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一定要記住,看見我繞道走!”蘇天逆再次告誡道,雖然還未進入靈罰山嶺,但此時無解的矛盾已經開始。

天空中烏雲涌動,雷鳴陣陣,閃電交錯之際,靈罰山嶺之中,出現了一道若有如無的通道,從外往裏望去,盡是一片霧蒙,看不真切。但卻能清晰地感受一股洪荒的氣息迎面撲來。

靈罰山嶺即將開啓,這一路似乎不會太平。 靈罰山嶺漸漸打開了通道,人影竄動,爭先恐後地擠進了山嶺之中。山嶺之中,神祕難測的氣機縈繞,看似極遠,又好似很近。讓人捉摸不透。

靈蛇族,銀毛犼,裂紋豹成羣結隊同時進入了靈罰山嶺,顯然已經達成了某種協議,組建起了聯盟。

“哎呀,蘇天逆,不妙啊!”黃金獅子見三大魔獸家族結成了聯盟,一個頭兩個大,已經預感到了麻煩。

“有什麼好怕的,我待會劈死他們。”宙斯拿起背後的石錘,流傳的電弧充滿了恐怖的力量,沒有人懷疑他說的話。


“放心吧,待會請你吃蛇湯。”蘇天逆神態自若,即便這些結成了聯盟又如何?他擁有天下極速的虛空訣,想要在同階的狀態下抓住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們三人順着人潮,同時向着靈罰山嶺走去。

“咦?”蘇天逆剛要進入靈罰山嶺的通道,突然停了下來,他竟感受到了一股殺意向他襲來。

“怎麼?”宙斯見蘇天逆有異狀,不由得問道。

“我感覺到還有人對我不利!剛剛有一股細微的殺意襲來,當我轉身的時候,卻沒有發現他們。”蘇天逆感官很是敏銳,但此時人多繁雜,一時也尋找不出。

“算了,進入靈罰山嶺再去理會他們。”

就在蘇天逆他們進入靈罰山嶺的時候,一行五人,紛紛露出一陣陰沉的笑意,其中一人道:“老爺子講過,務必要將蘇天逆斬殺在靈罰山嶺。取回續魂玉。”

“我們五人出馬,就算蘇天逆有通天之能,也是插翅難飛!”

“這小子怪異的很,千萬不可大意。我最覺得他身上有些不對勁。”

“小心行事就是了。”

這一行五人都是伏龍巢派出的,他們隱匿在人羣之中,伺機而動,要將蘇天逆襲殺在靈罰山嶺之內。

靈罰山嶺中,霧氣裊繞,這種霧氣很是特別,若是神識不夠強大,根本看不透。好在蘇天逆神識遠非一般人能夠比擬,這些霧氣對他造不成障礙。

“生命泉水,哪裏才能找得到呢?”蘇天逆喃喃自語。

“生命泉水?蘇天逆你是來找生命泉水的?”宙斯有些疑惑地看着蘇天逆,以目前的蘇天逆來講,無病無傷,生機旺盛,用得着這麼着急開始找生命泉水麼?

“是的,難道你有它的信息?”

“我聽族中長老講過一次,這生命泉水是會移動的,但大多數時候會出現在死氣濃厚之地。”

蘇天逆點了點頭,他思索了片刻,道:“物極必反,死氣蘊生機。看來有些道理。”

“宙斯,你到靈罰山嶺來有什麼目的?”

“我現在實力入虛四重天,要不了多久就要衝擊化靈境界了。我體質很特殊,需要一種藥草,叫雷靈花。這種藥草能讓我的功體更加強大,對雷電之術更加有契合力。”宙斯道出了來此地的目的。

“你不過四重天,竟然敢來這裏?不怕被人一巴掌拍死麼?”黃金獅子挪揄道。

“我要是發起狂來,就是入虛巔峯狀態,都討不到便宜。”宙斯挺直了身板,自信滿滿地樣子,斜了一眼黃金獅子,其意思就是你不信可以來試試。

“雷靈花長什麼模樣?”

“雷靈花很好辨認,一尺多長,只開兩朵花,一朵黑色,一朵白色。會在雷電交加的時候,吸納自然的雷霆之力。”宙斯爲蘇天逆解釋道。

“那好,我記住了。如今的情況只有分頭行事,一切小心,這靈罰山嶺不會平靜。”蘇天逆知道一起行走,雖然能有所照應,但過於消耗時間。分頭行事的話,則可以事半功倍。

但若是分開行事,則危險性就相對增加了不少。

原本以爲黃金獅子會單獨行動,不想它卻緊跟着宙斯,用它的話講就是:蘇天逆太危險,跟着他容易死。

蘇天逆一陣無言,但轉念一想也好,至少他們在一起相互有個照應,真要是發起狂來,化靈一重天的強者在這裏都討不到半點便宜。

蘇天逆朝着山嶺走去,突然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飄了過來。他不由得一蹙眉,飛速的趕往血腥味飄灑的方向。

只見樹林中橫七豎八地倒着十多人的屍體,這些屍體傷口極爲細小,都是一擊擊穿心臟,從這些人的死狀看來,根本就是來不及反應。

這些人都算的上一方天才,可剛到靈罰山嶺,還未走幾步就已經斃命。這靈罰山嶺只兇險,可見一斑。進入靈罰山嶺的千人,能有一百人或者出去嗎?

