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個男道士看了看戚笑、李堅強、猴子,果然將正臉對準了李堅強。

李堅強嚇壞了,嚎道:“不是我。。。。。。”

那道士道:“我知道不是你。我只是想嚇唬嚇唬你。”那道士嘴裏說出來這句話,本來字面上有開玩笑的意思,可是他一點開玩笑的表情都沒有,而且李堅強估計,他可能也沒想開玩笑,應該是說真的,在那哆哆嗦嗦不敢接話。

那道士又轉頭向戚笑道:“你是這猴子的主人?”

戚笑道:“我們就是認識,哪裏有什麼主人次人的。”

道士道:“嗯,那我直接和猴子說,猴子你過來。”

猴子過去,道士向猴子道:“我殺你容易嗎?”

猴子還是有點機靈勁的,看了看李堅強,答道:“易如反掌。。。”

“很好,”那道士點頭:“但是我不想殺你。”

“喔。”猴子心想,剛纔一聽你說話就知道你沒想殺我,要不早下手了。

“因爲你,好像有點用。”道人說道。

“嗯,你說。”猴子道。

“你的變化之術,”道士慢吞吞地說道:“可以幫我個忙。”

“什麼忙?”

“拉仇恨。”那女孩接話道。

“對,簡單地說就是拉仇恨。”道士道:“我最近想去一趟冰蜈蚣,但是每把握,如果你幫忙,我就有把握了。”

猴子道:“好,我幫忙。”猴子可不傻,那道士這麼說,分明是給自己臺階下,要是不接着就枉爲猴子了。

“好,”道士又道:“我現在告訴你需要變化什麼東西。第一,那冰蜈蚣喜歡吃毒蠍子,你一進去,先要變成毒蠍子幫我引他到我佈置的陷阱。”

“行。”猴子道。

“然後,”道人又道:“那蜈蚣見了毒蠍子,會死死地追着不放,不咬你一口絕不罷休。”

“這。。。”猴子道:“咬完了我還活着麼?”

“咬完了自然死了。”道士道:“當然,我不會讓你死的。那蜈蚣很怕猛禽,當然一般的猛禽他是不怕的,老鷹什麼的都不行。只有一種猛禽可以讓他害怕。”

“鳳凰。”猴子道。

“聰明。”那女孩接話道。

“那不成了,”猴子道:“鳳凰,我不會變。。。”

“哈哈,”道士乾笑的時候,猴子感覺一陣毛骨悚然,也不知道老傢伙是想開玩笑,還是想嘲笑,只能等着對方發話道:“小子還沒見過鳳凰吧?我這有一隻,回頭你照着便就可以了。”

“不是。。。。”猴子爲難地說道:“我七十二變沒有修煉成,目前只會二十四變,可以便接近人類的,比如猩猩啥的,還可以變成有蟲子身體的,蝴蝶,蛾子,螞蟻,甲殼蟲,蝗蟲,都算。要變成長翅膀的,那是四個十二變,也就是三十七到四十八的變化,我還不會變。。。”

WWW◆ ttka n◆ C〇

道士皺眉思索了一會,問猴子道:“修煉那玩意,是不是跟你妖丹有關係,要是我幫你結成紫丹,是不是就容易修煉了?”

“不知道。。。”猴子老實地答道:“但是可以試試。。。”

“算了師父,看來咱們打不了冰蜈蚣了。”那女孩道。

男道士思索許久,搖了搖頭:“不成,我想試試。”

這句話,讓兩個人非常的興奮:戚笑和猴子。

戚笑假意道:“要是有什麼法子能快點結成紫丹,我這倒是也有些錢,我還有幾個朋友都比較有錢,我可以去借一點。”

道士道:“自然是我出錢,明晚在這裏碰面,我去準備一下材料。”

戚笑道:“大恩不言謝,但是還要問下名字,不知道閣下。。。”

這時那女孩又插話道:“告訴你們好了,我叫王進進。”

戚笑道:“久仰久仰。”

王進進翻了個白眼道:“久仰個屁,你以前認識我?”

猴子道:“雖然不認識,但是神交過,在一起都是緣分,說不定上輩子咱們還是親密無間的朋友呢。佛不是說了麼,百年修得同船渡。”

王進進道:“這還差不多。跟你們說下我師父吧,我師父是當年茅山道派三大高手之一,我師父姓歐陽,你們管我師父叫歐陽就行,至於我師父的名字,我還是不告訴你們的好。”


猴子問道:“茅山三大高手?都有些誰?一齊說給我們聽聽?”

王進進道:“自然是歐陽,申屠,還有老段。歐陽就是我師父,申屠和老段,已經很久沒有出現了,我也不能告訴你們他媽的名字。”

“進進。”歐陽道:“可以了。咱們走吧。”

“好了我們要走了。第一你們要記得明天在這裏見面,第二你們要記得我的師父叫歐陽,我叫王進進,第三,不許問我師父叫什麼名字。再見。”王進進說話間,一陣大霧將兩人籠罩,等大霧消散,兩人已經不見了。 等歐陽和王進進去了,戚笑轉頭問李堅強:“你老實告訴我,那個歐陽是什麼實力?”

