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火石巨人聽到了十大魔獸的咆哮,此時朝着十大魔獸就衝了過去,而十大魔獸竟然像是老鷹捉小雞一樣,開始圍繞着火石巨人不停的旋轉,天上的魔獸時不時吐出一團光球來干擾他,地上的魔獸根本也不與他搏鬥,讓這貨好生亂跑,急的它連連咆哮,奶奶個熊的,沒有嘴都能咆哮出來,我都想不明白原理!

就在此時,聖王忽然一拍雙手振聲道,哎呀,差點給誤了大事,這十大魔獸就是故意而爲之,他們吸引火石巨人,好讓我們來快速攻克南方擎天柱,對,一定是這樣的!

聖王這麼一說,我也看了出來,那火石巨人雖猛,而且刀槍不入,各種鬼術魔氣都傷他不得,可十大魔獸貴在人多啊,是十個魔獸讓他逗的團團轉,想追誰都追不上,畢竟它是不會飛的,奔跑速度也沒多塊。

一看到這景象,聖王暴喝一聲,魔寰攻神大陣,準備!

百萬魔兵迅速騰雲駕霧飛到南方擎天柱的附近,聖王喝道,天三陣,地三陣,人三陣,快速凝結!

這一次聖王喊的很直接,直接就讓魔寰攻神大陣凝結而成,二話不說,對準南方擎天柱就是發動了自己的全力,恨不得頃刻間就要讓南方擎天柱土崩瓦解。

那十大魔獸也是聰明的很,他們知道不能弄死火石巨人,不然弄死了它,南方擎天柱當中還會衍生出新的火石巨人,屆時,地三陣的魔兵就有危險了。

他們始終圍繞着那火石巨人快速的旋轉,讓火石巨人抓不住任何一個魔獸,我心說這火石巨人也夠慘的,本來是威武不可一世,此時卻被逗的團團轉。

畢竟火石巨人智商有限,甚至我都感覺他沒智商,因爲他第一眼看到十大魔獸的時候,就認定了死理,一直追逐者十大魔獸,說什麼也要追上,然後決一死戰。

而我們攻擊南方擎天柱,他似乎根本就不在意,哪怕是看到了,也根本就像是沒事人一樣,反正就是認定了去追十大魔獸。

我心中好笑,同時也暗暗的捏了把汗,心說快點努力,破掉南方擎天柱吧!

擎天柱上傳來咔咔的聲響,上邊的岩石開始緩緩的掉落,我知道天地人三陣正在努力的瓦解着南方擎天柱中的石塊,尤其是中間的人三陣,他們的魔氣涌入擎天柱內部,快速的吞噬着擎天柱的柱體和柱心,使得擎天柱歪歪斜斜,搖搖欲墜。

蒼穹之上的天三陣,開始幻化出黑霧巨手,然後抓住擎天柱左右搖晃,我內心中不停的祈禱,心說快點弄斷,快點弄斷,快點弄斷啊。

只要擎天柱斷裂掉,那蒼穹之上的力量就無法傳輸到地面之下,整個羅剎天中的本源力量,就無法完成一個循環,無法循環,那地面上的生物就無法永生不滅,而天上的生物也就無法吸收地面下傳來的本源力量,也就無法做到永生不滅了。

至於九曜魔龍,我估計他是天地之間的本源力量,全部都能吸收,所以四方擎天柱無論如何都要破掉的,不然屠殺九曜魔龍就沒有任何一點的把握。

眼看擎天柱就快要坍塌了,火石巨人在這一刻才猛然醒悟,原來自己中了調虎離山之計,當下就怒吼一聲,不知他是怎麼弄的,竟然憑空在身體裏幻化出一塊燃燒着熊熊烈焰的石頭,朝着地三陣的魔兵就砸了過來!

靠!

