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老頭對烈禹的恭敬不聞不問,怒視着烈禹“誰讓你進來的,滾!”

烈禹眉頭一皺,這人脾氣也太古怪了吧!二話不說便出口傷人。

“前輩,小子只是想讓葛老前輩給小子煉製一柄武器而已。聽說葛老前輩煉器之法出神入化,…”

還沒等烈禹說完,那老頭雙目怒視這烈禹,罵道“滾不滾,再不滾就別掛我不客氣了,我不會幫你煉製兵器的。”

烈禹被葛藤罵的心中也是一片怒意,剛一開口,便見那葛藤氣勢一放,一股先天之氣襲面而來,整個人的氣勢都膨脹了起來。驀然向烈禹攻擊而來。

烈禹赫然,這葛藤的脾氣好生古怪,三兩句便動起手來。但此刻烈禹也是一片怒氣,毫不客氣的與葛藤對持起來,放出先天君者的氣息,氣勢並不低於葛藤。

葛藤瞳孔一縮,意外的看了烈禹一眼,道“我不想與你動手,也不會幫你煉製兵器,你走吧!”

烈禹實在是不想放棄這次機會,出聲道“葛老,只要你幫我煉製這件兵器,只要我能拿出的,我宇葉絕不吝嗇。”

葛藤本來已經轉身進屋了,聽見烈禹說的話,嗤笑道“你能有什麼能夠讓我滿意的東西?”

“葛老何不看看我煉製的是什麼?”

葛藤站在門口,喝了一口酒,冷笑道“好吧,你拿出來看一下,到底是什麼兵器,非要找我才能夠煉製。”

烈禹點了點頭,從懷裏摸出那拳頭大小的黑鈺石,扔給了葛藤,葛藤瞟眼一看,單手接了過來。

突然,手一接觸到那塊漆黑如墨的石頭,竟然往下沉,葛藤臉色一變,拿上黑鈺石仔細一看。“嘶…黑鈺石?這麼大一塊。”

烈禹微笑的點了點頭,也不說話,葛藤仔細的看了幾下後,點頭道“沒錯,這的確是黑鈺石,你是想要用它來煉製什麼兵器?”

烈禹墊了墊手中的巨劍,葛藤點了點頭“恩,這麼多的黑鈺石你打算全部都煉製在這柄巨劍中?”

烈禹搖了搖頭,對着葛藤又扔了一件東西過去,“還有它!”

葛藤皺着眉頭看了一下,手中的同樣是一塊石頭,這塊石頭顏色赤紅,像是火焰一般,摸起來卻溫涼一片。

葛藤覺得疑惑,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煉器材料,也沒有聽說過有這種岩石。“這是什麼東西?”

烈禹聳聳肩道“我也不清楚,只知道,這石塊是在地底岩漿溶洞裏面找到的。裏面蘊含着火屬性能量,我想把這兩種煉器材料一起煉製成一把這樣的巨劍。”

“什麼?”葛藤驚訝道“你瘋了吧,兩種屬性的煉器材料,怎麼可能放在一起呢?”

烈禹道“是很難,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要是葛老能夠幫助我煉製這柄劍的話,應該都能夠可以。”

葛老想了想,便道“我可以幫你煉製,但我需要你的黑鈺石,我取十分之一,算作佣金!”

烈禹心裏一陣怒罵,這麼高的佣金,倒還不如去搶得了。但到了這份兒上,烈禹也不在乎那麼一點黑鈺石了,從身上摸出一小節黑鈺石,大約拇指大小,扔給了葛藤。“這裏差不多就夠了吧?”

