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無形的薄膜直接被聖槍綻放的血紅色光芒所撕裂,他竟然徑自鑽入了主城之中!

供奉的肉身強度,決定此刻聖槍的威力。

例如熏將自身供奉犧牲后,能將聖槍的潛能完全榨乾,爆發出來的威力不可同日而語。

不過冥道供奉自身後,本身的實力也是大幅度飆升!

然而……

雖然冥道破開了那一道無形的薄膜,但依舊受到主城中天道規則的壓制!

羅征進程之後便迅速後退,而聖槍瘋狂旋轉之下,便一路忤逆著天道規則,朝著羅征追殺而來!

此刻的羅征無法還手,畢竟主城中禁止戰鬥。

不過羅征壓根也沒想與冥道動手,城內禁飛禁止戰鬥,他只是一路後退……

好在天道規則的壓制之下,冥道的速度並不快,忤逆天道規則需要極為強大的力量,而冥道供奉自身後,雖然能在一定程度上對抗天道規則,但前行而來依舊十分艱難,速度比羅征快不了多少。

至於一旁圍觀的武者們,則只能選擇看戲了,反正大家都無法動手……

從主城的城牆之上,羅征往後面一路後退,而冥道則一路逼近,那飛旋的雙尖槍距離羅征的鼻尖只有不到一尺距離!

十丈,二十丈,三十丈……

直到百丈距離之時,那槍尖距離羅征面門已不到兩寸的距離!

然而就在此刻,冥道卻忽然不動了,僵在了原地。

眾人都沉默著看著眼前這一幕,打架還能打到主城裡面來,此前他們可未曾見過。

「呼呼……」

一陣微風吹拂而過……

從冥道的身體之上便有一些細碎的粉末飄落……

很快,冥道整個肉身開始崩解,化為一點點粉末驟然崩塌,而那桿殺戮聖槍也哐當一聲,摔落在地上。

此前冥道依靠殺戮聖槍的力量,的確能在一定程度上抵抗天道規則。

然而供奉是有時間限制的,自身越強大,這個時間相對就越長。

以冥道現在的神海境的修為,將自身供奉給殺戮聖槍,能夠維持的時間不到五十個呼吸。

當他的所有生機被殺戮聖槍消耗一空后,殺戮聖槍的力量衰竭之下,天道規則便形成一道無法抵抗的壓力朝著他的肉身壓制而去,才會在一瞬間將他的肉身壓成齏粉!

「嗡……」

一道紅色的光芒飄然而去,那正是冥道的靈魂,這番死亡之後自然是回到主城中復活去了。

而羅征的眉頭,也在此刻皺了起來。

「沒有夢幻點數?」

這冥道身為天驕,闖過了因果大廳,又在這座核心主城中戰鬥許久,體內的夢幻點數應該是一個驚人的數量,但此刻冥道體內並沒有爆出夢幻光點,羅征的臉上也流露出疑惑之色。

冥道的排名,的確比羅征還高,他在這一大界中排名第四位,在夢幻戰場中排名第八十八位!

但冥道之死,卻沒有夢幻點數爆出來,眾人的臉上也流露出疑惑之色。

「怎麼回事,為何這冥道死了,不會爆出夢幻點數?」

「這不是作弊嗎?」

「或許冥道擁有其他手段?」

困惑的不僅僅是羅征,其他人臉上也滿是疑惑,包括季楠,金海等人,他們此刻也從城牆上走下來,朝著羅征這邊圍攏過來。

至於幻靈則是深深地鬆了一口氣,儘管羅征算是「敗退」,但終究還是贏了……

與天驕廝殺,往往都伴隨著巨大的風險,與之成正比的自然是豐厚無比的獎勵,例如海量的夢幻點數。

然而就在此刻,一道陰冷的笑聲隨之傳來,便有一位武者朝著羅征正面走來,「嘿嘿嘿,冥道老大既然肯供奉自身,只有會想好後路,你也很奇怪吧……」

這武者乃是追隨冥道的武者,此前羅征兩劍之下斬殺五人,剩下的三人便退回了主城中,此人便是其中之一。

他一邊走,一邊漫不經心的瞟了地上的殺戮聖槍……

按照規則,在夢幻戰場中死亡后,武者的衣物,裝備,包括須彌戒指,都會伴隨著復活而重新出現。

然而奇怪的是,這殺戮聖槍並未消失,而是墜落在此地。

這武者自然不希望殺戮聖槍落在羅征身上,眼下羅征未曾撿拾這把殺戮聖槍,他便一邊說一邊靠近這把雙尖槍,反正主城中無法戰鬥,誰搶到就是誰的……

不過羅征疑惑歸疑惑,但看到那武者這般走過來,腳尖只是輕輕一掂之下,就將那殺戮聖槍挑了起來,隨即塞入了須彌戒指中,臉上還對那武者泛著淡淡的笑意,「我的確很奇怪,你能為我解惑?」

看到羅征的舉動,這武者臉色頓時一僵,心中暗罵一句,隨即冷冷的說道:「冥道大哥獲得了三道豁免令!這三道豁免令可以讓他在死亡之時,不損失夢幻點數!嘿……別說你將他擊殺一次,就算是三次,也會是一無所獲,我勸你將冥道大哥的武器交出來,否則他絕對不會放過你!」

眾人聽到此人的解釋,心中才是恍然大悟,臉上隨即流露出羨慕之色。

竟然還擁有三道豁免令,這東西未免也太過分了!

