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他們接下來該怎麼辦?這位星空法神散發出來的盛怒氣勢,比赤煉魔王還要可怕!很顯然赤煉魔王,見到他就跟兒子見到親爹似得。

這樣下去,他們這幫小嘍啰,豈不是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 ……

星空法神居然沒死?

這句話就像是一句陰霾詛咒,烏壓壓的籠罩在赤煉魔王等人的心頭。

但這群人中的莉迪亞,驚訝崇敬,以及震撼之餘,感動的幾乎要熱淚盈眶。

她做為星空學院的傳人,居然親眼見到了傳說中的學院創始祖師,而且對方遠遠比她想象中的還要威風,還要強大,這一幕怎麼可能不讓她為之震撼與崇敬?

更何況,眼下這片次空間與法師塔,簡直恍若神跡。她根本就無法想象,到底需要多大的力量和能力,才能將這片次空間與法師塔,建設成如此地步。

由此可見,這位星空法神,當年是何等的威風?雖說不是神明,但在一眾半神中,也絕對是排得上名號的頂尖高人。

眼前這位赤煉魔王,確實非常厲害,但比起這位星空法神,恐怕還仍有不及。

一想到這裡,莉迪亞雙眸就充滿了希望,心中即自豪,又暢快。眼下這個狂妄自大的赤煉魔王,好日子恐怕要到頭了。

「哼!孽障,見到本尊還不跪下!」

不得不說星空法神這一記下馬威相當厲害,一個眼神,一聲冷喝,就猶如一柄重鎚,重重的砸在了赤煉魔王的心頭。

赤煉魔王都已如此,他的一眾手下自然不用多說。膽子小的甚至已經心生惶恐,雙腿發顫,要不是赤煉魔王在面前,他們早就嚇得跪地求饒了。

「法神大人,當,當初小煉一時蒙了心,您,您聽我解釋啊……」

赤煉魔王心頭直發顫,再次見到星空法神,他腿肚子都軟了。要不是如今他已經榮登半神魔王,又當著這麼多手下的面,他恐怕早就和當初一樣,恭恭敬敬的匍匐在地了。

「嘿嘿,不愧為星空法神老前輩!」莉迪亞還未到達安全區域,不敢輕舉妄動,可見到星空法神如此威武霸氣,內心好一番激動。

她在心中暗暗得意,這個耀武揚威的赤煉魔王,報應總算是來了。

「滾!給本尊滾出去!」

星空法神絲毫沒有給赤煉魔王解釋的機會,當下法杖橫指在前,一團濃郁耀眼的魔法光芒,立即在華麗的半月形杖尖上方綻放開來,彷彿要是誰再敢有半點反抗,就會遭到他無情的轟殺。

「嘩!」

「法,法神殿下饒命啊!」

一部分心性與實力較低的魔王親衛,終於頂不住這份壓力,紛紛丟掉手中的武器,齊齊跪拜求饒。

眼前這尊發怒的星空法神,實在是太可怕了,那份幾乎能將他們心臟都捏碎的壓迫力,簡直比他們面前的赤煉魔王還要可怕。

「廢物!」

原本還處在驚懼狀態下的赤煉魔王,突然怒目一睜,狠狠道,「狡猾的老傢伙,連死了都跟我過不去!」

驀然。

層層疊疊的地獄烈焰,開始從赤煉魔王周身熊熊燃起。隨著這層火光猛然一閃,周圍漫天星光,以及那位威勢滔天的星空法神,全都如鏡花水月一般,片片消散了開來。

「幻,幻象?」

赤煉魔王的三個兒子與五位傳奇魔將,一個個面面相覷。那些跪倒在地的魔王親衛,也紛紛從地上爬起,看著周圍逐漸退去的景象,顯然有些驚魂未定。

剛剛的幻象實在是太過真實,就連那份威壓都猶如實質,他們這些人根本無法分辨真假。

「人類!趕緊為本王把最後的封印打開,否則本王讓你生不如死!」

赤煉魔王此時算是出離的憤怒,剛剛驚慌失措間出的糗,令他耿耿於懷。

如果不是他想起,星空法神已經通過自己開發的秘術,將自己轉化成了煉獄魔族,如果不是這個幻象,急切的虛張聲勢,想要將他嚇唬走,與星空法神以往的形象截然不同,他恐怕還真能著了這幻象道。

