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趙烜也真是的,幹嘛對她笑得那麼燦爛勾人心魂? 「主人,該進去了。」

海顏在旁的輕聲提醒還在發愣的雲邪。

雲邪甩了甩腦袋,讓自己精明的大腦回來,朝海顏點了點頭,「好。」

眼下,最主要的是把這最後這一關給通關了才是,這樣對自己以後才會有大好用處。

丹藥堂殿考場上,從第二關留下來的人,僅僅只有六十人。

從初試的三千多人,到了這一關,只有六十人。

而且這一關過後,也不知道會有多少能夠過關。

進入考場,考生只能帶一個助手進入考場,雲邪沒有猶豫,直接帶著海顏交了竹牌,便由那人領著自己所到的位置,正好是六十號的大圓台。

而這一次,台上乾淨的能照出自己的影子,愣是什麼都沒有。

奇怪!

不是說煉丹么,怎麼會啥都木有?

雲邪挑了挑峰眉,靜靜的站在那裡,靜待這次丹師考核公布的內容。

沒有等候多久,瀟涵殿主帶著龍九、文敏一起走進了這考場,她站在高位,朗聲宣佈道:「今天是丹師考核的最後一天,這一關也事關運氣與實力結合。這裡有一個竹罐子裝有一百二十根的竹條,你們一個個上前進行抽取。每根竹條下面寫有三樣藥材,這三樣藥材是需要你們在考核的時候必須用上。

如果不懂得用這三味藥材煉丹,出局。反之,丹成者,通關!另外,本次丹藥堂殿招取黃品丹師的名額只有十人,丹階高者得之。在此,我在祝大家好運!龍長老,把竹罐子拿下去給他們逐個抽取。」

「是。」

龍九點了點頭,手裡捧著竹罐子,一步步的走向考生,當下抽取竹籤,隨即公布三種藥材的名字,隨後就有人送上這三種藥材擱在桌面。

一個個輪著下來,有人歡喜,也有憂愁。

所有在場的人,她只留意兩個人,一是段銘軒,二便是與自己進行過丹斗的墨顏。

那位墨顏姑娘,雖說臉上有一塊巨大的胎痣,但卻依舊不損氣質,靜靜的站在那裡,宛若山間盛開的蘭花,靜香綻放。

段銘軒抽取到的是:忘憂草、雪蓮、毛芝蘭。

墨顏抽到的則是:爪松、皮晶絲、火芽花。

當龍九走到雲邪的面前,「請抽籤。」

雲邪微微一笑,接過那竹罐子,輕輕的搖晃了幾下,然後伸手從中抽了一根,自己看了一眼,不由心中一沉,將竹籤交還給了龍九。

運氣還真不算太好!

龍九拿過竹籤,眼眸中有著惋惜,盡忠職守的宣布:「六十號雲邪,抽取三種藥材,分別是:月巧水、銀柳露、鐵蓮。」

緊接著,身後的人立即將月巧水,銀柳露、鐵蓮一併擱在了她的大桌上。

看著那三樣東西,雲邪面上淡然,腦子卻在拚命的轉了起來。

到底是哪種丹藥,可以把這三種藥材可以用上的?

當搜尋了自己腦海里的記憶,突的想到一種補品,只是這東西,卻是這竟是黃品頂階的丹藥!

黃品頂階的煉製,並不弱於玄品丹藥的困難! 雲邪本想低調的取得這黃品丹師的徽章,竟抽到這玩意。

她只是在心中感嘆一句,墨顏正好在她旁邊,她看著自己前面的三種藥材,突然露出了一絲笑意。

抽籤完畢,龍九則是宣布,「接下來,請仔細思考,一刻鐘內,請報出你們想要煉製的丹藥,我們自會給你們備好這種丹藥的藥材。如果報不上丹藥者,出局!」

六十人里沉默片刻,最後卻是有一人打破了沉靜。

他揚聲說道:「三十五號梅子光,我煉製黃品六階力元丸。」

他的面前那三種藥材,元草、回芝、靈竹,正是力元丸的主材料。抽籤的運氣不錯,既不算太難,也不算太簡單。是否能把丹藥煉出來,還在於看個人實力!

龍九看了他面前的藥材一眼,「准許!煉丹材料只給一劑,失敗者出局,丹成通關,可明白?」

「是。」

梅子光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

梅子光得到了藥材后,得意洋洋的看向雲邪,他今天一定要把雲邪狠狠的往下踩!

而雲邪卻連個眼光都不甩給他,這讓梅子光更怒了!

哼!