眼看異變突生,我們衆人嚇了一跳,聖王快速喝道,大家瞬移過去,擋住這火焰石塊,一定要讓魔寰攻神大陣破掉擎天柱,不然前功盡棄,快! 聖王說完,大家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朝着那火焰巨石飛過來的方向瞬移而去,他們六個魔尊以及聖王,個個都法力高強,而我還不會瞬移,但我展開大黑天神翼,腳下噴火,此時朝着火焰巨石衝鋒過去的速度也不慢。

聖王以及六大魔尊終究是趕在了火焰巨石的前邊,他們七人同時發力,釋放出自己的法寶以及魔氣,形成一道黑色的屏障牆。

那火焰巨石轟隆一聲,撞擊了上去,頓時產生了火焰爆炸,聖王以及六大魔尊全部被炸的後退了幾步,不過卻是成功阻止了火焰巨石,當下我剛飛過去,那火石巨人就朝着擎天柱這邊衝了過來,看樣子是打算先破掉地三陣的魔兵,讓這魔寰攻神大陣停止運轉。

這個是絕對不行的,沒等聖王我們動手,十大魔獸就涌了過來,各顯神通,吐出光球,將火石巨人打的連番後退,根本近不了身。

眼看南方擎天柱也快要被弄斷了,在這個緊要關頭,聖王眯着眼顯得一絲不亂,他緊緊的盯着那南方擎天柱,此時冷然喝道,把這火石巨人,給我殺了!

衆人一驚,六大魔尊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十大魔獸就已經開始動手了,地上有一隻魔獸,身高几十米,渾身肌肉虯起,手裏舉着一個大石錘,那石錘上海纏繞着許多黑漆漆的鐵鏈,他晃動着石錘朝着火石巨人就是猛烈的一擊。

轟隆一聲,火石巨人被撞擊的後退十幾步,他每退一步,大地上都好像要發生地震的樣子,着實震撼人心。

聖王對我們說道,擎天柱坍塌之際,也就是彈指之間,這時候可以着力對付火石巨人了!

話音剛落,其餘的魔獸更是一窩蜂似的朝着火石巨人衝了過去,這十大魔獸並非是打不過火石巨人,剛開始吸引他的時候,就是爲了給百萬魔兵創造機會,讓百萬魔兵再次組成魔寰攻神大陣,將南方擎天柱弄倒。

現在眼看大功告成,他們也就不再保留,直接與火石巨人幹上了!

火石巨人咆哮一聲,顯得憤怒異常,但他身上沒有任何兵器,加之他勢單力薄,根本就無法與十大魔獸對拼。

Wшw¤ тт kǎn¤ C 〇

魔獸當中,有一隻類似於老虎模樣的魔獸,衝鋒出來之後,竟然從口中吐出了一把把的飛劍,這景象可真是讓我嚇了一跳,從口中噴飛劍,這一般是修真者以及修仙者的出手套路,沒想到這魔獸竟然也會?

再仔細看去,他噴飛劍並非是沿用了修仙者的套路,而是用魔氣幻化出來的飛劍,那飛劍從他口中飛出的瞬間,立馬就將火石巨人的身體射成了刺蝟!

任憑火石巨人多麼暴怒,他始終也無法戰勝十大魔獸,只能被十大魔獸一直消耗着自己的法力,好在擎天柱還未倒下,他的法力多少能夠恢復一點。

與此同時,聖王還目不轉睛的盯着南方擎天柱,他大喝一聲,就是現在,全力催動,破!

聖王一句話吼出來,百萬魔兵同時釋放出自己所有魔氣,一瞬間,魔氣滔天,遮蔽了暗紅色的蒼穹,將天地之間全部染成了漆黑之色。

轟隆!

南方擎天柱,至此倒塌,天上露出了一個破洞,從那個破洞當中流下來了許多黑色的烏雲,那烏雲就像是液化氣體一樣,掉落到地上之後向着四方飄去。

一看擎天柱被毀,十大魔獸再無保留,使出自己的殺手鐗,必殺技,瞬間將火石巨人秒殺!

我暗自心驚,心說這十大魔獸的修爲,怎麼說也得在魔尊之上,我靠,他們十個的力量加在一起,簡直就是毀天滅地的存在。

幹掉了南方擎天柱,此時我們率領百萬魔兵,駕馭黑色雲朵,黑壓壓的一大片,朝着西方飄去,此時我心中越來越激動,因爲所有的困難,在這百萬魔兵以及十大魔獸之前,好像都不算是困難了。

我感覺這次屠殺九曜魔龍,已經是志在必得的事情了,若是幹掉了九曜魔龍,我真的能夠一躍成爲魔皇嗎?

這個問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我很期待,我真的很期待!

到了西方擎天柱的時候,聖王眯眼一看,隨即笑道,大家準備!再次佈陣!

我一看聖王如此輕鬆的模樣,當即就問道,這西萬擎天柱之上雕刻的鬼文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是什麼攻擊的鬼術?

