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footer

郭嫂拉著天佑和天寶,文清則抱著蓁蓁,拉著妞妞,準備離開。可就在這時,天寶忽然哇的一聲哭出來,掙脫了郭嫂的手,跑到葉簡汐跟前,嚎啕大哭:「媽咪,你別走,寶寶捨不得你離開。」

他這一哭,引得其他三個也都跟著紅了眼眶。見情況沒辦法收拾,葉簡汐為難的看向慕洛琛。

慕洛琛伸手把天寶抱起來,說:「傻兒子,你不是已經是男子漢了嗎?男子漢可不能哭的!還有,爸爸媽媽只是去一段時間,等把妹妹接回來,就會跟大家匯合了。」

擦乾淨了天寶臉上的淚水,慕洛琛把他交給了郭嫂。

兩人轉身朝著安檢通道走。

「簡汐!」

即將進入安檢通道,身後驀地響起了一聲熟悉的喊聲,葉簡汐回過頭,看到了溫如意、裴娜四人,風風火火的趕過來。

到了她跟前,溫如意氣喘吁吁的說,「幸好趕得上了。你這女人,怎麼不等我們,就要跑了?」

葉簡汐被幾個小傢伙弄得哀傷的情緒,此刻被她這麼一吼,消去了大半,笑著說:「你還好意思問我呢,你看看這都幾點鐘了?昨天風流過頭了吧?」

溫如意有些不好意思,「沒有,只是太累了,睡的太死,沒聽到鬧鐘響。」

裴娜也幫腔道,「是呀,我還是第一次知道,結婚那麼累。」

葉簡汐看著紅光滿面的兩人,伸手拍了拍她們的肩膀:「你們兩個,一定要開心幸福呀,等我回來,可不許愁眉苦臉的。」

「嗯,你也要平安回來。」

溫如意說著,上前一步,抱住了葉簡汐,幾秒后鬆開。

裴娜嚷嚷著,「我也要抱抱。」

不管葉簡汐是否願意,直接撲過去一個熊抱。

等她們道別完,慕洛琛說:「走吧,時間不多了。」

國內沒有直飛敘利亞的航班,還中轉,才能到達目的地。錯過了現在這班飛機,那他們下一班飛機要凌晨兩點才能轉乘了。

慕洛琛不想葉簡汐那麼辛苦。

葉簡汐深吸了口氣道:「嗯,那我們走了。」

說完,她轉身握住了慕洛琛的手,走到了登機安檢通道。安檢順利的過關,有空乘人員,引導他們前往貴賓室。

轉角的剎那,溫如意忍不住大喊:「簡汐,一定要和洛琛平平安安的回來!」

葉簡汐腳步頓了頓,沒有回應她,隨後快速的往前走,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忍了那麼久的眼淚湧出了眼眶。 第1550章番外:危險叢生

寬大的玻璃牆外,不停地有飛機起起落落,葉簡汐和慕洛琛坐在候機室里,默不作聲的等了十幾分鐘,大廳開始播報,可以登機的航班。他們所在的航班也在其列,兩人起身上了飛機,慕洛琛低聲詢問,她有沒有哪裡不舒服的?

葉簡汐搖了搖頭。

慕洛琛拿了一張薄毯,蓋在她身上說:「那就睡一覺吧,這次旅途有五個小時,等下到了D國還要轉機,會很辛苦。」

葉簡汐聽話的背靠著座椅,閉上了眼睛,盡量讓自己放鬆心情。

飛機起飛的那一刻,她側頭,看了眼腳下逐漸縮小的熟悉城市,又看看身旁的慕洛琛,心情平靜無比。

只要有他在自己身邊,那不管發生任何事,她都不會怕。

……

D國。

從飛機上下來,已經是傍晚,正值秋天,D國的氣溫明顯的比A市低了不少,葉簡汐忍不住打了個寒噤,隨行的傭人打開裝衣物的行旅箱,拿出外套,遞給了他們。穿上去,這才感覺好了一些。

等待候機的過程中,葉簡汐打量了一下四周。這裡是D國最大的國際機場,可建設的設施,還不如國內的二線城市的航站樓大。而據她所知,這裡已經是周圍國家,唯一一個經濟發展比較好的國度了,不知道真正到了敘利亞那邊,又會是怎樣的情況。