羅征心中倒是釋然,他只是有所好奇罷了,既然他有機緣得到一枚挪移令,人家得到三道豁免令也沒什麼奇怪,至於此人的威脅,羅征只是淡淡一笑,「不放過我么?少了這把殺戮聖槍,他有什麼資格不放過我?」

不管這冥道本身的實力如何,他對羅征已經產生了怯懦的覺悟,從氣勢上就輸了一籌,現在這聖槍被羅征所繳,他根本沒勇氣與羅征正面對抗……

很快,在主城內復活的冥道迅速趕來,看到羅征的第一時間,他便臉色陰沉的問道,「我的武器呢!」

供奉之後他的意識便被封閉起來,所以一直到死,都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這番看到羅征好端端的站在這裡,他的聖槍又無法尋獲,臉色能好看到哪裡去?

「為此人所奪!」那武者對冥道如此說道。

冥道的目光中閃爍出一抹怒色,伸手厲聲道:「還來!」

諜網 「這殺戮聖槍原本就非你所有,談何還字?」羅征淡笑道。

既然奪得了這把殺戮聖槍,羅征心中還真的籌劃起來,要不要消耗五百萬夢幻點數在因果大廳中走一趟?

若時間來得及……

羅征真願意給熏一個驚喜。

聽到羅征的話,冥道便盯著羅征打量了一會兒,目光中閃爍出一抹銳利之色,「沒想到名震寰宇的羅征,不過是一個懦夫,卻不敢正面與我對敵,還要夾著尾巴逃入主城,以天道規則的壓制,還差點被我所滅殺,哈哈!」

眼下主城中無法戰鬥,冥道也只能以言語相激。

「我們可以出城再戰,」羅征淡然說道。

「槍還我,自然可以再戰,」冥道又說。

重返九零:錦鯉小辣妻 羅征微微一笑,便以揶揄的目光盯著冥道,「還槍自然是不可能。」

「哼,那就免談了,我身在主城中你也無可奈何!」冥道冷聲說道。

他與羅征一戰,雖然被收繳的兵器,這也算不了什麼大事,現在冥道在這一大界中排名第四,想必可以高枕無憂的進入下一個階段……

而這殺戮聖槍,也不過是一道投影,即便丟失也無關緊要,只是下一階段冥道只能用自己的本命法寶了。

此刻,冥道目光一掃之下,卻是盯在了幻靈身上,「你這個賤人!給我過來!」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他探索秘境,獲得三道豁免令。

以聖槍之威將自己供奉出去,幾乎能立於不敗之地。

莫說一般的天驕,就算是道子,在他將自己供奉給殺戮聖槍后,照樣也能隨意擊殺。

但這種情況,應該是發生在曠野之中……

若羅征與他在曠野相遇,距離主城尚遠,羅征必死無疑!

而冥道雖然供奉了自己,但卻不會損失夢幻點數。

然而方才被羅征那番戲耍之下,冥道卻是按捺不住了。

其實他最佳選擇應該是引羅征前往曠野之中,然而一開始冥道覺得自己憑藉聖槍,足以擊敗,擊殺羅征,而陷入了被動之後,他已經失去了這個機會,所以才會在那時候選擇供奉!

這樣的做法無疑是愚蠢的,旁邊就是主城,即使他將自己供奉之後,自身實力暴增,想要在主城內擊殺羅征也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最終的結果便是聖槍被羅征所收繳……

此刻冥道心中之鬱結可想而知,此刻看到幻靈默默地站在不遠處,他這一腔鬱悶自然要找人發泄!

不遠處的幻靈,聽到冥道這一聲爆喝,身體驟然便是一顫。

「不要過去,」季楠低聲說道。

幻靈的臉上閃爍出一抹複雜之色,便站在了原地一動未動。

「賤貨!別忘了你現在身處何處!」冥道盯著幻靈冷聲說道,嘴角甚至浮起一抹笑意。

這幻靈尚且還在他宮中,在夢幻戰場中,或許冥道拿她毫無辦法,但一旦離開夢幻戰場,她也不過是自己的一個玩具罷了……

幻靈抿了抿嘴,眼中流露出一道悲傷之色。

雖然幻靈未曾解釋,但以金海,季楠等人的眼光,如何看不出來幻靈是身不由己?