聖王輕鬆笑道,沒錯,西方擎天柱與東方擎天柱一樣,屬於防禦性鬼術,但這西方的擎天柱若是與東方擎天柱相比的話,恐怕還不如東方的,因爲東方擎天柱至少還會在第一次觸動的時候發動攻擊,可這西方的,完完全全就是防禦鬼術。

我一拍雙手,當即欣喜道,那敢情好啊,這西方擎天柱不就輕而易舉的破掉了?

聖王說道,輕而易舉倒不會,至少沒有前邊兩個那麼難,因爲這西方擎天柱上的鬼文是純防禦,所以破解起來雖然沒有危險,但勢必要多浪費一些時間,無所謂,我們魔族之人別的沒有,時間倒是充足的很。

我點了點頭,隨即看着聖王開始指揮百萬魔兵,組成魔寰攻神大陣,準備破掉西方擎天柱。

過了約莫有兩個小時的樣子,那西方擎天柱才微微有些鬆動,尼瑪,我心說這果然不愧是純防禦啊,真的夠硬,那百萬魔兵不知消耗了多少魔氣,纔將西方擎天柱慢慢的吞噬掉,此時擎天柱上的本源力量開始外泄,上邊的石塊嘩啦啦的往下掉落。

待到外圍石塊全部掉在地下之後,露出了柱心的瞬間,聖王振聲道,準備聚齊全部魔氣,毀掉西方擎天柱!

百萬魔兵,天地人三陣,將所有的魔氣全部匯聚到天三陣之上,瞬間天三陣幻化出兩隻巨大的黑手,將那赤紅色的柱心狠狠的搖晃,不多時,轟隆一聲,整個西方擎天柱倒在地上,天上也破了一個大洞,此時從大洞中流出許多黑色的霧氣。

我慢慢的看懂了這所謂的魔寰攻神大陣,其精髓之處,就在於天三陣,地三陣,人三陣,這天地人三陣能夠相互循環,互相使用魔氣,互相轉換魔氣,從而達到將所有魔氣整齊劃一,達到最後的萬法歸一,將所有魔氣聚於一處,那這點魔氣的威力,自然就是撼天動地了!

幹掉了西方擎天柱,只剩下了北方擎天柱,我心中真是越來越激動了,在我看來,屠殺九曜魔龍,只是板上釘釘的事了,他奶奶個熊的,跑不了他!

聖王的臉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對我說道,大人,我們一路走來,所遇之兇險,真乃空前絕後,如今已破掉三個擎天柱,只剩下最後一個了,破掉最後的北方擎天柱,我們就直奔九曜魔龍而去!

我重重的恩了一聲,心說這一次幸好是有聖王幫忙,若是我和天魔師傅莽撞的來到了羅剎天,我敢保證,單單是堵天喪魂陣就足以讓我倆喝一壺了,就算僥倖過了堵天喪魂陣,我倆也得死在無生煮魂裏邊,畢竟那大蜈蚣可並非一般人能夠抵禦的,最後還有擂骨陣,擂骨陣上空也是兇險異常,比如我們就遇上了傳說中振翅千里的鯤鵬。

就算我和天魔運氣好,全部都躲了過去,等我倆真正面對九曜魔龍之時,我估計九曜魔龍秒殺掉我們,也只是分分鐘的事。

聖王見我滿面愁容,當下就問道,大人,你爲何愁眉不展?

我嘆了口氣說,我到現在仍然無法吸收魔氣,魔皇經中的神通我用不成,哎,我真的很想在屠殺九曜魔龍的時候,助大家一臂之力。

聖王一聽,隨即神祕笑道,如果你忍不住了,那我可以幫你,讓你馬上就能使用魔皇經中的大神通,大人,你看怎樣? 我一聽這話,當即就說道,可以啊,我早就等不及了,他奶奶個熊的,用過了魔皇經中的牛逼大神通,我感覺自己身上以前的法術道術完全就是戰五渣啊。

聖王哈哈笑道,那是自然的了,魔皇經開天闢地,亙古無雙,自然是了不起的大神通,如果大人想要使用魔皇經中的神通,只需將丹田之內的法力暫行關閉即可。

聖王這話說的讓我有點摸不到頭腦了,我心說關閉丹田之內的法力,我還怎麼去吸收魔氣?吸收不了魔氣,我還怎麼釋放魔皇經中的大神通?

