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那麼,犯人就是員工甲嘍!

黎曉曉就是那個員工甲……

想到這一點,黎曉曉無語了半晌,冒出一句,“MMP!” 工程的進度很快。

週末黎曉曉去大楓山基地“視察”的時候,用於試驗四維立方體的建築主體已經全部完工、開始佈置管道線路了。

這也是黎曉曉的要求,其他的東西可以暫緩,但這個地方必須第一時間建立起來。

“還有多久可以投入使用?”黎曉曉問。

“半個月吧!”言千殤笑着回答,“我都沒想到會這麼順利,半個月後我就會投入對四維立方體的第一次試驗。”

黎曉曉點點頭,問了一個不相干的問題,“老言啊,你說,如果有一個高維生物來到我們的三維世界,會以一個什麼狀態存在呢?”

言千殤愣了一下,“這個很難說,就說如果一個大活人能進入二維世界,那麼理論上他會變成一個‘紙片人’,但實際我們並不能證明這個理論的正確性,他有可能只是一個黑色的影子,或者其他什麼狀態,但無論是什麼狀態,我認爲都會是變成二維世界的生物能夠理解的存在。”

黎曉曉點點頭,“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說,如果一個高維生物真的來到地球,我們看到它的話不會產生‘這特麼什麼玩意?肯定是個外星人!’的想法,因爲它的形態肯定是我們所能認知的形態,比如說……一隻蟲子,對吧!”

“是這個意思。”言千殤笑道,“不過只是我個人的猜測而已,並不是什麼權威理論。”

“你問這個幹什麼?”言千殤有些好奇。

黎曉曉笑笑,“沒什麼。”

又轉了一圈,黎曉曉看大家都在忙,他便無所事事的溜達到河邊洗了把臉,剛剛站起來轉身,立刻驚叫一聲,一個沒站穩噗通往後仰倒一頭栽河裏去了……

無面站在距離黎曉曉幾步遠的地方,無語的看着他狼狽的從河裏爬出來。

黎曉曉擰了擰溼淋淋的T恤,用幽怨的小眼神瞪着無面,“你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出場麼? 直播之女野人養成日誌 非要整的跟恐怖片的BOSS出場似的麼?很嚇人啊大哥!”

這時候,王瀟南剛好走到樹林邊緣打算去找黎曉曉的,剛巧看到黎曉曉從河裏爬出來走到無面面前,便停住了腳步,靜靜的看着。

距離有點遠,雖然能看清楚那倆人,但王瀟南並不能聽到他們在說什麼——王瀟南也沒有偷聽的打算,他暫時沒有能力去招惹無面。

無面打量了一下黎曉曉,“一段時間沒見,你又變強了不少,進步很快啊!”

“我不是跟你說了麼,我把路西法給幹掉了。”黎曉曉笑道,“然後我把路西法的殘魂給吃了,對了你上次說話說一半沒說完。”

黎曉曉雞賊的開始套無面的話,“你是想說即使帝皇級玩家穿一身神裝也不是路西法的對手吧!但我的的確確是把路西法給殺了,你後面也沒再聯繫我問我怎麼殺的路西法,是不是你知道那個能讓我這個等級的玩家殺死路西法的唯一方法?”

ωwш★ Tтkд n★ ¢ o

“哦。”無面說。

黎曉曉等了好幾秒,也沒等到‘哦’下面的後文,不由得鬱悶道,“你就沒什麼想說的嗎?”

“有什麼可說的?”無面毫無情緒。

黎曉曉:……

你咋就不按套路出牌呢?你這樣讓我很坐蠟啊……

“我今天來,是把這個給你的。”無面掏出淨化好的魂玉遞給了黎曉曉並提醒他,“淨化好了不代表今後不會被污染,你自己注意點,別作死,墮落的神族沒有什麼好下場。”

黎曉曉伸出的手又縮了回去,“你的意思是,帶着這玩意有風險?”

無面拋了拋手中的魂玉,“用這個東西,就像養狼,調教的好了,自然是很大的戰鬥助力,若是調教不好,轉頭一口把你給咬死也不是不可能。”

“那該如何調教呢?”黎曉曉問。

無面搖搖頭,“每一塊魂玉的性質都不相同,每個玩家的識海也不相同,所以這事兒我幫不了你,你只能自己琢磨去。”

黎曉曉嘴角抽了抽,心想小爺日理萬機,忙滴很,哪裏有工夫琢磨這玩意?