葉簡汐裹緊了身上的外套,扭頭問慕洛琛:「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

「嗯,我們去附近的餐廳吃點東西吧。」

「好。」

叫上隨行的人員一起,一行十幾人找到了航站里最好的餐廳。 霸道追妻,高冷總裁別鬧了 但即便如此,裡面的食物還是慘不忍睹,好幾個人員都吃不下去,拿出自己帶的食物就著熱水,填飽了肚子。

葉簡汐和慕洛琛卻吃的格外的認真,因為雖然味道有點怪怪的,但至少食材是新鮮的。且,到了敘利亞那邊,這些食物都成了奢望。

總算填飽了肚子,飛機也差不多來了。

機場的人員用英語開始播報信息,隨著人流登機,再度奔赴上了前去敘利亞的旅程。

D國與敘利亞接壤,所以轉乘耗費的時間並不多,只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可敘利亞的緯度高,更加偏北一些,所以天黑的挺快。

在A市五六點鐘,天還是亮著。可抵達敘利亞時,六點鐘,外面的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葉簡汐和慕洛琛從機場里出來,外面的情景,果然與D國截然不同,更加的荒涼,也更加的緊張,空氣中似乎都瀰漫著硝煙的味道。

而周圍,隨處可見的是穿著警服和軍裝的維持秩序的人員,他們嘴裡嚷嚷著讓人聽不清楚的本國語言和簡單的英語,指揮著人群按照秩序走。

長長的隊伍,很快排到了葉簡汐和慕洛琛這邊,然而就在這時,機場忽然出現了騷亂,右手方向很多人連行李都不要了,瘋狂的往四周跑,嘴裡不停地發出尖叫聲。而這一動靜,驚擾了整個機場,很多人都像是沒頭的蒼蠅一樣,開始到處亂撞。

儘管機場里的軍人和警察想維持秩序,但所有人都在極度的驚恐之下,哪裡會聽他們的話?更別說,大部分的外國旅人,根本聽不懂除了英語外的第二種非母語。慕洛琛迅速的做出判斷,拉著葉簡汐對其他人喊:「都別亂,跟著我走。」

迅速的穿梭過混亂的人群,躲在了航站樓的東南一角的服務台旁,葉簡汐緊張的問:「怎麼回事?怎麼忽然這麼亂?」

「不知道……」

慕洛琛剛說出了話,機場里忽然響起了巨大的爆炸聲,鮮紅色的光芒衝天而起,照亮了暗沉沉的夜空。

整個航站樓似乎都隨著這聲爆炸,震動了幾下。等再平靜下來時,尖叫聲、救命聲、嘶吼聲、罵聲交織在一起,彷彿要將房頂掀翻,沖向雲霄。

契約舞伴 葉簡汐躲在慕洛琛的懷裡,看著極度慌亂的人群,身體忍不住輕微的顫抖。這就是戰亂區,她第一次清楚的感覺到了,戰爭的殘酷。

爆炸聲還在繼續,整個機場搖搖欲墜,上方的穹頂破了幾處,慕洛琛神色沉凝道:「這裡不安全了,我們必須儘快離開。」

葉簡汐問:「可是我們現在去哪兒?接應我們的人還沒來。」

「先出去,等到了安全地帶再聯繫他們。」

他說著,將她護在懷裡,朝著維和警察最少的地方跑。

眼看著快要出機場,葉簡汐聽到了一聲孩子的哭聲,忍不住回頭望了過去。只見離她不遠的地方,一位大概四五歲的白人的女孩站在混亂的人群中央,嘴裡撕心裂肺的喊著:「Mum!Mum,whereareyou?Iamsoscaried……」