葛藤點了點頭,神情有些欣喜,這黑鈺石非常少見,即使有,那也是如萬年寒鐵一般珍貴。

答應下來後,葛藤就開始忙碌了起來,由這兩種主要的煉器材料,再加上一些輔助煉器材料,這還是葛藤第一次煉製這麼奢華的一件兵器。也是第一次用兩種不同屬性的材料相結合的的兵器。

葛藤花了一天時間來準備,後來纔開始煉製。一個足有兩米高左右的爐鼎,葛藤光着排骨似的上半身,手裏一把鐵錘閃爍着金光。一錘一錘的往下方的黑鈺石砸下,發出一聲聲響亮的聲音。

這樣一個煉製,便花了整整五天時間。五天後,葛藤滿臉大汗的從煉器房走了出來,但五天的沒日沒夜的工作,但此刻卻是精神奕奕,一聲大笑後。葛藤手裏捧着一把寬大的巨劍走了出來。

正在外面修煉的烈禹,站起身看到葛藤走了出來,手中多了一把如豬血一般的巨劍,頓時眼前一亮,連忙接過葛藤遞過來的巨劍。這把巨劍通體烏黑,黑中帶着一絲鮮紅,就像是豬血一般。握在手裏有一種劍在我手,天下皆可去的心情。巨劍有點重,這是一開始葛藤都強調過的,兵器太重,以後施展起來會有一點影響。到最後,還是拗不過烈禹,就把全部的黑鈺石和赤鐵火石都融合起來了。

劍身寬大,刀刃並不是很鋒利,輕輕一揮,便能夠聽到這把巨劍發出一聲悅耳動聽的聲音。

“好劍!”烈禹忍不住讚歎一番,這把劍的重量比之前那把劍重了數倍之多,以自己的力量,用起來也不會覺得吃力。

葛藤臉上露出了笑容,這是他有生以來,煉製過最滿意的一件兵器了。

烈禹手握巨劍,開始揮舞起來,一套劍法下來,施展的是淋淋盡致。就連葛藤的臉上都露出驚訝的神色,看這身邊這小子,看其年齡也不大,修爲卻是跟自己也相差不多,這劍法之熟練,也是一般人所做不到的。


烈禹輕拭了額頭上的汗漬,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這把劍比自己意想的還要滿意。估摸着,自己再使用‘烈火重生’的時候,這巨劍也不會像之前每一次使用強大招式的時候,像是隨時都要碎裂一般,承受不住壓力。

“多謝葛老了!”烈禹收起巨劍,向着葛老道謝着。

葛藤隨即臉上垮了下來,毫無剛纔那般露出的笑容,冰冷的道“報酬我也獲取了,現在你走吧!”

烈禹笑了笑,這葛藤的脾氣,經過這幾天,烈禹也是清楚了幾分。分明就是那種外冷內熱的性子,倔強、孤傲、執拗,這是烈禹對葛藤的評價。

因此烈禹也是在此感謝一番,告別後轉身便走。對於葛藤的話,烈禹也承認,一塊拇指大小的黑鈺石,可以算是無價之寶了,能夠以此作爲報酬,烈禹也不覺得拖欠什麼。

葛藤看着烈禹離去的背影,想了想,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最後就在烈禹快要走出院子的時候,突然開口。

“等一下!”

烈禹轉過身,疑惑的望向葛藤“葛老還有什麼事情嗎?” 葛藤皺眉的看着烈禹,半響後,對這烈禹道“有件事情不知道你能不能幫忙?”

沒等烈禹開口,葛藤又繼續道“只要你幫我這次忙,報酬方面絕對不會虧待你的。”

烈禹看着葛藤表情有些尷尬,前一刻還在趕自己走,沒過多久便又請自己幫忙。葛藤本就是極其好面子的人,說出這句話後,不禁有些耳朵發燙。

“前輩先說說是什麼事情吧!前輩幫了小子這麼大的一個忙,只要小子能夠辦到,小子又哪有不幫之理呢?”

葛藤低下頭,像是在想事情,烈禹沒有打擾,只是遠遠的注視着葛藤。半響後,葛藤突然擡起頭,好似做了什麼決定一般。咬着牙,對烈禹說道“進來說話吧!”