“無面。”黎曉曉看着無面手中的魂玉,說道,“我可以用這個東西跟你做個交易嗎?”

“那要看你想要的東西用魂玉付不付得起了。”無面沒有拒絕,淡然說道。

黎曉曉翻了個白眼,說,“我在之前的副本里無意中得到一團灰色的未知能量,我就是用那團能量殺死了路西法……我想知道那種能量的詳細信息,你一定知道的吧。”

“抱歉,我並不知道。”

出乎黎曉曉的意料,無面想也不想的便立刻回絕了他,但是無面卻沒有把魂玉還給黎曉曉,而是收了起來轉身離開,丟給黎曉曉一句話,“這東西現在對你來說的確用處不大,我便拿走了,你想到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再聯繫我,我這裏好東西並不少,神裝也是有的……”

無面消失在黎曉曉的視野中,黎曉曉撓撓頭,有點不明白無面這是唱的哪出。

他看得出,原本無面就是來還給他魂玉的,結果在他說出灰色能量之後,無面果斷拒絕了他的交易提議,卻不還給他魂玉,還要他換個交易的物品?

強買強賣啊這是!

魂玉對無面這種大佬來說應該不是什麼特別珍貴的東西吧,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黎曉曉滿腦門子問號。

而在樹林裏看到這一切的王瀟南,則是滿腦門子的歎號!!

就像是無面說的,每一塊魂玉的性質都不一樣,都有自己獨特的氣息,而王瀟南在看到那塊魂玉的一瞬間就確定,那正是原本屬於他的魂玉!上面的氣息,與他記憶中的一模一樣!

果然是無面嗎?但無面剛剛想把魂玉給黎曉曉是什麼意思?雖然黎曉曉拒絕了……

懷着滿心疑問,王瀟南走到正脫了上衣擰着的黎曉曉身邊,裝作隨意的問了一句,“曉曉,那個傢伙找你幹什麼?”

“他想跟我做個交易。”黎曉曉一邊擰一邊也隨意說着,“不過交易的東西沒談攏,不歡而散。”

“哦。”王瀟南點點頭,這樣的話,便是很合理了。

可惜王瀟南不知道,他理解的和黎曉曉說的的完全是兩個意思…… 喬羽躺在密室的地上,渾身溼淋淋的、一動不動,宛如剛剛從水裏撈出來的死狗一般。

半晌,他的眼皮子顫動了一下,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放空一般的盯着天花板又是半晌,喬羽才慢吞吞的從地上爬起來,動作極爲的僵硬不自然,就好像這具身體不是他的了一樣。

站起來緩了一下,喬羽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脫掉,露出精壯的身體,東摸摸西捏捏之後,喬羽小聲嘀咕,“看起來也沒什麼不同……”

他也沒穿衣服,就那麼LUO奔出了密室,到浴室好好的衝了個澡、洗去一身汗漬。

擦乾淨水漬,喬羽站在鏡子前扭頭,摸摸鑲嵌在後頸上那個黑色薄片,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神色。

那是戰鬥傀儡的第二心臟,只要他大腦還完好,就算心臟被打爆了也不會死,修理翻新一樣照樣活蹦亂跳的。

同時,這東西還取代了他的精魄,成爲了新的力量之源,一個比之前更爲強大的力量之源。

只是,這樣的他,還算是個人類嗎?

喬羽對着鏡子沉思了許久,穿好衣服,面無表情的出了房間……

洛小白今天輪值,負責巡視“遊戲大廳”。

只是她顯然有點心不在焉,不時的東張西望一番,也不知道在找什麼。

過了一會兒,代冰如往常一樣笑眯眯進了大廳,一路和大夥兒打着招呼,經過洛小白的時候他也照例打了招呼,“小白,早啊!”

“冰哥早!”洛小白招呼一聲,順口一問,“這兩天怎麼不見喬盟主過來啊?”

代冰心裏也有點疑惑,這兩天他給喬羽打電話,一開始是無人接聽,到後來直接關機了,打電話給喬羽的管家,只說他進了密室一直沒出來。

進密室代表着在打副本,可是你丫的一個副本打兩天?逗我玩呢?

代冰也不是傻子,洛小白一個盟會裏的小透明去關心喬羽來沒來幹什麼?她又不是喬羽那夥子心腹的一員,更不是喬羽那夥子迷妹的一員,這麼問,顯然是別有緣故啊!