廢材就是廢材,一會要是說不出丹藥名的話,看他還怎麼拽!

有一便有二。很快,第二個人冒出來,他朗聲說道:「一號段銘軒,黃品八階回魂丹。」

墨顏緊追其後,「五十九號墨顏,黃品頂階洗髓丹!」

雲邪一聽墨顏報的名字,不由微愕,隨後更覺得好笑,這墨顏是想要與自己一較高下啊。

當聽到墨顏的話后,全場一片寂靜。

黃品頂階啊!

所有人的眼神都朝墨顏的方向射了過去,皆是帶著震驚。

墨顏則是看著身邊的雲邪,幽幽的說道,「雲公子,你煉製的應該是黃品頂階固嬰丹。因為,你的藥材只有這一種丹可煉。」

「墨顏姑娘好眼光。沒錯,我正是要煉黃品頂階固嬰丹。」

雲邪淡淡的贊了一句,坦承了自己要煉製的丹藥。

眸眼微眯,打量著墨顏,這姑娘該不會是和自己杠上了吧。

什麼?

全場紛紛倒吸一口氣!

歷年來,從未有人在考核中煉黃品頂階丹。

因為這個難度不是普通的難!

堪比玄品丹師的考核,成功的機會太過於渺茫!

誰會傻逼似的選擇這黃品頂階丹藥來煉呢?

更何況,只要丹成就算通關!何須給自己那麼大的難度?

今天卻是兩個人直接提出了要煉黃品頂階丹藥,足以讓他們心生畏懼,甚至還有不少人心情激動,如果黃品頂階丹藥煉成,他們也是頂階丹藥的見證人。

龍九看了看雲邪,再看看墨顏,不由苦笑,「二位真的要煉這黃品頂階丹藥?」

未等他們二人回話,之前的段銘軒傻小子居然插了一句,「龍叔,我想換丹藥,我也要煉製黃品頂階玄皇極丹!」

嘩!

全場震驚!

今天是什麼鬼日子,接二連三的人冒出來,說要煉製黃品頂階的丹藥?

龍九瞪了他一眼,「你的意思你不煉回魂丹了?」

段銘軒認真的神情,沒有一絲玩笑,答道:「是,剛剛我沒有想好。現在想好了,皇極丹才是我想煉的。」 得!

有了段銘軒的冒出來,龍九不由的抽了抽嘴角,他現在只覺得初生牛犢不怕虎。

一個個還以為這黃品頂階的丹藥是大白菜,隨時可煉成不行?

黃品九階丹藥的難度是會出丹象,只要丹成,煉丹者就可以自主的催動丹象與同品階的斗丹,輸了也不會有任何損失,贏了還會晉陞的好處;

但是黃品頂階則是先形成丹象,隨後就會主動與同等階的丹象發起攻擊,不分出勝敗,絕不成丹。分出勝負后,輸者會從黃品頂階降到黃品七階,而勝者,則是會從黃品頂階到達玄品頂階,再衝上地品三階!

這只是打敗一種丹象就能獲得的好處,若是以一勝二的情況,那麼這枚黃品頂階丹藥,可以直接晉陞到天品六階,成為九曲天丹里的強悍丹藥。

龍九還愣在那裡,段銘軒卻有些迫不及待,再一次的開口,「龍叔,請您同意!」

「來人,給他準備皇極丹的丹藥。」

龍九同意了,畢竟段銘軒昨天有實力煉製出黃品七階的定靈丹,想來也會有一半的機會煉成皇極丹。

至於雲邪和墨顏的實力,以他們二人昨天進行的丹斗,他根本不懷疑這二人會成功。

只是,這麼一來,他們三人斷然不能在這裡與大夥煉丹。

一旦丹象出,會幹擾別的考生。

瀟涵想了想,站出來,對大家說道:「現在有三名考生要參與黃品頂階丹藥的煉製,為了大家的安全,以及接下來的煉丹考核,我會安排他們在另一個考場。」

「等一下,我也要煉製黃品頂階丹藥!」

一道女聲突然響起,她那珠圓玉潤的嗓音帶著笑意。

當她站出來的時候,瀟涵瞳孔微縮,但隨後點頭,「不知道夙嬈你想煉什麼?」

「復原丸。」

復原丸,可以使受到外傷的傷者,服下之後,全部外傷會全數完好復原。

而這黃品頂階的復原丸與黃品三階護體丹有著明顯的區別:護體丹只能針對外傷者的一個較大的傷口進行傷口癒合,但受到傷害的地方,該疼痛的還是會繼續疼痛,而復原丸則是把全身的傷品全部復原如初,這就是本質的區別。