葉簡汐腳步停了下來,焦急的望向慕洛琛。現在大家都只顧著逃命,這個女孩在人群中,很容易被踩踏致死。

身為幾個孩子的母親,她沒辦法丟下這個女孩不管。

慕洛琛默了幾秒,拉著葉簡汐的手,朝著孩子狂奔了過去。將她單手抱起來,慕洛琛不放心的叮囑葉簡汐,「一定要跟緊我。」

「嗯!」

葉簡汐用力的點頭。

兩人回到了隨行人員身邊,爆炸聲再次響起。且這次的威力,比之前大了許多,葉簡汐幾乎站不穩,身邊的慕洛琛,也隨之晃動了幾下。

待震顫過去,沒有人敢再停下來,拚命的朝著出口跑了過去。

……

離開了航站里,葉簡汐瞥了一眼,看到了航站樓的西南角,整個已經被轟塌,而天空的上方,幾架飛機已經在盤旋。

不知道哪裡是救援的人,哪裡是恐怖分子,所以誰都無法相信,唯一能信任的只有洛琛。

葉簡汐眸光堅定的,跟著慕洛琛的腳步跑。

跑了大概半個多小時,終於感覺到那些喧囂和爆炸聲漸行漸遠,慕洛琛停下了腳步,回頭望著她,問:「沒事吧?」

「沒……事……」葉簡汐一口氣喘不上來,拚命的咳嗽了起來。慕洛琛趕緊把手裡的孩子,放到了地上,幫著她捶背順氣。

待葉簡汐呼吸順暢,檢查隨行人員,發現其中一個人受了傷,不過不怎麼嚴重。 第1551章番外:必須睡在床上

隨行的醫生,簡單的為他包紮過後,基本解除了危險。只是環顧四周,一片漆黑,連方向都分不清楚,不知道這漫漫長夜要怎麼度過。

葉簡汐看向慕洛琛:「現在該怎麼辦?」

他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隨後拿出全球衛星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我們在距離機場從西北出口向前跑大概半個小時的地方,你帶人過來搜索一下。」

葉簡汐聽到他的話,心頭少說放鬆了一些。

「Mum……」

懷裡的孩子發出低低的呻吟,抱著她的小手,因為害怕而收緊,葉簡汐用英語問她,「你叫什麼名字?爸爸媽媽是什麼名字,為什麼會來敘利亞?」

小孩子眼裡盈著淚光,回答她:「我叫艾米麗,我爸爸媽媽帶我來的,可是他們不見了。」

葉簡汐反覆的問了幾遍,艾米麗似乎嚇傻了,怎麼都說不清楚,她家裡的情況,只得放棄追問。安慰了艾米麗幾句,小傢伙似乎知道他們不是壞人,不會丟下她不管,放下了戒心,疲憊的趴在葉簡汐睡了過去。

「我來抱她吧。」

慕洛琛害怕她累著,伸手想要把孩子接過去。

葉簡汐搖了搖頭說:「別了,還是我來吧,免得驚醒了她。」似是明白了他的心意,又解釋道:「其實沒多重的,平常我抱天寶和天佑,也都差不多。」

慕洛琛依舊心疼她,伸手幫忙拖了拖艾米麗的背部。小傢伙嘟囔了句英語,又再次昏昏沉沉的睡過去。

……

在一片漆黑中等了沒多久,一隊越野車破開夜幕,迅速的向他們駛來。為首的車裡的探出一顆黑乎乎的腦袋,用純正的中文問:「慕洛琛?」

「是!」

慕洛琛聲音沉越的回答。

車子停下來,跳下了一個年輕的男子,他大概二三十歲,面部五官比較深邃,應該是混血兒,整體來說長得挺清雋俊秀,但那裸露在外的滿是肌肉的胳膊和大腿,一點也無法讓人輕視。

掃了一眼慕洛琛,他拿出一張照片,對比了下,確定是他要找的人,客氣的伸手說:「你好,我叫阿塔,沙鷹吩咐我了好好照顧你們,以後你們在敘利亞的一切活動,都由我負責。」

「你好。」

慕洛琛伸手同他握了握手。

阿塔道:「我帶你們去休息區。」

「多謝。」

慕洛琛客氣的說了聲,挽上了葉簡汐的手,帶著她往車上走。前面走的阿塔,掃了眼葉簡汐,嘴裡嘀咕道,「你們不是來救人嗎?怎麼還帶女人和孩子過來?她們又麻煩,又沒什麼戰鬥力,只會拖後腿,我勸你要麼把她們留在大本營,要麼趕緊送他們出境吧。」

「她是我妻子,這次來,我們是想救我女兒。現在我女兒在我的敵人手上,只有我妻子能說服他。」慕洛琛三言兩語,介紹了葉簡汐的重要性。

「你放心,我絕不會拖後腿的。」葉簡汐保證。

阿塔心有不滿,但本著給錢就是爺的原則,還是沒說什麼。

一行人陸陸續續的上了車,阿塔發動了車子。車子在夜裡顛簸著向前行駛。敘利亞這邊常年戰亂,道路早已沒有建設、修整,坑坑窪窪的,更不用說此刻是夜間行車,很多路況都看不清楚。