我說道,這樣真的可行嗎?

聖王面色嚴肅,點頭道,我們剛見面的時候,我管你氣色不平,想必就是長時間使用魔皇經中的大神通,更或者使用了什麼了不得的本事,所以纔會氣脈紊亂,目前之計,你只有關閉丹田之內的道家法力,才能使用出魔氣。

我心想道,若是關閉了道家法力,那自然就不能算得上是道魔雙修,不過爲了屠龍,爲了使出魔皇經中的大神通,就是暫時關閉一會又能如何?

想罷,我當即就控制自己的丹田,將丹田暫時封閉!

沒有了法力,我只能借助神羽太歲以及火精中的力量來飛行,好在這兩件東西也都算得上是神品,尤其是火精,在丹青二氣爐裏邊吸取了那麼多的火焰,現在已經蛻變成小火龍了。

身後的十大魔獸遠遠的跟隨着我們,那聲勢之浩大,足以讓我震驚不已,我側頭問道聖王,這些魔獸究竟是何種類?看起來如此威猛?

聖王笑道,如今的魔族可能沒多少人知道上古十大魔獸,但在上萬年前,十大魔獸可是橫貫天地的存在。

哦?這麼厲害,他們十個分別怎麼稱呼?

萌帝毒後 聖王我倆同時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十大魔獸,隨即聖王指着最前邊的一隻,那魔獸威風八面,背後好幾對翅膀,造型及其古怪,聖王說道,那是十大魔獸之一天魔獸,無類,肋生八翼爲不詳之物,屏生於上古洪荒時代。與盤古鬥力逐三日而竭斬首剔骨以泰山而鎮,如今的他,以靈魂殘軀留在我的身邊,再續魔獸之威!

我點點頭,心說這天魔獸果然屌!

玫瑰戰爭 聖王繼續道,十大魔獸之二,地魔獸,靈類,無形無色,乃天魔元靈所生,天帝以金烏擊之封地魔於冥山。黃泉。地魔獸於冥山不得出,我在這上萬載裏,終究是找到了它,並將他帶了回來。

十大魔獸之三桀魔獸,狼類,乃天魔元靈附狼而形,至陰山而居因用狼身不懼日月之光。性嗜人,這個大人需要好好管教。

十大魔獸之四暗魔獸,乃盤古開天,於洪荒出世,因懼金烏徘徊於冥界,與地藏王劃地控鬼,地藏王是我的好朋友,我特意召回此魔獸,將控鬼的權利全部交予地藏王。

十大魔獸之五炎魔獸,乃盤古開天闢地地炎所化,金烏亦不當其鋒。常居極南炎谷。與天地無爭,但畢竟揹負魔族使命,如今已死心塌地跟隨大人。

十大魔獸之六嗔魔獸,乃是冥界冤死靈魂聚集仇恨所組成的魔獸,不懼太陽之靈和幽暗之靈,身體特殊,有神鬼不測之威。

十大魔獸之七風魔獸,這乃是盤古開天時,颶風所化,上天入地,縱橫三界。種族正邪不一,有天界風神。人間風魔之說,可謂戰力超凡!

十大魔獸之八冰魔獸,乃是洪荒時代,水元素所化,生在極北太陽之靈照射不到的地方,當年正邪大戰,此魔獸被封印,如今被我解救了出來。

十大魔獸之九戰魔獸,乃是上古天神叛下的邪魔,過多的追求力量,卻被力量束縛狂暴,桀驁,有邪魔的惡毒本性也有天神的高貴氣質。

十大魔獸之十亮魔獸,乃是上古三界以外的元靈所化,居住在北方冥海,關於此魔獸的具體信息,我也不是很清楚,這魔獸擁有什麼大能耐大神通,我也沒見過,但這十大魔獸之中,唯獨這亮魔獸從來沒人敢惹。

一聽聖王這話,我心說我靠,這亮魔獸絕對屬於那種深藏不漏之人,若是別人不去找他的麻煩,那倒還好,若是有人主動找他麻煩,惹怒了他,那後果肯定不堪設想。

此時我朝着亮魔獸看去,那亮魔獸的體型就像是一個威猛的巨人,但其生長着一對老虎腳掌,而且背生雙翅,雙翅的盡頭還有兩個蝙蝠爪子,頭頂還有一對牛角,腰纏鐵鏈,怎麼看怎麼怪。

