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可是洞天境的生靈啊,在牧雲的攻勢之前幾乎如同是紙糊一般,瞬間便生機斷絕,徹底的慘死了。

剩下的九隻黑背甲蟲個個來勢洶洶,嘶吼不已,眼眸赤紅的便朝著牧雲撲殺而來,頓時帶起了一片狂風暴雨。

「殺!」

牧雲怒吼,寶術打開,渾身火焰和雷光炸開,化作了一片風暴,朝著那九隻黑背甲蟲衝擊而起。

「轟轟轟……」

巨響聲中,一隻黑背甲蟲從風暴之中衝出,血盆大口張開朝著牧雲迎面撕咬而來。

眼看著即將撕咬到牧雲的身軀之上,只見一道雷光閃爍,牧雲便避開了那猛烈的撲殺,繼而大手張開,死死的抓住了黑背甲蟲的上下嘴巴。

「滾出來!」

牧雲猛然大腳踏地,奮力一拉,將整個黑背甲蟲的半截身軀從土地之中拔出。失去了地面的優勢,黑背甲蟲頓時便驚慌不已。

粗壯的尾巴奮力的擺動掙扎,但是牧雲卻絲毫不理會,有天命冰晶的守護,那巨尾根本就無法給他造成任何傷害。

牧雲握緊那一隻黑背甲蟲的上下嘴唇,奮力一撕扯,直接將其分裂成為兩半,鮮血飛濺了一地。

瞬間斃命!

