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些賭石的人,抱著很大的期盼,花上幾萬甚至幾十萬買了幾塊原石,在經過雕工的切割之後,卻得到了失望的結果。有的人直接就癱了。

終於有一個歐洲人賭贏了。他花了七千歐元買了一塊原石,結果切出來一個冰種,被人用三十萬歐元買走了。這事立即刺激了更多的人進場挑選原石。

郝仁他們也進來了,只有老黃和老翟在外面等著。這兩人是純粹的商人,從來不賭。別人贏了,他們不眼紅;別人輸了,他們不嘲諷。

陳家三口一人買了一塊原石,一共花了三十萬華夏幣。可是開出來之後,只有女兒陳貝貝的石頭裡有翡翠,而且也只是下等的棕色翡翠,賣了二十二萬。他們家等於賠了八萬。玩了一次心跳后,他們也知道適可而止。

馬子騰挑出一塊原石,結果賠了十一萬。他家境好,而且旅行社每年也能賺上幾百萬,這點錢他還賠得起。


劉松林就不行了,別看他開著個玉器店,一年的收入也不過就是幾十萬,連家裡的房子都是按揭的。所以他對滿地的原石患得患失,一時不知該挑哪一個好。

陳貝貝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劉老闆,枉你還開著玉器店,卻不會挑選原石!瞧你那優柔寡斷的樣子,還是不是男人?」她早就知道劉松林和郝仁的身份,所以這段時間她一直叫劉老闆。

劉松林尷尬地笑,沒有還嘴,心裡卻說:「我是不是男人,你晚上來試試!」當著陳貝貝父母的面,這種話他可不敢說。

郝仁在那一堆大大小小的原石中走了一圈,幾乎每個原石都被他拍了一遍,當然也用真氣侵入進去探察一番,但是結果讓他很失望。


這些原石也不全是純石頭,有極少一部分其中還是含有翡翠的,但是翡翠的量非常小,不值得他下手。

郝仁的計劃是,買一個含量最大的,就在這兒切出來,最好也就在這裡賣掉算了。反正可以轉賬。

挑了半天,郝仁終於找到一個裡面蘊含冰種的原石,估計開出來能賣個三百萬。但是郝仁現在的心比較野,已經看不上這樣的「小錢」了,他一心想揀個大漏。既然有透視的本事,一次不賺他個兩三千萬,都不值得來這一趟。

郝仁正要放棄這一塊原石,聽到陳貝貝在嘲諷劉松林,他立即來氣了。這丫頭來自北方,性格豪爽,對他們兩個龍城來的小男人高低不順眼,從一認識她就總是出言不遜。


郝仁立即把劉松林叫了過來:「劉哥,上次在羅甸我向你借了幾千塊錢,我還記得嗎?」

劉松林微微一笑:「不用提了,我們兄弟還在乎這點小錢!」

郝仁認真地說道:「我當時說了,這筆錢我要十倍的還你。現在,我也不還你錢了,就把這個原石送你了!我人如其名的!」說著,他指了指腳下的原石。

劉松林立即推辭。不管這原石裡面有沒有翡翠,可是實打實的能賣上幾萬塊錢,他怎麼可能接受郝仁十倍的返還。

陳貝貝卻大笑起來:「郝醫生,你真逗!用一個不可能出翡翠的石頭來還劉老闆的錢。你要是真想還錢,還不如把錢直接給劉老闆就行了,這塊石頭一開出來就一錢不值了!」

郝仁笑了:「我這塊石頭要是能出翡翠,你會怎樣?」

「憑你處置!」陳貝貝鐵嘴鋼牙。 陳貝貝又問:「要是不出翡翠,你們也隨我處置嗎?」

「那當然!我人如其名的,怎麼會跟美女耍賴!」

郝仁說著,將原石的主人叫了過來,讓他把原石過磅,然後付了七萬塊錢,再找雕工來切割。

切割的過程很順利。雕工只切到第三刀就從原石里現出綠來,引得在場的人都熱烈歡呼。倒是陳貝貝咬著嘴唇不說話。

雕工切到第五刀時,就有人開價了:「一百萬,我買了!」

郝仁問馬子騰:「他出的一百萬是哪國的錢?」剛才有一個買家賭贏了,別人開的是歐元,他不知道這一個人出的是哪一國的錢,要是歐元當然好,萬一是緬甸幣就虧了。他已經知道,一元華夏幣能換幾百緬甸幣的。