生存的殘酷,在這一刻不過是一個縮影而已。

正當蘇天逆要踏步離開之時,突然聽到林間枯枝敗葉之下,傳來一陣細微的“吱吱……”聲。

蘇天逆不由得暗暗防備起來,悄悄地隱匿起來,在暗中觀察,他很明顯地能夠感受到,一隻頗爲詭異的魔獸正在朝着這邊走來。

一隻老鼠模樣的魔獸探頭探腦地從樹葉下面出來。它一雙眼睛冒着暗黑色的光芒,正悄悄地爬向這十多人的屍體旁邊。

“吱吱……”它張開小嘴一吸,一股股死氣被它納入口中,它則是一副極爲滿足的模樣。

“死靈鼠?”蘇天逆在心中大喜,臉上盡是喜悅之色,“真是天助我也,天助我也。正愁無路可循,想不到竟然遇到了它。”

死靈鼠專門吸收死氣,對死氣極爲敏感,蘇天逆正愁找不到死氣濃厚之地,有了死靈鼠帶路,就相當於成功了一般。

死靈鼠吸收完這十幾具屍體的死氣以後,一副意猶未盡的模樣,渾身光芒閃閃,一雙眼睛更是黑的嚇人。

正待死靈鼠將要離開之時,蘇天逆已然身動,身動瞬間,便已經將虛空運行到了極限,只見蘇天逆猶如一道閃電一般,飛快地襲向死靈鼠。

死靈鼠極爲敏感,本能感覺危險已經靠近,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死命狂奔。然而,速度再看,能快得過虛空訣?

蘇天逆手臂清揚,宇霄第一境——困,施展而出,神力所幻化而出的枷鎖從四面八方襲來,將死靈鼠牢牢地困住。


“吱吱吱……”死靈鼠發出陣陣嘶叫,身體不住地掙扎,但依舊無可奈何。被蘇天逆牢牢地住在了手中。 蘇天逆握着死靈鼠,道:“我知道你能聽懂我說的話。如果不想死的話,就按照我說的做。”

死靈鼠雙眼之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懼,不單單是畏懼蘇天逆的實力,而是出自本能的恐懼,道:“你先放我下來,我很害怕,不敢離你太近。”

“我靠,”死靈鼠突然開口說話,嚇了蘇天逆一大跳,“原來你早就通靈了,可以口吐人言了,這下好辦了!”

蘇天逆將死靈鼠放下,也不用擔心它逃走,在速度方面,蘇天逆無懼任何人。

“說吧,你有什麼要求。”死靈鼠一雙小眼睛盯着蘇天逆,身體不自主地顫抖。

“靈罰山嶺哪裏死氣最濃厚,你就帶我去哪裏。”蘇天逆直接開口說道。

“那種地方太危險,雖然死氣濃厚,對我大大有益,但我也不敢去。”死靈鼠眼神之中都充滿了敬畏,“因爲那裏有不少恐怖的存在,多數去的話是有去無回。”

“靈罰山嶺能有多恐怖的存在?最多也就化靈一重天啊!”蘇天逆不由得撇了死靈鼠一眼,這化靈一重天,能夠有多恐怖?

“對於你來說,可能不算強,可對於我們一族來說,可以說是至高的存在啊!”死靈鼠不無敬仰地說道,化靈,對於不善於修行的死靈鼠來說,的確是一個至高的存在。”

“沒見過世面!”蘇天逆不由得鄙夷了死靈鼠一下,這隻死靈鼠的確修爲很低的可憐,也就相當於人類凌空一重天的境界。

“雖然這裏面的魔獸修行被壓制,但肉身卻是極爲強大。開山裂石,根本不在話下。尋常人與其對戰的話,討不到半點便宜。”死靈鼠煞有介事地說道,顯然對於化靈這種至高的存在心存敬畏。

“這些都不是你所考慮的問題了。這裏你相當熟悉,你帶我去就是了。”蘇天逆讓死靈鼠開始帶路,“事成之後我就放你離開。”

“真的?”死靈鼠一雙黑氣滿溢的雙眼露出一絲別樣的光芒來,有些不相信地問道,“你不要騙人哦?”

“你是人嗎?”蘇天逆反問道。

“吱吱……”死靈鼠一時無言。

“帶路吧,我不會騙你的。”

死靈鼠在前方帶路,一路小心翼翼,而且離始終保持在蘇天逆一丈開外,不肯在靠近一步。

“我又不會害你,你爲什麼這麼怕我?”蘇天逆不由得納悶了,自己對死靈鼠毫無半點殺機,而且偶爾還會釋放出一些友好的情緒。爲何死靈鼠依舊戰戰兢兢?