聖王見我思索了半天,隨即小聲笑道,大人,有這十大魔獸在此,你大可有一番作爲。

我側頭朝着聖王看去,忽然從他眼中看到了一抹詭異狡詐的光芒,我似乎感覺聖王在暗示我做一些什麼事情,但具體是什麼事,我猜不明白。

仔細回想一下這十大魔獸,隨便拉出來一個,恐怕都是無人匹敵的存在,這些魔獸實在太強大,強大到六大魔尊在他們面前根本就鳥毛都不算。

可聖王召集十大魔獸,以及百萬魔兵全部交予我指揮,這倒是什麼意思?

此時的我,腦袋裏滿是問號,我想不明白聖王的意思,同樣又不能像是一個天真的孩子一樣,傻呵呵的直接去問他,哎,我在心裏重重的嘆了口氣,心說走一步是一步吧。

就這麼想着想着,我們就來到了北方擎天柱。

這北方擎天柱的造型與南方擎天柱差不多,而且上邊雕刻的鬼文也是攻擊型的,看完了北方擎天柱,我才赫然明白,東西兩方的擎天柱全部都是防禦的,南北的擎天柱全部都是攻擊的。

邪魅王爺嬌寵狐 此時我問道聖王,這擎天柱的鬼文是什麼鬼術?如果觸動的話又有什麼樣的後果?

聖王仔細的看了一番,隨後對我們說道,這鬼文之上,記載的是一種陣法,這陣法一旦被觸動的話,則會引出萬劫真雷,這一點恐怕有點棘手。

怎麼棘手?

聖王眯着眼,思索了片刻,他說這萬劫真雷的威力對於我們來說,可能算不上什麼,但要是利用羅剎天中的本源力量釋放出來,那可就不一樣了,先不說我們這些修爲的能不能擋得住,就是那百萬魔兵恐怕也擋不住,被這萬劫真雷落下來的瞬間,就要劈成齏粉了。

他奶奶個熊的,眼看就剩下了最後一個擎天柱,眼看破掉這個之後就直接能去屠龍了,我心有不甘啊,心說不能在這停滯不前。

大家都在想辦法,場面靜悄悄的,此時四周唯一的聲音,就是狂風颳過那百萬魔兵,帶動黑漆漆的軍旗,所傳來的獵獵作響,過了許久之後,聖王再次說道,如若不然,咱們就拼一把,如何?

拼一把?

六大魔尊趕緊問道,怎麼拼?其實他們想問的,也正是我想問的。

總裁愛無上限 聖王咬牙道,讓十大魔獸頂在蒼穹,抵擋萬劫真雷的攻擊,而我們則利用魔寰攻神大陣,來破掉北方擎天柱,怎麼樣?

我說我靠,能行嗎?十大魔獸可是我們忠實的愛將,我不太捨得讓他們遭受如此大罪啊。

聖王對我嚴肅的說,大人,想要成就大事,就必須要狠心,心不狠,站不穩,只有你的心徹底的狠了下來,你才能不懼一切!

哎,可我還是不太捨得讓那十大魔獸去遭受如此罪責。

聖王有些急躁的說,大人啊!你是魔族的新任魔皇,眼看我們就要屠龍了,就要幫你成就魔皇大業了,你可不能前怕狼後怕虎啊! 我仔細想了想,最後一咬牙,狠心道,那行,就這麼幹了!奶奶個熊的!

我話音剛落,聖王就振聲喝道,十大魔獸,準備列陣!

十大魔獸絲毫沒有遲疑,當即就來到了擎天柱的四周,那些會飛的振翅飛翔,不會飛的也駕馭魔氣,漂浮在擎天柱的旁邊。

破擎天柱!

聖王一聲令下,十大魔獸各自釋放出自己的魔氣,擊打在擎天柱之上,頓時擎天柱上邊的鬼文開始散發出耀眼的光芒,不多時,一大片烏雲慢慢的從遠方天際凝結而來,聚集在了北方擎天柱的四周。

我知道萬劫真雷就快要散發出來了,心中多少有點不忍,當即就在心裏說道,希望你們能夠扛得住吧,將來我若站在魔皇之位,定然不會虧待你們的。

我剛這麼想完,轟隆一聲,蒼穹烏雲之上降下一道雷電,劈在了十大魔獸的身上,這只是一個開端,隨着這一聲悶雷,烏雲中像是炸開了鍋,噼裏啪啦的開始響個不停。

萬劫真雷開始發動,那些雷電劈在十大魔獸的身上,宛如劈在了漆黑的岩石上,十大魔獸皮糙肉厚,雖然剛開始被這雷電劈上去毫無知覺,但猛虎也架不住羣狼,隨着萬道劫雷的落下,十大魔獸漸漸的也有些扛不住了。

聖王暴喝一聲,魔寰攻神大陣,佈陣!