說完,便頭也不回的走進了閣樓之中。

烈禹心中疑惑,但還是跟了進去。

在雜亂不堪的房間中,找了個地方與葛藤坐下。這時,葛藤纔開口道“我想讓你半月之後同我去一處祕地。”

烈禹皺眉道“祕地?葛老說的祕地指的是什麼?還有,到時候我跟你去了,我該做什麼?”

葛藤淡淡的道“有兩天的路程,我們去了之後,我需要得到裏面的一件東西,事成之後,除了我點名要的那件東西外,剩下的我們一人一半可好?”

烈禹搖了搖頭“首先,我並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地方,那裏有沒有危險,當然,危險是肯定的,但也要看值不值得讓我這麼去做。另外,你說除了你點名的那件東西外,其餘的東西一人一半,要是裏面就只有你需要的那件東西怎麼辦?那我不是白白出力了?”

葛藤老臉一紅,怒道“裏面的東西當然不是隻有這一件,雖然危險比較大,但我已經去過好幾次了,只要我們小心一點,應該就能夠得到目的了。至於去哪裏,我現在不方便給你說,一句話,去,還是不去?”

“額…”烈禹有些愕然,這樣,倒像是威脅自己一樣,不過烈禹知道葛藤就是這種脾氣,倒也沒與他一般計較。點點頭道“那好,半月之後,到時候我再來你這裏吧!”

葛藤瞥了一眼烈禹,淡淡的道“這件事情我相信你不會傳出去,否則…”

烈禹點了點頭,便起身出了閣樓。

……

幾天沒有回住宿,也不知道大熊和小灰怎麼樣了,走的時候倒沒有告訴它們,現在也不知道它們有沒有惹禍,對於大熊的性子烈禹還是知道的,這樂天城有像葛藤這樣的先天高手,以大熊小灰兩妖獸的實力,雖然可能並無危險,也難保沒有像墨虛子這樣的人。

回到住處後,烈禹並沒有發現大熊小灰的身影,攔住了一個夥計詢問後,才知道,大熊小灰早上便還在房間中,只是一會兒,便不見蹤影了。


既然這幾天,並沒有發生什麼事,那烈禹就安心了,但還是決定出去找找看。

走在大街上, 每走多遠,烈禹便看到在一家酒樓門口積聚着許多人,烈禹心中疑惑,便打着看熱鬧的心思圍了上去。

“哎喲,這是人還是妖獸啊,嘖嘖,你看看,那吃飯的動作簡直與人一般無二。”

“乖乖,什麼時候妖獸也能進酒樓吃飯了。”

“靠,你看清楚沒有啊,這妖獸是吃霸王餐,你沒看那兩邊的夥計和客人都嚇在一邊了嗎?”

那圍在門口的那些人,頓時七嘴八舌的議論起來,烈禹稍微聽了一下,臉色一變,隨後撥開人羣,到了門口處,頓時一陣頭大。

在那酒樓裏面,四處的客人都擠到兩邊,一個個對着那在一張桌子上胡吃海喝、狼吞虎嚥的大地之熊指指點點。

而幾個夥計正抓耳撓腮的和掌櫃的說着什麼。即是滿臉怒氣,又畏懼那壯碩的妖獸。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纔好。

一張桌子上,一頭像是沒有成年的大地之熊,正雙手不停的從桌子上往嘴裏猛塞着食物。而那桌子上,更是有一頭狗一般的妖獸,站在桌子上和那大地之熊一起消滅的桌子上的食物。

大熊小灰自從烈禹走了後,就一直悶在住處的房間裏,好幾天時間也沒有等到烈禹,雖然突破了先天,但身爲妖獸的大熊,也是感覺到了餓,竟然帶着小灰,悄悄的溜了出去。

烈禹嘆息一聲,無奈的搖着頭走了進去。一直走到兩妖獸的身邊,才停了下來。周圍的人無不驚奇的看着烈禹,都猜測着烈禹要做什麼。

大熊似乎是感覺到有人靠近,擡起頭,看也不看,便擺出一副呲牙咧嘴的模樣,好似在嚇唬別人一般。可剛一擡頭,卻看見是烈禹。頓時便要開口和烈禹說話,可是張開口,大熊便停了下來,它也知道,這裏這麼多人,在這裏開口說話的話,用不了多久,就會被傳得沸沸揚揚的了。