如此血腥殘忍的一幕,令黑龍戰將都是倒吸一口涼氣,這才是真正的牧雲的實力,當真是無比的駭人可怖。

「七彩眸光,開!」

就在此時,千索焚香陡然打開了七彩虹眸,釋放出了一道七彩神光,瞬間便沖射而出,將三隻瘋狂衝來的黑背甲蟲身軀貫穿,當場擊斃。

巨大的轟鳴聲中,黑龍戰將這才回過神來,血氣運轉,便開啟了瘋狂的攻擊,但是他尚未出手便看到牧雲陡然折神就走。

「還出手幹什麼,快走啊。」

話音未落,便聽到了遠處的巨大坑洞之中響起了一陣陣刺耳的咆哮聲,一大團黑背甲蟲涌動出來,足有上萬隻黑背甲蟲沖了出來。

「天呢……」

黑龍戰將徹底的驚呆了,渾身一顫,便開始了瘋狂的逃亡,速度幾乎快到了極致,如同閃電一般,消失不見。

黑背甲蟲擅長在地底之中穿行,並且也有屬於它們的統治範圍,一旦是超出了統治範圍將不會繼續追擊。

倉皇逃離了半個時辰之後,三人這才擺脫了那一群黑背甲蟲的追擊,與牧長空等人匯合在一起。

「總算是離開了,那一群黑背甲蟲真是太可惡了。」黑龍戰將長舒一口氣,剛才的一幕幕依舊深刻的倒映在腦海之中,揮之不去。

「從黑背甲蟲的坑洞中逃出來,真是太強了。」天辰長老喃喃說道。

「走吧,穿過了這黑背甲蟲的領地,距離我們的目標應該就很近了。」牧雲開口說道。

隨後,眾人便繼續一路前行。

時間不長,打頭陣的牧長空便猛然停下了身形,目光落在前方,陡然瞪大了眼眸,失聲叫道:「這不會就是霸血礦脈中傳聞的冥血河吧?」

只見在眾人的眼前千米外,出現了一條寬闊無比的大河,深不可測,河水無比安靜的流淌,上面籠罩著一層黑霧。

不時還能看到,被河水衝起來的枯骨,堆積了一層,有人族修士,也有一些蠻獸生靈的骸骨。

一股濃烈的血腥氣息瀰漫,壓抑的感覺籠罩在眾人的心間。

「冥血河,據說是霸血礦脈中極為兇險的一條河流,難以穿越,修士根本無法進入其中,否則會被消融了渾身血肉,最終化作枯骨沉浮在其中。」千索焚香眉頭微皺,喃喃說道。

「雲公子,我們要穿越那冥血河么?」木婉清開口問道。

牧雲點點頭,目光落在遠處的冥血河上,平靜的說道:「必須穿過那一條大河,才能找到黑木芯。」

「可是,那冥血河我們怎麼穿越呢?」牧長空好奇的問道。

「有人來了……」

就在這時,牧雲忽然開口說道,瞬間便隱匿了身形。身後眾人見狀,急忙便小心翼翼的潛伏起來,收斂了渾身血氣。

「這就是所謂的冥血河了,老子們居然到了這裡,真是晦氣。」

「大哥,我聽聞說穿越了這冥血河將會有極大的收穫,不知道那河岸會生長著什麼天才地寶。」

「都是噱頭,我們試試不就知道了。」

嘈雜的聲音響起,遠處忽然出現了一大群修士,衣著服飾都極為隨意,看似都是一群散修。

為首的是一名黑袍老者,眼眸冰冷,轉身掃過跟隨在身後的所有神火境的修士,頓時令在場的修士個個膽寒不已。

「你,你過去試試!」

最終,黑袍老者的目光鎖定在了一名神火五重的散修身上,開口說道:「就你了,給我們探探路,有好處不會忘記你的。」

那名散修身穿火紅色的戰甲,當聽聞到黑袍老者的聲音之後頓時便渾身一顫,目光謹慎的落在那冥血河上露出了一絲遲疑。

顯然,他很是恐懼。

猶豫了片刻,那名散修猛然咬牙,一個轉身便朝著後面快速的逃離而出,血氣爆發,將速度提到了極致。

「跟隨著老夫一路了,白白撿便宜了半天,遇到事了就想走,可笑。」黑袍老者面色冷酷,直接探出一隻大手,血氣爆發,化作一隻遮天大手,封鎖了那名散修的所有退路。

「不,不要啊……」

那名散修驚怒,但是卻根本無法衝破黑袍老者的封鎖,半空中那一隻遮天大手抓擊而下,直接便身不由己的拋飛了出去。

「啊……」

半空中,回蕩著那名散修的慘叫哀嚎聲,整個人渾身一顫便『噗通』一聲墜落到了冥血河中,飛濺起大片的黑水。

剛一墜落到冥血河中,那名散修便打開了渾身的防禦,血氣滾滾中朝著天空上便一躍而起。

但是,似乎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在拉扯著他一般,直接將他再次拉入到河水之中。

當那名散修再次衝出的時候,他的下半截身軀竟然都只剩下了白骨,所有的血肉都消失不見了。

驚恐的神色爬滿了那名散修的臉頰,但是他來不及慘叫,上半截身軀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

只是剎那之間,便化作了一句枯骨,沉重的砸落在河水之上,發出巨大的聲響。

前後,不過是幾秒鐘而已。

這一幕,頓時令在場的修士紛紛色變,就連那黑袍老者都是面色陡然大變,露出了無比驚恐的神色。

下意識的,便有不少修士踉蹌後退。

千米之外的牧雲等人,看到這一幕,頓時也感覺到了亡魂皆冒,特別是一些女修士,更是瞪大了眼眸,張大了嘴巴,險些驚呼出聲。

「看來,傳聞果真是正確的。那冥血河的水根本就不是水,而是無數的冥血蟲組成的。那些冥血蟲極為細微,根本難以辨別,這才讓人誤以為是河水了。」千索焚香喃喃說道。

「冥血蟲?!」

在場的修士紛紛倒吸一口涼氣,對於這個名詞,眾人一點都不陌生,這是一種生活在陰冷冰寒之地的生靈。

並且,是一種群居生靈,一旦冥血蟲出沒,將會是一場空前的災難,所過之處的一切都將會血肉消融,生機斷絕。

但是,在眾人的了解中,冥血蟲至少都有巴掌大小,可是此地的那些冥血蟲肉眼根本難以辨別,顯然不是同類。

就在這時,牧雲忽然面色微變,開口說道:「異變后的冥血蟲,竟然沾染了一絲黑暗之力。」 「難怪會發生異變,看來鎮壓是鬆動了。」牧雲眉頭微皺,目光落在遠處千米之外的那一條大河上,露出了一絲凝重的神色。

這一條冥血河,乃是由無數冥血蟲交織而成,根本就不是一條大河,而是一場災難。

這麼多的冥血蟲一起遊動,所有的生機都難以倖存。

「嘩啦啦……」

冥血河流淌,嘩啦作響,河面之上有冷風吹拂,令河畔那一群修士紛紛膽寒,一絲恐懼席捲上了他們的心頭。

忽然,冥血河開始了震顫,從河水之中出現了十幾個漩渦,開始了瘋狂的運轉,繼而正片天空的顏面都變得開始了昏暗,籠罩著一層陰冷的氣息。

漩渦震顫,忽然便掀起了滔天巨浪,猛烈的拍打起來,朝著岸邊呼嘯而來,如同一條條黑色的怒龍一般,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

「不好……」

河岸之上,黑袍老者面色陡然大變,沒有絲毫的猶豫便朝著後方快速的退避而去,與此同時,幾名實力強大的存在紛紛都開始了退避。

黑色浪潮拍擊,發出轟鳴巨響,鋪天蓋地的朝著眾人碾壓而來,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幾乎就是在一個剎那之間,便已經從大河之中躍起,拍擊向了眾人。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那一群距離冥血河較近而又實力低微的修士幾乎就來不及反應便被黑色浪潮吞噬。

頃刻之間,便化作了一具白骨,連一絲血肉都消失不見。

如此一幕,當真是無比駭人。

那一大群散修連滾帶爬的衝擊,朝著遠處退避而去,恨不得將平生最快的速度施展出來,一個個都驚慌失措的,惶恐不已。

在其身後,黑色浪潮湧動,如同恐怖蠻獸張開了血盆大嘴一般,瘋狂的撲殺吞噬而來,將一名名散修的生機剝奪。

「快跑啊……」

「快,再快一點,馬上就要來了,走啊……」

驚呼聲陣陣中,那黑色浪潮持續的拍擊而來,瞬間便吞噬了大半的修士。為首的那名黑袍老者更是面色惶恐不安,第一次發現這冥血河居然是如此的恐怖,嚇的他面色都慘白了幾分。

「這冥血河也太過誇張了吧!」白龍戰將喃喃說道,面色無比的難看。

不止是他,在場的眾人紛紛都面色驚恐,無比的擔憂,這樣的一條大河,如何能夠面對,換做是任何人都無法阻攔?

