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一刻反而直接輸入了密碼。

靠自己老婆的家門很正常啊!

左旋打開門走了進去,發現安小魚已經蜷縮在沙發上,看樣子已經是熟睡了過去。

他瞬間就變的小心翼翼,小心翼翼的把東西放在玄關處的台階上,又輕手輕腳的低頭脫掉鞋子,放下自己專用的拖鞋,又把自己脫下來的外出鞋子放在鞋櫃里,打開鞋櫃就這麼唐突的看到了那個男人的那雙。

媽的。

怎麼看怎麼礙眼,想要忽略都沒辦法。

他看了一眼睡在沙發上的安小魚,一把拿起另外一雙拖鞋。

他必須趁著他老婆不注意的時候把這個拖鞋扔出去。

這麼想著,他拿起拖鞋想要出門。

「左旋。」客廳中突然傳來安小魚有些迷糊的聲音。

左旋做賊心虛,猛地將拖鞋放在了身後,藏著。

安小魚從沙發上坐起來,揉著眼睛看著門口有些鬼鬼祟祟此刻分明看上去很不正常的左旋。

左旋被安小魚看的整個人都發麻了,手心冒汗。

安小魚從沙發上起來走向站在門口一動不動的左旋。

她眼眸微轉:「你身後藏的是什麼?」

「沒什麼。」左旋眼神四處飄散,死都不會承認,就是不會承認。

「到底是什麼?」安小魚上前。

左旋把自己完全靠在了門上。

拖鞋就被他壓在了身後。

「左旋。」

「嗯。」左旋一臉天真。

安小魚直接撲了上去,去抓左旋的身後。

左旋就是打死不讓開。

安小魚貼得更緊了。

她的舉動,儼然一副要去擁抱他的模樣,而且是為了拿到他身後的東西,安小魚整個身體都貼到了左旋的身體上,還一直在摩擦,瞬間就會起各種不尋常的化學反應。

安小魚咬牙:「左旋,你這傢伙到底在做什麼,唔。」

左旋低頭,嘴唇吻著安小魚。

安小魚身體一怔。

此時此刻似乎才發現,兩個人近距離到如此曖昧。

她身體僵硬,只感覺到左旋的吻,深入淺出,吻的很是纏綿。

好久。

好久。

左旋放開了她。

放開她,也因為剛剛的一個動情,忘記了自己在隱瞞什麼。

藏在身後的拖鞋,就這麼拿了出來。

安小魚看著。

左旋那一刻也反應了過來。

他就說他好色嘛。

一不小心,就會被迷惑,然後就神智不清了。

他尷尬了一秒,然後連忙解釋說道:「我買了新鞋子,就是想要看看這雙鞋子和我買的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但是我看了半天還是覺得剛剛自己買的鞋子又帥又好看。」

安小魚當然不會相信他的鬼話了。

左旋為了不讓自己尷尬,於是又說道:「我腳上的這雙很貴的,你千萬別讓人穿了。」

說著,左旋自顧自的把另外一雙拖鞋放進了鞋櫃,他想總是會有一天把它給扔掉的。

「給我吧。」安小魚伸出手,讓左旋把那雙鞋子給她。

左旋心裡是一萬個不願意。

她一定會藏起來是不是?!

「給我。」安小魚再次開口了。

左旋終究還是給她了。

他就是這麼寵老婆。

安小魚接過拖鞋,打開了房門。

左旋獃獃的看著安小魚,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安小魚已經把拖鞋扔掉了,走進了家門。