一想到這裡,赤煉魔王內心就越發惱火,他堂堂半神魔王,居然被一個幻象嚇唬的差點跪下,這種事要是傳出去,那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因此,他此時迫切希望早點拿到那份傳承,早點徹底將這片秘籍掌控。

感受來自赤煉魔王的恐怖壓力,莉迪亞也不敢託大,只好邁步向前。

果然隨著幻象被破除,浩瀚星空正逐漸消失,周圍又變成一片瑩亮純白的魔法光幕,原本星空法神站立的地方,則變成了一個銘刻玄奧法陣的小型祭壇。

祭壇被一層淡藍色的碗型結界所籠罩,不過在那祭壇上方,一個身穿法袍,鬚髮皆白的老者枯骨,正孤零零的盤坐在祭壇中央。

在這位老者的背後,一柄長刀正觸目驚心的穿透了他的胸膛。

除了這柄長刀,在這副枯骨的兩側,分別擺放著一柄杖首為半月造型的華麗法杖,以及一本裝飾著魔法石,不知道用什麼皮革製作成封面的華貴魔法書。

此外,一朵散發著淡淡金色光芒的小火苗,正被這位老者在死前,用雙手小心翼翼的捧在了掌心。

很顯然這位老者的枯骨,正是當年被赤煉魔王偷襲致死的星空法神馬庫斯·哈維!

而那朵小小的火苗,正是來源於星河巨獸,蘊含了生命真諦的火種!

傳說如果能參悟這顆火種中蘊含的至高真理,將會掌握生命的真諦,從而真正掌握到進化的秘密,令自己就此突破桎梏,一舉晉陞成神!

哪怕是神靈得到這顆火種,也能在其中浩瀚龐大的意蘊中,獲得更多的領悟,以及更多境界上的突破。

要知道某個物種一旦到達了某個頂尖的境界,自身進化也將到達極限。這時候要想再進一步,那就不再是資源多少的問題了,而是對天道的領悟,對自身極限的審視與發掘。

到了這裡,每一次進化,都將是一次對自我的突破。因此哪怕就是神明,都會對這份機遇趨之若鶩,更不提赤煉魔王這等人了。

「給本王快點!」

赤煉魔王不耐煩的一聲呼喝,嚇得莉迪亞渾身一顫。

眼下的她,望著星空法神孤零零的枯骨,內心特別不是滋味,眼淚都忍不住溢出了眼眶。

在她眼中,星空法神可是她修習魔法以來,最為崇拜的傳奇人物,可眼下卻落得了如此下場,這令她怎麼能不為之心痛與唏噓?

而且她同樣明白,那顆生命火種有多珍貴,可迫於赤煉魔王的壓力,她無可奈何,別無選擇。

就莉迪亞跪在祭壇前,開始動手布下法陣,準備動手解開結界時。

星空法神遺骸的前方,空氣突然一陣抖動,那位先前消失的法神幻象,又一次出現在她的面前。

…… ……

「孩子,你來自地球,你是我星空學院的傳人?」

那個法神幻象,像是一位垂暮老者,滿目慈祥的看向莉迪亞,同時又頗為痛惜的哀嘆道,「可惜你落在了赤煉魔王的手中……」

「啊?您,您是?」

正在擺弄魔法陣的莉迪亞,被眼前突然出現的幻象嚇了一跳。

她從爺爺埃蒙斯手中,繼承了正統的星空魔法,這可是在星空學院內都不會外傳的珍貴傳承。所以憑藉對星空魔法陣的了解,她可以解除星空法神留下的諸多禁制。

而且當年星空法神在封印這個秘境之時,本身就沒有下死手,為的就是有一天,自己的傳人可以憑藉當年他留在學院中的星空之淚,尋到這個遺迹,繼承他畢生的心血與衣缽。

只是星空法神留下的幻象卻萬萬沒有料到,來的確實是學院傳人,而且天賦卓越到令他都為之激動。

可在激動之餘,法神幻象又痛心的發現,這個學院傳人,居然落到了赤煉魔王的手中。

難道,這是那位星空法神,無法逃脫的悲劇?