雖然沒有開口,但大熊還是停止繼續消滅桌上的食物,對着烈禹訕訕一笑。

烈禹再次的搖了搖頭,這大熊真是傻到了極品,隨後對這不遠處不敢靠近的掌櫃的道“今天的損失我陪了,這兩個是我的朋友,給你們填了麻煩,真是抱歉。”

說完,便向掌櫃的扔了一個口袋。掌櫃的接過口袋,往裏面一看,頓時喜上眉梢起來,“儘管用,不夠的話,吩咐一下就行了。”

掌櫃的非常開心,因爲烈禹給的金幣太多了,足足有幾百枚金幣。相當於酒樓兩天的收入了,那掌櫃的能不高興嗎?

烈禹坐在一邊,等待大熊和小灰吃完,大熊做錯了事,也沒有再吃了。

出了酒樓,烈禹不禁有些想笑,剛剛在酒樓裏,所以並沒有笑出來。所以一出酒樓,便哈哈大笑起來。實在想不明白,這大熊兩個妖獸居然會去吃霸王餐,而大熊儘管能說人話也只能撇着一句話不講。也不管周圍人怎麼看了,找上一桌並沒有開始動筷子的飯桌上,開始像強盜一般的坐在那裏狼吞虎嚥。

看見烈禹笑出聲來,大熊尷尬一笑,訕訕道“幾天時間沒見你蹤影,所以我就和小灰自己出來了。然後發現肚子餓了,身上又沒有錢,所以只好…”

烈禹倒不全部相信大熊說的話,想必也是大熊和小灰早就密謀好了的,不過好在也沒有發生什麼事,也沒有闖禍,烈禹倒是鬆了口氣。 烈禹剛和大熊小灰回到住處,那旭日商行的王掌櫃便親自來到烈禹的住處,原來這王掌櫃這兩天來了也不止一次,可每次烈禹都不在。


王掌櫃說,他前些日子向旭日商行總部提過,烈禹正在尋找龍眼草一事,總部也立馬回話,承諾立刻派人手尋找龍眼草。另外,萬家少爺萬遷,也在楚國京都,過些日子就趕過來。這道讓烈禹覺得有些受寵若驚了,僅僅也就一面之緣,而對方不僅給了自己好處,又處處幫着自己,烈禹心中感動。

讓烈禹感到訝異的是,這幾天在樂天城的旭日商行派了人手打聽萬紫嬌的消息,可幾天時間也沒有她任何消息,難道她們沒有在樂天城歇息?烈禹感到疑惑,要是萬紫嬌她們真的有經過樂天城並且歇息兩天的話,也不可能說找不到吧。

龍眼草的事情正在尋找中,不知道能不能尋找到,這件事情既然交給了旭日商行,那也比烈禹去尋找要強得多了,如果旭日商,都找不到這種靈草,那多半這種靈草已經絕跡了。所以烈禹也不急,每天都在自己的住處修煉,練劍,熟悉新的兵器,或者帶着大熊小灰一起出去逛逛。

十五天的期限很快就過去了,這些天,烈禹對這把黑色巨劍瞭解的更深了,對於劍的掌控也漸漸熟絡了起來。也特意帶着大熊小灰跑到城外一處偏僻的地方去試劍,這一次烈禹沒有直接使用‘烈火重生’。而是直接從烈火一式開始,然後第二式‘火中澆油’,第三式‘烈火焚天’,最後才使出最強的一招‘烈火重生’。