馬子騰告訴郝仁,出價的人一般根據賣主的國籍定價,所以這次出的是華夏幣。郝仁這才放心。

「一百二十萬!」

「一百五十萬」

「二百萬!」

……


很快劉松林手中那塊翡翠的價格就被炒到三百四十萬。此時再也沒有人叫價,買主得意洋洋地走上來,把劉松林拉到一邊,給他轉賬去了。

很快,劉松林就回來了。賬上突然多了三百多萬,他怎麼可能不開心。他摟碰上郝仁的肩膀:「兄弟,這三百萬有你一半,晚上我給你……」

劉松林想說:「晚上,我給你轉賬!」可是剩下的話被郝仁給攔回去了。

「錢都是你的,我不要。現在,我再給你解決一個終身大事!」劉松林還不知道什麼意思,郝仁就拉著他來對付陳貝貝。

「美女,剛才的打賭還算數嗎?」

陳貝貝對一臉得瑟的郝仁沒有一點好感:「算數,當然算數,你有什麼鬼主意儘管使出來,本姑娘接著就是。皺一下眉頭隨你姓!」

「隨我姓就不必了!」郝仁笑道,用手一指劉松林,「你可以跟他姓!」

「你什麼意思?」郝仁的話不光惹怒了陳貝貝,就連當爹娘的都不願意了。兩夫妻一開始以為年輕人之間開個玩笑沒什麼,眼看著玩笑開大了,自然要幫他們的女兒。

郝仁笑著安撫陳貝貝的父母,又對陳貝貝說道:「你剛才說了,你輸了就隨我們處置。那我就提條件了,我要你做劉哥的媳婦!」

郝仁的話讓陳貝貝粉面羞紅,她的父母卻眼前一亮。他們不由自主地算計起來。這姓劉的小夥子長得不錯,又顯得斯文,而且還是開玉器店的老闆。且不管他家中有多少錢,光看人家贏這一把,就是三百多萬。自家女兒跟了他,肯定有福享。

劉松林也是心中暗喜。與陳貝貝接觸這幾天,雖然總是被她欺負,但劉松林卻是個賤骨頭,居然被欺負上癮了。要是能把她娶回家,每天被她欺負幾次,那日子肯定也很爽。

現在,劉松林是由衷的感謝郝仁。認識他不久,就幫自己解決了一個大大的麻煩,現在又將金錢、美女拱手送上。親兄弟也沒有這樣的。

郝仁一觀察,就知道他們兩家對上眼了。他立即把劉松林和陳家父母推到一邊,讓他們聊個夠。就當是一次相親了。

那邊陳家父母開始「審」劉松林,這邊郝仁繼續尋覓他想要的原石。

這一片市場上的原石分別屬於不同的主人,郝仁在一家找不到中意的,就立即去下一家。

眼前的原石堆快要被郝仁翻遍了,還是沒有找到他想要的。面前還有一個最難看的原石,灰不溜秋的,越看越不象能出翡翠的那種。但是郝仁還是用真氣探察了一把。

有料!郝仁真氣一輸,就覺得此原石中有翡翠。他再仔細一探,其中的翡翠可夠大,有一個海碗那麼大,而且顏色也正,應該就是劉松林和他說的翠中極品——帝王綠!

郝仁心中狂喜:「就是它了!」

他將這塊原石往外搬的時候,馬子騰跑了過來:「兄弟,你是錢多了燒的吧,這塊原石一看就知道不會有翡翠。你別跟我說你要買這個啊!」

「沒事,買著玩,萬一要贏了呢!?」郝仁笑道。

郝仁的舉動讓旁觀的眾人都笑:「那個華夏來的小子真是眼瞎,把那塊石頭搬出來幹什麼?」

還有人說:「那塊原石中要是能出翡翠,你把我的眼珠摳出來當泡踩!」


郝仁不顧這些人的嘲笑,他讓這堆原石的主人給稱一稱重量。按照今天的價格,七千塊錢一千克,這個原石凈重三十一千克,郝仁應付二十一萬七千元。經馬子騰講價,郝仁拿出銀行卡,在人家的機器上刷了二十萬。

「兄弟,想開點!」馬子騰擔心等會兒沒切出綠來,郝仁也會癱,所以現在就好言相勸。

「就是,錢都給人家了,現在說什麼也晚了!」陳貝貝也上前說道。這傢伙夠奸詐,從開始就給她下套,讓她嫁給劉松林那個小白臉。且不管自己喜不喜歡劉松林,就沖郝仁這自作主張的小聰明,她就要故意拿話揶揄。