「唉,孩子,我並非星空法神本人,我只是他當年創造這座法師之塔時,留下的一小塊靈魂的碎片而已。用另一種說法,我是由他祭練而生的器靈,這座法師之塔與這片秘境的器靈。我只能動用少許星空法神當年留下的靈魂威壓,除此之外我沒有任何戰鬥能力。我……幫不了你了……」

那位以星空法神形象出現的器靈,以一個惋惜的聲音,嘆了口氣道,「孩子,看來就是天意吧。這最後一道封印了,你儘管開啟吧,這裡的一切都可以任由那個卑鄙的魔王拿去。唯有你,請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將我們星空魔法的傳承,薪火相傳下去。」

眼下繼承了星空法神遺志的器靈,已經將自己守護所有一切都放棄了,唯有眼前的年輕傳人莉迪亞,它始終放心不下。

地球上星空學院的頂尖傳承,正是由當年星空法神獨創的星辰魔法。如今這位傳人,已經到了如此危機的關頭,繼承了星空法神遺志的器靈,只能期望莉迪亞能夠僥倖活下來。

「哼,老傢伙,算你還識相!放心,只要這個人類乖乖的替本王辦事,本王可以饒她不死。」

赤煉魔王神態威儀,一聲冷哼,「倒是你,竟敢假扮星空法神糊弄本王!本王絕對要用最痛苦的方式,將你煉化到一絲殘渣都不剩!」

滅掉一個器靈,會對這片秘境與法師塔的操作應用,造成一定的阻礙,不過赤煉魔王並不擔心,等他吸收了生命火種,他有大把時間用來經營和煉化這片秘境。

到時候登頂神明的他,正好將這片秘境,打造成專屬於他的私人寢宮。

「器靈前輩,請您放心,晚輩會活下來的,而且晚輩一定會守護我們學院的傳承,將您上下求索,孜孜不倦的精神,永遠傳遞下去!」莉迪亞看著面前老者模樣的器靈,堅定的說出了她的信念。

「嘁哈哈,就你?」

可莉迪亞話音未落,魔王二子赤骨領主,便神情陰鷙的嘲笑道,「你現在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還想守護什麼學院傳承?桀桀桀,你想笑死本領主嗎?」

「桀桀,就是!」魔王三次赤岩領主,也氣勢洶洶的搭話諷刺說,「你這女奴,跟一個狗屁器靈廢什麼話,趕緊為我們打開這個結界,否則本領主剝了你的皮!」

周圍大量親衛與魔將,一個個都如狼似虎,雙眼充滿了貪婪,此時全跟在兩位魔王之子之後,叫嚷著連聲附和。

由此形成的壓力非常之大,不過如今心性已經得到錘鍊的莉迪亞絲毫不為所動,依舊堅定的看向器靈。

器靈見狀十分欣慰的點了點頭,隨後化成一縷魔法能量,再次消失不見。

「真是的,該死的魔焰,現在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不過來?難道正躲在什麼地方,抱著女奴享受快活?」莉迪亞積鬱不已,內心連連暗忖。

她對那個狡猾邪惡的魔焰領主,意見可大的很。說好的裡應外合,抄魔王後路的呢?結果到了關鍵時刻,鬼影子都看不到,這不是在活生生的坑她嗎?

可眼下她已經無法再拖延,只能在赤煉魔王以及他眾多手下的注視下,開始啟動剛剛構築完好的魔法陣。

「哼,可惡的魔焰領主,到時候你可別怪本小姐沒幫你!」

傲嬌萌夫惹不起 莉迪亞在心中暗罵,面對強大的半神魔王,她感到深深的無力。此時只好一邊啟動魔法陣,一邊在心底大罵不見蹤影的魔焰領主。

此時隨著法陣的啟動,一道星光從法陣上方冉冉升起,最後激射到籠罩祭壇的結界之上。

半透明的禁制結界,立即發出一陣如水紋般的輕微抖動,隨後開始出現一塊塊漏洞,最後逐漸消散開來。

赤煉魔王屏著呼吸,雙眸緊緊盯著逐漸消散的祭壇結界,神情之中充滿了按耐不住的貪婪與渴望。

農家傻女 他已經等的夠久了,千年來他做夢都想緊握那一團生命火種,以此突破所有生靈的進化極限,榮登成至高無上的地獄魔神!

「嗡!」

隨著一聲輕微的震鳴,籠罩祭壇的結界終於被消除。

那團被法神枯骨捧在掌心中的生命火種,就好似一位被剝光了衣物的聖潔少女,就這樣赤~裸~裸的躺在了所有人面前。

「到手了,終於到手了!」

赤煉魔王早已按耐不住,當下發足一蹬,威武的身軀立即朝祭壇方向疾馳而去。

他眉開眼笑,心情澎湃,千年來他心心念念的成神機會就在眼前,這讓他怎麼可能不為此欣喜激動?