代冰沒有回答洛小白的問題,反而笑眯眯的反問,“小白啊,我幾天不來盟會總部怎麼不見你關心啊?這麼關心喬盟主,莫不是你也愛上他那張破臉了?”

菩堤若生 洛小白嘴角抽了抽,還是按照自己的原計劃,不好意思的說,“冰哥說哪裏話,只是上次喬盟主打本不是帶上我了嗎?後來副本里出了些意外我們分開了,最後看到他的時候是和加百列決戰,然後路西法降臨我們都被定住了,恢復之後就不見了喬盟主,他不在,打BOSS的獎勵都被別人給霸佔了,我和柳澄姐除了基礎獎勵毛都沒分到一根,所以就想問問喬盟主爲啥提前退出副本了。”

“《康斯坦丁》副本?”代冰眼皮子跳了跳,又問,“在路西法降臨之前,喬羽在幹什麼?”

“喬盟主在把康斯坦丁殺了。”洛小白很“老實”的說道。

代冰:……

“他殺康斯坦丁幹什麼?腦子有坑嗎?”代冰有點不信這是喬羽會幹出來的事情。

洛小白聳聳肩,一副“我哪裏知道他在想什麼”的表情。

“他不會被路西法給幹掉了吧……”代冰自語。

洛小白使勁搖頭,“沒有。”

代冰翻了翻白眼,“他沒死你擔心個屁!等他哪天死了你再來擔心吧!”

“代冰,你就那麼想我死?”一道冷冰冰的聲音從倆人背後傳來。

代冰和洛小白一起轉頭,看到了撲克臉的喬羽。

看到喬羽的樣子,代冰彷彿嚇了一大跳般,“嚇!喬羽!你今天竟然是板着臉的?!竟然沒有露出噁心人的微笑?!”

喬羽的臉更黑了。

代冰又伸手賤兮兮的拍拍喬羽的肩膀,說,“這樣纔好嘛!做人就要坦坦蕩蕩的以真面目示人,每天演戲累不累啊,你又不是個演員!”

喬羽真想一巴掌呼死眼前這個討人厭的傢伙,不過還是忍了。

代冰可以被任何人殺死,但不能死在他手裏,不然冰羽盟就要亂了。

喬羽瞪了代冰一眼,沒好氣的把他的手甩開,徑直走向大廳中的一個座位,那是喬羽的一個心腹手下,剛剛打完副本,正坐在椅子上放空。

喬羽走到他旁邊,直接問,“上次讓你調查的事情,調查好了嗎?”

那人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立刻拿起手機,“早就調查好了,我這就把資料發給您。”

喬羽收到資料瞧了一眼,便又大步流星的離開了大廳。

不遠處的洛小白眼睛珠子轉了轉,笑嘻嘻的走到那人身邊,拍拍他的肩膀,“老常,今天我生日,中午請大家吃飯喝酒,你來不來?”

常益立刻應下,“來啊!能白吃白喝爲啥不來?”

……

喬羽出了總部,立刻用手機訂了一張最近的去雲城的機票直奔機場。

很顯然,他已經等不及去找黎曉曉算賬了。

如果不是黎曉曉那個混蛋,他又怎麼會落得如此下場?!如今戰鬥力是比以往更強,但,卻是成了他人的奴隸一般,這叫心高氣傲的喬羽怎麼能不心存怨恨?!

而怨恨的對象,自然就是那個可惡的黎曉曉了。

其實黎曉曉也一直在擔心喬羽殺過來找他麻煩,不過等了兩天卻是風平浪靜,那邊柳澄也沒發來什麼消息,聯想到副本里路西法對喬羽做的事,讓他覺得喬羽肯定是出了什麼事,但到底出了什麼事,他就不得而知了。

下班時候,如往常一般,黎曉曉打了個車去往貓吧準備找基友們喝酒吹牛。

可是剛剛踏進貓吧,他就頓住了腳步,有種扭頭就跑的衝動。

這會兒時間還早,夜生活還沒開始,貓吧裏除了那幾個黎曉曉的好基友,只有一個人。

一個穿着騷包白西服的人,坐在進門正中的小桌旁,正呷着一杯雞尾酒。

不是喬羽是誰?!

黎曉曉和喬羽那點破事這屋子裏的人誰不知道?所以大夥兒都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讓黎曉曉跑都沒法跑。

他敢打包票,如果他跑了,這屋子裏有一個算一個,連只貓都不會活下來!