李堅強道:“能駕霧的,起碼是金丹中期了,不過我看他應該不止,可能在元嬰中期或者後期也說不定。”

戚笑道:“聽不懂。”

猴子道:“有啥不懂的,金丹就跟妖怪的金丹一樣,元嬰就是血丹,比金丹還高。”

“紫丹上去就是金丹?”

“嗯。”李堅強道:“猴子現在是綠丹,照我們現在的實力,不夠那個歐陽一個手指頭的。”

戚笑道:“嗯,那就按他說的,明晚在這等他。”


李堅強道:“要不準備點禮物?”

戚笑道:“你都不夠人一個手指頭,還準備啥禮物。”

李堅強道:“可以準備點啊,貧道覺得咱們可以稱二斤雞蛋,略表一下心意。。。”

猴子道:“我看他動動手指頭就能變出二十斤。”

李堅強道:“這不一樣,禮輕情意重嘛!司馬遷曾經說過,人都要送禮,有的比泰山還重,有的比鴻毛還輕,但是情誼在那裏,有道是桃花潭水深。。。”

戚笑和猴子沒等他說完,轉頭往回家的路上走,李堅強追上來道:“真的不送點啥?我的意思是起碼不要空手啊,要不買一箱牛奶,買最貴的那種,叫什麼來着?”

猴子道:“我看還不如買頭奶牛,讓他什麼時候渴了什麼時候就能喝。”

“好主意啊!”李堅強道:“貧道帶你這麼久,這是你出過的最好一個主意,戚笑,要不咱買頭牛?”

戚笑道:“要買你買,關我啥事?”


李堅強嘆氣道:“哎,跟你們沒法說!”

到了第二天晚上,戚笑等人又去原來遇着王進進的地方等待,沒有看到人影,卻看到一道光柱射在樹上,上面還寫着字:等五分鐘就道。

李堅強一個勁地嘆氣:“哎!真沒辦法,空手來等人家,真不知道你們怎麼想的。”

戚笑道:“你自己不會買啊。我有米攔着你?”

李堅強道:“你不是不給出錢麼?”

“行了行了,”卻是王進進的聲音:“當着我們的耳朵說這個,真不害臊。我們還一分鐘就到了。”

李堅強向戚笑道:“你看你看,都怪你們!要不是你們,我剛纔會那麼說?”

“你閉嘴。”歐陽冷冷地說道。

過了半分鐘,歐陽和王進進到了,歐陽道:“準備點東西,來晚了。”

李堅強道:“沒事沒事,準備東西還不是爲了我們。”

王進進道:“哼,你知道就好,以後我和師傅需要你們的時候,你們要給力點!”


李堅強道:“沒問題!沒花多少錢吧?要是花的多的話,我們出。”說着看了看戚笑,戚笑微微皺了一下眉頭,沒說什麼。

王進進道:“笑話,我們會卻這幾個錢?不過這些妖丹都是師傅煉藥的材料,現在給你們用了,就沒法煉藥了。”

李堅強道:“是些啥藥啊?我認識幾個煉藥的師父,要不。。。。。。”

“猴子,”歐陽打斷了李堅強,李堅強尷尬地站在那裏,歐陽繼續說道:“我這裏準備的妖丹,足夠你升血丹了,但是有個問題我解決不了,我不會化水經。”

猴子道:“。。。。。。”

戚笑道:“怎麼了?你也不會?”

猴子道:“化水經不好用,我會也沒用,我現在是綠丹,就是會化也只能化綠丹,而且我還。。。不會化。”

李堅強道:“哎呀,這個化水經呀,這是個關鍵的問題!”

冷場大約十秒鐘沒人說話,正在尷尬,忽然王進進插了一句:“師父,我看還是不用猴子了,我們把門票搶回來,大不了放過他們性命就是了。”

歐陽想了想道:“有個人會化水。”

王進進道:“沒了吧,你們茅山的那些道士我都熟,沒聽說有人會那玩意啊。”

歐陽看着天空,彷彿那裏有說不出的玄機,半晌才道:“老段會。”

王進進道:“說了跟沒說一樣。”

歐陽道:“我想找老段。”

“你知道他在哪?”

“不知道,但是,老段以前跟我說,他要是很久不出現,要不就說死了,要不就是還在茅山。”

王進進道:“他肯定不會在茅山的,老段跟我說過,他要是在茅山,我什麼時候叫他他就什麼時候答應。”

歐陽轉頭道:“你說他死了?”

王進進被歐陽一看,高階道士的那種威嚴將他壓得喘不過氣,知道師父這是動震怒了。這歐陽老頭一般不發火,發火了可能什麼都幹,半天才畏畏縮縮地說道:“我。。。我不知道。你說,他還是在茅山?”

歐陽收起了那股威壓:“我不知道。”

就在大家都放棄希望,連猴子都以爲結丹無望的時候,歐陽又說了句:“但我想找找看。”

王進進道:“師父,你肯定有線索。”

歐陽道:“沒有。”

戚笑和猴子都不說話了,李堅強道:“我支持歐陽!我覺得這個態度還是需要鼓勵的。”

歐陽道:“那今天不好意思了,給我三天時間,三天後我要是找不着老段,就不來找你們了,門票也不要了。”

王進進道:“師父,那門票很貴的。”

歐陽道:“我買得起。”

又是一陣大霧飄過,兩人都不見了,依稀還能聽見王進進說話。

戚笑道:“三天後我不來了,你們看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