可就在這時。

「轟隆」一聲,一道岩牆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

接著岩牆上綻放出堅硬森然的骨刺,隨後一股灼熱熾烈的炎浪,又從他的上方當頭落下。

這三招相當凌厲,猝不及防下,赤煉魔王不得不停住腳步,一步向後退去。

赤煉魔王還未站定,眼前的一幕,就險些沒讓他氣暈過去。

「逆子,你們要幹什麼?」

只見出手的三人,正是他悉心培養的三個親兒子,而且最可氣的是,這三個親兒子把他這個老子阻攔下來后,居然繞過了他,當先朝祭壇衝去。

很明顯,在寶貝面前,他這三個親兒子是要逆了他這個親爹啊!

…… ……

「幹什麼?當然是去拿生命火種了。」

魔王二子赤骨領主,一邊與兄弟向祭壇飛奔,一邊不以為然的回答道,「父親大人,孩兒認為這團生命火種,還是讓給我們三兄弟的好。」

「父親大人,二弟說的對。」魔王長子赤烈領主,同樣邊跑邊說道,「生命火種的效用能夠受益終生,將來我們三兄弟如果能憑藉這份意蘊晉陞魔神,那就是父親您幾輩子的福氣。哪怕晉陞不了魔神,成為半神魔王也是板上釘釘的事。到時候您有我們這三個出色的兒子,您也可以安享晚年,這輩子也算值了。」

「大哥二哥說的對!」

模樣粗野的魔王三子赤岩領主,也跟在後面粗聲粗氣的說道,「父親大人,不是我說您,您成為半神魔王都這麼年,也該退休讓位了,畢竟未來到底還是屬於我們這些年輕人的!」

「你!你們!」

赤煉魔王心頭一梗,險些一口氣沒喘過來,生生給氣死過去。

這三個兒子,資質相當不錯,特別是長子赤烈,血統純正,完全有衝擊半神魔王的資質。平日里赤煉魔王也有意培養他們,畢竟有親兒子替自己辦事,總歸比歸順的外來魔將,要貼心的多。

至於赤惑領主這個私生子,從來就沒入過他的眼。赤虐郡主從小嬌生慣養,將來也只是一個用來聯姻的政治籌碼。

赤烈、赤骨、赤岩這三個親兒子,才是他真正看中後代子嗣,也是將來必定會得到他重用的臣子。

可眼下他萬萬沒想,在重寶面前,這三個親兒子,居然聯起手來謀逆了他,這簡直氣煞他赤煉魔王了!

「你們這些混賬東西,居然連你們父親看中的東西也敢謀逆,到底哪來的膽子?!」

赤煉魔王氣的快吐血了,當下目光一凌,一股龐然威壓悍然飆出。同時赤煉魔王單手一捏,猛然一拉,一道凝質如實的地獄炎潮,突然在魔王三子面前憑空誕生。

這就是半神魔王的恐怖之處,他幾乎已經與法則融為一體,舉手投足都能引動由法則產生的強大威能。

眼下這股憑空誕生的地獄火潮,火舌肆虐,氣勢洶洶,相當厲害,並且隨著赤煉魔王的意念控制,猶如暴風雨掀起的洶湧海嘯,當頭就朝赤烈、赤骨以及赤岩這三兄弟,劈頭蓋臉的傾覆而下。

半神魔王出手,赤烈、赤骨以及赤岩這三兄弟哪裡敢硬接?當下連忙後撤躲避。

「轟隆!」

赤煉魔王的地獄火潮,狠狠的砸在了地上,地面瞬間變成一灘岩漿泥沼,其威力可見一斑。

「父親大人!您,您居然對親兒子下殺手?那可就別怪我們三兄弟,不講父子情義了!」

赤烈領主與他的兩位兄弟早已蓄謀已久,此時反過來倒打一耙,反怪赤煉魔王心狠手辣,為了寶物對付他們這三個親兒子。

當下三兄弟開始義正言辭,各展手段,分別向他們的父親,發起了反擊。

「氣,氣煞我也!」赤煉魔王整個人暴躁的肺都快炸了,眼下也只好出手應對。

眼前那團生命之火,明明是他赤煉魔王的寶貝,這三個不孝子敢搶他的東西就不說了,現在居然反過來誣陷他,把他堂堂半神魔王,在眾多手下面前,弄的尷尬無比,裡外都不是人。

如此混賬,實在氣煞他赤煉魔王,他真的很想問,這三個狗東西,真的是他的親兒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