郝仁哪裡在乎陳貝貝的態度,他知道,一會兒所有的人就會對他膜拜了。

在讓大家對他膜拜之前,先要把這塊原石切出來。郝仁不會說緬甸話,就讓馬子騰幫著找人來切割。 重生后我不做乖乖女

那個雕工也沒有看好郝仁挑的這塊原石,他用緬甸語告訴馬子騰,他為賭石者切割的收費可是很貴的。

郝仁聽了馬子騰轉過來的話,頓時有點哭笑不得,他對馬子騰說道:「你讓他慢慢切,別給我切壞了。只要不傷著翡翠,工錢加倍!」

有了郝仁的話,那雕工真象雕花的一樣,把郝仁的石頭一層一層的往下削。

一幫顧客也不挑石頭了,都圍在一旁等著看郝仁的笑話。雕工每把郝仁的原石削下來一層,他們就跟著數。數數的人中,就數陳貝貝的聲音最響。

要知道每削一層,就要加一份工錢的。象郝仁這塊石頭,要是一層一層的削,光是工錢就得上萬。

……

「第九層!」大家喊道。聲音里有華語,有英語,有緬甸語,可能還有別的語。當然了,郝仁除了華語和英語,別的一概聽不懂。

「第十層!」

「第……我的天,好純啊!」 一邊,星寶圂在如火如荼的出售。

另一邊,林風亦是在不急不緩的煉製著,如今收購已是告一段落,不止是閻皇城,便連冥界,樓蘭國度所有的神獸精血,極火蠶都消耗一空,然對林風而言卻只是杯水車薪而已。

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便已全部煉製完畢。

材料,太少!

準確來說,應該說這些材料,太稀罕。

神獸精血已經是稀罕之物,極火蠶比神獸精血更是罕見,唯是在大熱之地才有那麼一些。好在極火蠶不比神獸精血,它的用途亦是很少,故而這萬萬年下來,也是累積了不少。

儘管如此,亦是一次被清光。

煉製的太快,太迅速!

「烀!」「烀!~」重生之火閃耀,林風雙眸炯炯閃光。

手中火焰呈現出昂然之色,宛如火蛇獨舞,手中光芒閃動,卻是並未有極火蠶的『身影』,而是換作另一種主材料所替代。心之寧靜,林風手起火落,那類似極火蠶的火焰之物儼然並不相融,終歸功虧一簣。

「啪!」林風手中火焰乍然黯淡消失。

「果然沒那麼容易。」林風輕道,也並不在意。

試驗已是持續好兩個時辰,所有可能代替極火蠶的主材料已是一一試過,挑選出第一部分的淘汰。換作之前,自己只是空想而已,但眼下,卻已是付之行動。

材料,沒有不可替代的!

身為煉器師,對星寶圂的奧秘掌握之深,自己更是清楚了解。

奧秘,只是『道』之表現,延伸。

既然如此。只要能表現出『道』之存在,就好似一幅畫,未必需要畫的一模一樣,只要能表現出畫中的意境。那麼這就是奧秘。這就是星座之道,就這麼簡單。

「第二輪。」林風雙眸粼粼。

極火蠶的測試。只是第一步,若它能替代,那麼神獸精血亦是可以。

這邊林風閉關悟器,那邊拍賣又再開始。

天階黃級的星寶『圂』。足足兩百件的拍賣,在眾所矚目下轟然而現。品階越高,越受人矚目,單單第一件天階黃級的『圂』,便喊出七百萬的天價,以**開啟此次拍賣。

兩百件的數量,比原先更少!

而狼。卻更多。

之前那些對天階紅級星寶『圂』沒興趣的強者,亦是紛紛湊了上來,敲熱了此次拍賣。

最終,兩百件天階黃級『圂』。以均價一百八十五萬巫幣全部出售,總價值三億七千萬,超出前面紅級,橙級『圂』出售的總價,如一波更大的浪潮掀起此次大熱。

僅僅才是開始!

眾強者的歡喜才剛剛落下,又是一道**洶湧而至。

「我擦,還讓不讓人活了。」

「就是說,天階黃級剛剛落幕,又賣天階綠級的『圂』,這水到底有多深?」

「媽的,會不會賣完天階綠級,又賣藍級了?」

……

一波接一波。

三天,又是三天。

北城早已被擠的水泄不通,冥界,樓蘭國度的強者盡相湧來,巫幣在這裡彷彿再不是巫幣,眾強者一邊在開罵,一邊卻是瘋狂的籌錢購買星寶圂,隨著品階提高,動心的武者越來越多。

畢竟,天階綠級的『圂』所召喚出的不死神獸,已經是聖級高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