最終,幻靈還是挪開了步子朝著冥道走來……

冥道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烈,此前他與羅征的紛爭就是因為幻靈,他在羅征這裡吃了虧,但羅征終究拿自己無可奈何。

當幻靈走到一半的時候,羅征再度擋在了兩人之間,用平靜的目光盯著冥道。

「如何?」冥道的聲音帶著一抹譏諷之音。

重生空間之最強妖路 「放過她,」羅征淡淡的說道。

「可以,」冥道爽快的笑道,「槍還我!」

羅征的臉上流露出一絲遲疑……他是真有複製一把殺戮聖槍的打算。

此刻冥道也看出來,這羅征雖然看起來淡漠,但實際上還是非常重視自己的同伴,儘管幻靈不過是與他闖蕩了一次因果大廳,但羅征卻不會袖手旁觀。

「哈哈哈……」冥道的目光再度落在幻靈身上,命令道:「脫光你的衣服,為大家助興,就跳一支艷舞吧!」

諸多圍觀的武者們,聽到冥道的話,眼中頓時流露出一抹激動之色。

妖夜族女子個個高貴冷艷,她們的胴體平日可難得一見。

幻靈咬咬牙,「冥道!我……」

「記住,你並不是我的女人,只是我的玩物而已,記住自己的身份,你沒的選擇!」冥道的笑意越發濃烈起來。

在冥道看來,幻靈根本就沒有反抗的餘地,在外界是這樣,在夢幻戰場中照樣如此!

原因很簡單,聖槍派不止幻靈一族落在他手中,包括幻靈的諸多親人都被囚禁,以冥道的地位可以說掌控著幻靈,包括她身邊之人的生死,幻靈沒有忤逆他命令的餘地。

幻靈咬了咬牙,目光掃在羅征身上,卻是輕聲問道:「羅征,你會與吾王重回妖夜一族么?」

吾王,自然指的是聖槍派力挺的殺戮之王,指的是熏。

驟然聽到這個問題,羅征微微一愣,幻靈寡言少語,他雖然與金海季楠他們一樣猜出一個大概,但其中的來龍去脈卻不可能猜的詳盡,畢竟羅征也不是先知。

「我在六年前,就一直希望,一直希望羅征與熏能回歸……」

「能將我從那該死的冬冥宮中解救出來……」

「我還很年輕,骨齡只有二十八歲,我還有機會成為妖夜族的天驕,我不想做冥道的一個玩物,我的天賦……比他強!」

「不過我也知道,幾年的時間太短了,不可能那麼快……」

「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了……」

幻靈一邊說著,眼眶之中已有淚花湧出。

不僅僅是她一人期盼著,整個聖槍一派都在忍辱負重,都在苟活,都在等待熏回歸的那一日。

幻靈很清楚今日忤逆冥道的後果,他日離開夢幻戰場,她的下場會十分凄慘。

但幻靈也明白,冥道看起來是在為難自己,其實是以自己要挾羅征而已。

現在幻靈心中已有了明悟,她不希望自己對羅征造成任何影響,此刻她便想從羅征口中得到一個答案。

看著幻靈現在的表情,羅征心中卻有一塊柔軟所在被觸動了。

幫助熏回歸王位,至今為止還屬於一團亂麻,儘管他前往陰羅界中,派人潛回妖夜族,而後更有殺戮滅絕將一道隱藏在星辰中的秘密告知於自己,但羅征被困於仙府之中,這六年時間什麼都做不了!

他卻不知道,在妖夜族中有這麼多人,對自己有如此大的期待……

羅征凝視著幻靈,卻是伸手拭乾她臉上的淚花,點點頭吐露出兩個字,「我,會!」

只是兩個字,便讓幻靈止住了哭泣,她點點頭后,揉了揉眼睛卻是走向了冥道,臉上確實泛出一道近乎於決絕的冷笑,吸了吸那秀氣挺拔的鼻子后,才說道:「冥道,其實我一直想對你說,我覺得你在武道之上的天賦,若不是靠著你爹,差不多是一個廢物……」她停頓了一會兒,又繼續說道:「在床上的時候更加廢物。」

說完之後,幻靈臉上忽然流露出釋然的笑容,竟然十分溫婉的笑了起來,似有解脫之色。

這些年來,她隱忍夠了。

寡言少語的她卻一連蹦出這麼多話。

妖夜族對男女之事比之人族要豪放不少,所以她這番話出來卻是口無遮攔。

而無論作風是否豪放,作為一個男人最難以容忍的恐怕是女人當面揭露自己的短處,甚至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而且這幻靈也不過是他諸多玩物之一!

「噗嗤……」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