那強大的破壞力,讓這塊區域都一片狼藉,烈禹仔細感受過,黑鈺劍在承受最強的一擊時,一點反應都沒有。這說明了,這點壓力黑鈺劍輕鬆的就承受住了。而不像以前煉製的那把巨劍,雖然也是用上好的煉器材料煉製而成,但也與這黑玉劍相差太多,強大的招式用起來,非常的吃力,這巨劍也像是快要隨時崩潰了似的。

這一把黑色鈺劍,裏面黑紅相交,像是有兩股不同的能量在巨劍之中相互抗衡着。

烈禹非常喜歡這黑色鈺劍,烈禹給它起的一個名字,這柄巨劍是用的黑鈺石和赤鐵火石兩種材料煉製而成的,所以烈禹便叫它‘赤鈺劍’。‘赤鈺劍’因爲摻雜了這兩種材料煉製的,所以別人倒看不出來這是用黑鈺石煉製的,這樣也省的別人窺視。

因爲大熊和小灰也要跟着烈禹前去,所以烈禹先是給王掌櫃說了,這幾天自己恐怕要些日子纔會回來。

烈禹帶着大熊小灰一起趕到葛藤的住宿時,葛藤看大熊和小灰皆是先天妖獸,葛藤開始還準備與大熊動手的,後來在烈禹的解釋下,說這兩妖獸是自己的朋友,葛藤才警惕的收手。只是那警惕的目光不時的掃向大熊和小灰,同時也對烈禹另眼相看起來,身邊跟着兩個先天妖獸,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歷?

稍微準備一下,葛藤就和烈禹,帶着大熊和小灰一起出發。葛藤是一名先天君者中期的武者,而烈禹雖然是先天君者前期,但給葛藤的一個感覺便是,這烈禹並不是表面那麼簡單。

倒是讓葛藤大驚失色的是大熊,大熊在後來突然冒一句人話時,這個老頭險些一個踉蹌摔倒在地。在經過烈禹的多次解說,這大熊是在誤食了萬獸森林中一種奇特異果後,不僅順利的突破了先天,而且還能開口說人話。葛藤看向大熊時也充滿了好奇,大地之熊雖是不少,但能夠突破先天的,幾乎沒有。大熊誤食奇果後能夠突破先天,倒也說得過去。

因爲都是先天武者和先天妖獸,由於也是行走得快速,所以兩人兩獸只用了兩天時間就到達了目的地。

這是一片小森林,說是小森林,只不過是因爲烈禹瞭解過萬獸森林之大,所以才這麼認爲。

在這片森林中,兩人兩獸沒有花多長時間,葛藤便首先停了下來。

這時候烈禹才發現,這片區域中,雖說與前面一般無二,但卻毫無生氣。前方偶爾還能看到一些實力低價的妖獸,但這片區域連一隻野獸也沒有,安靜得可怕。

“這裏是什麼地方啊?”烈禹皺着眉頭,輕聲問道。後面的大熊和小灰也是安靜的沒有開口,只是警惕的看着四周,顯然,他們也是發現了不對之處。

葛藤沒有開口,仔細的看了看這片區域,在這個地方尋找了許久,才找到一個被雜草掩蓋了的深坑。

葛藤對着烈禹道“一會兒跟我下去,我們的目標就在這個洞穴裏。”

說完,看了看四周,發現沒有可疑之處後,便首先跳了下去。

烈禹想了想,對大熊小灰說了幾句後,也跳入了深坑之中,大熊小灰相繼跳了下來。

在經過幾秒鐘的急速下墜後,烈禹便感到了腳踏實地的感覺,接着大熊和小灰也掉落了下來。烈禹心中驚訝這個深坑恐怕有上百米之深,隨後便向四處看了一下。

那葛藤便在不遠處,皺着眉頭四處看了看,沉聲道“這地方有人來過!”

烈禹一驚,連忙問道“有人來過?之前的時候有人來過嗎?還是說,有人先一步知道這個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