被一張歐美輪廓的臉給霸佔了。

對方有意圖地隱藏起身後的設備儀器。

「你們好,我是國際刑警,編號0511,薩琳娜。」

「國際刑警?」

記者們覺得他們的腦子完全不夠用了,怎麼現在又跟國際刑警扯上關係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這新聞也太大了吧。

幸好他們有來這個新聞發布會。

「是的,我們一直在調查恐怖分子的事情,DD是我們的保護對象,同時也給我們提供了不少幫助,這次她答應當漁利,引出恐怖分子,我們十分感恩。她,讓我們看到強大堅毅的華國民族,我向你們致敬。」

薩琳娜的話並不多,可幾乎每一句都是對慕初笛的讚揚。

之前那些評擊霍氏,評擊法證部門的網民終於可以停止下來了。

人家那是國際刑警在辦案,DD提供幫助,所以才會製造虛假的死亡信息。

而不是他們口中所說的金錢交易。

人家是高尚的,一點都不骯髒,骯髒的是網民們自己的思想。

薩琳娜那邊應該在忙,沒說多少就掛掉通信了。

期間,那些對薩琳娜身份有所懷疑的記者也讓同事去調查,很快就得到確認的信息。

薩琳娜的確是國際刑警,而且還是很厲害,屢破奇案的那種。

所以,她的話是可信的。

只是,誰都沒有想過,竟然會是這樣的,那他們豈不是一直怪錯了慕初笛?

薩琳娜掛掉視頻的那一刻,目光與慕初笛相對,露出只有兩人才看的明白的眼神。

慕初笛坦然地看著底下的記者,「既然都知道真相,以後我不想看到有任何詆毀霍驍和霍氏的留言。」 「可是DD,你跟沈總的事還沒交代啊。」

底下倏然有記者提出這樣的問題,慕初笛目光往他身上定了幾秒。

嘴角勾出一道清淺的笑意。

看來,來的記者並不全是娜姐的朋友呢,其中還有不安分的。

本來出現那麼多勁爆的消息,信息量很大,記者們根本就吸收不過來。

慕初笛是打算藉此來轉移視線,讓市民忽略她跟沈京川的事情。

可是,這記者又把話題給兜了回來。

穿越之秦國大業 「DD,這個問題很難回答嗎?不是讓我們不要評擊霍總和霍氏嗎,如果這個問題不回答,那就怪不得大家了。」

畢竟這個社會人的道德觀念還是很強的,他們根本接受不了出軌。

「可以解釋!」

大門倏然被打開。

一個看似十五六歲的年輕小夥子走了進來。

他目光淡淡,越過眾人,只落在慕初笛的身上。

「梵缺?」

慕初笛看著向她走來的梵缺,十分的震驚。

梵缺舉起一份資料,「這就是你們要的解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