黎曉曉揉揉臉,換上一副燦爛的笑臉,硬着頭皮走了過去,“喬盟主啊,真是稀客!” 喬羽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西裝的領子,沒有平時那僞善的笑容,冷着一張臉毫不客氣用充滿殺氣的眼神望着黎曉曉。

“跟我走一趟吧!”喬羽說着,徑直走到貓吧門口,推開門,扭頭看着沒動彈的黎曉曉,“走就死你一個,留就死你們全部,你考慮考慮。”

說完喬羽走出門口,抽出一根菸點了起來。

錯愛冷麪首長:假婚真愛 郝帥想說什麼,被黎曉曉用眼神阻止了,他衝酒吧內的衆人搖搖頭,指了指自己手裏的手機,便轉身跟着喬羽出去了。

看到黎曉曉出來,喬羽把剛剛抽了兩口的煙一丟,狠狠一腳碾滅,猛地一蹬地,風一般的掠了出去!眨眼間便衝出好遠!

黎曉曉沒吭聲,默默跟上。

兩道幾乎看不清的影子在雲城內穿梭,很快便來到城市邊緣一處圍起來的空地。

這是剛剛賣出的一塊土地,開發商只是將其圍了起來還沒正式開始動工,所以裏面一個鬼影子都沒有,是個殺人拋屍的好地方,只要埋的夠深,讓他們挖地基也挖不到,那麼將來樓蓋起來,也就再也找不到屍體了。

“據說開發商請香江的大師看過風水,這裏可是風水寶地。”喬羽看着黎曉曉,“不知你對這塊埋骨地滿不滿意?”

黎曉曉有些疑惑的瞅着喬羽,他感覺喬羽與以前完全不同了。

黎曉曉自打真正開啓了血脈傳承之後,對於邪惡氣息的感覺非常敏銳,之前遇到喬羽的時候,他身上總是散發着一股子讓人噁心的邪惡味道,可是如今,他身上那種味道竟然完全消失無蹤了!

九盡春回,十里錦繡 取而代之的,是一種及其陌生、卻又有點兒熟悉的味道,只是黎曉曉搞不懂這一絲熟悉源自何處。

“你真是喬羽?”黎曉曉忍不住問出來,“不會是別人冒充的吧!況且,你如果想在現實裏對付我,應該早就來了,何必等到現在?你就不擔心這麼光明正大的殺了我爲你帶來無盡的麻煩,畢竟,我的身份你應該是知道的。”

喬羽點點頭,“你的身份的確是個麻煩,畢竟,穆大王勢力之大,麾下也不乏能人異士,帝皇級玩家在他面前也不算什麼,但……我等不及了。”

喬羽兇狠的目光直射黎曉曉眼睛,“我一刻也等不及了!”

喬羽當然不會告訴黎曉曉,他等不及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因爲,他現在的“主人”可不一般,只要有“主人”的支持,即使穆大王,也拿他無可奈何。

“別說廢話了,有什麼本事就拿出來,我今天讓你死的心服口服!”喬羽一雙拳頭捏的咯咯作響,死盯着黎曉曉說道。

黎曉曉默默的看了看喬羽的拳頭一眼,“你不變身打得過我嗎?畢竟我現在也不是吳下阿蒙了!”

黎曉曉一句話就戳中了喬羽心頭的傷口,戳了他個鮮血淋漓!

喬羽眼睛瞬間泛紅,怒吼一聲,合身撲來,頗有些野外熊瞎子的氣勢,奔跑中帶起的勁風致飛沙走石,高速揚起的泥土自黎曉曉臉側刮過,刮的他臉上生痛!

MMP!這混蛋好像更強了……

黎曉曉當然不會選擇和喬羽硬碰硬,雖然被喬羽威脅了要殺死郝帥他們而不得不跟他來這裏單挑,但傻子纔會和他正面剛呢!這會兒可沒神裝在手!

所以黎曉曉扭頭就跑,和喬羽在這偌大的工地裏玩起了“來追我啊追上我就讓你嘿嘿嘿”的遊戲。

喬羽雖然對於黎曉曉這種不要臉的行爲十分氣惱,但卻也沒說什麼,只是冷笑着追逐黎曉曉,心說你跑啊,我看你的體力能支撐到幾時!待你跑不動了,我便先把你手腳打斷,再好好的炮製炮製一番!

喬羽和黎曉曉在玩你追我逃遊戲的時候,這邊郝帥已經報了警。

是的,報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