左旋就這麼看著安小魚怪異的舉動。

「這樣夠了嗎?」安小魚詢問。

「……」當然夠了。

但是你不要生氣啊。

他也就是,也就是……其實不扔也可以的。

他就是來的時候看到了覺得礙眼而已。

他其實還沒有小氣到這個地步。

安小魚也不再多說。

她轉身走了進去。

左旋也跟著走了進去。

他手上還抱著花瓶,提著一個購物袋。

他把花瓶放在茶几上,準備動手插花。

「我來吧。」安小魚說。

左旋點頭。

有時候左旋總覺得安小魚把他當成一個什麼都不會的大孩子在照顧。

他蹲坐在地板上,看著安小魚認真的整理著花枝。

他說:「其實我還買了自己的睡衣和內褲。」

安小魚剪花的手一下停頓了。

「你千萬不要誤會,我就是想萬一有一天一不小心要留宿你家,我可沒想過要跟你發生什麼關係,我說的是單純的留宿而已,所以放一套睡衣免得到時候尷尬,可以嗎?」

「嗯。」安小魚點頭。

「那我放哪裡。」左旋弱弱的詢問。

「你先放在旁邊吧,我等會幫你放吧。」

「好。」左旋又很乖巧的樣子。

安小魚插好花之後,拿過左旋的睡衣和內褲走進了卧室。

左旋看著安小魚忙碌的身影。

他其實知道安小魚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忍耐和順從而已。

他甚至不相信,他們會堅持到他們結婚的那一天。

所以,她就是一直在強迫自己容忍他的所有。

……

周一。

雲夕出版社的副總經理辦公室。

肖北坐在辦公室里,微微晃動著辦公椅。

凌雲洛思考了整整一天之後,最終還是選擇了肖北的所有計劃和安排,同時還給董事會進行了相關彙報,現在已經開始了執行階段。

她才剛剛開完部門會議,傳遞了事情的緊迫性,整個會議的氣氛都很壓抑,但是準確的說自從她上任副總經理這個位置以來,所有的會議都讓人心情不好,而且每次會議結束之後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工作需要完成,簡直就是暗無天日。

她把整個公司里每一位員工的神經都綳的很緊。

所有人工作的很不開心,就算是工資有相應上幅,但是還是在不停地抱怨。

沒有人會喜歡不停不停甚至是沒日沒夜的加班工作。

相對這麼高強度的工作壓力,他們寧願不要工資,說到底身體最重要,就算工資漲上去了,但是沒有了健康的身體也是不划算的。

肖北從座位上站起來,看著窗外,真不知道龍天一什麼時候能回來。

應該不會太快吧。

她轉眸,讓自己不多想,又回到自己的椅子上開始處理各類審批文件。

正埋頭工作。

秘書敲門而進。

「怎麼了?」肖北看著神色有些慌張的秘書。

「剛才我在各大論壇上面看到有人發帖子說我們出版社沒人性,逼著員工每天加班,規定大家不能在正常時間裡完成任務的話就要剋扣工資和獎金,甚至還有說我們出版社為了做企業形象而故意做慈善和公益,根本就是違心之舉,全部都是在做面子工程。現在主要是這篇帖子已經被放大了,全公司都傳開了。」秘書急促的解釋道。

肖北拿起手機,打算看看具體的帖子內容。

她倒是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人這麼大膽敢發這樣的帖子到各大論壇上去,當然對她而言並不算什麼壞事,讓出版社的股票下跌,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情。

可是剛打開APP軟體,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她看著屏幕接通,「你現在到我的辦公室來一趟。」

「是。」肖北恭敬。

凌雲洛看到這種報道,肯定一秒鐘都不會淡定。

她拿著手機,直接就去了董事長樓層。

敲門。

凌雲洛的臉色很不好,看著肖北出現,質問:「為什麼會遇到這種情況?!」

「我也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肖北直言。

「這段時間你把下面的員工逼得太緊了?」凌雲洛的口吻並不是特別好,總之出了問題就會把所有責任全部推卸在她的身上。

「是有一點,但是並沒有到……」

「你就直接告訴我打算怎麼解決吧?我們現在在做口碑,結果還爆出這樣的負面新聞,這就是在拿石頭砸自己的腳,更何況我也提醒過你了,凡事都不能操之過急,我也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應該在你如此年輕的時候放你到這位置上。」

肖北看著凌雲洛,聽著他越說越激動,甚至聲音越來越大。

凌雲洛在辦公室里急的跺腳。

看著肖北的突然沉默,情緒更是毫不掩飾:「你怎麼不說話?」

「我在思考,這件事情應該不是表面上的這麼簡單。」

「那是怎麼不簡單?」凌雲洛狠狠地問道。

「員工加班,這在每個集團里都會出現的事情,我承認這段時間我確實對他們嚴厲了一些,但是絕對不可能在堅持了半個月不到的時間就有員工起來翻浪,我懷疑是有人在故意使壞!」 「會有誰的膽子這麼大,做這種事情!」凌雲洛怒吼。

「董事長,你給我點時間,我來查。」

「查清楚了又能怎樣,現在恐怕外面的記者已經開始亂寫了,甚至會說我們就是虛偽集團的代表,說我們不停的哐哐哐打臉!明天的股市不知道會跌成什麼樣子,虧我之前這麼信任你,放任你去做,給你所有的策劃和安排權利,我基本都沒有為難,讓你在公司有著絕對權,但是這才過了多久就給我出這麼大的紕漏。」

「我現在先把事情調查清楚,既然是發帖,就一定能夠找到發帖人,了解情況之後,我開記者招待會,給我們出版社正名。」

「趕緊去做,要是查到這個始作俑者,看我怎麼對待他!」

「嗯!」

肖北走出凌雲洛的辦公室。

她確實覺得,這件事情發生的有些蹊蹺。

她打開辦公室的門,剛走進電梯。

電梯裡面,凌修司下來。

肖北淡笑點頭,算是招呼。

凌修司也笑了笑,「聽說剛剛我爸很生氣的把你叫進了辦公室?」

「你的消息倒是很靈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