「雲公子,我們不會是要通過這一條大河吧?」木婉清俏臉微變,朝著牧雲問道。

「這一條大河無法通過,有那些冥血蟲在,我們進入其中那便只能被吞噬的血肉無存。」牧長空喃喃說道。

牧雲微微一笑說道:「誰說無法通過?在我面前,還能有無法通過的河流?就算是這條大河寬上一百倍,也攔不住我的去路。」

「公子的意思是有好主意?」孟凡開口問道。

牧雲搖頭,平靜的說道:「等!」

眾人聞言,頓時面面相覷。

不過,他們也並未多說,既然牧雲已經提出了可以輕鬆的通過,那麼他們便等候著就行了。

此時此刻,那些散修瘋狂的逃竄,但是卻依舊無法阻攔住那黑色浪潮的襲擊,只是眨眼之間便幾乎全部隕落。

在這黑色浪潮之下,不管是枷鎖境修士還是神火境修士,都無法阻攔那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

最終,也只有黑袍老者孤身一人逃出生天,消失在遠處。

失去了攻擊目標,那一大片黑色浪潮,這才緩緩的消失不見,回歸到了冥血河之中再次恢復到了平靜之中。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逐漸的夜色降臨,一輪皎潔的明月橫貫在長空之中。

就在此刻,閉目調息的牧雲忽然睜開了眼眸,開口說道:「大家一起出發,分散開來,在這附近尋找五色花。」

「五色花?!」

眾人一臉茫然,不知道需要這五色花有什麼作用,畢竟這不過是一種再過普遍不過的植物了,隨處可見。

「雲公子,我們要五色花幹什麼呀?」柳幻雪好奇的問道。

「過河!」牧雲微微一笑,說道:「我要你們尋找的五色花和尋常的不同,根莖赤紅,有九片葉子,花蕊之中有五色光圈。這三者,缺一不可。」

「冥血蟲雖然恐怖,但是對於五色花極為忌憚,你們找到了五色花后將其焚燒成為灰燼,灑落在頭頂之上,便可以安然無恙的過河。」

「牧雲,此話當真?」千索焚香詫異的問道。

「美女院長,試試不就知道了。」牧雲笑道。

千索焚香秀目微皺,盯著那一大片翻滾的冥血河陷入到了沉思之中,若是牧雲所說的方法有效,那麼他們或許可以安然無恙的通過。

但是,一旦失效,那便相當於將眾人白白去送死了。

沉吟了片刻,千索焚香咬緊了嘴唇,轉身便去尋找五色花,時間不長她便找到了一株,按照牧雲所言,灑落在頭頂之上。

「大家都準備好了,那便走吧。」

半刻鐘后,牧雲緩緩起身,從容的來到了那冥血河畔,縱身一躍便進入到了其中,發出『噗通』的聲音。

「這……」

就在眾人提心弔膽的那一瞬間,只看見牧雲身邊的那些黑色浪潮如同觸電一般的避開,直接便讓開了一條大道。

「真的可以,雲公子真是天才!」黑龍戰將激動的喊道,毫不猶豫的便躍入冥血河中,大步朝著牧雲追擊而去。

「噗通!噗通……」

在場的修士見狀,紛紛進入到了冥血河中,四周那些黑色浪潮湧動,無比的觸目驚心,一旦這五色花灰燼失效,他們必定會被吞噬的連渣都不剩下。

所幸,一路暢通。

「咔嚓……」

刺耳的碎裂聲炸開,緊跟著便有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響起,只見牧雲和黑龍戰將兩人正在出手擊殺大群湧來的血煞蜘蛛,飛濺出大片的鮮血。

冥血河對岸,是一處密林,無比繁茂,到處都是參天古木,藤蔓交織,從林中不斷的衝來大量的血煞蜘蛛,朝著眾人湧來。

「殺!」

孟凡等人一上岸,渾身鬆懈了下來,眼看著那大群的血煞蜘蛛頓時便殺意沸騰,揮動著手中的兵器展開了瘋狂的屠殺。

「有血煞蜘蛛在,那黑木芯近在咫尺。」牧雲平靜的說道。

在眾人的瘋狂血屠之下,大片大片的血煞蜘蛛慘死,鮮血匯聚成河,流淌向遠方,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極為濃烈的血腥氣息。

一路橫推!

大概穿行了三十里之後,眾人陡然停下了身形,在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株粗壯無比的古木,通體血紅,甚至上面還有一滴滴殷紅的液體淌落。

古木高聳,足有五十多米高,十人環抱都無法合攏。枝椏繁茂,遮天蔽日,寬大的葉片舒展開來,遮天蔽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