葉簡汐折騰了一天,又遭到了驚嚇,此刻胃了一陣陣的翻騰,幾次差點想嘔吐。可想到剛才阿塔輕蔑的看著自己的目光,又忍了回去。

不能再那麼軟弱,想要救回菁菁,自己必須學會堅強。

慕洛琛感覺到她掌心冰涼,問:「還能支撐得住嗎?」

「沒事,我沒事的。」葉簡汐笑著,將腦袋依靠在他的肩上,輕聲的呢喃,「只要想著菁菁,我就什麼都不怕了。」

「嗯。」

慕洛琛摟住了她的後背,將她攬到了自己的懷裡。

車子向前開了三個多小時,顛簸的人骨頭架子都快散了,最終停在了一座小鎮前面。說是小鎮,其實就是一座荒蕪的村莊,整個村子里黑漆漆的,隱約可見三兩盞燭光。阿塔從車上跳下來,打開了手電筒說:「這裡是戰亂區,每天都有很多人過來這邊掃蕩,所以晚上也是不敢電燈的,你們既然來了這裡,也要適應這邊的規則,需要燈光的話,就用手電筒,等下我讓人給你們送過去。」

「沒問題。」慕洛琛問,「我們今晚在哪兒休息?」

阿塔打了個響指,立刻有個光腳的黑人小孩兒跑過來,「阿塔。」

「卡布拉,帶貴客去休息,記得給他們準備好食物。」阿塔一巴掌拍在他的腦袋上,黑人小孩兒踉蹌了一下,卻是笑嘻嘻的像是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似的,轉眸看向慕洛琛和葉簡汐,用蹩腳的中文說:「跟我來。」

在村子里走了沒多會兒,小孩兒停在了一間房屋跟前,指著黑漆漆的房間說:「這裡就是了,你們在這休息,我去幫你們拿食物。」

他說完,一溜煙的消失在夜色里。

慕洛琛推開的門,走進去,借著外面微弱的月光,看到了一張簡陋的床,上面有兩層被子,一層是鋪的,一層是蓋的。摸了下,還算厚實,至少不會在這初秋的天,把人給凍著,只不過,有點窄了。

「把她放在床上吧。」慕洛琛回頭對站在門口的葉簡汐說。

「嗯。」

將艾米麗放在了床上,葉簡汐總算鬆了口氣。其實在黑暗中呆久了,眼睛適應了后,倒也不像睜眼瞎了,而是能看清楚一些東西了。

葉簡汐望著慕洛琛抹黑在收拾行李,伸手拉住他,「別忙了,坐下休息下吧。」

「好。」

慕洛琛淡淡的應了一聲,坐在了床邊。

沒多會兒,卡布拉回來,給他們帶來了一直手電筒,還有兩隻囊、一些小菜以及水。

慕洛琛接過東西,問:「還有被子嗎?我們三個人睡在一起,一床被子有些不夠用。」

卡布拉理所當然的指著葉簡汐說:「你可以讓她和孩子睡地上,自己睡在床上,這樣就可以不用擠了。」

敘利亞女人的地位極低,睡在地上很正常。所以在他的眼裡,讓葉簡汐睡在床上,是一種浪費。

慕洛琛臉色一沉,寒著聲音說:「不行,她必須跟我睡在床上。如果你幫我拿來的話,我親自跟阿塔去要。」 第1552章番外:放開她,不然我打爆你的弟弟

阿塔在這群人里的地位應該是極高的,卡布拉聽到慕洛琛提及他,黝黑的小臉變了變說:「不要驚動阿塔,我去幫你們拿杯子。」

卡布拉跑出去,沒多會兒再跑回來時,手上多了兩床鬆軟的棉花被,「你們還有其他的要求嗎?」

「沒有。」

「那我去睡覺了,有什麼事,記得叫我。我就在出門左手邊,倒數第二間房。」

「好。」

看著卡布拉走出去,慕洛琛隨手關上了房門。

房門沒有鎖,只有一個簡單的插銷,能抵擋住風而已,外面有人稍微用力就能推開。不過在這種連飯都沒吃的情況下,也不可能講究那麼多了。

慕洛琛拿了把椅子,抵住了房門,隨後將手電筒放在了桌子上,和葉簡汐面對著面開始吃飯。

Leave a comment