「好,你們四人跟我來。」

瀟涵帶著他們四人進入了另一個煉丹的房間,在那裡地方空曠,正好有四個煉丹位置,適合他們一人佔一個位置。

待他們四人選好位置,瀟涵這才說道:「現在你們可以提出你們的要求,需要什麼樣的丹鼎,只要丹藥堂殿有的,都可以提供。」

段銘軒卻搖了搖頭,「殿主大人,我還是需要鐵鍋。」

「我也是。」

雲邪笑了笑,緊追其後。

「請給我鐵鍋。」

墨顏面色冷漠,不改變初衷。

這三個人,又是鐵鍋煉丹!

夙嬈暗自握了握拳頭,隨後面色淡然的說道,「我可以用自己的丹鼎嗎?」

瀟涵點頭,「需要給我們檢查過了,即可以使用。」

夙嬈伸出手,一道玄色入手,一品丹鼎浮在她的手心上,「這是我的丹鼎,玄銅鼎,請檢查。」 瀟涵只是瞄了一眼那玄銅鼎,便可以知曉那丹鼎是否有藏別的東西,當即點頭,「可以。」

隨即眼神看著雲邪他們,「你們呢?可還有別的請求?」

段銘軒搖了搖頭,墨顏只是沉默。

雲邪見狀,嘿嘿一笑,「我有一請求,不知是否當講。」

瀟涵見這小子露出一臉真誠無害的笑時,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發毛,卻不得不說:「雲世子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是這樣的,我們四個人煉製出來的黃品頂階丹藥,按理來說是可以由我們本人以半價的價格購買回去。若是我們煉丹的人不想買,可否讓有需要的我購買呢?」

雲邪堆著笑臉,直勾勾的把自己的想法給提了出來。

半點也沒有掩遮那赤果果的心思——爺我就想買你們煉好的丹。

重生軍嫂是神醫 段銘軒愣了一下,「雲世子,雖說我們煉的是黃品頂階丹藥,但四個人必定會產生丹象,成功者還好說,失敗者的話,頂階丹藥是退到了黃品七階,這樣的丹藥,你還要?」

「是,我要。」

雲邪認真的點頭,品階是掉到七階,並非指這丹藥是黃品七階就能煉出來的。

這裡失敗的頂階丹,是指這丹藥的功效整體減掉三成,所以才會降到七階。

實際上,這丹藥的功效,還是有顛峰之際里的七成功效,幹嘛不買?

「我沒意見。」

墨顏當下表示自己的觀點。

夙嬈則是略思了一會,然後點頭,「好,我同意。」

段銘軒見狀,兩手一攤,一臉無辜之色,「我是個窮小子,怎麼可能反對?」

雲邪看向瀟涵,「殿主大人,您的意見呢?」

「你們當事人都沒有意見,我怎麼會有意見呢?」

瀟涵淺笑,對於雲邪這個提議,她只覺得好笑,丹還沒成呢,就惦記著別人家的丹,想要買回去了。

世子算計的本事,也是讓她大開眼界。

雲邪笑得一臉溫和,「那我也沒別的請求了,可以開始了!」

於是,他們四人在這間獨立的煉丹室,開始了他們為期兩天的煉丹考核。

這是整個丹師考核的最後一關,也是他們面對最難的一關。

都是黃品頂階的丹藥,而且四人同煉,如果四個人都煉成的話,如果有一對三而取勝,那麼這枚丹藥絕對可以晉陞到了天品頂階之尊!

甚至會成為這南樂國第一枚絕頂天丹的存在!

雲邪勾了勾唇,她知道冷宮裡的姨母心思憂慮,一直想給那孩子煉製什麼滋補的葯,現在想來,如果她能一舉煉出取得九曲皇嬰丹,那這孩子只要不受到外力的刀劍之傷,斷然不可能會胎死腹中。

甚至在出生后,天賦異稟,絕不是尋常人能比擬的。

看著夙嬈、段銘軒、墨顏,他們三人的煉丹天賦不低。

老祖渡劫失敗之后 想來那黃品頂階丹,只要他們拼盡全力,不出差錯,定然會出丹象!

而她今天,憑藉丹象的勝力,就是要把這逆天的九曲皇嬰丹給弄出來!

拼上以前的丹神尊稱,她也一定要贏! 雲邪在丹藥堂殿努力的開始著手煉固嬰丹,而趙烜拿到了她給的仙皇芝靈液回到了天烜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