百萬魔兵已經有了三次經驗,這一次自然也是輕車熟路,當即那些魔兵分成三波,分別布成天三陣,地三陣,人三陣,將北方擎天柱徹徹底底的圍繞了起來。

十大魔獸爭相嘶吼,我知道那些萬劫真雷劈在他們的身上,他們也是疼痛異常,但他們十個魔獸此時屹立在原地,紋絲不動,咬着牙承受着雷電的縱橫蹂躪。

魔寰攻神大陣瞬間已經完成,這些刻有攻擊鬼文的擎天柱,防禦的能力自然比不上那些防禦型的擎天柱,很多擎天柱的柱體就被魔寰攻神大陣給吞噬一空。

北方擎天柱的外表開始嘩嘩的往下散落碎石,不一會露出了裏邊赤紅色的柱心,聖王咬牙道,加把勁,釋放出自己所有的魔氣,給我狠狠的打!

所有魔兵都不敢有一絲保留,頃刻間,魔氣滔天,將北方擎天柱徹底圍繞,那漆黑濃密的黑霧甚至快要蓋過天上的萬劫真雷了!

嘩啦。

嘩啦。

嘩啦。

北方擎天柱的柱心也快要承受不住了,一看到這裏,我對六大魔尊說道,你們快去,助天三陣的魔兵一臂之力!

六大魔尊齊聲點頭,隨即瞬移而至,釋放出渾身的魔氣,將魔氣全部打在了天三陣的魔兵身上,頓時一雙又黑霧凝聚出來的大手,抓住了擎天柱的柱身,開始用力搖晃!

我知道,魔寰攻神大陣已經步入尾聲,眼看那十大魔獸已經被萬劫真雷劈的渾身冒煙,皮焦肉爛,我的焦急之情浮於言表。

聖王也是眯着眼,一言不發,我能感受到他的緊張,謹慎。

就在北方擎天柱最後要被折斷之時,忽然萬劫真雷同時從天而降,那些天三陣的魔兵皆是嚇了一跳,十大魔獸身軀有限,他們抵擋不了全部的萬劫真雷,而此刻萬劫真雷眼看是也要做最後一搏,拼死去劈那天三陣的魔兵!

我嚇了一跳,感覺魔寰攻神大陣就要完蛋的時候,聖王一聲暴喝,擡手扔出炎神爐,頃刻間將炎神爐變大,從爐口裏飛出了萬丈火焰,那些火焰一旦升空,皆是朝着萬劫真雷飛去,當觸碰到萬劫真雷的剎那,就包裹住萬劫真雷,將雷電之力收回炎神爐當中。

也就是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聖王爲百萬魔兵爭取了最後的時間,聖王爲魔寰攻神大陣爭取了最後的機會,北方擎天柱咔嚓一聲巨響,轟然坍塌!

而聖王卻在此時吐出了一口金色的鮮血!

我知道,他強行收取萬劫真雷的一瞬間,幾乎是消耗掉了自己所有的魔氣,從而被萬劫真雷反噬受傷,我的心裏涌上一股難受的情緒,心說聖王爲了我真是敢於拋頭顱灑熱血,讓我明白,身爲不遠將來的魔皇,任重而道遠!

北方擎天柱被毀掉之後,天上的萬劫真雷也開始慢慢消散,十大魔獸已經被劈的奄奄一息了,我知道這萬劫真雷乃世間不多見的真法奧義,尤其是運用自然之力的法術,那最是厲害,北方擎天柱召喚出來的萬劫真雷當中,凝結了魔氣,煞氣,以及戾氣,這三種本源力量灌入萬劫真雷,饒是十大魔獸,也被劈的夠嗆。

北方天空,破了一個大洞,從大洞中流出了許多黑色的雲朵,就像乾冰製作出來的霧氣一樣,大家都癱軟在原地,一動不動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