“這個我不知道,可能是本能吧!我感覺你與其他人不太一樣。你生機太旺盛,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很剋制我們。”死靈鼠有些哆嗦地說道,它回頭看了一眼蘇天逆,便連忙轉身過去,不敢再看。

蘇天逆不由得蹙眉,之前靈蛇族挑釁,說自身的血液讓他們不舒服。而現在死靈鼠也戰戰兢兢。

“難道先天戰體專門剋制這些陰氣,死氣?”蘇天逆想到了這種可能,思前想後,越來越覺得有這種可能。

“黃金獅子也曾說過,神血可破萬般法陣,或許也是這個道理。哈哈哈,原來我自身就是一個無盡的寶藏啊。”蘇天逆沉思了許久,在心中得出了這一個結論,不由得心中大喜,臉上也露出欣喜的表情。

蘇天逆爲了驗證結論正確與否,決定先做一個實驗,便對死靈說道:“死靈鼠,你過來!”

“吱吱……我,我不敢靠得太近,那樣我呼吸都會不舒暢!”死靈鼠不肯答應,渾身戰戰兢兢,四隻小腳加快了腳步,想要和蘇天逆拉開一段距離。

“由不得你!”言罷,蘇天逆張手一揮,無邊的吸引力籠罩在死靈鼠的身上,它只覺渾身無法動彈,身體不由自主地飛向蘇天逆的手中。

“吱吱……要死,要死!”死靈鼠嗷嗷直叫,彷彿感覺到了死亡的危機,而後一聲慘叫:“啊,死了,死了!死得好慘!”

隨後,死靈鼠便躺在蘇天逆的手心不動彈了,舌頭外翻,彷彿真的死了一般。

蘇天逆一陣無言,滿頭黑線,無語地說道:“我都沒用勁,你就死了。 如此嬌妻:嫡女傾城 ,我真捏死你!”

“嗖!”死靈鼠在一瞬間爬了起來,賊眉鼠眼地盯着蘇天逆。

“你仔細感受一下,你到底懼怕我身上什麼?”當局者迷,蘇天逆並不很清楚的知道,到底是自身的那一方面讓死靈鼠恐懼。

“就這?”死靈鼠疑惑道。

“就這。”

“早說嘛,嚇我一大跳。以爲你要殺了我。”死靈鼠伸出兩個小爪子,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而後死靈鼠在蘇天逆的掌心靜坐了片刻,道:“不知道你是什麼體質,很懼怕你體內的血液。”

小宇宙 血液?”

“更確切地說,應該是你的血氣。也就是你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死靈鼠很肯定的說道。

“那如果是這樣呢?”蘇天逆神力輕輕流轉,一層神聖的光芒籠罩全身。


“吱吱……要死要死!”死靈鼠大驚,只覺渾身血液都快要停止了,連連怪叫,“就是這種氣息,快停下,快停下!”

蘇天逆收起神力,暗暗點頭,如今他已經得到了答案,自己身上的血氣,纔是它們懼怕的根源。

“那我是否可以由此,開創出一套獨一無二的祕術呢?”蘇天逆心中思忖,若是讓其他人知道,一定會嘲笑蘇天逆不知道天高地厚。

一個小小的入虛,自己開創祕術,這是要笑掉別人的大牙嗎?走自己的路,讓別人去說吧!

蘇天逆已經決定,無論自己實力如何,自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寶藏,深入挖掘的話,一定潛力無窮。

щщщ✿ttk an✿¢〇

不過眼下他並未立即開創自己的祕術,開創祕術是需要靜心領悟,現在有這樣一絲的念頭就已經足夠。等時機成熟,明心悟道一定可以取得巨大的收穫。

如今時間很是緊迫,生命泉水最爲要緊。

“死靈鼠,加快腳步!”

“吱吱……”死靈鼠化作一道黑色的光芒,朝着死氣濃厚之地飛去。 蘇天逆與死靈鼠默默前行,忽然林中狂風陣陣,一股凌冽殺機在無形之間蔓延。

“吱吱……”死靈鼠遇到危機,本能性地躲在了蘇天逆的腿邊。

我見軍少多有病 哈哈哈,想不到你竟然在這裏。真是讓我撿了一個天大的便宜。”一箇中年人手持一柄開山斧,緩緩從樹林走出,一身黑衣,殺氣淋淋,擋住了蘇天逆的去路。

“往日無冤近日無仇,爲何要攔住我的去路?”蘇天逆並不認識此人,想必是認錯了人。

“那就讓你死個明白。我就是伏龍巢的人。”

“噢,這麼坦白?”蘇天逆蹙眉,伏龍巢果然找上門來,想來這就是在靈罰山嶺之外感受到的殺氣。

“很簡單,對將死之人的坦白,是我的一貫作風。”中年人手中開山斧鮮血淋漓,顯然是剛斬殺了一頭魔獸。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